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一章 老鼠

“傻瓜,那是老鼠,快离门远点了,否则你就完蛋了!”壮汉调头似乎想拉夏云翰过去。

可这一切都晚了,夏云翰还没有来得及撤回来,黑浪已经推进到夏云翰所在的房门口,透过望栏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无数个冒着暗红色光芒的眼睛,和毛茸茸的尾巴。夏云翰吓得连退几步,跌倒在地上,裤腿和手掌上糊满了腥臭的污水。

“快,傻站那里干什么,快拿木板挡住望窗!”壮汉边说边从地上抄起一个床板堵在了望窗口。从熟练的架势上看看来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夏云翰连忙也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了一块较短的木板,并以交叉方式又压在上面,将望窗的缝隙彻底堵死住。

铁门被老鼠们撞得“咣咣”作响,夏云翰的双手非常明显的感觉的到外面的老鼠正在不断的跳跃试图跳上望窗口,大多数的老鼠直接往铁门疯狂的撞去,而部分肥壮的老鼠则直接助跑起跳试图跳越望往栏。但由于高度不够,无法翻越望栏,力势已尽而重重的撞在铁门上后掉了下去,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血色撞痕。但这些老鼠似乎毫无畏惧碰撞带来的剧痛,偏执着向门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自杀式撞击。铁门在这疯狂不断的冲击下,“砰砰”作响的不停的震动,如同无数个铁锤不间断的敲打在上面,摇摇欲倒。

“怎么办!门要被撞开了!”夏云翰被这些疯狂的老鼠吓傻了。

“撞开了,就等着被老鼠吃吧!傻站那干什么,快来顶住门。”状汉的口气也被这阵势吓的走了调。夏云翰这才醒悟过来。用自己的肩膀和双手用力的把门顶住。

就这样,进攻在维持了5分钟后,撞击的声音逐渐慢了下来。转之则被另外一种奇怪的“咯吱咯吱”声所代替。手中紧紧压着的木板居然产生了剧烈的抖动,原来质地紧密的木板被什么东西正在咬嚼。

妈的,这群老鼠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它们竟然利用自己的数量优质利用身体搭建了一座阶梯塔, 而那些个头大利用这个阶梯爬到望窗口不断的啃嚼木板,而这正是它们的强项!眼看着木板的边缘缝隙越来越大,夏云翰的心顿时沉了下去,难道今天真的就葬身此地了吗!

“快,用木板拍,不要让它们进来!”壮汉大声地叫喊。

将压在壮汉手中的木板抽下来,壮汉手中的木板挡住窗口的地方已经被咬出一个小口,夏云翰对准那已经可以清楚看到的隐隐发光的腥红眼睛发疯似的不停的拍打,一只被拍出去了,又一只补了上来,而洞口也还在逐渐的扩大。

眼看着大批的老鼠就要进来了,夏云翰已陷入绝望,手上的木板只是机械的拍打那些前仆后继的疯鼠。当木板在打退老鼠们几番的进攻之后,终于在“咔喳”一声中断裂成了两段。

完了!夏云翰在惯性的作用力子往旁边搀了几步,整个身体实实的撞在了墙上。而老鼠也终于咬出了一个大洞,有几只老鼠索性示威般的并列的站在望窗洞口,丑陋的面孔阴冷的注射着这些比他们高大许多的人类,时刻准备把他们作为食物吞噬掉。

当然这一幕并没有瞒过远在另处的山本,他早已通过拘留所内的隐藏红外摄像头知晓了一切。而此时在面对着屏幕大发雷霆,用力的拍着桌子。“蠢货,八嘎,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你以为有了那些卑贱的畜生,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要忘了,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实验品!”但在片刻消气之后,对着旁边的手下说道:“启动老鼠身上的神经干扰器,让他知道痛不欲生的滋味。而这就是违抗命令的下场。”

“是,博士”手下人简单的回答道。

“另外,通知他,暂时放弃对第一目标的跟踪,而将注意力放在第二目标身上。”山田接着命令道。

“哼,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幸亏我手上还有。。。”山田望着画面自言自语道。而刚才手里不经意的发泄拍打在合金所制作的桌面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五指掌印。

正当夏云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时。一声尖厉的哨声响彻黑夜。而当哨声一停,所有的老鼠如同听见撤离号声一般,迅速的撤离出刚被占领的大门,如同蒸发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撞墙的尸体也被拖走。潮水般的鼠叫也渐渐从拘留楼远去。

