[原创]写给“儒可亡国”论者

zhaofu881000 收藏 44 1158
导读:[size=16] [size=16][/size][size=14][/size][size=12][/size][size=10][/size] 从金国起女真人就对担心“儒可亡国”,一直传给了后来的大清王朝。那到底中原文化会不会令民风赢弱呢?我想女真人用了上千年的也没弄清楚,也没找出解决方略来。 “儒可亡国”的论调至今还有人大肆绝唱。 清朝把保持满人衣冠旧制,看作是维系尚武的最重要的手段,想必这也是满清用 “留头不留发”逼迫汉人也易服的原因。但这不过是希望用满清的服饰,来让国民更便于骑射习武罢了。

[size=16]

从金国起女真人就对担心“儒可亡国”,一直传给了后来的大清王朝。那到底中原文化会不会令民风赢弱呢?我想女真人用了上千年的也没弄清楚,也没找出解决方略来。 “儒可亡国”的论调至今还有人大肆绝唱。

清朝把保持满人衣冠旧制,看作是维系尚武的最重要的手段,想必这也是满清用 “留头不留发”逼迫汉人也易服的原因。但这不过是希望用满清的服饰,来让国民更便于骑射习武罢了。但究其结果,这种形式上的提倡尚武一样是失败的。看看那些装着“骑射胡服”却力不能战的满洲八旗兵和只懂得吃喝玩乐的八旗子弟,就是给了那些说“儒可亡国”的家伙一记响亮的耳光。

“儒可亡国”论者把儒家信徒说的好像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其实这种论调者本身就是不懂中原文化原因。中原文化什么时候教过人崇尚赢弱之风了?孔子提出 “士”应该掌握六艺。六艺早就是中原文化中培养人才的标准之一。孔子崇尚《周礼》提出:“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这六艺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德智体文术”属全面发展。其中“射”指射箭技术, “御”指的是:驾驭战车的技术,用现在的情况来讲,孔子要求儒家弟子在武备方面起码具备做到:“射”能使用各类长短枪械,并且做到百步穿杨的神射手级别。“御” 能驾驶各种型号的装甲,包括各种坦克,装甲车。并且做到在各种复杂地形中熟练驾驶。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礼记•射义》里说:“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 这句表明如果孔子的射艺没有达到相当高的技艺,能围观者多的像堵墙吗?周代的战车由多匹马拉动,没有超人的力气和技巧,不可能驾驭战车在山梁或高低不平的旷野驰骋(在下面的章节将介绍有关战车的内容)。我们现在大学生搞军训不也是此道理吗?

孔老夫子本身就是擅长习武之人,是出自军功之家(部队大院长大的),怎么可能教人变成弱不禁风的人呢?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身材魁梧,膂lǚ力(力气耐力)过人,骁勇善战。以军功被封为陬邑大夫。孟献子称赞他“有力如虎”。 据《左传•襄公十年》记载:有一次,孔子的父亲和部队被敌军埋伏,围困于敌城内,眼看就要被全歼了,在这关键时刻,孔子的父亲曾举起悬门(城关门,大家想想这门有多重),让自己的军队全部撤走后,自己才放下悬门最后一个离开。这是何其神力!何其胆色!何其德行!讲“儒可亡国”者可有此父吗?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按照先秦1尺约合今天0.66尺,孔子身高约为2.11米。这像弱不经风的人吗?

公元前500年,鲁侯与齐侯约定会盟于夹谷。齐强鲁弱,鲁侯担心是“鸿门宴”,令孔子随同赴会。孔子对鲁侯说:“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果不然会谈中,齐国让一群武士闯入愈加害鲁侯,多亏孔子出手保护,鲁侯才安全身退。如果孔子没有超人的武力能保护鲁侯?鲁侯会找孔子陪同赴“鸿门宴”吗?连现在“黑社会”讲数都知道带几个会拳脚的朋友,何况鲁侯呢?

