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七章:罪恶计划及对吴八的疑问

王大三 收藏 0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老虎凳上的吴八一言不发,整整一天,胡胖子几乎给他用尽了一切先进的刑具也没能撬开吴八的嘴。 “我说老吴,你这是何必那,搞共产也得给自己留条活路嘛。我也不要你供出你上级是谁了,你只要告诉我顾燕是不是共军的奸细就行。” 胡胖子累的一身大汗坐在吴八身边问道。 “你们自己想抓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老虎凳上的吴八一言不发,整整一天,胡胖子几乎给他用尽了一切先进的刑具也没能撬开吴八的嘴。

“我说老吴,你这是何必那,搞共产也得给自己留条活路嘛。我也不要你供出你上级是谁了,你只要告诉我顾燕是不是共军的奸细就行。”

胡胖子累的一身大汗坐在吴八身边问道。


“你们自己想抓顾记者,你们就去抓好了,让我无中生有的陷害顾记者那是不可能的。”

吴八冷冷的说。

一边的谢长林把抽了一半的雪茄塞到吴八的嘴上。

“老吴,抽一口吧。你在保护顾燕啊,用你们那边的话说这叫不出卖战友对吧。”


吴八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道:“谢长林,你就别再费心思了。我看国民党离完蛋也没几天了,连忠于你们国府的顾记者这样的人你们都要陷害,谁还敢和你们干那?”

“呵呵,嘴还真严实啊,不过吴八我告诉你,我是一定能撬开你死硬的嘴的。来啊。”

随着谢长林的招呼,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此人竟然是罪恶花基地的生化高级工程师,日本人高井一岚。


“怎么,谢长林,你没招数了,连日本狗你也请来咬人了?哈哈哈哈,真是一丘之貉啊!”

吴八忍着全身的伤痛大笑了起来。

“对,就让你尝尝高井先生最新研制的海洛因四号的滋味,等你飘飘欲仙的时候,你会告诉我实话的,请吧,高井先生。”


高井一岚挽起袖子,从饭盒里取去了一瓶白色药剂,稀释后抽进了针管里,走到了吴八的跟前。

“滚开,小日本,**你祖宗!”

吴八怒骂了起来。

但是他的胳膊、腿全被绳子绑在老虎凳上,根本阻止不了高井的恶行。

海洛因被注射进了吴八胳膊上的静脉里。

吴八晕了过去。


基地训练场的选手宿舍,就是仓库外的一幢小楼,有三曾楼面,一楼作为了餐厅,二楼和三楼都是临时改建的宿舍。

顾燕到了以后,特意要了一间和梁晴同住的宿舍。


“梁晴,吴八同志失踪了,郭书记估计是被谢长林秘密逮捕了。”

晚饭后,顾燕没回自己的别墅去住,而是选择了住在梁晴这里。

“哦?那说明敌人很害怕我们的行动,把被怀疑的同志全都控制起来了。”

梁晴分析起来。


“梁晴,你说吴八同志会不会叛变?”

“应该不会的,吴八是个老地下工作者了,意志坚定,对党忠诚,不会惧怕敌人的酷刑的。”

“那就好,我是担心吴八叛变会把我出卖了,那我也就出不去了,和外界的联系只能靠杨乐乐一人了,这很危险,万一杨乐乐断线,那整个美人鱼行动就要泡汤。”

顾燕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梁晴说:“郭书记在76号里还发展了一个我们的眼线,可以通过他来了解吴八同志的审讯情况。我们自己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实在不行,你可以退出比赛,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行,我看情况发展吧,对了梁晴,我下午看你的那个教练好象很色,你在练劈腿和腰身时,他那双眼睛色的就象要吃了你似的,你要当心点。”

顾燕的观察力一贯非常敏锐。


“我知道,我甚至怀疑这个叫李章的教练是不是谢长林安排进来的特务那。”

“那就好,我明天出去帮你查一下这个教练的背景。”

