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冤:吃李母的四只虎是人驱使

上周四,学者汪宏华应邀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涉外学院,做“四大名著与人生规划”主题演讲,300多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同学们热情高涨,党委书记陈鹤梅也饶有兴趣到场聆听。素以推理著称的汪宏华在讲到《水浒传》时指出,无论是武松还是李逵遇见的老虎都是人为驱制,都是出于官方及其所派奸细宋江的秘密策划。他们为改造将士,对武松使用了老虎-美人连环计,对李逵使用了李鬼-老虎连环计。自从失去亲娘,李逵就将孝悌转化为江湖义气,认贼为父,死心塌地跟着宋江。汪宏华认为,梁山108将虽然个体人格残缺,但整体完美,葬身一处的宋江、花荣、吴用、李逵便是忠、义、智、勇的代表。讲义摘编如下:世事真可谓阴阳顺逆,无奇不有,“三国”主子在遴选文臣武将时要求“事母至孝”,有孝方有忠,然而到了“水浒”,情况大变,宋江忌讳将士孝敬兄长,孝敬师父或孝敬父母。武松因为尊重武大,遭美人计暗算;公孙胜因为尊重师父,罗真人夜里差一点被开瓢;李逵因为尊重老娘,其娘葬身虎口,死无全尸。我们说,武大毕竟犯过捉奸之忌,罗真人有些孤傲之嫌,可年迈的李母犯了什么错呢?天底下还有比她更善良,更宽厚的娘吗?为一个惹是生非、畏罪潜逃的儿子,她“如常思量”,她“眼泪流干”,她哭“瞎了双目”……这样的娘,谁能不敬重?谁能抛下她独自走天涯?



笔者不肖,没能避免悲剧的发生,但我发誓要弄清事情的真相,找到幕后的元凶。我不相信伟大的作者会拿一位盲眼的慈母恶作剧,寻开心;我不相信老虎会像人一样欺民怕官、恃强凌弱。其中必有冤情!



一、武松和李逵遇见的老虎都是出于宋江和当地知县的共同策划



看过“水浒”的人都知道,吊睛白额大虫即老虎一共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洪太尉拜访张天师的山路上(第1回);第二次是武松从柴进家回清河县的景阳冈;第三次是李逵背娘去梁山途中的沂岭。老虎的表现分别是:第一次很温顺,不理睬吓倒在地的官家——洪太尉,擦肩而过;第二次很凶猛,但终究没有斗过武松,虎死人在;第三次则很阴险,趁着李逵去找水,偷偷叼走了孤身、失明的老母。



作为老虎,原应桀骜不驯、吃硬不吃软才是,然这些老虎却显得训练有素,长着一双与人性相通的势利眼。存疑!



再看看事情的结果,表面上是一喜一险一悲,实质却完全一致:洪太尉因受到惊吓,所以产生了对住持真人的怨恨,所以鲁莽要求将“伏魔之殿”打开,致使放出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武松因为打死老虎,成为天不怕地不怕的打虎英雄,进入了天罡星之数;李逵因为失去母亲,成为无情无义的杀人狂魔,进入了天罡星之数。整个梁山更是因为李逵此行,增添了青眼虎李云和笑面虎朱富两位地煞星。



既然我们现在是从文学层面解析,那么就该问,为什么作者要同时以“虎”给李云和朱富命名?为什么宋江面对刚刚丧母的李逵不洒一滴眼泪?只是“大笑”、“大喜”,甚至说:“被你杀了四个老虎,今日山寨里又添的两个活虎上山,正宜作庆。”


想起了一句俗语: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宋江心里想的一定是,舍不得母亲,套不着虎。他的“虎”有两层涵义,一是新添的“两个活虎”;二是李逵亦从心慈手软的温虎蜕变成了铁石心肠的猛虎。加上朱贵,宋江实则换得了四个活虎。交易如此划算,若李母地下有知,也定当含笑九泉。那么,宋江这一回为什么能够获得如此丰厚的收益呢?因为他有经验,之前曾用同样的方式调教过武松。



一开始,武松也犯嘀咕,景阳冈“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未见过大虫,疑心是酒家在诓骗他。但随着他看见官府的榜文——“景阳冈新有一只大虫”;随着他打虎成功;随着他荣升都头,他不再疑惑了。