关于孔子传授的子弟同样看不出来,他有教人“废武”的情况。

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记载:吴起喜好用兵,在鲁国为臣。曾经在孔子弟子曾参门下求学。吴起是战国著名的****家,军事家军事理论家、军事改革家。是孔子的徒孙,肯定是儒门弟子吧。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冉有为季氏将师,与齐战于郎,克之。季康子曰:‘子之于军旅,性之乎?学之乎?’冉有曰:‘学之于孔子。’”冉有是孔子弟子,为鲁国贵族季孙氏家臣。冉有说的很清楚,他的军事才能是跟孔子学的。

那我们再看看以儒学为代表的中原文化,有没有赢弱了后世的帝王将相。

汉朝能击败万里疆域的“百蛮大国”匈奴,靠的是什么?难道不是靠,先有文景二帝以无为而治,使天下休养生息方国力空前,后有武帝 “尊儒术”,用奇正之兵主动出击吗?难道这样的文功武治的功绩是赢弱其民的结果吗?汉朝使匈奴在亚洲无立锥之地,救西域诸国于匈奴暴虐之中。当时无以能敌的汉王朝,有对西域横征暴敛吗?难道这样的文功武治不是天下需要的吗?“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不是我中华之士用血写出的振吼吗?

曹操算得上是一代雄王了吧,曹操在当时中原势力三分的情况下,独自承担运筹北方草原的职责,这实在太不容易了。历史上能有几人?当时乌桓刚一想露头,就被曹丞相大破,使乌桓在历史上就此消声觅迹。这样方使游牧部落未能在中原纷乱之际,出现饮马长江的强雄,否则中国历史上,可能会出现危害中原数百年的“乌桓汗国”。回想起来诸葛亮刻意,让关公在华容道放走曹操,是顾及民族安危而下了一步历史之棋。

曹操能够出相入将正是源自他被举为“孝廉”。何为“孝廉”, 就是汉朝按照儒家思想推举有德行的人为官。也就是说你要是能见义勇为,在汉朝就可以当县公安局长。我没乱讲,大家可以查一查东吴孙权之父孙坚,是如何在十几岁就领到处级干部工资的。

诸葛亮可谓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开疆拓土的能臣,诸葛亮有多少智慧不必我讲,他博览了多少中原典籍,想必也没人有疑议。单讲他七擒孟获不杀,恩威并举为蜀汉开拓西南疆域。难道不是中原文化中“在德不在险”的教材吗?诸葛亮明知蜀汉国力有限,还六出岐山。难道谁能看出中原文化的武治有畏难之色呢?

唐朝作为典型中原文化的正统大朝,令四方各国臣服,万里之外有来者朝拜,无数草原游牧尊太宗为“天可汗”,这种辉煌实在是我,难能廖廖数笔可道尽的。勒内•格鲁塞在《草原帝国》中很传神的形容:“震惊的亚洲从他(唐太宗)身上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史诗般的中国。决不向蛮族求和,也不以重金收买他们撤兵,太宗扭转形势,战胜他们,是他们害怕中国。”唐朝何以辉煌呢?正是唐太宗一生以儒家的仁德来检验自己的言行,遍载史册的是其克己、纳谏、施仁的事迹。在《贞观政要•慎所好》中太宗说:“君天下者,惟须正身修德而已。此外虚事,不足在怀。”

唐朝李家发迹于山西,太宗曾回故里太原修养,在晋祠亲撰铭文立碑《晋祠铭并序》,文中写道:“夫兴邦建国,资懿亲以作辅;分圭锡社,实茂德之攸居。非亲无以隆基,非德无以启化。”“德乃民宗,望惟国范”……。太宗在位的20余年,史称“贞观之治”, 正是太宗以儒家“仁政”、“德治”方使夷狄不以万里来服。

我们在再看看唐朝儒家文人,可有亡国之弱的性情?杨炯《从军行》“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帐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凤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王翰《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李颀《古意》“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堵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 王昌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唐朝的儒学文人几乎个个为国从军,中原文化滋养出他们的强悍和善意的性情。就连没有从过军的李白都是仗剑行走江湖的。

