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满清的特务组织--汉白旗(转帖)

北斗中天大圣 收藏 2 2026
导读: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是特务组织,民国的中统、军统是特务组织;为什么满清没有特务组织呢?为此,我询问父亲。 父亲说:“谁说没有?知道汉白旗吗?” 我说:“爸,汉白旗就是八旗兵里的一个旗。” 父亲说:“汉白旗本来只是八旗兵里的一个旗,入关以后扩充为汉八旗;与满八旗、蒙八旗共称24旗,但是在汉八旗里,汉白旗是特务队;他们以民为敌,有密折上奏权。” 我说:“汉白旗是特务队?爸,您说话得有凭据。” 父亲说:“清朝各部每月都发邸报,就是中央发给各地官府的简报;邸报就是凭据。” 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是特务组织,民国的中统、军统是特务组织;为什么满清没有特务组织呢?为此,我询问父亲。


父亲说:“谁说没有?知道汉白旗吗?”


我说:“爸,汉白旗就是八旗兵里的一个旗。”


父亲说:“汉白旗本来只是八旗兵里的一个旗,入关以后扩充为汉八旗;与满八旗、蒙八旗共称24旗,但是在汉八旗里,汉白旗是特务队;他们以民为敌,有密折上奏权。”


我说:“汉白旗是特务队?爸,您说话得有凭据。”


父亲说:“清朝各部每月都发邸报,就是中央发给各地官府的简报;邸报就是凭据。”


我说:“爸,咱家有邸报吗?”


父亲说:“嘿,刘家是宫药局总管,大小是个官,怎么会没有。”


我说:“爸,什么叫以民为敌呢?”


父亲说:“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民国的中统、军统是对付官员的;但是满清的汉白旗是对付老百姓的。”


我说:“爸,老百姓养活官府,官府为什么以民为敌呢?”


父亲说:“要不说,满清是混蛋呢。”


我说:“爸,邸报说汉白旗是特务啦?”


父亲笑了:“糊涂,那时哪有特务一说,但是汉白旗干的是特务的活。”


我说:“爸,汉白旗是汉族吗?”


父亲说:“汉白旗不是汉族,他们是满汉通婚。”


我急忙说:“爸,满汉是不能通婚的。”


父亲说:“老百姓不能满汉通婚,但是权贵可以。吴三佳的儿子吴应熊就娶了康熙的姑姑建宁公主,生下杂种吴世霖;后来吴三佳反叛清廷,傻儿子吴应熊、杂种吴世霖都被康熙宰啦。汉白旗就是满汉通婚的产物,他们是具有汉姓的杂种;这些人的姓是随父亲的汉族,但是在满清的时候自称是满族,民国以后改写汉族。”


我说:“爸,他们的民族是随便写着玩啊!”


父亲说:“他们不管怎么写民族,都有一个特征;就是拿工资不吃狗肉;因为狗救了努尔哈赤,所以他们把狗当成救星。”


我说:“爸,汉白旗都干什么啦?”


父亲说:“邸报嘉奖汉白旗,说刚入关的时候,他们穿着起义军的服装冒充败兵,混入李自成的军中;穿着明朝军队的服装冒充败兵,混入明军里边,进行里应外合。”


我说:“爸,汉白旗真可恶。”


父亲冷笑:“可恶的在后边,邸报嘉奖汉白旗,说入关以后,他们坐镇在北京,指挥各地的驿站,驿丞都是他们的人,领导当地的汉白旗人为朝廷立功。”


我说:“爸,立什么功?”


父亲说:“他们派人混入有意见的老百姓堆里,故意打砸抢,故意扩大事态,故意留下反清证据,给朝廷杀人提供借口。知道金圣叹吗?就是改写《水浒传》那个才子,顺治很赏识他;后来顺治死了,他就组织秀才到苏州灵棚哭祭,有的人一边哭一边骂知县搜刮民财、贪赃枉法;汉白旗发现气氛不对。第二天金圣叹又去哭祭,汉白旗为了扩大事态就大骂巡抚,结果巡抚逮捕了请愿的五个秀才;最后满清以金圣叹聚众倡乱为由,将他们八人砍头、家产没收、妻子充军。”


我说:“爸,汉白旗为什么要扩大事态?”