但是,读者开始有疑惑了:首先,老虎为什么偏偏出现在武松与宋江相处、告别之后?其次,景阳冈并非什么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怎么会突然出现成年的吊睛白额,而且总共就有一只?再次,为什么武松自从遇见老虎,各种新鲜事就接踵而至,升任都头,遭遇潘金莲,斗杀西门庆,义夺快活林,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再到醉打孔亮。而转了一大圈之后,又不偏不倚落在了宋江的手里。解铃还须系铃人,武松从此得以安宁,读者从此得以解惑。



很明显,宋江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改造武松。在柴进家,宋江虽相中了武松,但感觉并不完美,还太忠太孝太聪明,需要接受培训。于是之后武松就成了宋江手中遥控的风筝,武松走,他也走,穿云破雾。当武松忠孝两亡、智慧丧尽,走投无路时,宋江就像一场“及时雨”,准确等候在了孔太公庄上。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此后的武松便将对武大的孝变成了对宋江的义,将怀疑老虎来历的智变成了杀人如麻的勇。这一次,宋江完成的是一虎换一虎。



二、宋江、吴用都是宋徽宗派出的奸细,代表忠、智



当然,宋江并不是“老虎计”的唯一操作者,仅靠他一人之力也运不来一只大老虎。他仅仅是个高级间谍、魔鬼教练而已,身后有庞大的政府机构为他服务。吊睛白额大虫就是阳谷县的知县派人运送过来的。其它诸如武松做官、出差等,也都是他刻意做出的安排。

那么,政府为什么要如此不惜代价收编武松呢?除了他是宋江出道后瞄上第一员勇将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在于第一回出现的“伏魔之殿”并非魔殿,而是前朝皇帝留给宋徽宗的锦囊,要求他在遇到不能战胜的魔鬼时,以魔伏魔,组成108将天罡地煞阵容。



宋徽宗会意,便派宋江、吴用为细作(玄女娘娘叮嘱宋江只许与天机星吴用同阅天书即是明证),以梁山为根据地,从全国各地收集精兵强将,组建一支特殊的江湖魔军,镇压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和敌对势力。这支魔军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双重性,既有御林军的忠诚、智慧,又有起义军的勇敢、团结。



相对而言,两个有忠、智的元帅、军师容易物色,其余100多反贼就不好找了,而且还要将他们愚化成一群盲从的无头苍蝇,指东打东,指西打西。为此,宋江、吴用、皇帝,甚至满朝文武可谓费尽了心机,总共100回(或120回)的小说,花了70回才攒齐。其中对武松、李逵尤其煞费苦心。



三、武松遭遇老虎-美人连环计,李逵遭遇李鬼-老虎连环计



为什么武松碰见的是一只大老虎,李逵碰见的是两大两小?其中大有文章。



第一,宋江对他俩的武功非常了解,只想改造,不想害死他们。武松的膂力显然不及李逵,假如送给他两只老虎,情况就会很糟糕,他在打完虎后也是说:“倘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我却怎地斗得他过”;他在碰上猎人装扮的假虎后更是叫道:“呵呀,我今番死也!性命罢了!”但李逵就有能力对抗两大两小四只虎。



第二,宋江对武松和李逵运用的都是连环计,前次后主。“老虎计”对于武松只是次计,起到前期铺垫作用。官家之所以要先放老虎斗武松,后又荣升他做都头,目的就在于骄其心,弱其智,让他被胜利冲昏头脑,以打虎英雄自居,越加逞勇。宋江最后彻底灭除武松的孝悌、智慧则用了另外的主计——美人计。参见《宋江是皇帝所派奸细 潘金莲是美人计牺牲品》/汪宏华。



相反,“老虎计”对于李逵则是主计,不但要铲除他尽孝的对象——母亲,还要铲除他内在的孝心。次计则是前面的李鬼打劫。那么次计的作用何在?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对于李逵,宋江是有很多地方不满意的,虽然收上了梁山,但还需要找个机会回炉,改掉他喜欢顶撞上司,惦念母亲的毛病。所以,当宋江之父被接上梁山,公孙胜也回去探望母亲和师父的时候,宋江故意去问正在哭泣的李逵:“兄弟,你如何烦恼?”李逵哭道:“这个也去取爷,那个也去望娘,偏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机会来了,宋江先假惺惺提出三个条件:第一件,径回,不可吃酒;第二件,独自一个人回去;第三件,不许带板斧。



