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事角度审视我国东部沿海资产高密布局的巨大风险

布局是什么,是谋划,是先机,是战略行动的构成。不论棋奕之搏,还是市场营销,不论地缘之争,乃至攻略对阵都是讲究先机布局。

个人的安家,一般就是考虑到地段、房价、工作生活的便利就可以了;一个企业的布局,主要考虑到生产持续、经营特色、市场需求、减低成本费用(包括交通便利)就可以了;但是,国家的经济布局,由于涉及国中千万小家的命运、涉及民族的发展命运、最终涉及国家自身的长远命运,还是应当多考虑一项要素,就是安全风险。而国家生产力布局、军事力量布局、发展规划布局,更应当讲求未雨绸缪、长远预见和防范风险。

在世界冷战时代,我国决策层是有很深的忧患意识,甚至是将安全性放在了经济效益之前,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众多重工业企业、机械、电子企业多布局在中、西部地区,其中的国防军工企业甚至不惜布局在层层的崇山峻岭,也就是所谓的三线工程。

三线建设是以“备战”为主要目的的重大经济战略转移。通过将东部工业的部分保留和搬迁,通过对中、西部地区的新项目布点,形成了把我国工业建设的布局全面铺开,造成沿海的一线、中部的二线、西部和西北部的三线并存,而把三线作为建设重点的新思路。

二战后最大的两次局部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都发生在中国的边境和友邻。作为一个落后大国的领导人,是不可能没有强烈的抵御战争估计,即使是过度的估计也是可以理解的。毛泽东主席依据他对于三线建设的总构想,确定了三线建设的方针,这就是:三线建设要“大分散、小集中”,要“依山傍水扎大营”。要根据当地的地形、地貌条件确定建设项目,要使三线建设的企业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要远离大中城市,分散布点,做到即使在打核战争的情况下,这些工厂和科研单位也打不烂、炸不垮,能继续坚持生产和科研,支援前线。使我国形成支持长期战争的工业基础。

我同意此种看法: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完全用今天21世纪的国际形势来理解昨天的风云。况且,努力建设一个战略后方基地是一个大国迟早要进行的任务、迟早要付出的代价。

过去是基于当时的国际紧张局势的特殊背景下以“备战”为主要目的国民经济和国防工业的战略布局;但今天呢,似乎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主导下,城市发展和生产力布局都是非常大胆、放心地在沿海与平原上进行,堆放共和国的家产财富的“鸡蛋”。大大小小的辖区地图、规划蓝图上,各级政-府的规划部门眼睛里就是房地产开发、工业园、商业圈,恨不得把区域图填满,恨不得把自然改造光,把荒地开垦光,那样就可以板着指头算GDP、数鸡蛋,几乎不考虑非和平环境因素的影响和潜在威胁。但是,战略布局合理的重心呢?适度的均衡点呢?规划布局的决策者不能不考虑,最终也是绕不开的。

如果有详实的统计数据,来计算下列指标,是很有意思的:有条件的调研机构可以很容易地统计一下中国大陆的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福建、辽宁、河北、广西、上海、天津10个沿海省市(不包括海南这个开发晚的岛屿)的人口、面积、GDP、国有资产、科研生产基地、大型基础设施等数量指标的绝对值,以及分别与全国总值的比例。将很明显地得出面积比例很低,而GDP、资产比例极高。

我以收集的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面积、人口、2008年度GDP的数据统计计算,上述10个沿海省、直辖市的面积之和是1269152平方公里,2008年度的GDP之和是183519亿元,人口为51500万,而全国31个省、直辖市(不含港、台)GDP合计的总值是316308亿元,面积为949万平方公里(取自各省公布数据,不含港、台及边界争议地区)。那么计算10个沿海省、直辖市占中国大陆的面积比例仅是13.37%,而人口之比重为38%,GDP之比重为58%!

而如果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福建、辽宁、河北、广西、上海、天津10个沿海省市,加上天津旁边的北京市(北京面积1.68万平方公里,2008年GDP10279亿元,常住人口1650万人,按户籍人口1230万人计取),可以说这11个省市是当前中国政治经济价值份量最重的地区,堪称“TOP11”主力地区。取相应数据计算,“TOP11”地区与全国相关指标的比值为:面积之比为仅为13.55%,人口之比为39.1%,而与全国GDP之比,则要上升到61.2%!