顾燕对叫李章的教练非常不放心,因为他针对的对象是梁晴,而梁晴是美人鱼行动基地内的指挥,李章要是老盯着梁晴不放,对她开展工作很是不利。


李章果然正是谢长林安排在梁晴身边的一颗棋子,今年四十岁的李章很早就参加了军统组织,军衔少校。他长期潜伏在上海体育学院,做体操和艺术体操的老师兼教练。

这次亚洲小姐选美大赛,他顺理成章的进了选手训练场,为本国选手做形体训练的教练。

谢长林告诉他,可以行动了。


李章的任务就是盯紧梁晴,并且在适当机会强奸了她。

谢长林的目的就是阻止梁晴进入决赛,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梁晴进入决赛,肯定会拿到很高的名次,这样自己再动梁晴那就要被舆论所谴责,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

假如李章能在适当的机会强奸了梁晴,那么梁晴就会因为不是处女而丧失参赛的资格,对外他们可以宣称是由于师生恋而导致的,外界也就除了惋惜,不再会有什么反应了。


第二天下午,顾燕推说报社有事,请假出了基地去见郭长涛了。

梁晴大大方方的把同为训练选手的张莉莉和于洁请回了自己的宿舍。


张莉莉和于洁因为身份暂时还是“犯人”,每天都被王黑子等送来训练场参加训练,晚上训练结束,再押回到监舍中去。因此她们白天相对是十分自由的,午饭和晚饭还可以和其他选手一道享用。

“梁晴,你终于来了。”

于洁兴奋的抱着梁晴,眼泪都流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孤胆女英雄梁晴啊,真是太高兴了。”

张莉莉也是很激动,握住了梁晴的手。

“张指导员,你受苦了,本来汤凯的目标是欧阳佳慧,没想到把你牵连了进来。”

梁晴扶着于洁和张莉莉坐了下来。

给她们倒了茶水后,梁晴说:“本来我们的美人鱼行动和张指导员没什么关系,这次是天意让你赶上了。你愿意参加吗?”


“那当然,这还用问吗,怎么着我也是名解放军的女军官啊,责无旁贷,梁政委只管分配任务就是了。”

张莉莉本来就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和精神。

“好,那我决定,行动那天,也就是十月五号,张莉莉同志为火力掩护组组长,负责配合盛联山同志营救看押所内的同志,并掩护她们撤出基地。”

“是,保证完成任务。”

张莉莉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


“好,到时候武器黄艳同志会给你的,届时注意安全。于洁参谋的任务是届时和杨乐乐一起,消灭吴国栋、高井一岚这两条狗,配合许军安放炸弹。”

“是,保证完成任务。”

梁晴道:“你们的状态很好,我和首长就都有信心了。我和黄艳同志届时负责消灭看押所的敌人,和张莉莉形成火力夹角。顾燕的任务是组织车辆掩护撤退,阻击赵海龙的警卫部队。


三大美女开始交流本次大赛可以利用的时机。

于洁说:“这次大赛的冠军一定是在张指导员和顾燕之间产生,这个应该没什么悬念。梁晴你一定至少是季军,不出意外还能拿到身材最佳奖,因为你的个子高沾光。”

梁晴说:“我想季军应该可能是黄艳,她应该拿到最苗条奖才对,至于你于洁,拿最秀气美脚奖应该也没问题的。”


“哎呀,最秀气美脚奖肯定是顾燕或者张莉莉的,我哪儿能和她们俩比那。”

于洁谦虚的说道。

梁晴说:“于洁,你就别谦虚了,为了能得到你的脚,谢长林下了多大工夫啊,要不是黄晓河自作聪明私押了你,谢长林这辈子也碰不到你的一根汗毛。”

于洁说:“呵呵,其实和我张指导员都挺冤枉的,我是害在了黄晓河手里,张指导员是汤凯无意中的重大收获。”