壮汉也吓的够呛,不过对于他与其说是恐惧,更不如说是震撼。在这么狭窄的一个空间里,突然冒出成千上万只的老鼠,一时间所有人脑子都抽筋了,如果说有人被吓傻了都毫不奇怪。壮汉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了看房外四周,确认老鼠们都撤离后,才说到,“好样的,是个汉子!比那个胆小鬼强多了,估计老鼠们也都撤了,这会咱们也算是患难兄弟了,交个朋友,我叫工藤一郎,你呢?”壮汉示好的向夏云翰伸出右手。

“竟然是个日本人!”夏云翰心想。仔细打量着看着面前的壮汉,长得倒是高大魁梧,一脸的络腮胡子,和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些身材矮墩的日本人相比,有着很大的区别。看来是个日籍混血儿。八成是还是当年米军在那留下的种吧,夏云翰有些联想丰富的想到了当年的那点烂事。

虽然在夏云翰的周围也有不少认识的日本人,他们大多都表现的他们名族一贯的友好态度,其彬彬有礼的鞠躬表现的卑恭甚至让人无所从之。但由于从小就深受饱受日军折磨的爷爷的熏陶,耳濡目染的了解了大量的关于二战中日军的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以至于夏云翰至今都对日本人并不感冒,甚至有些厌烦抵触情绪。所以夏云翰视而不见的转身拍了拍衣服,装出一副拍灰尘的样子,没有理会壮汉的握手言好。

“哈哈,还在为刚才的那一下生气!”壮汉干笑着收回右手。显然误以为是刚才在开门时攻击夏云翰而造成的如今尴尬场面,看来他并没有意识到夏云翰骨子里的敌视。

“我叫夏云翔,我可不认为我们是朋友”夏云翰也懒得解释,冷冷的回答。

“如果你真有诚意的话,请把手枪还给我吧?”枪在好人手中是救命的武器,但是坏人手中那就是杀人的凶器。夏云翰不想受制于人。

“我以为什么呢!”工藤一郎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这东西对我也没有多大用处,接着!”笑着从腰里抽出来手枪并扔了过来。

接过枪后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夏云翰这才感觉有了些底气,对工藤的印象也有了些许改变。

“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夏云翰把枪收进腰里,语气壮了起来。

“当然不能留着这里,但是怎么出去!”工藤一郎说道。

“当然是开门出去”夏云翰认为他问的奇怪。

“你见过牢房能从里面开门的吗!”佐藤苦笑道。

夏云翰这才意识到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看来对于这个地方,夏云翰实在是“经验欠佳”。不过夏云翰试了试望栏的宽度,还行,倒是能够把胳膊伸出去。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了门钥匙。硬着口气说:“我们还是可以从外面开门的!”

“小心,夏,别被老鼠咬着了!”佐藤善意的提醒道。

回想到刚才的危险,夏云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硬着头皮通过望窗的铁栏确认老鼠全部都撤离止呕,才把手伸到了外面,抖抖嗦嗦的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才终于打开了房门。

比较里面而言,外面的空气实在是太美好了。夏云翰舒服了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铁门上血迹斑斑,遍布着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凹坑,奇怪的是,夏云翰记得即使不算撞门自杀的老鼠,也拍中不少老鼠,而地上除了浅浅的一层鼠毛外,那怕是一根老鼠尾巴也没有留下。所有的老鼠不管活的还是死的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项。

佐藤也从里面出来,看着外边的场面,连呼命大,感谢天神保佑,夏云翰厌倦的打断了他的谢恩。说道“里面的怎么办?”刚才即使最关键的时候,那个家伙也是呆呆的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哼,那个胆小鬼,不用理他,他就这个鬼样子!就让他继续呆在里面吧。”

对于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家伙,夏云翰虽然不比对佐藤对其更有好感。但考虑到多一份人,多一个帮手,即使不能当盾牌,也能当个诱饵食物。夏云翰还是把他从里面拉了出来。他倒是没有什么反抗,不过始终没有一句感谢的话,一直把头低垂着。

“现在干嘛!”夏云翰问工藤一郎。

“当然是先找点吃的,我都要饿的想吃老鼠了!”工藤拍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夏云翰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已也许犯了个严重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