本想撇开作为首都的北京来计算,但是,由于我国对首都功能定位的误区,不仅是政治、文化中心,还成为经济强市,造成了圈地、拥堵、缺水和污染,还造成了庞大资产的密集堆积,使得北京在客观上已经是区别于大多数国家首都而具有极高经济价值的地区,并且加大了目标价值风险和军事防务的难度。

如果再加上沿海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数据(香港2008年GDP2238亿美元约合15000亿元人民币,人口673万,面积仅1098平方公里),这样11个大陆省市+香港再与全国相关指标的比值为:面积之比几乎不变,为13.56%,人口之比约40%,而这12个沿海省市和地区与全国GDP(不含台湾)之比,则要上升到63%!

13.56%的国土面积聚集了全国40%的人口,产出了全国63%的GDP,这充分说明了我国今天把经济战略重心完全倚重在了东部沿海地区。请注意,并非整个东部,而就是10个沿海省(市)再加北京、香港。也就是中国“雄鸡”地图之“鸡腹”的那一条狭长的地带。

粗略估算,北京+沿海的“TOP11”省市(不含香港)各类企业应达到400万—500万户。至于其中有多少资产千万以上的大中型企业不得而知。这个地区的资产特色:

——不仅企业密集、工业园区众多,既是研发、生产基地,也是主要应用、消费区域;

——还有星罗棋布的大型电力、交通(全国最密集的铁路、主要的机场、港口)、电信、水利工程与设施,以上都构成了庞大的高价值目标集群,而且云集密度大;

——还有我国能源产业仅有的投产的2个核电站;

——还有我国资本市场仅有的2个主板、创业板的股票证券交易场所;

——另外,再加上各大城市高楼林立,在加速的城市化进程下加速建设和云集的高层、超高层建筑群。

纵贯南北的沿海经济战略重地、沿海大城市群、沿海军事基地,这些都是将中国极其可观的资产主力,以高密布局的方式,很大程度固化在了中国东部一条相对狭长、平坦的沿海区域,有的就是海岸沿线边带。

这,的确相当于把共和国财富“鸡蛋”中的主力,集中放在了一起。

俯首环顾,我国近年来高价值资产目标不仅量多,还布局集中化、集群化。布局几乎是不管军事风险,只把世界想象成一派和谐、一片吉祥、一团和气的理想状态。

——看固定资产投资。交通、电力、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都属于固定资产投资,但我们太多的地方政-府喜欢搞建筑,尤其是地标类的房地产建筑。看看我们东部沿海港口城市的奢华城市建设和竞相攀比、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如此热衷于城市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我们的大城市规划和资产布局哪有考虑战争风险的因素?!早在2001年底,上海已建成的高层建筑已达4226幢,在世界排名第一。今天2009年的上海,30层以上高层建筑超过2000栋;其中10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有近1000幢。而那些以亿计价的写字楼,目前也空置浪费严重。例如当前上海浦东地区的空置率高达三成。还有很多动则上百亿的单项巨大投资的建筑项目,除了一些能产生巨大效益、确有必要的项目(如“跨海大桥”),虽造价不菲且也有军事风险,但总体论证还是值得的;而有些实在是强势部门烧钱的形象工程,例如“央视新大楼”,比我们影视发达的国家多得是,比我们富裕的国家也多得是,但是没有哪个会这样把上百亿的钱堆在一幢怪异大楼上。

再反观美国和欧洲,人家富裕是富在民众之藏,富在技术之领先优势和储备,而不是表露在固定资产的简单堆积、不动产的简单堆砌!虽然四、五十年前就有了领先的建筑技术和摩天高楼,但是近年的欧美国家很少再有狂造摩天大楼的,世界上几乎就是亚洲的石油暴发户中东地区和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比如我们中国,在热衷建造这样肤浅的所谓地标、城标。

——看我们的生产力布局,也是过于集中在沿海地区了,而且是优先而布。看看我们近年不论是内资还是引外资投资的能源、化工、钢铁、汽车、航空航天、造船、IT产业基地和大型企业,有多少是落户在了前述的北京+沿海的“TOP11”省市。多少工业生产基地、国家级工业园、高新技术开发区都布局在沿海城市。一般大型的工业园区的年GDP值达到数百亿到上千亿元左右。例如一个行政区划288平方公里、其中与新加坡合作区仅80平方公里的苏州工业园2008年GDP高达1002亿元。而我国沿海十个省、直辖市的国家级工业园、高新技术开发区,其数量绝对可观。