宋江到底不想害死李逵,这三条还真是护身符,因为他只要不喝酒就不会惹祸,只要不带标志性武器板斧就不会有人认识,而且他也确有凭一己之力将老娘扛回来的本事。李逵不像宋江,夸口说一个人能取到父亲,实际没进家门就吓得屁滚尿流,最后还是晁盖派了二百多人将其父兄抬回。



然而,宋江在“三条”之外增加了明拉后腿,暗使跘脚的伎俩。



明拉后腿就是派朱贵尾随。这位朱先生与其说是一个助手,不如说是一个幽灵,该在的时候不在,不该在的时候却在。原本不喝酒的李逵,因为遇上朱贵喝起了酒;而在沂岭,李逵需要有人帮忙取水喝的时候,朱贵又不在身边了。从后面的情节可以看出,朱贵的使命有四:(1)给李逵帮倒忙;(2)拉自己开酒店的兄弟朱富上山;(3)赚李云上山;(4)自我改造(随着朱富上山,朱贵也不会思念兄弟了)。对于光吃饭,不中用李母,宋江自然不会要,他只要“活虎”,在驯化旧虎的同时招聘新虎。



暗中使的跘脚则有两处:一是在李逵回去的路上布置了李鬼;二是在他回来的路上布置了四只老虎。李鬼的作用在于:



1、让李逵对孝心产生怀疑。当李逵听说李鬼剪径是为了养活家中九十岁的老母时,不仅饶恕了他,还给了他十两银子做本钱改业。心想:“我若杀了他,也不合天理”。但当李逵发现李鬼是在骗自己时,又毫不犹豫将其斩杀。原来这世上还有以孝悌为幌子行骗的人。有了这次经历之后,李逵面对各种恶行,便难生恻隐之心了,直觉就认为他们是骗子。这是宋江连环计的妙处所在,先让当事人建立错误的思维定势,再彻底灭绝其孝和智。实际上,这里的老虎不是李鬼,它们没有撒谎,它们的确正在养育子女,不宜格杀。而且若不是人为操控,它们是不会吃一位静止不动的老人的,更会追赶正在走动中的李逵。然而,气急败坏的李逵已经不会思考了,当他决定将老虎全家灭门的时候,心中所有的天理包括对长辈的孝、对亲手足的敬、对晚辈的爱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宋江逼他放弃的还不止是母亲。李逵从此果然就只认江湖兄弟宋江,即便自己不忠皇帝,不想招安,也愿意帮哥哥替天子行道,甚至为他陪葬——“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


2、让李逵在适当的时候被人认出。由于李逵没有带板斧,一路上便无人认识。若不是李逵自报家门,连李鬼都认不出来。但李逵却在杀李鬼的时候留下后患,让其老婆逃脱了。正是她在李逵打虎之后告密,让李逵吃了官司。而宋江正是需要通过李逵的官司带出“活虎”李云。这里,李鬼与老虎又是连环关系。



为什么李逵在回家的路上听都没听说有老虎,离家的时候就突然遇见了老虎呢?为什么官方在景阳冈贴了榜文告示,在沂岭却没有贴呢?假如预先知道,李逵还会丢下母亲,独自去取水吗?很明显,官方告知武松是为了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并激发其斗志;不告知李逵则是为了谋害其母。



从沂水县的知县故意派青眼虎李云押解李逵可以看出,这一次他是协助宋江完成四虎换四虎的政府代表。事实证明,人,才是真正的万物之王。老虎在绝对勇力方面不是武松、李逵等莽汉的对手,在绝对心计方面又不是宋江、知县等阴人的对手。



宋江制造老虎一家与李逵母子火并,还不只是为收获了一个新李逵,更为杀鸡儆猴,用李母的惨死震慑其他将领,谁还敢背父母或兄弟到梁山来享受富贵呢?想都不敢想。至于宋江的父兄,那不一样,那是比天还大的人伦,只有倍加尊重,才能让上面的官家不怀疑他的忠心;才能让手下的将士日后相信他将聚义堂改成忠义堂的诚意。



梁山108将就这样被宋江们逐一改造着,他们无一人是从“土掘坑里钻出来的”,却又无一人具有健全的人格。对此,宋江很是心安,然而,有一些人则很是不安,因为他们发现,梁山好汉作为一个整体,人格又是那么完美,忠、义、智、勇四项无所不尽其极。所以,随着战事的平息,他们中的代表宋江、花荣(宋江的贴身保镖,至义)、吴用、李逵四人被埋葬在了一处。(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