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十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URL] 我引着娜娜介绍给吴富才认识,娜娜职业性的随手给了吴富才一张名片,吴富才还是那个老贼样,一见到美女,两只五百瓦的小眼就开始发光,喉结部分不住的耸动。我瞟了他一眼,吴富才丝毫不在意,脸上讪讪的,笑着和娜娜调侃子:“谢娜娜?湖南主持人谢娜是你妹妹哉?” 娜娜脸上自觉地浮起了一丝温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我引着娜娜介绍给吴富才认识,娜娜职业性的随手给了吴富才一张名片,吴富才还是那个老贼样,一见到美女,两只五百瓦的小眼就开始发光,喉结部分不住的耸动。我瞟了他一眼,吴富才丝毫不在意,脸上讪讪的,笑着和娜娜调侃子:“谢娜娜?湖南主持人谢娜是你妹妹哉?”

娜娜脸上自觉地浮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应该是表妹。”

“对哦……对哦,应该是表妹,那个四川妞哪有你这样风采。”吴富才的马匹功夫又上来了。

“吴总你太幽默了。”娜娜陪笑道。

看着狼一样微笑的吴富才,我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和吴富才认识这么久了,我早把他看穿了,这厮现在牛皮糖一样和娜娜起腻,就知道下一步他要放什么屁,于是适宜的递给娜娜一个眼色,让她尽快掐断浪费广告。

到底是风月场所里摔摸滚爬历练过的人,娜娜对我的眼神心领神会,聪明的找了个借口把吴富才那张烂嘴给堵上了,她让一位女服务员带我俩去包厢。

大东方刚装修还不到2个月,上半年我来过一次,现在变化一新,走廊换了些花样,本来的那些抽象画换成了一副副有着西藏特色的半裸体画象。在灯光上也作了处理,本来朦胧的光线现在更幽深了些,若是前面走来个人的话,我肯定看不清他的脸。我禁不住想,现在的人真是聪明,摸通了客人在欢场上的避讳,真是行行出人才。想比之下,我倒是觉得自己仿佛老了很多,也愚蠢了许多,整天脑子围着花花绿绿的票子盘旋,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吴富才有点刻意地走到一副裸体画下,用手指在嘴角沾了些口水,然后在画上摩擦了几下。我看得有些好奇,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旁边的女服务员到是嘴快,问吴富才:“老板,你也懂画啊!”

我呵呵发笑,吴富才能懂画的话,母猪也会上树。吴富才斜了我一眼,用鄙视的眼神回敬我,示意我不要打断他显能耐。

“要说画吗,本人是略知一二,现在眼黑,我摸摸看,这画是涂鸦的还是版制的,没想到真是版制。”吴富才极力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要是涂鸦的,我也想买几副回家挂卫生间去,这样撒尿有劲头。”

“我以为你想在画上添几笔呢!没想到……”女服务员说到一半,没再说下去。

“你这一提醒,我到也正有此意。”吴总转过头来问我,“胡老弟,你说我在画上添什么好呢!”

我仔细看了看,那是副穿着古代女神图案,光净的身子隐秘处被一把羽毛扇挡了,于是脱口而出:“吴总,干脆你画个鸟巢吧!”

“咯咯……”女服务员被我逗乐了。

“你笑啥啊!”吴富才转过身,瞅着脸问服务员。

“好笑呗!”女服务员随口作答,完全不知吴富才是在耍计谋。

“好笑在哪呢!我怎么不觉得。”吴富才进一步追问。

“鸟巢不就是那个……嘛!”女服务员说到几个铭感的字,脸就红了。

“那个啊,你给我说清楚点嘛!也让我知道知道。”吴富才见女服务员上了套,开唰的瘾头上来了。

“你不会这么笨吧!你应该知道的。”女服务员不知深浅的发问,一看就是那种真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

“我还真就这么笨,要不咱俩约个时间探讨探讨!”吴富才最后压抑不住自己,忍不住笑了。

“嗷~,我知道了,你这是在耍我,你这大坏蛋。”女服务员看穿了吴富才的阴谋,举着小手要打。

吴富才一把捏住女服务员的小手往自己心窝上按,肆无忌惮地笑道:“哥哥这儿疼,你给摸摸。”

“好了好了,人家还是孩子呢!”我手一挥,拆开了他们俩,要是不打断两人的话题,不知道他们能一直闹腾到什么时候。

“怎么还小,摸着都熟透了。”吴富才憨笑道。

“无赖!”女服务员骂了一句。

女服务员给我俩安排在相邻的两个房间,她给我开完门后出去没几秒,我就听到“哎呀”的一声急叫,用脚指头猜也能知道是吴富才心痒难忍,在女服务员这位良家妇女身上下黑手了。吴富才有个爱好,总仗着自己非凡的泡妞能力喜欢在一些年轻女孩身上吃些白食,碰上好欺负的扒下衣服就干,碰上不好惹得也要揉捏上几把。单看刚才那个女服务员的容貌,八成是刚从山沟里出来的嫩丫儿,连嘴角都还长着稚毛呢!今天她遇上吴富才这只大色廊,算是倒了大霉,看来她纯洁的一面是保持不住了。

吴总有事没事的时候老向我吹嘘他是怎么怎么搞小妞的,今天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到是要好好细听一番了。我来了兴趣,立马趴在墙壁上细听起来。

墙壁隔音效果不好,声音很清晰地传了过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别动手东脚,刚才你真弄痛我了?”女服务员叫屈的声音。

“不会吧,你看我的手这么白嫩,你又那么强悍,受伤的应该是我吧!”吴总耍赖的声音。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任凭女人多大的力气,那能斗得过你们男人呢!你真无赖。”

“我觉得还是你厉害,你看看,把我的衣服都撕破了。”

“呵呵,谁叫你刚才那么无耻,撕坏算是便宜你了。”

“我的衣服可都是名牌,值上万呢!你得赔我。”

女服务没声音了,一会呜呜声发了出来。

“你真哭了啊,我说着玩玩的,哥哥疼你还来不及呢,快别哭了,让哥哥给你……”吴富才无赖的宽慰起来。

“你们就是喜欢欺负我们穷人,哼……。”

“我怎么会欺负你呢,哥哥那是疼你,哥哥可是会看五行和相术的,刚才摸你屁股那是看看你有没有富贵的命,摸你的手,那是瞧瞧你男友有几个。”

“别拿这些话来塞人家,你这样骗人的把戏,我见得多了。”

“我骗你,那我说说你的相,你信不信由你。”

“好啊,你到给说看看,说错了,看你咋办?”

“我能咋办?的是由着你办啊!如果真是我输了,一切都听你吩咐。”

“这可是你说的,我说什么你都由我。”

哎!这姑娘算是踏进陷阱半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