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札记(2)

金语良言 收藏 0 99
导读:战场札记(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这是43军炮兵团老丁的战场札记(2),很值得我们一看。

1979年2月25日 早上起来,战友们都在笑谈昨天晚上站岗的狼狈像,不光我倒楣,我们团侦察排站潜伏哨的,差不多都被越军“俘虏”过,有的人掉到交通壕还不止一次。 吃过早饭,侦察分队全体人员集合,胡副参谋长下达了进行前沿侦察的命令。具体任务是团和各营侦察排靠前侦察,决定计划内目标的位置,团测地排进行精密连测,建立大地控制网。胡副参谋长还特别强调,所有人员一律不准戴钢盔上前沿,因为步兵只有正营以上干部才配有钢盔,免得我们这么多戴钢盔的军人上去,让越军误以为是中国军队的指挥所,给越军创造立功的机会。 命令下达以后,我们在团指挥连长马广州、团司令部侦察股侦察参谋李文成的带领下,乘车向越南境内的龙头驶去。沿途我们看到很多部队、民工在路边休整。我军的大规模进攻,从2月27日6:40开始,到2月18日17:00停止,占领了825高地,400高地,巴当,421高地,私觅,扁复以北等地区,共歼敌两个营另五个连,完成了第一阶段战役计划。前线除留下一个多团驻守阵地以外,其余部队全部撤回休整。 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两旁的空地上,码着一堆堆缴获的各种弹药,以及大批的枪支、火炮、压缩干粮。由于道路狭窄,需要等路让路,所以汽车走走停停。在汽车等待道路疏通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下车看缴获的战利品,我看到一个步兵战友在登记战利品。啊,那是一堆多么漂亮的工兵工具呀,那长斧、砍刀、木锯、工兵锹、镐,做得既精致灵巧,又锋利好用,和我们新装备的工具一比,我们的装备简直就象傻大个。我问步兵大哥:“喂!那些高级装备都是美国、苏联造的吧?”“你自己看看吧!”他递给我一把手锯,上面封的油纸还没有刮掉,上面明白的印着:“Mad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一看就是知道这是我们国家用来出口换汇的精美产品,为了支援越南军民打击美国侵略者,而送给越南的,还没等我说话,他就说:“怎么样?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你再看看那边”,他的手指向堆得象小山似的麻包袋,“那些全是缴获的大米,上面都印着‘中国大米’四个字”,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吃中国的,穿中国的,用中国的,到头来还拿中国造的枪炮来打中国人。” 道路疏通了,车开动的时候,我对那位步兵说:“老大哥,好好看着你的这些东西吧!过两天我们把重炮拖上来,好好教训教训那些婊子养的”。 约在九点钟,我们汽车驶过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爱店边防检查站的小白楼,进入越南境内。爱店是一个不大的村庄,长不过六百米,宽约有约两百米,边境线硬是从村子中间拉过去,把它分成两个国家,中方占约五分之四的面积,越方占约五分之一的面积。这里的越南老百姓早就跑光了,越南边防军的兵营被炸的乱七八糟的。边境上可以看到一排排蔓延的铁丝网,和一片片浸过毒的竹签阵,可以想像参加第一阶段战斗的战友们向前推进的艰难。 前进的路上留着许多弹坑,被打死的家禽和牲口遍地都是,许多山头仍旧燃着大火,到处都是破坏的情景,一片战争的废墟。排长吴正家对我说:“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就是你父亲当年经历过的战争!电影里的那些特技和这里的情景比起来,简直是小菜一碟。”一路上,大家都被战争的场景震撼了,都在默不做声的观察,两边的冲锋枪手更加紧紧地攥紧手中的枪。 一路上到处都是修补道路的民工和开辟新路的工兵部队。越过边境大约四、五公里,我们来到龙头附近。全体人员下车以后,李参谋向团侦察排和各营侦察排下达了侦察任务:540高地、612高地由三营侦察排和团侦察排建立主观察所,400高地建立一营侦察排和团侦察排建立侧方观察所,三营侧观建立在400高地左侧的无名高地,二营由于已经参加第一阶段战斗,现正在配属127师作战,没有参加这次侦察。多余的计算兵在高地下面看守车辆,等候命令。 这时,400高地下面,381团9连正在开追悼会和庆功会。9连是攻打400高地的主攻连,战斗打的非常残酷,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敌人用苏制12.7MM高射机枪的穿甲燃烧弹平射我们的步兵,使我们的步兵连遭受很大的伤亡,仅9连就牺牲了17人。最后我军使用了火焰喷射器、火箭炮、加农炮,在坦克的支援下,才攻克了高地,很可惜,让敌人的谅山省独立123团少校团长跑了。 下午两点多,我和连长、通讯员登上了这血与火浇铸的高地,这山虽然不高,但是相当陡峭,只有一条山道通向山顶,大约有40多度的陡坡,就是空着手上山也能累得你够呛。山坡上布满了弹坑,弹壳扔的到处都是,高射机枪、八二迫击炮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山上的松树就好像杵在地上的黑烧火棍,满地抛着救急包和沾满污血的绷带。 上山以后,为了加强侦察力量,作为计算兵的也加入了对目标进行侦察的行列。我站在400高地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前沿的情况,将发现的可疑目标向连长报告,由连长判断以后,上报司令部批准以后,列为计划内目标,然后下达侦察指令给侦察分队,决定计划目标位置。 下午三点多,我揉了一揉疲倦的眼睛,继续向远方侦察,这个时候只听到我的身后“咣”一声巨响,在离我二十多米远的山坡上,冒起了一股硝烟,我一下子蒙了,扭过头去问我身边的步兵:“山上有炮阵地吗?”,步兵对我喊:“什么炮阵地!敌人打炮了,赶快跑吧!”由于是第一次上战场,竟然闹出这样的笑话,作为一名炮兵竟然连发射声和爆炸声都没有听清楚!听到如此亲切的忠告,我们连谢都没有说一句,赶紧跳进交通壕里面,几个人连滚带爬挤进一个小小的A型工事里面。 就在我们刚刚进入A型工事,气还没有来得及喘,我原来站立的地方就接连落下二十几发炮弹。看着刚才的险情,我的心都扑腾的快跳出来了。心想好在刚才跑得快,好在有这么一个掩体……随着思绪,目光停留在掩体的上面,不看不要紧,看了就更紧张:我们所在的掩体是用两层不到10公分的圆木搭建的,上面覆盖着10公分的泥土,这样的掩体防子弹可以,防炮弹是绝对不行!“这么薄薄的两层行吗?”我问刚才那个步兵。他十分轻松自信的说:“没事,都7天了,一点事没出过,安全的很!”我轻轻地哼了一声,心想,这炮弹打不到工事上面我们就没事,打到上面就没我们的事了。 这次炮击整整用了2分钟,这是我经历过的最长的2分钟。 炮击停止了,连长使了一个眼色,我们三个人赶紧钻出掩体向山下冲去。那个步兵对我们喊到:“别跑了,敌人不打炮了。”,对于他的善意的提醒,我们一边连忙说,你们赶紧隐蔽,我们还有其他任务,马上要下山。一边心里想我们是炮兵,虽然刚才没有分清楚发射声和爆炸声,但是对于炮兵射击的规律还是明白的,刚才越军是试射,试射结束以后肯定要转入效力射的,那个时候想跑都跑不了了。我们不管山高沟深,连滚带爬的滑下400高地。刚刚到山脚,山顶就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我们设置观察所的612高地、540高地和无名高地都同时受到敌人的炮击。