“也好啊,本来进这个罪恶花基地被登天还难,结果谢长林把我们都‘请’来了,这也是他做梦想不到的事。”

梁晴风趣的讥讽着敌人的愚蠢。


于洁突然提醒起来:“梁晴,我们还不能太乐观,谢长林今天已经把金大牙这个阴险的老狐狸派来了基地,黄艳说他一来就召开了看押所头目会议,还邀请了赵海龙参加,必定是在贯彻谢长林的什么精神,我们还是多防备点为好。”

张莉莉提了个建议:“不管敌人耍什么花招,我们都以不变应万变。我建议搞好和外国选手的关系,她们是可以外出活动的,通过她们把敌人软禁国内选手的事捅出去,让谢长林去应付舆论。”


“张指导员这个提议很好,明天我和泰国,印度的选手在一起训练,我来做好她们的联系。”

梁晴极为赞成张莉莉的意见。

于洁说:“我和张指导员明天是和战败国日本的选手以及菲律宾的选手一起,我们也可以做同样的工作。


晚上,晚饭开完顾燕还没回来,王黑子带人来到训练场,把张莉莉和于洁反铐起来带回了看押所。


三天后,各个报纸都在显著的位置上登出了亚洲小姐选美大赛对国内选手限制自由的报道。

谢长林很快就接到了市长吴铁城的电话。

“谢长林,你搞什么名堂啊,这可是世界级的比赛,牵涉到国际影响,你怎么不让国内选手外出那,连南京都给我打电话问情况那。”

“哦,市长大人,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手里有共军的几名选手,我怀疑是他们趁机派来的奸细。”

“你真够笨的,女共军到了你手里,你可以单独采取对策嘛,不要把其他选手也一起限制死了啊。”


“那市长的意思是仅对共军选手,这样不是又留口舌给共军了吗?”

“管不了那些了,你可以召开记者招待会说明情况嘛,就说共军选手散布攻击党国的言论,所以临时限制自由。”

吴铁城在阶级立场上和谢长林完全一致。


“好,有你市长的支持,那我就没后顾之忧了,我明天就开记者招待会宣布。”

“恩,那就做你该做的事去。”

“市长,我还有一事相求。”

“你说。”

“我想让您和组委会的成员打招呼,不给共军选手拿名次,这样比赛结束,我就把她们全部逮捕。”

谢长林是意思的希望吴铁城行贿评委。


“这个恐怕不好办,我也试过了,联合国来的那些人都不吃这一套,非常正经。要不,你自己试试去。”

吴铁城赞成谢长林的做法,但是自己感到比较困难。

谢长林见此计不灵,便又说自己另一套方案。

“市长,我想让人把共军参赛的选手分别奸了,这样她们就失去参赛资格了,行吗?”


“你倒是真够阴的,但是肯定不行。参赛选手的处女资格报道时都做过了医学鉴定,这会儿都不是了,怎么向组委会交代,又怎么向舆论和国人交代那?岂不成了国际笑话了,亏你想的出来。”

吴铁城断然否决了谢长林的阴谋。


“那岂不是让共军名利双收了吗,市长大人,这个结果你大概是不愿意看见的吧?”

谢长林很是沮丧。

吴铁城道:“昨天汤凯到我这里来聊天,他虽然记恨你,但是他提的一个建议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哦,什么建议?你告诉汤凯,我不会让他不满的。”


“恩,他建议可以考虑强奸一两个共军选手,造成她们内部的恐慌,让其它保持处女的选手惶惶不可终日,导致动作失常拿不到名次,你可以考虑一下。”

吴铁城挂上了电话。

谢长林随即把正在审问吴八的满财宝找来商议。

由于金大牙在基地里,所以满财宝就成了谢长林临时的狗头军师。


“怎么样,老满,吴八招了吗?”

