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一章 悲惨的演习 第三节 死马就当活马医

我爱奇奇 收藏 22 1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现在死马就当活马医了,用最土的办法说不定能收到最实惠的效果。

命令已经下达了,李琮和队友静静的躲在一片灌木丛中,蓝方被攻击后,明显加强了警戒,甚至还不断派出巡逻队,对附近树林进行严密的搜索,要不是特种部队眼疾手快,说不定这回早被抓住了。

蓝军进过调查,也发现了自己的队伍中少了一名士兵,而有哨兵报告,今天有一名己方士兵很可疑,出去上厕所到现在也没见回来,不用说,这肯定是对方特种兵干的好事,要知道,红军手中可是有不少这样的精锐,在敌人阵地外围摸掉一名士兵实在是小菜一碟。对方肯定是假扮成了自己的士兵,进入了自己的阵地,把自己好好的侦查了一番。自己这些普通的部队,要想抓住他们,还真是不容易。看来只能加强警戒了,扩大警戒的范围。口令也立即改变,以防对方再次浑水摸鱼。

李琮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趁着蓝方巡逻的间隙和对方略微的松懈,又摸回到了对方指挥部的前沿阵地之前,蓝方怎么也没想到,红军的特种小分队,竟然能在这么密集的搜索下,穿越自己的警戒网,又回到如此近的距离,埋伏下一支小部队,准备对自己进行打击。

蓝方指挥官不断收到巡逻人员和电子监听设备的报告,在阵地周围没有发现红军的踪迹,电子监听设备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电子信号。

蓝军指挥官心里不禁疑惑到:这附近没有红军部队和电子信号的踪迹,很有可能是对方在发出自己的坐标后,已经撤离了这里。虽然对方的打击在自己严密的防守下,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这个阵地应该立刻转移,以防止对方高强度的监听、干扰自己的信号,从而影响整个战役的指挥。

蓝军指挥官立刻下令,全体转移,顿时阵地上,所有人员都开始忙碌起来,整理设备,准备转移。

李琮的眼睛紧紧盯住对面蓝军的阵地:看样子,对方要跑了,如果这个时候不能干掉蓝军指挥部,那再找起来可就困难了,怎么办?对方的防守如此严密,自己这点人可能还没冲到敌人指挥部的跟前,就全部报销了。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趁着敌人转移阵地、略显混乱之际,浑水摸鱼靠近他们,然后干掉他们。

据张宏的侦查,蓝军的指挥所就是一座大型的野战帐篷,在阵地的中心地带,现在要赶紧靠上去,把帐篷炸掉就圆满了。

李琮静静的在灌木丛中潜伏了半个小时,可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好的机会,敌人显然也在防止红军趁着自己忙碌的时候发动突袭。

李琮的心也渐渐有点烦躁了:说大点儿,完不成任务,怎么回去面对殷切期望的战友和领导啊,更何况自己还是立下了军令状,面子丢了是小,拖累了大部队的后腿那就不是儿戏了。说小点儿,弟兄们好不容易找到蓝军的指挥部,怎么也要立点儿功劳吧,就这么把他们放走了,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可是眼下这个情形,李琮这个小队就9个人,对方的守卫力量可整整有一个加强连,强攻?只能是送死,因为谁也不是兰波;调虎离山?对方也不是傻子,一旦惊动了对方,自己不仅会失去这么好的位置,对方肯定会大范围搜索,到时候还是谁也跑不掉;就这么等下去?恐怕就会沦为这场战斗的看客了,即使胜了,李琮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喜悦。怎么办?放弃吗?这不是李琮的性格,更何况整个军区、整个特种部队都在关注着自己,李琮也绝不会去做这个选择。自己的小队可是军区有名的特种兵小队,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啊。时间在一点点流逝,离总攻时间不多了,再不端掉这个指挥部,那这两天的辛苦努力就白费了。

突然,李琮心理打定了主意:不行的话,那就只有让张宏再一次冒充蓝军,虽然对方已经有了察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能靠近对方,冲进去,就有可能完成任务。