我们跑到汽车停放的地方,一看那有什么汽车,只见地上留着三个弹坑,汽车早跑了。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沿来路往回跑,大约跑了4-5里地,才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侦察分队的汽车,已经有人来到了这里,连长和李参谋马上一方面布置警戒,一方面通过电台将派出人员呼叫回来。4点多,各个观察所的人陆续返回来了,但是还有两个人还没有回来,大家的脸上都阴沉沉的,谁也不出声,也不敢走。等到下午5点,只见两个侦察兵每人扛着两捆电话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马连长火冒三丈,骂道:“妈个?,命重要还是电话线重要,把老子吓死了”,说真的,我们挨炮弹的时候,还没有看到马连长那么害怕。


回到驻地吃过晚饭,胡副参谋长召集团侦察分队全体人员进行前沿侦察总结,他首先表扬了团侦察排的翟万海和一营侦察排的黎明强,他说这两个同志不畏强敌,不怕牺牲,发扬了我军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冒着敌人的炮火,抢收电话线,保卫了国家器材。他说,电话线是什么?电话线就是战士手中的枪,还没有真正开始打仗就丢了枪,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他们两个的行为为大家作出了表率,大家要向他们学习。胡副参谋长宣布给予两位同志营嘉奖。在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胡副参谋长对今天的前沿侦察的结果感到满意,他说我们这次侦察定位了大量的目标,同时发现了许多第一阶段战役没有暴露出来的火力点,为我们马上要进行的第二阶段战役打下良好的基础。但是,这次前沿侦察也暴露出来我们的不足,有许多值得汲取的教训:一,没有很好的隐蔽自己。开始实施侦察作业的时候,一些侦察兵和测地兵没有敌情观念,在观察所运动的时候不采取隐蔽措施,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插测量标杆的时候,毫无顾忌的将2米标杆插在山头,站在那里又打手旗又喊话的,有位测地班长为了向主观显示自己的位置,竟然想采取发射曳光弹的方法,好在被及时制止。二、相互联络不好,侦察时间过长。按照原计划,全部侦察任务最迟应在下午一点钟前完成,但是由于两观距离过远,其中400高地到612高地直线距离为2700米,相当于观目距离,这样长两观距离平时演练的时候还没有试过,所以联络不上,侧观无法标定,更加无法统一分划。因而耽误了时间。上午太阳在东方,我们由东向西侦察可以在太阳的顺光中隐蔽自己,下午太阳转到西边,在阳光的照射下,我们的光学器材反光,向敌人暴露了炮兵观察所的位置,所以遭到敌人的炮击。三、缺乏统一的组织、指挥,造成混乱。各观察所被炮袭后,大家各奔前程,汽车私自开走,躲的过远。观察所的联络电话线被抛弃,无人收无人管,要不是两个勇敢的侦察兵,险些造成损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