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章 钥匙

wxiayi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第十章 钥匙 起风了,风中带有一丝萧杀之气。原本不多的落叶随风在水泥地上刮出“唰唰”的声响。各种昆虫不时发出的声响使这里愈加诡异。而这原本并不算寒冷的十月,夏云翰却打了一个寒噤。紧紧地裹了裹自己的衣服,心情沉重的向着拘留大楼走去。 在和克拉克分别的时候,夏云翰原本想用手枪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章 钥匙

起风了,风中带有一丝萧杀之气。原本不多的落叶随风在水泥地上刮出“唰唰”的声响。各种昆虫不时发出的声响使这里愈加诡异。而这原本并不算寒冷的十月,夏云翰却打了一个寒噤。紧紧地裹了裹自己的衣服,心情沉重的向着拘留大楼走去。

在和克拉克分别的时候,夏云翰原本想用手枪换用克拉克的微型冲锋枪。毕竟火力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尤其对于他这个对射击一窍不通,只能依靠数量来提高命中的菜鸟。但话到嘴边时却只是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就又憋回了肚子里。他明白一个道理,当实力不如对方的时候,开口索取东西,对方即使答应,也只是对自己怜悯的施与,而并非对强者的尊重。要想收获,就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夏云翰虽然出国多年,但骨子里还是有传统华人的“要面子”思想,不想让克拉克认为自己是个累赘。所以还是羞于出口。

不过好在除了自己原来得到的那把手枪以外,克拉克还是给了他一盒配套的手枪子弹和一把小巧的警用手枪及2个弹夹。对此,他倒是来者不拒的收下了这些保命的本钱。为了能够保证连续的射击,他把之前的手枪别在腰里,而把那把小手枪和两个弹夹藏在了左右的鞋袜里面。

从进入警察局到现在,除了那个奇怪的树影,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丧尸,对此夏云翰感到非常幸运。“但愿这里不要再有什么怪东西了,我受不了。”夏云翰喃喃的自言自语。面子固然重要,但性命更加攸关。能否发现其他的幸存者,夏云翰并不感兴趣。即使发现又如何,别人的生死和自己关系并不大,即使有了结识的喜悦就难免会出现生离死别的悲情,还不如不认识最好,也许这就是夏云翰这样的小人物的可悲宿命吧。

拘留大楼的大门竟然是反锁着的。夏云翰在失望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高兴,是不是自己可以返回交差了?但内心还是有些不甘的用力在厚重的铁栅门上踢了一脚。“哐铛”一声,门在反作用力的影响下发出巨大的声响。这一巨响不知为何,竟然不知道震动了什么开关还是线路,把原本就不是光线太好的灯光踢得忽明忽暗。也许是长久没有维修的缘故,有些位置的太阳能灯索性就熄灭了,要不就在不停闪烁,根本无法通过门缝看清里面的情况。

“该死!怎么这么倒霉”夏云翰有些后悔刚才的鲁莽。

“是哪个活的不耐烦的打搅老子睡觉!”在一楼西侧的某间拘押室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吼叫。

“你是人还是丧尸?”夏云翰吓呆了,不自禁的问了一句傻话。

“废话,是那玩意还能和你家伙瞎扯吗?快点把老子放出去”看来这个家伙火气不小,最后还又加了一句国骂。

“可是我没有钥匙呀!”夏云翰被他骂得有点懵了。

“my god!笨蛋,还不去找”这个家伙继续骂道。

“欧,欧”夏云翰唔唔的答应。当夏云翰正准备转身时,夏云翰忽然醒悟过来。“等等,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关着这能有什么好人?”夏云翰的倔脾气上来了。

“瞧你这小子这点出息也敢出来当警察!”他的口气一点没有变,还是十分嚣张。

“第一,我不是警察,但对于坏人也没有好感。第二,让我你不是不行,但要给个理由先!不然的话,你就慢慢等着吧!”说完,夏云翰便转身,故意发出脚步声。

“别走呀,早说你不是警察,不就没有这事了吗!”呵呵,这家伙竟然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开始求人了。

“给个放你的理由!”由于占了上风,夏云翰回到了大门口。

“我不是坏人,你看我像坏人吗?”很难想象说这话的人竟然还是10秒前嚣张跋扈的那人。

“算了,我还是去找找钥匙吧”其实夏云翰很清楚他的话并不可信,但可以相信的此人应该还是头脑清醒的,不是丧尸。把他救出来,也许能多个帮手。但问题是,可到那去找这个关押重地的钥匙。

钥匙,钥匙。夏云翰想起刚进来的时候,那个临死的女警官曾给夏云翰一串钥匙。试试看,也许就是它。夏云翰急忙掏出口袋中的钥匙,逐一开始试着透锁眼。

一个不对,再试一个,当夏云翰试到第三个的时候,用力一拧,门竟然打开了。

“里面的,运气不错。我打开大门了!”当夏云翰兴高采烈的推开拘留所的大门,看到办公桌,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办公桌上凌乱不堪,满地零乱的散落着办公用具。这里与办公主楼完全不同,犹如被强盗洗劫过,地上,墙上到处都是喷溅的深色血印,却没有发现一具尸体。

“快点,房门钥匙就在办公桌的抽屉里!”里面的人喊叫道。

踩着满地的血迹,夏云翰逐步来到了办公桌打开抽屉,果真发现了一大串钥匙。每个钥匙上还用胶布贴上了编号。

“快点,找到125钥匙”那个男人一副急脾气的说道。

顺着每个房门上挂着的编号,很快夏云翰在临时拘留所的尽头找到这间“125”。一双布满老茧的双手用力的掰在铁门上端狭小的望窗钢筋上,里面没有灯光,但夏云翰明显感觉里面有双眼睛正冷冷的盯着夏云翰。当钥匙顺利的插入锁孔,夏云翰犹豫了,这个人会不会也和克拉克一样呢?

