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四十七章 上课

zjl0503 收藏 7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还有一百多人?附近有好几个游击队,现在越来越强大了,这要是遇见他们,我们在筋疲力尽之下?”

“还有,弹尽粮绝的武工队若是再去哪里寻些枪来,杀我们个回马枪,他们可个个都是神枪手,子弹若是不长眼睛的找到我……”

梅津治郎大尉看着自己受伤的右手,不敢往下想了,“撤退,快快的撤退!”他又一次抽出指挥刀,下达了命令,不过下达的是到中国后的第一个逃跑的命令。

鬼子们慌慌张张、七手八脚的将鬼子死尸搬到炮楼里,用梅津治郎大尉的话说,现在来不及管他们,日后再说吧!然后,挤上还能开动的仅仅两辆汽车,灰溜溜回去了。


赵威龙和三个师弟从地洞里出来后,隐蔽在了青龙河河堤边,透过岸边高高的荒草向炮楼方向张望;看着剩下的鬼子们匆匆忙忙坐上汽车,狼狈不堪的离去;他们也转头上山,沿山路向三十里外的家乡柳树村走去。

一路上自是喜笑颜开,爽,打得太爽了!机关枪“突突”起来,眼望着鬼子兵像割麦子般一排排倒下,那种感觉不可言愉!三个师弟又一次毫不吝惜的对赵威龙伸出了大拇指,感谢他给几人创造的这么好、这么理想的练枪机会;对于这样的练枪结果,他们满意极了;没想到,赵威龙却扯着胡子——谦虚(牵须)起来,说这不算什么,远远不算什么!更惬意的事在后面,你们等着瞧好就是了,我要想尽一切匪夷所思的手段痛快淋漓的杀戮鬼子,我发誓!!!

当然,对于此次行动,赵威龙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就是唯一不圆满的是,没有全歼鬼子。他把这个责任归疚到了自己,他开始总结这次战斗的经验和教训,说自己准备工作做的还不充分,不然,焉会让鬼子漏网?焉能让这些鬼子在他们子弹打光以后还在那蹦哒?


快走到村子的时候,没想到刘闯又带着队伍在迎接着他们的归来;远远的,看见游击队员们都站在村口,而且非常显眼的是,队伍的前面站着两个腰跨盒子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战士。武工队走到近前经刘闯介绍,武工队知道这就是上级党组织给他们派来的党代表。

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同志年龄都不大,看来也就与赵威龙师兄弟几人年龄相当的样子;只是一个虽然端庄秀气,却刻意摆出一种沉稳、严肃,老成持重的样子,活脱脱一副“革命”的面孔;另一个则看起来机灵、可爱,透着朝气,一副唯气未脱的样子。端庄的那个就是党代表林丹,另一个则是他的助手张苹。

终于投入党的怀抱了!经过刘闯简单的互相介绍之后,赵威龙带着武工队员们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冲上前和盼望已久的党代表及助手以及游击队员们逐个亲切友好的握手问好。

对于武工队在城关庄痛击鬼子,大家都觉得很是欢欣鼓舞、扬眉吐气!特别是游击队员们,简直就是对武工队员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有许多战士只恨自己不会武功,无法像武工队那样酣畅淋漓的打鬼子?不然,那会是多么幸福和惬意的事,他们对此太向往了!

特别是机枪手李小亮,此刻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心道我不会我可以学嘛!于是拉着扯着郑刚让他传授他武功绝招。

郑刚呵呵笑着不置可否?他还真没有收徒弟的思想准备,并且这事得由师父来决定,而现在他不知所踪?

见此刘闯笑哈哈阻止了李小亮,对武功稍涉的他对李小亮说道,练武功不是十分钟热血,不是一朝一昔就能练成的,那得经过多少年的苦练加巧练方能有所成就,其间有着无法想象的艰难和困苦,并且需要十分的勇气和毅力!而且是,即使你从现在练起,估计等你练个十年八年的再出山,那时鬼子也早让我们给打跑了。

说得李小亮频频点头,他只好颇为遗憾的放弃了这个幻想。


一阵寒喧过后,一脸学生相的林丹同志表情严肃的说,她这次来带来了两个艰巨任务,一个是辅助刘闯同志在这一带建立敌后革命根据地,再则就是努力帮助武工队员们提高思想认识、思想觉悟,好好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以期早日达到党的标准。

刘闯插言道:“今天真是大喜的日子,真是双喜临门啊!我们才接到党代表,你们武工队就打胜仗归来,走,我们进村好好庆祝一番。”

没想到林丹却板着脸一本正经说道:“庆祝?现在还不到时候,等到革命胜利那天再好好庆祝吧!现在的任务就是工作。先给你们上一堂课吧?”言毕,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红本本,马上就要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刘闯见状笑道:“不急,战士们都走一天了,刚打跑鬼子,休整两天再说?”

