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三章 保险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博文身穿一件灰色的背带裤,衬衣和裤子上散布着污渍和暗红的血迹,脚上的皮鞋也丧失了应有的光泽,左脚鞋带结已散落拖在地上,而消瘦的面颊左右各有几道贯至眼角的血痂,右脸肿胀发红,头发凌乱之至。并且全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怪味。

“你是怎么进来的?”夏云翰看着博文这有些显得瘦弱的身材,很难将他和穷凶恶及的刑事犯相提并论。

“哎。。。”博文叹息的摇了摇头,打开了话匣子。原来博文竟然是著名的考古学家,专门研究各种古代文字。在1个星期前来到了m市区,在本地的博物馆做访研究馆藏的中世纪文物,原本计划本周离开。但随着病毒危机的爆发,整个城市也被彻底的封锁起来,为了安全考虑,市政府将他暂时安排在警察局里,等待救援队伍的来到。而在这几天,随着大量警察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受到了丧尸的攻击,伤亡惨重。在警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不得不将警察局所有人手全部派出执勤,而仅仅在警察局里只安排了少量的几个勤务人员看守,连他都被安排了任务。今天上午,在接到撤离通知之后,他和另外两名警察来到这里,准备将这个被关押的小偷一并带走。但突然整个警察局里遭到了莫名其妙的的攻击,成千上万的老鼠蜂拥而至,向身旁那些身穿制服的警察发起了疯狂的攻击,瞬间将他们撕裂的连衣服都不剩下,成为了肚里的美味食物。但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幸免遇难,趁老鼠还在疯狂吞噬尸体之际,慌乱中躲进了203牢房,逃过一劫,但进门后却慌乱的把门反锁住。并把钥匙丢在了外面,致使两人导致都被关在了里面。之后工藤便以此一直耿耿于怀,鄙视着他的胆小行径,称其为胆小鬼。

博文说完后,眼光茫然的看了看墙壁上的那些血迹,转而直愣愣的盯着夏云翰穿的警服,没有了言语。此时夏云翰终于明白了墙上地上随处可见的血迹的原因,没有想到这些竟然都是老鼠在吞食人类时喷溅造成的,胃部感觉阵阵痉挛。

在一旁的工藤这时候若有所悟的对着夏云翰,破口大骂道:“白痴,还不把你的警服脱下来,你想连我们一起害死吧”

联想到之前遇见的那名遇难女警,结合博文所讲的经历。原来警察局之所以诡异的空无一人,全是因为被那些该死的老鼠所杀害。而夏云翰之前进来警察局的时候,没有遭受到老鼠的攻击,而刚才被老鼠们所攻击,全拜身上这套警服所赐。看来这的确是件招惹祸端的事物,但如果自己脱下来,就只剩下一件内裤了,连个子弹都没有地方放。看着这身衣服,夏云翰有些矛盾的把手放在裤腰皮带上,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你认为脱下来就有用吗?”博文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仔细一分析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首先如果说老鼠攻击的对象为身穿警服衣服的警察,那么当自己换上警服的时候就应该马上被老鼠攻击,但实际上是来到临时拘留所才发生的攻击事件,之后老鼠在已经攻破囚室的防护随时可以将3人干掉之时,听到了警笛又迅速的溃散消失。这就说明老鼠的攻击行为并不是本能或者其他主观原因,而是受到了有人的刻意指示。既然如此,那么目标就不是简单的以衣服做判断,而是在暗处有人一直能够控制着这批老鼠,控制者不光是要消灭制服警察,同时也随时可以对任何目标发动攻击。而现在的攻击目标也未必是自己,也可以是博文,工藤一郎。甚至还有可能是克拉克。夏云翰想到在暗处的那双可能正在监视着他们的冰冷的眼睛,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哈哈,白痴!被老鼠盯上的感觉不错吧!”工藤一郎同样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闭嘴!”夏云翰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恨声说道。“别忘了,你还在我的手上,即使我死了,我也要拉你做陪葬!”

“呸,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工藤故作镇定的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蔑视的吐了口口水。但手却不自然的离开了铁栅栏,垂放了下去。

“你刚才提到撤离通知?这是怎么会事情?所有的通讯器材不都是停止工作了吗?”夏云翰问道。

“不,虽然这几天市区的供电中断了,但警察局还有紧急发电系统,所以并没有影响到无线电通讯系统。今天上午则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博文老实回答道。

夏云翰大感诧异,刚才克拉克明明已经检查过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没有了信号。而根据博文所说,上午的时候,通讯设备还能用。看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谁通知的撤离,撤离到什么地方”夏云翰紧接着问道。

“具体谁通知的,我并不清楚。我也是被其他人口头通知的,说是接到救援组织命令,前往康田医院等待救援。”

又是这个康田医院,夏云翰感到有些头痛。看来很多问题都和这个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了!拘留楼还有其他的生还者吗?”夏云翰突然想到了自己到此的目的,同时也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生还者?哼,全都死了!不过这样也好,安静!”工藤漠然的说道。

“整个拘留楼人都死了!”夏云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理他,其实所有的犯人前几天都放了出去。整个大楼也就着我们两个人,”博文黯然的说道。