父亲说:“汉白旗为了防范老百姓闹事,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是无事生非、扩大事态、严厉镇压。”


我说:“爸,这样搞不是越来越乱吗?”


父亲说:“满清很野蛮无知,他们认为杀人万能;特务是对付敌人的,哪有对付老百姓的,你想满清好的了吗?”


我说:“爸,满清不怕汉族的官员闹事吗?”


父亲说:“是啊,要知道县官是最基层官员,但是满族人没有当县官的,这是非常奇怪的;满清让汉族人当县官,他们放心吗?放心!因为有小特务监视。邸报嘉奖汉白旗,说他们发现异常就报告驿丞,驿丞就六百里加急密报北京汉白旗总部,旗主就立即报告皇上。”


我说:“爸,怪不得满清的县官不闹事;当时各地汉白旗的公开职业是什么啊?”


父亲说:“他们公开的身份是地主,但是秘密身份是特工,有密折上奏权;这就是一般人与他们打官司不能赢的原因。”


我说:“爸,那老百姓为什么不造反呢?”


父亲说:“知道优选法吗?初中升高中要优选,高中升大学要优选;满清也采取优选法管理国家,它把最不听话的老百姓杀了,留下听话的;在留下的老百姓里,再挑选可能不听话的杀了;在留下的老百姓里,再挑选稍微不听话的杀了;于是杀了一批又一批,留下最听话的。”


我说:“爸,那老百姓不就杀光了吗?”


父亲说:“糊涂,老百姓不断生孩子,这孩子看见父母伏伏贴贴,也就学着听话。”


我说:“爸,怎么历史书没写啊?”


父亲说:“你读过《红楼梦》吧?作者曹雪芹他们家就是汉白旗,他的爷爷曹寅就是康熙派在江南的特务;曹寅担任江南织造,他的任务远远超过织造衙门本身工作的范围。要知道满清的官员没有直接向皇帝上奏的权力;一切奏折都要通过各部阅读之后转给皇帝;但是汉白旗有密折上奏权,所以曹寅有密折上奏权,他把打听到南方各地的情况用密折直接向康熙报告。

曹寅到底密奏了些什么?但凡江南官吏、文人动态、年成丰歉、气候变化、物价上落、农民起义、刊刻图籍等等,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其中他密报浙江等地农民起义情况,为康熙镇压江南农民起义作了帮凶。严格的说,曹寅的织造衙门是康熙设在江南的秘密情报站。曹寅广泛提供情报,目的是使康熙及时了解江南各方面的情况,有利于他对江南的统治;康熙不仅从曹寅处获得情报,而且还六次南巡亲自去进行调查。”


我说:“爸,应当公开汉白旗是特务的机密!”


父亲反问:“谁敢写啊?”


我说:“爸,满清被打倒啦,怎么不敢写?”


父亲说:“谁说满清是被打倒的?满清是逊位!就是人家把皇位给你让出来了,民国每年还要给人家发离休费吶。”


我说:“爸,民国也真够窝囊的。”


父亲说:“是啊,当老太爷供着,谁敢骂它!再说满清权贵袁世凯、张作霖、阎锡山等人,摇身一变又成了民国大员,谁敢揭他们的老底?满清的余毒从来就没有清算过,汉族人就是糊里糊涂过日子。”


我说:“爸,中国的事真特别;如今邸报还有吗?”


父亲说:“有个屁,红卫兵抄家都给抢走啦。”


我怀疑地说:“您看,爸,我一问过去的事,您就说红卫兵抄家;什么事都往红卫兵身上推,是不是根本就没有邸报?”


父亲淡淡地说:“糊涂,汉白旗是特务不是特务,跟我有嘛关系?历史是嘛就是嘛。咱爷俩谈不到一块去,以后你还少问我。”


我说:“爸,现在汉白旗还有吗?”


父亲说:“有的是,一有风吹草动就跳出来,吓你小子一大跳;汉白旗过去是特务,现在是汉奸!”