“喂,里面的!你得保证出来后必须老实”

“我,向上帝发誓!”他抽出右手伸出来,夏云翰注意到他那粗壮的手臂上纹着一条令人生畏的黑龙。

夏云翰咬咬牙,还是把门打开了。可刚一打开门,一条黑影迅速从里面跃出,右手用力的卡着夏云翰的脖子使他动弹不得。左脚一个侧踢拐,将夏云翰扳翻在地上。夏云翰双手徒劳的试图掰开那双强有力的扼脖右手,而双脚则用力在他的身上乱蹬,可是这对他似乎毫无一点作用。“骗子,呃。。呃。。。”一双犹如铁钳的大手卡的夏云翰只剩下呻吟的份了。

“小子,哼哼,以后长个记性,不要随便相信人,尤其不要相信关在牢房里面的人,不过看在你开门的份上,先饶你一命”说罢,右手一挥,将夏云翰抛了出去,左手却顺手把夏云翰腰间手枪抽了出来。

夏云翰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摸着被卡的生疼的脖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枪还不错,!”壮年男子佞笑着在夏云翰的身上搜出之前的那把大手枪和一盒子弹。不过所幸的是由于光线很暗,壮年男子只是简单的在衣服口袋里收刮了一番,就停下手来。并没有发现藏在鞋袜里的的手枪和弹夹。在手中如同玩具一般熟练的把玩了一阵手枪之后,忽然调转枪口对准夏云翰。

“你这家伙,别忘了是我救你出来的”夏云翰愤然道。

“哈哈,你不是说你不是警察吗,怎么还穿着警服。不过老子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绝对是个守信用的人。起来吧,笨蛋!”他把枪收来转手别在了自己的身上,就是这东西天生就是他的。

夏云翰很明白以此人的反应速度,即使自己马上掏出暗藏的手枪,恐怕还没有来得及扣扳机,就被对方所射杀。与其斗狠还不如示弱,乘其不备再下手。想到这里,艰难的用手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并装出一副费劲的怂样,大口喘气说道:“我自己的衣服破了,这是刚刚捡到的”

“嗯,看你这身手就知道你不是警察,要不这时早就被我弄死了!”大汉口气平淡的说,如同面对一个砧板上的待宰之鸡。

“你是怎么来的,武器和衣服是怎么会事情?”大喊继续问道。

夏云翰掐头去尾的把自己的经历大致讲了一遍,但关于克拉克相关之事却是省略不说。只是说自己在警察局遭到黑影的攻击,无奈逃命之下,就来到了这里。由于大部分讲述确实如此,所以大汉倒也没有察觉出什么破绽。只是对夏云翰的落荒而逃报以哧鼻。

“哼,瞧你那个熊样!”大汉在听完之后,对夏云翰的警惕之心倒是大为放松。夏云翰也不由暗自喘了一口气。

“出来吧,胆小鬼!”他对着房间里面说道。这时夏云翰才注意到,在囚禁室竟然还躺着一个人。但是由于应急灯光昏暗,夏云翰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还没来的急撤离这里,旁边楼梯道下的储藏间里传来“唏唏嘘嘘”的奇怪声音。原本满脸横笑的他突然变得十分恐惧,嘴里胡乱的自语:“来了,它们又来了!”

事发突然,夏云翰并不能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东西,但夏云翰能非常清楚地感到他的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面部流露出对死亡的无限恐惧。它们是什么呢?夏云翰并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它们”绝对不是善茬。

“进去,妈的,不要命了,快进去!”那个壮汉连推带搡地把夏云翰拽进囚禁室。紧接着“咚”的一声关上了铁门。随着光线的减弱,眼前一黑,夏云翰就这样“第一次”稀里糊涂的被然拉进了这个陌生的拘留室。房间地面很潮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靠近两墙的位置各摆放着一张简易硬板床和一个马桶,而床板则被拆的七零八落,散落在地上,最靠里面的墙角处,有个男人双臂抱膝倦缩蹲在地上不停的颤抖。

“shit,它们又来了!你还傻站在门口等死吗!”壮汉骂道。

夏云翰无法体会他们的恐惧,而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由开始的“嘘嘘吱吱”杂声已经变成如泛滥的洪水声。夏云翰有点好奇地踮着脚巴望在望窗上向外观望。由于位置比较高,夏云翰这里并不能看到外面的全貌,只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东西的如同黑浪般向四周快速推进。夏云翰明显感觉地板在颤抖,一种莫名的死亡恐惧涌上心头,“天,这是什么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