“你不说话会是哑巴?”工藤显然非常不满意博文的多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博文不敢正视其眼光,索性把脸扭了过去。

“还还有其他的活着的警察呢?”夏云翰怀着一丝希望的仍然追问道。

“本来今天中午还看见有个女警察从门口匆忙路过,但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连她也不见了!”想到那个被自己砍掉脑袋的女警察,夏云翰心里一阵寒心,看来整个警察局活下来的也就他们这几个人了。

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防护力量,继续耗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夏云翰决定离开警察局。不过想到克拉克还呆着这里,夏云翰还是决定首先与他会合,然后一同撤离好相互有个照应。不过这两个人该什么处理。杀掉,还是一起带走,夏云翰有些犹豫了。

“快点,要杀的话就给个痛快!”工藤有些等着不耐烦了。

博文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流露出渴望生存下去的期盼眼神。看来即使受到了再大的刺激,求生始终是人类的本能。工藤的凶悍表情也不过是为了掩盖其内心的对未知的恐惧和慌张,强作硬汉罢了。

工藤的话倒是提醒了夏云翰,如果把他们两人带上,一旦再次遭遇到老鼠,必要的时候可以把这两人作为牺牲品,至少可以暂时拖延老鼠的进攻速度。给自己更多的逃生时间。

在这短短的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夏云翰已经不知不觉的开始变得有些残忍麻木与自私,只考虑自己,而这点他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欺欺人的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添上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借口“为了活着。”在这个目标下,杀人还是放火都已经无所顾忌,只有自己的利益和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我可以带走你们,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们必须让我相信你们不会对我产生威胁,所以。。。”夏云翰用枪指了指挂在走廊办公桌旁的手铐。一个被捆住手脚的祭品绝对要方便的多,这点他很明白。

“你疯了!”工藤看着黝黑的手铐,大为吃惊的说道。

“你没有选择,要不就活着带着手铐离开,要不就呆着这里饿死或者被老鼠吃掉”夏云翰停顿了一下,又补充的说道:“你,博文也一样!”

博文似乎早就想到了夏云翰会这样做,毫不思索的默同了这个苛刻的要求,转身过去取过来两副手铐,并主动将手铐钥匙扔给夏云翰,这才给自己铐上手铐,同时也扔给了工藤一副手铐。

“我也给自己铐好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工藤一郎咬了咬牙,在手枪的威胁下,还是屈服的给自己带上手铐,但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企图诱骗夏云翰靠近贴栅门寻求下手翻盘的机会。

“对不起,我对手铐不感兴趣!不过你倒是提示了我,单靠手铐确实不太保险,需要再加点什么!”夏云翰非常明白工藤的险恶用心,不客气的回敬道。

“那里还有个脚链。”博文提示的说道。

“混蛋,你想干什么?”工藤终于忍耐不住自己的怒活,转身一巴掌,打得博文一个趔步,又摔倒在了地上。

“哼,别忘了我手中还有枪!而你不过什么也没有。老实点,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夏云翰威胁的说道。

脚铐这东西在西方的警察局只有在为了拘束那些特别危险的严重刑事嫌疑犯才会偶尔使用,平时也是很少有人能够“享用”到,所以扔在角落里一直无人问津,表面上早已结满了乌黑的锈迹和血垢。但在博文尽心尽力的协助下,工藤的脚上很快又被套上了一副沉重的脚铐。而工藤在被戴上脚铐的时候,也还是被磨的直咧嘴,动手想打博文,不过在夏云翰的枪口威胁下,倒也不敢造次,只是嘴里低声的咒骂着。

“恩,不错!”夏云翰很满意这个样子。“不过,为了更加保险,你还要做一件事情”说着又把刚才得到的钥匙扔给博文。

“把钥匙插进去,然后从锁口处蹩断。”夏云翰此举彻底断了工藤最后一丝希望,气的眼睛直翻白眼,但只有乖乖的照办,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鉴于博文表现的非常配合,夏云翰倒是没让他额外的带上那沉重的脚链。不过还是让两人互相用力拉扯对方的手铐脚链,当确认两人的手铐,和工藤的脚链不可能通过钥匙或者外力直接打开,这才放心的把栅门钥匙扔了过去,任凭工藤自行打开门锁。

没有想到的是工藤刚一开门,就迫不及待如恶狼一样扑了过来,但移动的速度和步伐的跨度却极大受到脚链的限制,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夏云翰,就被夏云翰绕到了身后,并用枪口抵住了腰眼。

“你,还有你!走前面”夏云翰狠狠用枪抵了抵工藤,并命令博文和工藤并列走在前面,而自己则离他们三步之距离,跟随在后。

“去哪?”工藤无奈的问道,在手铐和脚链的约束下,不得不老实听从着夏云翰的安排。

“去鉴定大楼看看,那里还有一个人活着。”夏云翰此时心情大为轻松,毫不隐瞒避讳的告诉他们,还有一个同伴。同时也有警示的目的:别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临时拘留所和鉴定大楼分别位于警察局的东西两侧,中间隔着办公大楼。相互的距离并不是很远。而尖锐的警笛时正是从办公大楼传过来的,在路过大楼的时候,夏云翰不免有些心惊肉跳,生怕再冒出一群老鼠出来,但出乎意料的是,这里显得安安静静,和自己离开的时候并无两样。而克拉克也没有和自己预料的那要,往这里跑来援救。夏云翰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心想克拉克也许是有意支开自己,自己逃跑了。

正当夏云翰胡思乱想的时候,工藤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到了!”