谢长林算是个典型的变色龙,满财宝隐匿黄艳的证据让他差点没毙了他,现在又要开始充分的利用他了。

所以满财宝不仅被他让座到沙发上,还让人给他倒了上好的茶水。

“报告站座,还没招,不过我看快了,海洛因的毒性起作用了,他开始问我要毒品吸了。”


“好啊,别给他多,等他毒瘾犯了,招一点再给他一点,等他的依赖性到了极限,他会全部招供的。”

“恩,好的。站座找我就是这事吗?”

满财宝唯唯诺诺的说道。


“哦,还有,前一段时间我对你比较严厉,请满大哥别往心里去啊。”

“不敢,不敢。那是满某自找的,哪儿敢怪罪于站座那。”

“呵呵,那就好。下周你可以和弟兄们一起到基地临时看押所找个共军女兵乐和一回了。”

“真的啊?我要找那个拉手风琴的苏青,除了张莉莉外,就数她长的俊俏了。”

满财宝知道张莉莉是谢长林专属的控制品,因此根本不会去打张莉莉的主意。


“可以的,是这样,你是好朋友汤凯向吴铁城提了建议…….。”

谢长林把和吴铁城通电话的内容向满财宝叙述了一番。

“哦,是这样的啊,那容我想想。”

满财宝见谢长林让自己建议强奸那两个人为好,沉思了起来。


大约过了有十分钟,满财宝掐灭了烟头。

“站座,在基地训练场的共军女选手一共有三个,就是梁晴,张莉莉,和于洁。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梁晴,因此强奸梁晴是不用再讨论的了,关键是下一个应该是谁那?我想应该是于洁比较合适。”

“哦,说说你的意见,梁晴就不要谈了,肯定是要被强奸的,你就说说于洁为什么合适?”

谢长林的确想听听满财宝的分析,他本来是想在大赛后再对于洁下手的,见满财宝的意思是大赛前,所以他要判断一下利弊,因为他内心还是想让于洁去拿到最秀气美脚奖的这个奖项。他知道于洁即便是拿了奖,也跑不出自己的手心去。


“是这样的,站座。于洁在几个女人里最刚烈,虽说张莉莉的性格也不亚于她,但是在心计和组织能力上不如于洁。除了梁晴这个大姐大以外,能团结集体的也就是于洁了。把于洁干下去了,张莉莉自然就慌张,这样您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再者,谁都知道于洁是您的最爱,这不是正好由你取得她的身体了吗?”

满财宝把自己想了半天的心思都倒了出来。


“不,不。在于洁的问题上我想的和你不同。我是想等于洁拿了最佳美脚奖后再做她,那样大家都会羡慕的。”

谢长林否定了满财宝对于洁的提议。

“那站座您的意思啊做了张莉莉?还是黄艳?”

“都不是的,呵呵。”


“啊?那是谁啊,不就她们三人是共军方提名入围的选手吗。”

满财宝一下子掉进了云雾里。

“黄艳!”

谢长林掷地有声的说。


“什么?黄艳?”

满财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他战战兢兢的说:“黄艳您也敢动啊,她怎么说也是代表国府参赛的啊。再说黄伯韬将军哪儿…..。”

“呵呵,老满啊,黄艳现在已经感觉到自己暴露了,我会让她在大赛开始前完全暴露的,这样她也只能代表共军参赛了。”


“噢,我明白了,你是想在她正式暴露前叫人做了她,这样我们和共军都有一名选手失去参赛的资格,外界也就不好说我们在破坏比赛了,高啊,站座。这么一来共军可是有苦说不不出,自能自己捏着鼻子了。哈哈….。”

满财宝这才知道了谢长林的阴险程度。


“是啊,不过在动手强奸黄艳之前,我要让毛局长和黄伯韬先打招呼,把你收集的证据放在黄将军的面前,我想他也不敢护着的。”

“真妙啊,站座。我要多向您学习。”

满财宝恭维着。

“甭客气,你把吴八的嘴撬开就是你立功的时候,我亏待不了你的,你不是也很觊觎黄艳的吗,到时候我准许你参与上她就是了。”


