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五章:普集镇的枪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五章:普集镇的枪声

“全忠兄弟!不好了,官兵来了!快走!”躲在门后警戒的崔命硬突然大喊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片紧张的神情。透过墙上的窗户向不远处的街口望去,一队真枪荷弹的官兵正穿过密集的人群向这面快速跑来……。牛全忠一听官兵来了,也慌了神,就要往外跑。

“快拿过来,快点!”崔命硬刚要跑,却看到栅栏后那半截装满大洋的布袋,心里顿时有些舍不得,急忙又折了回来,从窗口伸进手去抓布袋子。柜台后面的徐掌柜也从高高的柜台上看到了街口的官兵正朝这边冲来,仿佛见到了救星,胆子立即大了起来,双手死死抱住袋子不肯放手。两人隔着栅栏相互不让,拉扯起来。冲到门口的牛全忠急了,慌乱中举起手里的驳壳枪冲着屋顶就开了一枪。枪声一响,吓得徐掌柜赶紧松开了手,跌坐在了地上。街道上的官兵听见了枪声也都停住了脚步,一哄而散纷纷躲在了墙角上、铺面后面。刚才还充满祥和喜庆的街道上立即乱成了一团麻。大家相互拥挤着、惊叫着四散逃命开来。崔命硬夺过了钱袋,匆忙背在了身上。趁混乱的时机,两人一前一后冲出了门外,立即消失在杂乱的人群里。

“抓土匪!”

“抓强盗!别让他们跑了!”他们俩刚出门身后立即传来了一阵人仰马翻的喊声。街道上四散逃命的人群听到官兵的喊叫,更加惊慌起来。一时间,拥挤不堪的人群堵塞了整个街道。

“叭、叭”后面突然又传来了几声枪响。

“抓住他们!抓住那个背包袱的!”十几个手持长枪的官兵一面朝天开着枪,一面从后面大喊着追了过来。后面的枪声一响,四散奔跑的人群顿时象潮水一般向前涌了过来,把前面的街道堵了个严严实实。密集的人群你挤我,我踩你,在街道中间拥挤成了一团。崔命硬和牛全忠两人被架在中间,无法前进一步。回头望去,后面追击的官兵越来越近……。

“全忠!枪,快开枪!”崔命硬用力拨开身边的人群,气喘吁吁的冲着牛全忠喊了起来。牛全忠只顾着急了,被崔命硬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了手里的家伙。

“叭叭!”,牛全忠把手举过头顶,扣动了枪机。人群里立即炸了锅,众人抱着脑袋又纷纷向后面涌去……

崔命硬和牛全忠终于挤到了街口。他们一拐进宽敞的大道撒开两腿便向镇外跑去……


“叭叭!”忽然,迎面射来了一排子弹,纷乱地落在两人的身边溅起了一阵土星。两人立即躲在了路旁的屋根下。扒着墙角往对面一瞅,好家伙!大道上密密麻麻地涌现出一群“黑狗子”--警察,足足有十几个还多。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支“汉阳造”,正叫嚣着朝这边围攻了过来。

“全忠,你快走!俺引开他们!”崔命硬急忙从身上解下口袋塞到了牛全忠的怀里,不容分说地把牛全忠手里的驳壳枪夺了过来。

“狗剩哥,俺不走!俺就是死也要跟你死在一块!把枪给俺,跟这群王八蛋拼了!”牛全忠不但没有接崔命硬塞到怀里的口袋,反而上前动手抢夺起他手里的驳壳枪来。

“俺还是不是你哥?你还听不听俺的话?要是你还认俺这个哥,你马上带着钱给俺滚!”崔命硬一下火了。他知道凭牛全忠的性格是不会丢下他一个人逃的,这样反而两个人谁也逃不掉!为了救自己,牛全忠已经成了通缉犯。如果再搭上他的一条命,这种丧良心的事自己就是死了也不会瞑目的。想到这里,他瞪着一对血红的双眼冲着牛全忠吼了起来。

“哎!”牛全忠松开了手,使劲的点了一下头。他知道崔命硬是认真的。从小到大,牛全忠对崔命硬始终充满了佩服,这其中也多少包含着一种惧怕的成分在里面,他的话牛全忠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崔命硬二话不说,用力一抬他的屁股,牛全忠双脚借力踩在他的肩头上,飞身跃上了高高的墙头。

“狗剩哥,俺在鹌鹑窝等你!你记得可一定要来啊!”牛全忠骑在墙头上,双眼含着眼泪冲着崔命硬喃喃道,然后转身消失在一片房屋之中……。

“抓活的!”

“抓住他!刘团长有重赏!”一群“黑狗子”叫喊着不要命地冲了上来,零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崔命硬倚在墙角后面突然转身,用左手举枪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黑狗子”,扣动了枪机。

“叭、叭、叭……!”一排子弹扫了过去,这名“黑狗子”哎哟一声,手捂着胳臂趴在了地上,象杀猪般嚎叫了起来。其他的“黑狗子”吓得立即趴在地上,不敢上前,对着崔命硬的藏身之处打起枪来。子弹把墙角的青砖打得四处乱飞,激起了阵阵烟尘,盖了崔命硬一头一脸……。崔命硬不敢恋战,趁机撒开双腿就朝一条小巷子跑去……

“黑狗子”趴在地上打了一会儿枪,也不见崔命硬还击,有几个胆大的家伙在队长的督促下慢慢腾腾地来到了墙角上。

“呸!娘的,这小子属兔子的,跑的倒挺快!”墙角上哪里还有人影!崔命硬早就跑出大老远了。这几个家伙一边骂着,一边站在墙角上冲着崔命硬远远的背影连开了几枪。

“活的赏大洋三百,死的赏大洋二百,弟兄们追!”带队的队长带领其他的黑狗子哗啦一下涌到了墙角旁,看到崔命硬跑了,急得挥动着手里的盒子枪,大喊了起来。钱壮怂人胆!在大洋的诱惑下黑狗子不顾一切的又追了上来……崔命硬前两年一直在县城打工,对镇上街道房屋的变迁不是很熟悉,跑着跑着,竟不知不觉中就被从抄近道的黑狗子撵了上来……。子弹发出一声声尖叫,不时的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眼瞅着距离越来越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