夏云翰茫然的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座鉴定大楼,与其他两楼大楼完全不同,只有3层,整个大楼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了,墙壁上铺满了绿苔,而每层楼道那灰暗的水泥支撑柱缠绕着众多不知名的枯藤,在夜风的作用下,残留不多的藤叶轻轻地随风摇曳。而连昆虫鸣叫也没有的死一般寂静,平添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感。更关键的是,这里竟然没有一丝光亮。

“你口袋里不是有手电吗!拿出来.”工藤突然回过头来说道。

“哦”夏云翰想了想,低头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手电。可还没按下开关按钮,工藤却忽然转身反扑过来,手上的手铐也不知什么缘故被打开了,只留下一个单环扣在了左手。无法起到任何限制作用。

事发突然,夏云翰慌乱的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被工藤的一记肘击打中下颚,而手枪也被顺势抢走,一眨眼的功夫,枪口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夏云翰不由的吓得脑门直冒冷汗。

“哼,早和你说过,你还嫩点。干我这一行的,开手铐如果还需要钥匙就不用混了!”工藤狞笑着晃动着左手手腕,利落的把剩余的那只手铐也给褪了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夏云翰为自己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而后悔莫及。索性闭上了眼睛。等待不想面对的死亡到来。“动手吧!”

“杀你?要杀你也可以,不过不是现在”没想到的是工藤竟然慢慢的收起了手枪。

“你想怎么样?”夏云翰悲观的认为也许他正许正准备着用各种残酷的刑罚来折磨夏云翰的肉体,让夏云翰在痛苦中消逝。与其这样,倒不如一颗子弹来的痛快。

“很简单,帮我把那些文物取出来!”工藤阴冷的说道。

“开锁,撬保险柜,这些我什么都不会,你还是自己去取!”夏云翰明白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会死,但为了拖延时间,还是狡辩道,不过这些技巧夏云翰也确实都不会。

“少废话,要不是这脚铐实在是打不开,我还真不在乎干掉你,不过现在,你去还是不去!”工藤威胁的说道。

“不去!”夏云翰内心那深藏的倔强脾气此时完全被激发出来了,尽管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嗯?”看来佐藤也被激怒了,持枪的右手青筋暴露,眼神里则充满了重重的杀气。

“来吧!”夏云翰索性四肢张开,双目紧闭。

“你还是去吧!你不是一直想活着离开这里吗。想想你的家人吧!”一直在一旁冷眼相观的博文突然发话。

是呀,自己不是一直挣扎着想活着见夏云翰的妻子吗?对,我还不能死,不能就这样窝囊的死,我要活下去,等待机会。想到这里,夏云翰默然的还是答应了下来。“好,我去!”

“这还差不多!”工藤收起枪,脸色很快就多云转晴。“别耍什么花样!”

对于这个家伙,夏云翰对他的歹徒身份和身手深信不疑。完全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如果帮他拿到那价值连城的文物,恐怕自己也丧失了利用的价值。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趁工藤取宝的同时,取出鞋袜里藏着的手枪,干掉他。但这需要时间和运气。

夏云翰默默的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走在队伍的前面,率先踏入了大楼。一路上,在手电的照射下,随处可见支离破碎的窗户,而昏暗的手电光芒照在满地的玻璃碎屑上反射出点点银光,在单调的“咯咯吱吱”的玻璃踩压声中,一行三人来到位于一楼的“保险库”门口,

只见保险库前厚重的防盗铁门紧闭。夏云翰心中一阵窃喜,心想这下你没有办法了吧。谁知工藤却冷冷的命令道:“把你的钥匙拿出来插进去。”

在试验了几把钥匙之后,竟然真的有一把钥匙可以完全的插进去。夏云翰苦笑着,不知道当时给他这把钥匙的女警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么重要的钥匙都敢给他。现在竟然给小偷开了方便之门。

在转动了几下之后,门竟然真的打开了。里面竟然又出现一道厚重的铁门,而门上则有个如同驾驶盘的转阀。

“现在就要看你的了!”说着佐藤双手用力握在铁门上的环状转阀,缓缓的向右转动,发出“咔咔咔”的类似齿轮转动声音。当转阀转动到大概30度的位置时,佐藤全身肌肉暴突,青筋横露,脸上滚动着黄豆大小的汗珠,紧张的说:“快,看到傍边左侧露出的小洞吗?把手伸进去,拽起里面的提手!快。”

夏云翰急忙将手电转向位于铁门左侧,果然发现了原本光滑的门上露出一个小洞,马上把手探了进去,摸到了一个提手,随即用力一拽。佐藤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然后又继续向右旋转转阀到90度的位置后,又逆时针的转动了一圈,“啪哒”一声,厚重的铁门打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