蒙古人建立了历史上最大疆域,让所有夷狄都望尘莫及的帝国,军事是它的基础。那么灭了蒙元的朱元璋,不会有谁认为他是砸碎石头的鸡蛋吧?好我们看看这位中原天子是有什么砸碎石头的工具?公元1356年,明太祖攻入镇江,首先拜祭夫子庙。公元1368年,即位之初,太祖朱元璋便以太牢祀孔子于国学,又遣派专使到曲埠祭拜孔夫子,并郑重谕诫使臣:“仲尼(孔子)之道,广大悠久,与天地并。”

明朝建立后,太祖 “每于宫中无事辄取孔子之言观之”,看来孔子就是太祖朱元璋心中砸碎,蒙元这块坚石的神力。

还有一次,明太祖祭拜孔夫子,有侍臣说:“孔子虽圣人,臣也。”朱元璋说:“昔周太祖入孔子庙,左右谓不宜拜,周太祖曰:‘孔子,百世帝王师,何敢不拜?’”明太祖提到的周太祖就是后周太祖郭威,正是后周在中原多事之秋的五代十国,收复了许多四分五裂的地区,还曾击败强大的辽国,为中原收复了痛失的燕云十六州中瀛、莫、宁三州,以及益津关、瓦桥关、淤口关三关。为后来的宋朝一统中原奠定了基础。可惜后周周世宗柴荣欲攻取幽州时因病驾崩。如果周世宗柴荣没有早亡,历史必会改写,宋朝不可能出现,影响中原数百年的燕云十六州可能会被收复,中国会少了很多屈辱,中国可能不会让自己的子孙在今天质疑她的伟大。嗨!历史总是留下那么多无奈的遐想……

蒙古骑兵如何如何厉害,一直是后世“儒可亡国”者的依据。那我们再说说北京保卫战,明朝在土木堡之战,不仅明英宗被俘,更重要的是损失了众多良臣猛将以及几十万精锐,包括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热兵器部队。蒙古瓦剌军得胜之后,日夜兼程赶来进攻明朝京师(今北京)。但当时大明王朝京城空虚, 兵力不过是没有参加木堡之战的老弱殘兵人,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各地勤王之兵远在千里之外,在加上各路兵马调度,粮草筹备均不是短期的易事,当时北京能不能守住连最高统治者也没有信心.不少大臣建议放弃北京迁都南京。就在中原王朝即将再次出现一个“南宋”的时候,一人怒吼一声:言南迁者,该杀!此人就是于谦,当时于谦不过是小小的兵部侍郎(并非声威显赫的权臣),就此于谦临危受命,接下了不折不扣的烂摊子。蒙古瓦剌军开始围攻京师,于谦躬擐甲胄,身先士卒,“泣以忠义谕三军”,使人人感奋决心以死报国。(于谦能让人人效死国家的是靠儒家的“忠义”思想),《明史•卷一百七十•于谦传》记录于谦下令“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斩其将;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于谦独撑危局,力挽狂澜,最终击败了蒙古瓦剌军,其首领也先一路狂逃撤出紫荆关,北京保卫战取得胜利。蒙古只好向明朝议和进贡,此后蒙古军开始日渐衰竭。这位拯救危局,改写中国历史的于谦公是和出身呢?明史资料说他永乐年间的进士,京城会试第一名。明朝科举考的就是儒家经典。难道土木堡之败,就是“儒可亡国”者手中的例子,于公就不是“儒可兴国”的例证吗?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首用典型中原文学所表达奋武雪耻的“词”,正是出自南宋抗金名将岳飞之手。 岳飞是中原典型的儒将,岳飞的文学造诣仅凭他留下的诗词,就可知非一般人可及。历史上评价他“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那些一心荡寇于缅甸,说话常常“四字一句”的中原儿郎,不就是处处推崇的是岳爷爷,岳飞吗?