他迅速召集队友说:“刘进担任战场阻击和观察任务,我和其他7个人绕到蓝军阵地的侧面,分成两组,由张宏负责一组,靠近敌军警戒哨,然后伺机干掉对方,两组人员交替掩护秘密进攻,万一被发现就发动强攻,一组将他们的兵力吸引过去,争取抗击上他们15分钟左右,另外一组伺机发动攻击,争取消灭掉对方的指挥部。我们将所有爆炸物集中起来,平均分配给两组,一次性的爆破量,应该可以毁了这里的指挥部。”

李琮看着面色镇定的队员,大家心里都在打鼓:这次好,即使毁了这个指挥部,我们也可能都阵亡了。恐怕这个中队的战斗历史,要重新写进一个新的记录了,即全体阵亡,说出去,多丢人啊,此中队成立以来,还没有全体成员在一次战斗中全部阵亡的。但是队长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坚决执行,完不成任务,我们也没脸回去了,还不如在这里都阵亡了好。

于是,大家纷纷开始检查装备,制作爆炸物。

刘进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悄悄地伸出自己狙击步枪的枪身。

李琮和其余的队员,分成两组,互相交替掩护,悄悄的迂回到蓝军的侧面。

在靠近蓝军的警戒哨之后,队员们都悄悄的隐蔽下来,前面的警戒哨有5个人,如何能骗到对方,就要由“表演大师”张宏出马了。

张宏一身蓝军的打扮,慢慢走出丛林,从蓝军的警戒哨侧面不断地靠近过去。一米、两米,张宏尽量隐蔽着自己的身形,不断缩短着双方的距离。

在距离蓝军警戒哨5米的时候,张宏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行踪了,于是,张宏主动暴露自己,一边装作气喘吁吁向他们跑去,一边大声地向对方打着招呼:“你们这里情况怎么样?”

蓝军士兵猛然间看着丛林中出现了了一名自己的士兵,而且神色焦急的询问着自己,一时间,不知所措,谁也不知道这名士兵怎么来的?来干什么?

就在蓝军士兵一楞神的时候,张宏已经冲到了他们身边,蓝军士兵觉得不对劲儿,立刻将张宏团团围住,用枪将张宏逼住,然后警惕的问:“你是谁?怎么一个人从树林里面出来?口令呢?放下枪!”

张宏一边放下枪,一边佯装气愤地说:“妈的,你们疯了,老子刚才跟着三班发现了几个红军的特种兵,正在追击呢,谁知道,一不留神,老子跟丢了队伍,这才跑到你们这里来了,都怪着林子太密了,妈的,进去就找不着方向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发现?看没看到我们三班啊?什么意思嘛,自己人,还要让老子放下枪。”

蓝军士兵被他忽悠得一楞一楞的:什么追击?三班?刚才没什么情况啊。

张宏抓紧蓝军士兵思考的时候,把蓝军士兵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的身上,继续忽悠:“你们怎么不说话啊?老子给你们报信,你们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好歹也给根烟抽抽啊。怪不得我们三班说你们二班都是些榆木疙瘩呢,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蓝军士兵的班长一听有人骂他们是榆木疙瘩,立刻火就上来了:妈的,老子刚次没开枪让你阵亡就便宜你了,你还这里啰里啰唆,还敢骂我们是榆木疙瘩,还说你们三班比我们二班懂得人情世故。等等,我们二班,不对,我们不是二班啊,这人是个奸细啊。

等着蓝军士兵好不容易从张宏的忽悠中回过神来,那名奸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架在了蓝军班长的脖子上,并且低声吼道:“都放下枪,不然,老子就真的动手了。”

蓝军士兵一下子就懵了,自己的班长在对方的手里面,开枪,自己的班长也就完了。

这名蓝军的班长也很硬气,对着部下喊道:“开枪报警,快开枪报警。”

张宏恶狠狠勒住蓝军班长的脖子,阻止他继续叫喊,同时张宏对其他人喊道:“放下枪,放下枪。”

蓝军班长在张宏大力下,不一会儿,呼吸都感到困难,脸色憋得通红,蓝军士兵一看张宏竟然玩儿真的:不就是这个演习嘛,干吗搞得跟杀父仇人一般。

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几个蓝军的士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一群红军的士兵给包围了。

原来,趁着他们注意力都放在张宏身上的时候,李琮已经率领队员们悄悄的摸上来了。

红军士兵中,为首的一个当官的笑嘻嘻的对他们说:“我是红军特种兵队长李琮,几位就不要反抗了,按照规则,你们是我们的俘虏了,我们随时可以让你们阵亡。”

