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谋划海洋战略应以史为鉴

AK日 收藏 0 126
导读: 在西强我弱的大环境下,中国的21世纪海洋安全战略应以史为鉴。作者强调:在拓展海权的过程中,中国必须明确美俄两大强国的力量边界,注意回避二者关键利益的重叠区域。以此为前提,中国可以在不同战略方向上采取更具针对性的策略。 确保东南亚诸国“中立” 西方霸权国家在历史上没能彻底分裂中国的重要原因,在于中国成功反制西方干涉的地区均在对方的国力极限以外。理解这一点,对谋划中国本世纪前半叶的海洋安全战略极为重要。 从全球视野观察,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的核心利益在印度洋,从北美西海岸到马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西强我弱的大环境下,中国的21世纪海洋安全战略应以史为鉴。作者强调:在拓展海权的过程中,中国必须明确美俄两大强国的力量边界,注意回避二者关键利益的重叠区域。以此为前提,中国可以在不同战略方向上采取更具针对性的策略。


确保东南亚诸国“中立”


西方霸权国家在历史上没能彻底分裂中国的重要原因,在于中国成功反制西方干涉的地区均在对方的国力极限以外。理解这一点,对谋划中国本世纪前半叶的海洋安全战略极为重要。


从全球视野观察,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的核心利益在印度洋,从北美西海岸到马六甲海峡的亚太海上交通线是其实现核心利益的关键;对俄罗斯来说,通往印度洋的中亚通道是其全球战略中的核心利益,而从俄国本土通往其他大洋出海口的陆上交通线,则是实现其核心利益的关键。正如马汉所说,“交通状况决定战争的成败”。


中、美、俄三国间多为中小国家,由于力量有限,更由于它们在地缘政治上处于相互制衡的破碎地带,两面下注是这类国家的外交传统。经过具体分析可以看出,那些与中国接壤的中南半岛国家,对华外交的依赖较大些,但由于它们两面受制,既不能形成对中国的绝对依赖,也不能与中国彻底闹僵(这些国家近代以来面临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海上,需要“大后方”中国作为依托)。至于中南太平洋岛国,则更侧重于对海权大国的依赖。


必须说明的是,东南亚国家的“中立”特点,既是这些国家自存的前提,也是亚太大国和平共处的前提。20世纪40年代的日本、60年代的美国曾侵略过这些国家,破坏了它们的“中立”,引起当地人民的拼死抵抗,最终导致日、美因亚太地区的对抗力量大幅增加而失败。这些经验告诉我们,在西强我弱的历史条件下,尊重和保护而不是破坏南海周边国家的独立性,是实现21世纪海洋安全战略目标的前提之一。


美俄两强总有一个是盟友


战略目标成功与否,要遵循几何学“两边之合大于第三边”的原理。具体来讲,战略目标实现的程度,取决于与其他大国利益冲突的程度。如果这个目标与一个大国的核心利益冲突,这个战略目标的实现已有相当的难度;如果与两个或以上的大国核心利益同时发生冲突,这个战略目标就绝无实现的可能。


曾几何时,拿破仑横扫欧洲,但1812年打入俄国,3年后彻底失败。希特勒步其后尘,1941年打入俄国,4年就败。日本与中国交战,占有相当的优势,1941年出击美国,也是3年便败。朝鲜战争中,美国跟中、朝、苏打,3年失败。越南战争,美国跟中、越、苏打,败得更惨。勃列日涅夫时苏联跟中美作对,戈尔巴乔夫时苏联解体。小布什上台后,将一干国家列为“邪恶轴心”,随后挥师中东。两任下来,美国国力大幅缩水。


这些实例告诫中国,我们永远不能将自己的战略目标置于一个以上的亚太大国(俄罗斯与美国)的核心利益线上。具体说来,由于印度洋是美俄核心利益冲突区,对通往南亚和中亚地区的利益拓展,中国应持谨慎态度,不能外推过远。而在东亚地区,因为不存在美俄关键利益的重叠区域,中国在东南方向,尤其是在台海一线有望得到俄罗斯的支持;而在东北面和西北面适度扩展,则会得到美国的默许。如果不是走得太远,中国在美俄之间总会有一个盟友。


美俄两国在亚洲的核心利益形成的力学结构,规定了中国进行利益拓展的极限边界:美俄力量可以发挥有效作用的边界之内的地方,就是中国未来要避免大规模直接冲突的地方;相反,在美俄力量边界外即力所不及的地区,中国会有很强的控制力。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