岳飞自幼家境贫寒,生活凄苦。但岳飞从小受母亲教导,不仅精通武艺,更是寒窗苦读四书五经,特别对《左氏春秋》、《孙子兵法》、《吴子兵法》等百读不厌。公元1122年岳飞弃文从军,为抗击金朝驰骋疆场,身经百战。他时时谋略巧战出奇制胜,他往往以少胜多所向无敌,常常杀的号称“无人可敌”的金军,“人是血人,马是血马”。 岳飞转战黄河及长江南北收复了六州,令金朝闻风丧胆。金人崇拜的赞誉岳飞“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倒也奇怪,既然金国有担心中原文化会以弱其兵的思想,那有何必怕岳飞呢?

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年),党项元昊在西北称帝,建西夏。开始夏宋争战中宋军多次被西夏兵打败,兵士十分畏战。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才改变了宋朝在西线的颓废之局,此人相貌俊秀,每次交战都是披头散发,戴一青面獠牙的面具,一马当先在敌阵中横冲直闯所向披靡(出入贼中,皆披靡莫敢当)。西夏人以为是天兵下凡,畏之如虎,此人就是北宋名将狄青。狄青每战都身先士卒,骁勇强悍即使身负重伤,但“闻寇至,即挺起驰赴”。 狄青山西汾阳人,汾阳就是出著名佳酿“汾酒”的地方。

当时在陕西任军事统帅的范仲淹对狄青非常赏识,特意赠予狄青《左氏春秋》,并鼓励他多读史书兵法,曰 “将不知古今,匹夫勇尔”,(儒家之人必教人文武双全)。从此,狄青苦读中原典籍,读书不倦,“悉通秦、汉以来将帅兵法”,成为宋朝西北防御战的主帅,有宋史学家研究:宋朝西部边境得享几十年的太平,西夏最终向宋朝称臣。完全归功于狄青文韬武略。1052年,西南壮族首领侬智高起兵反宋,征讨的宋兵连连败战,宋朝派狄青西南平叛,狄青一举击溃了侬智高的精锐主力“标牌”军,成功平叛。

狄青原本只是军中小吏,正是受范仲淹的儒道思想指引,才名震西北,护国安民的。

辽国也一直是当代崇拜“游牧军团”粉丝们的偶像,讲到辽国的军事就不得不提杨家将。听过评书《杨家将》的朋友,一定对杨门一家威震辽国的故事很熟悉。北宋的欧阳修称赞杨门父子“父子皆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杨家将的故事早在北宋就已经在民间开始流传。南宋时,民间把它编成话本;元代编成杂剧。明代编成历史演义小说,据清代《昭代箫韵》记载,明清两代,戏曲舞台上以杨家将故事为题材的剧目就有三百六十出之多。直到当代,许多剧种还有杨家将故事的剧目,如:《托兆碰碑》、《清官册》、《洪羊洞》、《杨门女将》、《穆桂英挂帅》等。

根据杨家将籍贯的山西省代县,杨氏家谱记录,杨家本是山西望族,其先是东汉太尉杨震,杨震是关西孔子(杨家本来就是儒门大家之后),杨震有四知辞金的佳话,即著名的典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杨家将是杨震的第五子杨奉的后裔,与隋王朝楚国公杨素同一支脉。杨家将所指的第一代是北宋名将杨业(令公),公元980年,十万辽兵进犯雁门,杨令公率领数百名骑兵绕到羊肠小道,深入敌后,出其不意地袭击辽营,杀死辽国驸马侍中萧多罗,活捉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打得辽军四散奔逃。在杨令公镇守北宋边陲雁门关八年中,雁门关成为辽军始终不敢靠近半步的地方,一见“杨”字大旗,辽军便吓得心惊胆战不战自退,可见辽军对杨家将的心理阴影有多深。杨令公被称为“杨无敌”。连《辽史》中都记载了杨令公夺取许多辽朝城池的战况,可见杨令公的善战和功绩。辽国作为杨家的敌人,对杨家既怕有爱,在民间作品中就有一段:杨四郎被辽朝俘获,便“爱不释手”,还强招为驸马,辽朝公主更对四郎爱的死去活来。当然这一段没有史料可考,但从一个侧面表达辽国对能培养出忠烈的中原文化的真心喜爱,这段中并没有斥责杨四郎是汉奸,更多的是描写辽国公主对对丈夫维护,娴熟明理,好似在夸一个汉家的好女子一样。这些也可以看出在宋朝人对已经汉化辽国的态度。

