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二章 胆小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二章 胆小鬼

从一开始的遇见的“救援队员”到之后的克拉克,无一不是最近才进入本市的,虽然有着灵敏的身手或强悍的装备作用,但却没有表现的明显的主动攻击性。而现在自己所遇上的这个人则明显具有极大攻击威胁,并且还被关押在警察局之中,可以其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外面的丧尸。

夏云翰非常清楚:早在m市下达戒严令之初,警察局就已经将临时拘留所中的嫌疑犯予以释放,目的是减轻警察局的工作负担压力。在多数居民都把精力放在了抢购和逃命的心思上时,警察更多的担负的是维持社会秩序,稳定民众情绪的任务。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负责看管在押嫌疑犯。在维持治安时,一旦发现严重的刑事案件,即使在这个极端讲究人性权利的国家,也可依照特别时期行使权将其当场击毙,绝不会向平时一样关押进来。现在离戒严令下达已经5天了,全市到处都是丧尸,人们连命都顾不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有时间和兴趣去犯罪,并被活着关押起来?而这些家伙即使真的被关押进来,又怎么可能在无人管理的状态和老鼠及黑影怪物的疯狂攻击下,活下来了。看来自己就这么贸然的进来释放他们本身就是一种极度的错误,甚至可能给自己带来要命的麻烦。

夏云翰下意识扫了一眼工藤和那个被称为“胆小鬼”的家伙。只见工藤面露焦急之色,生怕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好像非常了解警察局的进出路线一样,快步的越过夏云翰,走在了前面。而“胆小鬼”则畏畏缩缩的紧随在自己的身后,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等”夏云翰喊道。

“还不快点跟上,再慢点,就晚了!”也不知道他所谓的“晚了”究竟什么意思,总之工藤脚下的速度丝毫没有放慢的意思,大跨步的往临时拘留所门口走去。

眼看着工藤离拘留所门口只有几步之遥,而一旦让他离开这里,在没有任何空间制约的前提下,和这样的危险分子在一起,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以工藤的身手逃离这里甚至反制于他都是极有可能的。单凭自己的那点实力再想限制他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夏云翰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里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对,不能让他离开这里。于是也加快了步伐,小跑着向门口冲去。

“你要干什么?”工藤看着擦肩而过的夏云翰,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大声喊道。

夏云翰毫不理会工藤的质问,一味闷声的前冲去,赶在工藤之前跑出门外。左手将铁栅门一关,右手随即就把钥匙插进去反锁住。

工藤这才明白怎么回事情,怒叱着加快速度朝门口奔去,嘴里喋喋不休的怒责:“混蛋,你想干什么,把门打开,快点!你这个混蛋。。。”

“哐哐哐”当工藤跑到门前,夏云翰已经彻底的把门锁死上,并悠闲的站在远离门口足够安全的位置,把钥匙放在手里扔来扔去,而工藤只能咆哮着徒劳的摇晃铁门。“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华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骗子,都是混蛋”工藤发狂般的乱叫道。

不管工藤如何折腾着把铁栅门踹的声响大作,牢固的铁门却毫无任何损伤。对于这样戒备森严的特制看守铁栅门,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到了撞击力可能带来的损坏影响。即使多人全力踢在上面,也不过只是留下了几个脚印而已。而以工藤一人的蛮力,显然不过是蚂蚁撼树一般。夏云翰不以为然的讥笑着,对工藤的蛮撞不予理会。相反却更多留意着那个即使还被困在这里也还是默默无声的“胆小鬼”。

只见“胆小鬼”若无旁人的站在离工藤还有几米之外的办公桌旁边,双手颤抖着抚摸着墙上和桌上的斑斑血痕,苍白的面颊还时不时的抽动几下。而对旁边发生的一切则熟视无睹。

难道这个家伙有什么秘密藏在心里,而不愿意轻易示人?还是他在这里曾经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而让他难以忘怀?夏云翰看着“胆小鬼”奇怪的举动有些不解的猜测着。

在经过几番徒劳的尝试之后,工藤终于放弃那愚蠢的举动。停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大眼睛望着夏云翰手里的钥匙,看来是恨到了极致。

夏云翰这时才慢腾腾的将钥匙收起口袋里,往前迈了一小步,调笑着说道:“想出来吗?”

