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神剑--用心模仿金庸 十三、穴道铜人 十三、穴道铜人(7)

chengy8934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道衍沉吟片刻,答道:“我看此事,还需先辨个是非。令徒刚才看到他们挖出铜人,装在木箱之中。依贫僧看来,这箱中之物,即便是一对铜人,也未必便是你们说的武林至宝、天圣铜人。天圣铜人遗失已久,且内藏的神功秘法尚未破解,整个武林梦寐以求,故此早已价值连城,怎会如此轻易出现?”

宋金竹急道:“道衍大师,对于那天圣铜人,古书曾有提及,说是体内经络都为中空,内藏水银。各经络的数百穴位之上,都有细孔通往体表,而体表以黄蜡密封。故此,若是真的天圣铜人,以针刺穴道将有汞出。不如,我们当面验看!”话音未落,抬手一剑飞出,正楔在木箱盖板上。这一剑势大力沉,竟将那盖板生生掀了起来。

众人的眼光齐齐向那木箱望去,只见木箱中坐起两个人,一个是燕姓客商,另一个正是老婴儿!

道衍、陆玄衣和鞑靼兄妹见此情景,皆是大惊失色,张松溪见了老婴儿,却是又惊又喜,奔跑上前,跪地叩头,脸上老泪纵横,口中喊着:“师父!师父!您这二十年去了哪了?让弟子们好找啊!”老婴儿见了张松溪,好像并不认得,但却觉得他甚是好玩,抓起张松溪的长胡子,便是一阵拉扯。燕姓客商在一旁看着,也是不住地拍手、傻笑。


方鹿茸见势不妙,马上从树后走出,向着道衍呼喊:“师父!”。道衍见了方鹿茸,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反倒是方鹿茸抢先开口:“师父,我虽历经牢狱之灾,仍是幸得不死,到北平寻找义父、师父。可是刚一进城,便见到义父疯疯癫癫。上月他还是好好的,怎地竟会变成这样?”

道衍支吾道:“他……这个……一直遭人陷害,心中想不开,就……”

“徒儿的先父便饱受此病之害,故此徒儿深知这痴病之苦。不知义父家住何处?还需早些送他回去,免得在外受罪!”

“对……有理。待为师安顿一下,就送他回去。”

师徒二人正在交谈,张松溪走来赔罪,说是弟子乔宁并未看清,铜人的事情查无实据,武当贸然出手,扰乱了佛门清净,请道衍见谅。道衍则拉过陆玄衣、鞑靼兄妹,说是让双方解开误会,化干戈为玉帛。张松溪点头称是,还亲手为白莲教众人解开穴道。陆玄衣、鞑靼兄妹见无人受伤,也就未再争执。

老婴儿见方鹿茸来了,便跑过来,扯着方鹿茸的袖子,口中喊着“爹,我饿了!爹!吃的!”方鹿茸忙掏出干粮给他,老婴儿拿过干粮,又嬉笑着跑开了。

张松溪在一旁看见,吃惊不已,忙过来问个究竟。方鹿茸不敢隐瞒,便将自己与苏妙妍闯入王屋山、古振羽化飞升、天台山朵乌沙英勇战死、石洞巧遇老婴儿等事情说了一遍。

张松溪叹道:“可叹朵乌沙一世英名,竟被魔教的杨开泰以小人手段暗算,此仇不报,我张松溪誓不为人!”

“如此,我要替朵前辈的后人多谢了!不过依在下看来,白莲教防卫甚严,高手云集,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据苏小姐以为,无头天尊、蓝小毛等人的武功都已出神入化,比传言中更为可怖。那日若不是老婴儿以神功相救,我和苏妙妍必定命丧无头手中。”方鹿茸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张掌门,刚才听你叫老婴儿师父,却是为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