杨业曾出征辽国,仅两个月便收复了朔、寰、云、应四州之地,直抵桑乾河。后由于其他路宋军败北,使这次收复行动未获成功。后来杨令公为了掩护后撤的百姓,被潘美所害陷入辽军重重包围,慨叹地说:“业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东都事略•杨业传》)。杨令公虽寡不敌众身受数十伤,但仍誓死相拼,最后绝食三日报国。

杨门还有一位著名的人物“杨六郎”, “杨六郎”是杨令公的儿子,原名杨延昭,但并非杨令公的第六子。他之所以被称为杨六郎,是因为古人称天狼星为六郎星,视为将星。杨延昭守卫边境20多年 “智勇善战”,令辽军见之丧胆,其威名为辽人所畏。辽人认定他是天上的六郎星宿(将星)下凡,故称之为杨六郎。《宋史》记载:“延昭智勇善战……在边防二十余年,契丹惮之,目为杨六郎。”从杨六郎这个称号同样可以看出辽朝对中原文化吸收之深。

杨门为奋军武备保护中原而出了很多名将,欧阳修在《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中写:“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至今天下之士,至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 杨门不仅有男儿为国抗敌,杨门的女将也被后世所传扬。

杨家将是被传唱千年的中原史实。早就成为了中原文化的一部分,想必后世许多抵抗外夷的名相良将都曾受到过它的影响。

公元765年,回纥、吐蕃几十万大军进攻唐朝。唐军抵抗不住,回纥、吐蕃联军一直打到长安北边的泾阳(今陕西泾阳),长安受到威胁。宦官鱼朝恩劝唐代宗出逃。大家认为只有郭子仪可打退回纥、吐蕃。当时兵临城下的回纥、吐蕃军都以为郭子仪死了。回纥首领还曾讲:我们是听说郭老令公已去世了,要不然谁有胆量,跑到这里来。(本谓公云亡,不然,何以至此。)郭子仪于是带着几个随从前往回纥大营。回纥兵士看到唐军有人马过来,便摆开阵势,拉弓搭箭,郭子仪走近以后,回纥兵将一看来是郭子仪,都扔掉掉兵器下马便,惊叹的叫起来:“果然是我父啊” 。(回纥舍兵下马拜曰:“果吾父也”《新唐书•郭子仪传》)就这样郭子仪一露面就摆平了回纥十几万人,吐蕃听说郭子仪健还在,连夜拔腿就跑。回纥大军听从郭子仪调遣,追击吐蕃,斩杀吐蕃五万人,俘虏一万人,其它财产人口无数(破吐蕃十万于灵台西原,斩级五万,俘万人,尽得所掠士女牛羊马橐驼不胜计。《新唐书•郭子仪传》)看到这样的资料,让人怎能不赶快扶住自己下巴呢?这不是玩网络游戏啊!(就算网络游戏虚拟的“兵”也造不出来几十万人的场面来,要那样服务器也的死机)这是真实的历史啊!一个人可以让十几万一见面便下马就拜,面子大的无法形容。然后还让敌人立即掉转枪口,把已经逃跑的其他敌人打的死伤惨重。这哪是人啊?这是神,这是中原文化造就的神。我纵观史料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文化造就出过这样的神。

