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神剑--用心模仿金庸 十三、穴道铜人 十三、穴道铜人(6)

chengy8934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size][/URL] 另外一边,张松溪独自对付鞑靼兄妹的双剑合璧,正战得难解难分。敌方出招之后,司龙剑者选一应招自口中念出,再二人齐动。此乃上乘剑法,主攻的阿鲁台的龙剑势大力沉,鲁二仙姑只得避其锋芒,阿玉玛主守,凤剑招法飘忽诡异, 张松溪与朵儿速以水盆斗内功,因朵儿速以“四无游丝”偷袭,致使真气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另外一边,张松溪独自对付鞑靼兄妹的双剑合璧,正战得难解难分。敌方出招之后,司龙剑者选一应招自口中念出,再二人齐动。此乃上乘剑法,主攻的阿鲁台的龙剑势大力沉,鲁二仙姑只得避其锋芒,阿玉玛主守,凤剑招法飘忽诡异,

张松溪与朵儿速以水盆斗内功,因朵儿速以“四无游丝”偷袭,致使真气走岔,深受内伤。不过经过半个月的调息、修养,目前已无大碍;阿玉玛则是大伤初愈,全身软弱无力,勉强上阵。故此,张松溪的剑招如行云流水,鞑靼兄妹则是左支右绌,毫无掌法。他们的合璧剑法虽然精妙,但若想取胜,二人必须配合得天衣无缝。此次则恰恰相反,每每阿鲁台喊出招名,阿玉玛都会差上半步,被张松溪抢到先机。鞑靼兄妹数次遇险,若不是张松溪有意对阿玉玛留情,恐怕她早已中了几招。阿鲁台见此情景,急得满头大汗,阿玉玛更是脚步蹒跚,即便无人打她,都要自己跌倒。

片刻之后,三个战团都见了分晓。宋金竹拨飞了陆玄衣的佩刀,用剑尖指住他的喉咙;乔宁连点了那几个白莲教众的要穴,令他们动弹不得;张松溪仍是不紧不慢,但阿玉玛累得脱力,终于坐地不起,本来的双剑合璧,只剩下阿鲁台苦苦支撑,右边没有妹妹护着,被张松溪抓住空门,刺伤右肩。不过阿鲁台不肯认输,竟将剑换到左手,又想冲上去拼命。张松溪以长剑向前缓缓一指,这一招“仙人指路”是武当剑的首招,后面变化最为复杂,可以逸待劳,分攻对方头、胸、腹等要害。以阿鲁台的功力,任谁都看得出,这下不死也要重伤。

果然,阿鲁台冲来之后,一剑分胸便刺。张松溪后发致人,剑尖向右一格、一别,阿鲁台的龙剑便已脱手。张松溪剑尖又向左一偏,阿鲁台前冲之势不止,眼看就要自己冲到对方剑上。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忽有人喊道:“张掌门手下留情!” 或许张松溪也本来无意伤他性命,随着话音,他握剑的手也松开了。阿鲁台虽然撞在他剑尖上,不过长剑并未刺入,而是“锵”地一声落了地。


方鹿茸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树林之中转出一个僧人,赫然正是道衍!方鹿茸见了师父万分惊喜,连忙回头寻找疯癫的义父,想问问师父如何送他回家,不料身后除了唐献以外,并无他人,燕姓客商、老婴儿都踪迹全无!

方鹿茸正在吃惊,只听道衍对张松溪作揖道:“阿弥陀佛,贫僧不知张掌门到此,有失远迎。”

张松溪忙回礼道:“原来是道衍大师,贫道有礼!上次扬州苏府武林大会,若不是大师出手相救,贫道怕早已一命呜呼了!救命之恩,从未敢忘!”

“不知张掌门与这几位施主有何过节,竟然在此处动起手来?我这潭柘寺毕竟是佛门清净之地,这样似乎……”

“得罪!得罪!”张松溪见道衍的脸阴沉着,显出责备之意,立即赔起罪来。“今次我带着几个门人来此,只因刚去了白云观新殿落成盛典(作者注:白云观位于今北京西便门外,始建于金代,元代时曾为长春真人丘处机复建为长春观,元末毁于战火,明初重建,改称‘白云观’。),正在回程,途经此处。小徒乔宁前行寻路,碰巧窥见这几人,正鬼鬼祟祟,挖出一对穴道铜人,盛于木箱之中,还说要送与蒙古人。我武当自视武林正道,当然不能不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