蓝军士兵鼻子都快被气歪了,但是按照规则,自己只能是放下枪作俘虏了。

那名嚣张的自称是李琮的人,一挥手,红军士兵们将5个蓝军士兵带进树林里面,只听见一声“你们要……”的声音传出来,随后就是“呜呜”的声音,最后,就安静下来了。

不一会儿,树林里面走出了5个蓝军士兵和3个红军士兵,冷峻的端着枪回到了警戒哨位。

刚才真是很惊险,只要有一个蓝军士兵开枪报警,李琮他们就完了。

不过,现在看来,幸运女神站在他们这一边。

李琮看着包括自己在内的6个人都已经 “光荣”的成为了蓝军士兵,决定改变作战计划:让剩下的3名身着红军军服的队员负责引诱蓝军里面的警戒力量,自己和5个队员留在蓝军的警戒哨位上,佯装发现红军后,进行反击,将蓝军警戒力量欺骗出来,并由那3名队员将他们引诱走,自己再带队渗透进蓝军阵地,伺机干掉对方的指挥部。

对三名依旧穿着红军军服的队员说:“你们负责引诱蓝军警戒力量,我们6个人分成两组,继续渗透。记住,将他们引诱到刘进那边去,越远越好。准备好了吗?”

3名队员郑重地点点头。

李琮也冲着他们点点头,然后下令到:“各就各位,准备。”

3名队员也迅速的撤到李琮对面的树林里。

李琮举起枪,向着3名队员隐敝的地方,开出了第一枪。

“砰”,枪声在寂静的树林里,久久回荡,一些受到惊吓的小鸟扑腾着翅膀,飞快地飞上天空。

双方立刻开始了枪战,“哒哒哒”“砰砰”,班用轻机枪、冲锋枪,各种型号的枪支不断的发出属于自身独有的声响,演习用的子弹,虽然不会致人于死地,但打在地面,依然会溅起一朵朵的尘土,树枝和树叶也被打得“嗖嗖”作响。

双方的激战立刻引来了蓝军的警卫部队,李琮一看蓝军部队被引诱过来,立刻大声喊道:“红军特种兵在前面,快追击。”

说完,立刻又是一梭子子弹打向树林。

蓝军士兵一看,对面树林里也是不断地传来枪声,而且对方射击的位置很不固定,但从总数来判断,人数应该不多。一名蓝军士兵一不留神被子弹击中,身上顿时白烟滚滚,这说明他已经“牺牲”了。

蓝军部队立刻开始树林发起攻击,猛烈的火力将对面如同幽灵一般的红军特种兵的反击压制下去了不少,随着蓝军部队赶来的越来越多,对面的红军特种兵已经开始撤退了。

蓝军士兵如何能放过这些给自己毫不客气填麻烦的人呢?踏破铁鞋无觅处,反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追”,还就不信了,我们一个连的兵力,追不死你们这几个特种兵。

蓝军的连长一挥手,蓝军士兵们纷纷冲进了树林里面,拉开包围圈,向着那3名队员的位置包围了过去。

李琮他们依旧在不断地瞄准射击,坚定的守卫着自己的哨位,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没有追击。

看着身边的蓝军士兵纷纷冲进树林,再没有其他人,李琮立刻指挥大家:“走,向里面走。”

队员们纷纷起身,分成两组,李琮带领一组,张宏带领一组,互相掩护着,向蓝军阵地里面渗透。

被吸引走了一个连的守卫力量,后面蓝军的警戒明显有点不足,李琮和张宏带领着队员们偷偷摸摸的渗透了两道防线,进入了蓝军核心阵地。

一路上,到处是忙碌着的蓝军士兵正在收拾装备,准备转移。没有人注意李琮他们的行踪。

张宏的小组在前,李琮的小组略微靠后。

李琮和张宏不动声色的慢慢靠近对方的指挥部,十米、二十米…..,距离在不断地缩短,慢慢的还剩三十米了, 两人的心里不由得狂喜:要成功了!

正当李琮示意张宏准备进攻的时候,一名蓝军士兵突然出现在张宏小组的前面,拦住了张宏,说:“你等等。”

这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妈的,这指挥部就在眼前,这小子是谁?从哪里跑出来的?要干什么?难道我们被发现了什么?不会功败垂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