这样神,在唐朝还有一位----薛仁贵。唐太宗赞叹他:得了你比给我辽东好高兴。唐高宗赞叹他:古之勇猛者,无一人可敌卿。唐玄宗称他:勇猛罕见,古之未有。赵匡胤他:猛焊一矣。在这里我们就不多讲薛仁贵勇冠三军在几十万敌军中单枪匹马横冲直闯,也不讲薛仁贵两千兵马灭高丽,以及其他威震边关的历史,因为实在太多非我笔墨可及。这里就说说薛公如何与郭老令公一样,一人定千军万马。

公元662年,10余万九姓突厥挡住唐军去路,阵前薛仁贵抬弓射了3箭支,射死3员敌将,敌军大乱,薛仁贵于是率军杀了过去,可是双方还没全面接触,大大开打呢,敌军10余万大军就全部下跪不战而降。我从很多史料中没有查到,薛仁贵射出的这3箭为何能对敌军产生的如此大的恐惧,九姓突厥是危害唐朝数十年的劲旅,个个都是草原上身经百战的游牧铁骑,肯定不会被普普通通的3箭支吓倒,就算其中有没见过世面的,但十几万人不可能都是绵羊吧。所以这3箭的威慑力,一定由于有文字无法再现的情形而未能载入史册。那我拿一些港产片的情节想象一下,全当为了大家感觉一下当时什么情形吧。好比两帮人打架,其中一方有人拿出了刀,对方不可能掉头就跑,因为这一方也有刀,可能比对方的还长还大。又有一方掏出了枪,对方仍然不可能跑,可能还会叫嚣:你就六颗子弹,我们有几十号弟兄,你有种就开枪。如果这时对方再掏出一只冲锋枪,还能发射枪榴弹的那种。那对方只有哭着喊着扭头就跑了,当另一方拿着枪追过去,恐怕对方也只有跪地求饶了。所以薛公的支3箭一定在当时有令十几万人胆寒的技艺或能量。薛仁贵这支3箭“射”的威胁边境数十年的游牧部族,从此一蹶不振。有歌谣流传于后世“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讲到这里,提醒大家要继续用手托住下巴。顺便注意,眼睛也不要掉出来,因为历史还没讲完。

682年冬, 69岁高龄的薛仁贵带病冒雪出击东突厥,在云州(今天的大同一带),与突厥相遇。突厥阵前问道:“唐朝主将何人?”唐兵回答:“薛仁贵将军。”突厥人不信:“不可能,薛将军不是被皇帝发配到象州死了吗?休要骗人吓唬我们!”于是薛仁贵笑盈盈的催马走到阵前,脱下帽盔。突厥一看果真是薛令公,吓的立即下马跪拜,然后撒腿就跑。虽然这次和郭老令公那一次对白,“剧情”都一样,但这回突厥人可没有回纥人那么幸运,薛仁贵率兵追过去,斩首突厥一万多人,俘虏三万多人。

好了,大家的下巴可以接回去了。我的手敲键盘也敲了一夜累了,这么累不为别的,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如果有还有人跟你说说,这个那个如何如何厉害,中原文化让哪个民族变得赢弱了,你就不要听他们瞎忽悠。他们说这个厉害,那个厉害,但那些不是都消停了或者消失了吗?唯有我们坐在这里用方块字聊天,对吧。

匈奴厉害被我们送到欧洲了,突厥厉害被我们送到中亚了,没把力气能把他们送走吗?不是只有我们始终坐在家里嘛?当然被我们送走的也都是一家人,但是不是因为他们太捣乱了,一会儿抢这个弟弟的苹果,一会儿偷那个妹妹的铅笔,过一会儿把人家的猫塞马桶里边,我们也想留下他们一起田园牧歌,但他就是消停不下来。不把他们送走能有那些操着华语骂祖先的人吗?把他们送走本想让他们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好好反省一下,反省好了可以再回来,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但有些就是本性不改,就比如匈奴吧,都被送到欧洲了还是那样,把别人家的小孩追得到处跑,打的人家哇哇的哭,还把人家攒了了几百年的家产砸个稀八烂,害的人家还给他起个外号“上帝之鞭”。[/size][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