而反观欧美国家,虽然市场经济发达,高度开放,但并不是什么只在沿海地区拼命布局、只在沿海地区大力发展的,美国的国家周边地缘环境比我们总是单纯和安全多了吧,但是人家的主要科技制造和研发基地,例如硅谷、汽车城、航空航天城,是沿海与内陆布局错落有致。而且美国有东、南、西三面沿海,其采取了在三面拉开分散布局。再看法国、德国的工业布局,制造和研发基地也并非主要在沿海布局,而是多在中心腹地,比较讲究均衡。

凡事都有两面性,我们当前布局重在沿海,固然有平原基建成本低、难度低、靠近港口码头利于发展外向型经济、沿海发达地区技术力量雄厚的好处和原因,但是其最大的脆弱就是建立在和平长久、一切太平的理想状态设想下,而且由于是沿海,自然也是那么地靠近美、日的海空军基地,那么接近对手海基武器、空基武器的火力瞄准线和射程;又由于是高密度布局,使得我方战时的风险和对方火力打击投放的效费比都同步增大。

我年初曾经在《大国软肋之困及当下应变对策》一文中论述过中国如果应对和进行战争有四大软肋,即:一、国家利益存在受制于外的脆弱被动(我国已有多个工业行业或被外资并购垄断、或被外资参股、控股;还有购买美国天文数字的债券);二、家丑的国外要挟把柄(大量商界精英、部分官员的家眷、子女在西方国家留学或定居,连同一大半来路不明的巨额家产也在国外);三、腐败严重导致国家资财之损与民心民意之殇;四、特殊的隐忧问题(特别人口政策下的独生子女士兵参战作战的家庭抚恤和社会影响课题);

现在看,尚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这个东部沿海资产高密布局的风险,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软肋!而且短期内根本难以改变和化解。

甚至可以说,这条软肋因素使得中国根本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准备,也无力进行和实施对大国的战争。因为这样的庞大资产集中布局的脆弱性,将使得我方资产成为对方效费比极高的集群标靶,其战时损失估算之惨重,我方将根本无力承受。

其实,相对与其他大国,中国的环境氛围更有忧患,主权、资源以及边境的纷争和矛盾更多。如果认为可以高枕无忧、“四海皆兄弟”、不屑于防人之心而松懈武备,那是天真地自投陷阱。试问:

世界大国的杀人武器,是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强悍、威力越来越惊人,还是越来越减少,越来越消退?!

近年来美军为什么明显将军事战略重心转往西太平洋?

美军最现代化的、云集最先进战术、战略武器的太平洋关岛基地,是为谁量身定做的?

2006年5月份美国曾经进行“龙啸”兵棋推演:报复性轰炸中国沿海城市。这个推演是假定未来台海战争爆发的情形。阶段一:战争一旦爆发,五角大楼迅速向在西太平洋地区待命的四大航母战斗群下达作战命令,作战舰队迅速按作战预案向有关海域集结。阶段二:据演习想定,美军航母战斗群将在东-海、黄海、南海遭解放军战机、新型潜艇和驱逐舰的立体“饱和”攻击,损失惨重,并有1至2艘航母被击沉。此时,解放军在精确导弹和空中火力的掩护下,已摧毁岛内防空阵地群和滩头障碍,准备迅速登陆,抢占近岸要地。

阶段三:在舰队损失惨重的情况下,美军迅速出动驻扎在关岛和冲绳的B-2轰炸机、F-22和F-35隐性战机,对上海、深圳、广州、厦门、香港等大城市的高价值目标群,以及解放军导弹阵地和机场,实施轮番轰炸;同时,加强与中国政府的交涉,并不断施加压力。这一招,将使中国损失到难以承受而停战求和。

虽然目前台海局势空前缓和、稳定,但是设想未来东-海、南海资源以及大国插手的岛屿争夺其他情况下的冲突和战争,仍然可以沿用这场推演的假想。我曾经就判断:既然美军前几年就有这样认真的推演,说明至少攻击中国沿海大城市是其未来备战预案之一。