学生出身的林丹板起面孔,充满革命热情,语重心长的对刘闯道:“队长同志,革命工作怎能不急?你要知道,前方在冒血打仗,每一秒钟都在死人!耽搁一分钟,我们就会有更大的损失。”听得她身后的张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刘闯一颗心可是直往下沉去:“完了,来了个教条主义,日后这可怎么和她合作?”可人家说的理论上没错,只好无条件服从。不过他说道怎么也得先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进行革命工作吧?

急于工作或者说急于想发挥自己特长的林丹想想也是,自己是有些太急不可耐了,于是点点头,跟在他们后面向村子里走去。

因杨修老人家的房子一直空着一间,就决定她俩暂且住在东屋,与武工队的西屋一墙之隔,这样便于工作和互相照应。

进屋后没想到,三九寒天,林丹上来就给赵威龙等泼了盆冷水,“从哪说起呢?先从队伍名称说起吧,你们这个‘关外武工队’的名字谁给起的?”林丹瞪着忽闪忽闪的美丽大眼睛问道。

“我,我给起的,够响亮够气派吧?”刘闯没听出对方话里有话,赶紧接口显白道。

“这个,怎么说呢?严格说来,你们不算武工队。”谁也没想到,林丹尽冲口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这么一说,令武工队员们一头雾水,莫明其妙之中可就参杂着不轻的委屈:“合着我们勇往直前、舍生忘死的打鬼子,闹了半天还不够‘武工队’这个称号?那我们倒要听听,什么样的队伍才能配叫武工队?”

不过林丹同志并非无的放矢,她接下来的话就说得武工队员们连连点头,连连称是。

“首先从字义上讲,”林丹继续讲解道,“武工队的意思是武装工作队,具体任务是:简单说是宣传、渗透、锄奸;所以说,武工队首先应当是‘工作队’和‘宣传队’。”

赵威龙一听,得,呵呵忙了半天,我们一样也没做,一样也没占?

“各位勇敢的战士们,”林丹继续板着脸说道,“你们一定不服,那我再细说一些我党武工队的任务:1,开展对敌伪的宣传战,收复人心;2,与地方党政联系开展敌占区群众工作,发展敌后秘密武装;3,进行敌伪军的组织策反工作;4,铲除汉奸,特务;5,掩护交通及进行经济斗争。”

“各位可以对号入座下,看你们做了多些?所以我认为你们应叫‘武功队’!不过,”她抬起头,顺手挽了下瀑布般的秀发,想了想又为难道,“罢罢,既然你们已经这么有名气了,已经叫开了,特别是已经让敌人这么闻风丧胆了,那就别改了。”

赵威龙等人不易察觉的撇撇嘴:“呵呵,美女说的是挺好,可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刘闯心内也是得意的莞尔:“哼,一套一套的,可全是吹毛求疵!未了不还得按我说的来。”


后来,林丹在给武工队员们的思想课上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找机会批评了赵威龙火烧鬼子伤兵的举动,使赵威龙的思想觉悟又上了一个台阶。


在武工队迎接党代表的同时,凌源县上也来了个神秘的人物,这人是著名特务头子土肥原的得意门生尾野狐信中佐;他接到指令,要不计后果,想尽一切办法,迅速除掉柳树村这支刚冉冉诞生的关外武工队。

一个中队的鬼子兵竟然都没有消灭武工队,还被人家打了个损兵折将、落花流水,以至于铩羽而归;鬼子军部知道,对付这个神通广大又神出鬼没的武工队,只有智取为上了;不然武工队在暗处,鬼子在明处,不好找不说,即使找到了也是被人家来无影、去无踪的武工队牵着鼻子走,伤不到人家一根毫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