“呸,卑鄙的家伙。早知道当初就一枪干掉你。”工藤现在虽然犹如困兽,但语气却一点也不示弱。

看着那穷凶极恶的表情,夏云翰的心不禁还是有些悬了起来。看来这个工藤的来历也不简单。一个普通的毛贼绝对不可能有那样的身手和熟练的枪械知识。如果真的放他出来,自己能不能活着还真不好说。想到这里,夏云翰眉头一皱,倒是有些动了杀机。

工藤此时倒是把夏云翰的举动看的明明白白,心知有些不妙,连忙松软语气,试探的说道:“你有什么目的?”

“说说吧,您是怎么进来的!”夏云翰尽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可背在身后的双手却制止不住的不停紧张抖动着。

原以为工藤会满口拒绝,没有想到的是工藤听到此话,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平和许多。“当然是被人抓进来的。”

夏云翰以为工藤在调戏自己,而故意拖延时间。有些恼羞成怒的抬起手腕,将手枪对准工藤,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以为我容易欺骗的话,那么就让子弹来问问你。”

“他说的没错,他确实是被抓进来的!”一直没有开口的“胆小鬼”突然开口说道,一改刚才的低落,抬着头平静的走了过来。

“哼,没有想到你们还是一伙的。”看见“胆小鬼”前后的反差,夏云翰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两个没有一句真话。

“既然你们不想说真话,那么就一起到地狱里再碰头吧。”说着,夏云翰把食指移到扳机上。

以现在混乱的局面,法律早已被丧尸和惊恐的人类践踏的荡然无存,所谓的法律捍卫者“警察”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杀人和杀一只猫猫狗狗已经没有本质区别。即使枪声被克拉克所听到,也大可解释为射杀丧尸,绝不会有什么问题。以夏云翰现在有些开始麻木并带有轻微神经质的心态,只要自己能活着就足够,何况杀的也是关押嫌疑犯,而不是什么良民,倒也有些心安理得。

“呸,谁和他是一伙的?”没有想到的是工藤面对死亡的威胁,反而一副羞于与其同称的样子。

“我不认识他,但他确实是被抓进来。不过,他却是自己愿意的被抓进来的。”那个“胆小鬼”说的莫名其妙,前后矛盾。

“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你是谁?”工藤一脸的吃惊,转身杀气腾腾的瞪着“胆小鬼”。

“演的不错呀!夏云翰有些嘲笑着看着两人的表情,脸色突然一变,冷声的说道:“你以为这套还管用吗,肥皂剧都用滥的台词还敢拿出来。也不怕笑话。”

“我还知道你进来的目的是偷窃那些富佬们寄存在警察局里的珍贵文物,对不对?”“胆小鬼”没有理会夏云翰的嘲笑,毫无惧色的说道。

“你究竟是谁?”工藤惊讶失色的追问道,一脸的横肉也绷的紧紧的。但转瞬间又恢复到原状,同时又往“胆小鬼”那靠近了几步,讽刺说道:“哼,知道又怎么样?你不是也和我一样,关在这里吗!”

“我。。。我。。。我只是一个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人。”“胆小鬼”原本抬起的头又无力的又低下了下去,弱弱的说着。

“珍贵文物,这是怎么回事情!”夏云翰也明白作为那些有钱的富人,即使能够安全撤离这里。匆忙之间也不能把自己的全部家产带走。顶多也就是带点现金和便携的有价金银钻石首饰之类。但那些无价的文物却是怎么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运走的。与其放在空无人守的家里和银行保险柜,还不如放在警察局这样的地方更加安全可靠。不过若这话是真的,那么这个工藤一郎还是真是有点要钱不要命了。

工藤一把抓住“胆小鬼“衣领,像拎只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扔在地上。“小子,打一开始看见你,就瞧你不顺眼了。若是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着”然后扭头瞧着夏云翰,无奈的说道:“没错,我确实是自己进来得,原以为这里没有人看守,戒备松懈,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高手,刚准备下手,就被一个黑影从背后袭击,晕倒在了保管室的门口。醒来后,就发现被人抓了进来。”

“黑影?”夏云翰隐隐约约到感到这个所说的“黑影”和之前自己遇见的那个打不死的“黑影”怪物,以及克拉克所遇见的食血“黑影”很可能有着什么关系,甚至有可能就是同一个。

夏云翰紧接着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今天上午,怎么了?”工藤有些不明白的回答道。

“你呢?胆小鬼”夏云翰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索性就按照工藤的说法喊了出来。

“我比他进来的晚一些,但也是上午进来的。另外我不是胆小鬼,我叫博文”胆小鬼并没有想象那样被工藤所吓倒,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