果然,就在最近的2009年5月份,美军首次联合部署在海外前进基地关岛的F-22隐形战斗机和B-2隐形战略轰炸机接连进行高难度实战演练,其中5月13日,美国进行了代号为“极地闪电”的空军大强度、超远程奔袭演习,成为有报道的世界上第一次隐身战斗机和轰炸机的联合作战演练。强到什么程度:战机持续24小时昼夜飞行;远到什么程度:一万六千公里。2009年5月13日当天,两架B-2从关岛起飞,直奔1万6千公里外的美国本土的阿拉斯加,在飞行过程中,KC-135飞机对其实施空中加油。在太平洋某预定海域上空,与为其提供空中指挥和支援的E-3空中预警机和F-22隐形战斗机会合。在E-3的指挥下,B-2和F-22连续突破假想敌“红军”地空导弹部队的封锁屏障和“红军”战斗机的数道防线,最终飞抵阿拉斯加靶场,发射卫星GPS制导武器成功摧毁“红军”的重要目标。

美军高官直言不讳地宣称,这次“极地闪电”空军演习行动的假想敌就是亚洲某个拥有强大地面防空武器和雷达、并且空军规模达到区域优势的敌方。这已经几乎打开天窗户说亮话了。

我认为,这就是美国假想的未来对亚太地区大国作战的主要样式,当然还可以伴随战斧巡航导弹的远程攻击。

总之,人家当然知道你的军事强项是什么,所以真正战时恐怕不会轻易进行地面陆军的战斗,或者根本就避开陆战。而是长时间单一以各军事基地的陆基、航母战斗群的海基为平台,采取“空军空基武器+陆基海基巡航导弹”的远程奔袭、攻击的方式。战事的先期阶段,对你的军港、机场、军营、基地等军事目标打击;战事升级的中期、后期阶段,则是增加对你的政治、经济的高价值目标进行摧毁。

我们几乎难以去设想未来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出现大规模战争风云的可怕后果。

为什么不想想自己过去的成功防御布局、现今别人的规划布局理念,有所启迪、借鉴和警觉呢?其实风险不一定是真正激化到战火爆发,只要到有效威慑和要挟的层面就可以了!


我可以说,就冲我们这样简单的资产集中堆积式的布局,最多应付和回击东南亚小国挑衅的小冲突、小战争,没有太多的顾虑,但面对日本、美国这样的强大军事同盟未来的挑衅、威逼,很难有敢战、能战、备战的主观心理和客观准备。我们的沿海地区的成片成片的高密度的高价值资产,成了我们应对未来战争、应对大规模军事冲突最大的顾忌和软肋。我们几乎不敢设想在对手的千百枚的巡航导弹攻击和战略轰炸机的弹雨倾泄下的场景,这将成全对手不战而胜的有效威慑战略。

当然,你可以说,我们不是有众多防空武器吗?但你如何防备人家的多点、多面的饱和攻击?何况你的防线太宽、太长,实际是整个万里沿海地区的大城市群、生产基地群、基础设施群,这是何等规模的目标防御、何等繁重的防御任务,神仙也难完成。有如想以几把伞来挡全城的雨水、冰雹?挂一漏万,你拿什么防呀!

我想,每当我们的沿海地区矗立起一幢价值数十亿元的摩天楼,建设起一个百亿元的新机场、新港口,建设起一个数百亿元的工业园区生产基地的时候,茫茫大海远端、大洋深处的美军也在忙着,每天都在为空基、海基,甚至天基的各类侦察系统、精确制导武器的电脑里输入、储存我们军事、民用各类新战略目标的坐标值、对比地形图,而且心里也挺乐的,中国大陆如此壮观的高价值目标,竟然是如此密集地堆积在一起,并且几乎是固化不动的。对那些控制发射按钮的手来说,真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再反观我们对人家能威慑、制约多少?对美国本土别谈,相对于没有强大航母力量的我们,安全多了。那得是洲际战略武器才够得着,我们有多少数量,只是人家的零头。而且得了,没人敢升级到核大战,谈之无意义。

常规战争,我们就只能够瞄准美军固定的冲绳基地、关岛基地,而这样的超强的军事基地,早都是经营建设多年,大型坚固的防御工事和地下工程多得是,加上什么TMD、NMD的反导系统,损失大不到哪去。

相对我们纵贯南北的沿海军事基地、沿海经济战略重地、沿海大城市群,人家的目标真是小,狡猾地做到了以小搏大的巧妙牵制和布局。另外,人家的航母战群是移动、机动的,是很难对付的目标,而我们沿海地区的高度密集的基地、重地、城市群都是固定不动的。

可以说,从军事角度审视,我们在战略布局上就已经棋输数招了,软肋明显、把柄突兀。我们如此布局的放胆、放松、放手程度,是惊人的。而布局的前提几乎是对军事风险的完全撇开、不假思索,缺了根大弦。完全是设想、假想、幻想世界大同太平、法则不“丛林”、全球皆绅士的理想状态。尽管增长GDP就是,尽管长膘长肉就是。但是,人类地球村的数千年演义史,何曾如此?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前文所述的2006、2009美军两场针对性极强、目标十分明确、对抗激烈的大演习,还是见诸媒体公开报道的,那些密而不宣的呢。再联系到我们的地缘情势和环境,我们还不要引起空前的警觉和树立忧患意识吗?