“不,不,不。”

满财宝怕黄伯韬将来找他的倒帐,连忙挥手。

“我不想黄艳上尉的心思,要是有可能上梁大个子那倒是要感谢站座的了。”

“哈哈,野心不小啊,梁晴这样超一流美人你也敢想,行,届时看情况吧。”

两人就这样自说自画的决定了两个姑娘的命运。


顾燕仗着自己和赵海龙关系极好,自己又的名牌记者的身份,训练间隙时喜欢钻到基地里和吴国栋,高井一岚闲聊,借以收集有利的情报。

高井非常喜欢顾燕过来,每次见到顾燕他都可以很快的完成自慰,所以他很讨好顾燕,只要她一来,高井一岚总是又端茶又倒水的忙和。

顾燕早知道高井的目的就是要窥视自己达到他自我泄欲的目的,她就利用高井的这个弱点,有意无意的套高井的话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顾燕总是诱惑性的把她那美艳的长腿伸出去,故意露出半截穿着肉丝袜的小腿肚子,因此她那平滑秀美的一只脚就挑在可高井面前,这是一般男人都难以抵挡的。这个时候说话也会颠三倒四,把实话说出来了。

高井就更是这样了,被顾燕一次次的套出话去。

很快,在闲聊中,他把谢长林请去为吴八注射海洛因的事无意中倒了出来。

这一下让顾燕吃惊不小。


离开高井的办公室后,顾燕直接找到了梁晴。


“哎呀,这件事可不能小嘘了,顾燕,你今天晚上就回去找郭书记汇报,混在食品厂里的炸药要赶紧转移。上次开会吴八也参加了,万一他要是顶不住毒品的侵袭,招供出来计划就要受冲击。”

梁晴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好,我吃完晚饭就走,否则老提前离开,敌人要怀疑的。”

顾燕也知道吴八万一叛变,事情就要起大的变化,但还是冷静的处置着时机。

不过她和梁晴都知道吴八不掌握行动时间和具体人员配置,这也还算是件很侥幸的事。


市委接到顾燕的紧急情报后,非常重视,马上又召开了会议安排应对措施。

“不要抱侥幸心理。”

郭书记提醒道:“三合商行马上关闭转移,老汪的利维鞋店也即刻关门歇业。市委转移到顾燕的别墅里去,对外显示是顾燕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顾燕表示赞成。

她说:“我家隔壁就是汤凯的别墅,现在汤凯和谢长林反目成仇,正好可以借他掩护大家。”

汪正生说:“你找汤凯谈谈,就说谢长林想对你不利,让他用宪兵赶走监视你院子的特务。”

“成,这没问题。需要重新调整美人鱼行动吗?”


“不用,即便是吴八真的叛变了,他也不会把全部的机密都说出来,我估计他不会真的叛变,但一些皮毛的事他可能说的,否则敌人不给他毒品吸食,他受不住的。”

郭书记和吴八共事多年,相对对吴八了解的深一些。

他安排徐兵说:“明天你就混进食品厂要我们的同志火速把炸药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这样谢长林扑空了,会联想到我们的美人鱼行动暂时还不会实行。”

“好,请书记放心,我一定办好。”


郭书记又提醒顾燕:“燕子,你自己要多当心,我怕吴八会供出你的真实身份。”

“谢谢首长,我会留意身边的异常的,大不了我陪于洁和张莉莉一起坐牢就是了。”

顾燕显得很镇定。


“哦,燕子,这不是你坐牢不坐牢的事,你要利用你的机智让谢长林相信你不是我们的人才行。你是最有成绩也是最好的联络员,要是你失去自由了,美人鱼行动才会因此改变,你要认清楚了这一点。”

郭书记并不赞成顾燕这样的革命“大度”气魄。

他不能容忍让顾燕这条最畅通最灵巧的联络线断掉,所以教导着顾燕。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