幸亏父亲当年偷埋了高祖刘纯的独刻本《成化咸宁景厚家学》,我才能写书;如今再抄家可能寸草不留。因为当年父亲有个大院子可以偷埋东西,而我如今住个大杂楼,无处藏身。


为什么当年不多埋点东西?父亲大声说:“臭小子,多埋?你知足吧!没挖着书,这就是万幸。”当年书埋在哪里?天机不可泄露。


当年满清为什么以民为敌呢?要知道,满清从入关到执政200多年来,社会积怨越来越深,它的政权是建立在三千多万无辜死亡者的基础上;每一代执政者都在旧冤基础上增加新仇,所欠社会血债达到无法偿还的地步,但是欠债要还,赖是赖不掉的,不能逃避,更不能压制。正确的对策应该是制订全面释冤方案,逐步实施;这个道理自然无可非议,但是无法让野蛮无知的满清明白。


由于积冤太深,释放哪一桩冤情,必将引起联锁反应;最终会导致彻底否定满清存在的理由,因此满清只好欠债不还,听天由命。有些冤案虽然曾予否定,却不彻底,总以维持满清正确为基础;可见结冤仍是悬案。对于浩如烟海的旧冤新仇,满清怀有深度的恐惧感,唯恐遭到社会报复;这就是满清以民为敌,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严厉镇压的理由。


不过,这样一来满清就使自己处于老百姓的对立面,使得矛盾越来越深化;由于满清对待汉人官员也是如此,因此满清在改变闭关锁国之后,就被军事哗变与全民起义推翻了。








汉白旗的活动很猖狂,当然受到了老百姓的批判;如今谁会给汉白旗鸣冤叫屈?唯有汉白旗!是的,谁不是汉白旗,谁也不会管闲事;汉白旗为了祖宗的荣耀,一定还会大骂老百姓不是东西。


△他们(汉白旗)对工人说:“放着600元不要,还有脸喊穷!”;


△他们(汉白旗)对老百姓说:“官员是XX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


△他们(汉白旗)说:“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他们(汉白旗)说:“中国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


△他们(汉白旗)说:“个税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




△他们(汉白旗)说:“据有关方面统计,1998-2006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增长速度大概9.1%左右,我国房价根据统计局的数字是每年增长8.2%,从数字上来看,居民收入涨的比房价涨的还快,房价涨的比收入要慢;如果按照全国平均的预算价,房价是下降了,也就是说买房更容易了。”;


△他们(汉白旗)说:“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低工资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否则,外国投资都跑到越南等工资比我们低的地方去了。”;


△他们(汉白旗)说:“中国的大学教育是很成功的。”;




△他们(汉白旗)说:“只有严重的污染或者是农药超标太多才能叫做不安全食品,因为苏丹红毒鸭蛋中苏丹红含量非常低,所以大家不必担心,可以放心地吃!”;


△他们(汉白旗)说:“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觉悟和思想境界不高,很可能会被媒体放大,有损于我国的国际形象。”并且把自己的孩子生在法国,以免他一不小心成了政治觉悟不高的中国普通老百姓;


△他们(汉白旗)在克拉马依大火烧死288名中小学生和36位教师的悲剧中,大喊:“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他们(汉白旗)说:“中国虽然存在贫富悬殊、医疗昂贵、就业困难等问题,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几十个国家留学生在北大、清华、复旦等各大高校留学,这与盛唐当时情况极相似。而且中国政治局势空前稳定,因此中国现在正处于五千年来最大的盛世!”;


△他们(汉白旗)说:“教育就像买衣服,买不起就不要买;媒体呼吁援助穷孩子是无知的,中国教育改革是成功的,教育不是神,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没钱就别接受高等教育。”;


△他们(汉白旗)说:“中国的医疗改革是成功的,不仅医务人员的待遇有了大幅度提高,而且病人也得到了实惠;当然医院每天没有不死人的,科学再发达也得死人。”;






特别声明,刘家不主张吃肉块,但是刘家在每年除夕祭祖的时候,族人都要吃一块狗肉,以纪念屈死于满清的第20代老祖刘允生;同时地上放一张纸的膏药旗任人践踏,以纪念惨死于日寇的第30代老祖刘连仲。吃狗肉踩膏药旗,不忘国耻,不忘家仇,我刘家永不出汉奸!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