当今21世纪是更加体现谋略艺术,体现威慑战略优势的时代!在现代武器空前超强的攻击力和毁伤力面前,一个大国这样的资产布局状态,你还想强硬几分?你还能强硬几分?估计安全的50%都维系于、寄望于对手的仁慈心了!

警醒吧,从军事角度审视,我国东部沿海资产高密布局存在巨大风险,值得重视防患,予以适当调整。天文数字的“鸡蛋”还是分散几个“篮子”放的好,同样,庞大的巨款也不要集中在一个铁柜里。否则,定将成为日后险恶局势下己方的软肋擎肘羁绊,而成为对手威慑要挟的巨大筹码!

应该说,在我国改革开放的现阶段,将城市发展和生产力布局相对倚重在了东部沿海地区,是由一定的地理条件、历史因素、发展基础和环境条件决定的,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凡事均有利弊,皆有最佳程度和平衡点。当决策者、规划布局者有所局限,只看有利的一面,或者人为地把有利的一面过度放大,而忽略、忽视或者疏漏了不利的一面、弊端的一面、风险的一面,那就将渐渐埋下隐患。要十分注意现代国际战略的威慑运用,一旦把柄突兀、盾牌脆弱,被威慑和要挟带来的被动和妥协,代价就大了!

而布局就是谋划,是行动的先机,将既对当前、又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而且一旦布局、规划号令而下,有如棋盘落子,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跟进项目建设和运作,不论是城市建设还是生产项目的建成,都很难再行调整、改变和搬迁了,否则费用和损失是惊人的。

应该对建国前30年那种绷紧忧患之弦、时刻准备应对反侵略战争指导下的防患风险为主的,与今天改革开放30年逐渐形成的敞开胸怀、高枕无忧、过于放松、似乎忽略未来不确定因素、灾害因素、战争因素的,这样两种发展战略和生产力布局模式进行反思和研究,科学论证和借鉴合理,尽快调整某些不合理的规划,调整国家重心过于向沿海倾斜倾侧的状态,真正加速中部发展,加快进军落实西部开发。这是大有可为的战略举措:加大投资力度,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加大科研投入和科技扶持,增加中、西部地区的高等教育院校设置,鼓励和输入科技人才。

不要因为现实操作的难度和沿海地区既得利益者以及强势优势部门的牵制与消极,而将正确的战略规划只长久地停留在远景设想里,停留在报告的纸面上。

“不谋全局不足以谋一域,不谋长远不足以谋一时”,也就是善谋长远者,不计一时之利,善谋全局者,不偏居于一隅。

什么是统筹兼顾,这四字极简略且精深,而行动贯彻落实难度极大。意思就是资源配置和战略布局上要统筹当前与长远,兼顾谋利与安全。难就难在这里有个利益取舍和风险判断。比方说:高价的土地和房地产,寸土寸金,但是建筑面积再宝贵,使用面积再紧张,你也得规划出消防通道。也就是你必须为着安全因素而让步、放弃一部分经济利益。

同理,我们的沿海地区,尽管科技资源、便利交通、人文环境、宜人气候等等因素都诱使你投资和布局,但凡事皆有限度。从安全的角度看,就是不能太满,太密,你的留有余地和分散布局,恰恰是以稳健抗风险,以稳健换得更大的空间。

真正的科学发展规划,是既有速度,又有稳健;既要前冲,也要安全;既要有特区前沿探索,也要有全国东、中、西三线跟进;统筹兼顾,重视全国发展平衡协调,重视资源均衡合理配置,防止国家经济布局重心倾侧不稳、优质资产过度集中和地区差距拉大,并对未来风险有未雨绸缪之预计和防范应对策略。

时不我待,把握机缘,应以真正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的战略思维和眼光,对国家的长远前景负责,对民族的长远发展负责,对子孙万代的千秋大业之安危负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