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神剑--用心模仿金庸 十二、金刀苗寨 十二、金刀苗寨(14)

chengy8934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size][/URL] 宝月沙听了“童少侠”三字,怒气冲冲问道:“献儿,你明明姓唐,何时改作姓童了?还有,什么黄小姐提亲是怎么回事?”方鹿茸心中一惊:原来他叫唐献,童献只是假名。 唐献不由紧张起来,支吾道:“娘……您不是说……该隐姓埋名?这个……黄慕侠小姐……是孩儿外出……外出时结识的。她……她对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宝月沙听了“童少侠”三字,怒气冲冲问道:“献儿,你明明姓唐,何时改作姓童了?还有,那个什么黄小姐提亲,又是怎么回事?”方鹿茸心中一惊:原来他叫唐献,童献只是假名。

唐献不由紧张起来,支吾道:“娘……您不是说……该隐姓埋名?这个……黄慕侠小姐……是孩儿外出……外出时结识的。她……她对孩儿很好。”

“胡闹!真不知你都在外面搞什么鬼,为娘对你说了多少次了,外面人家的女子,碰不得的!这提亲的事情,你以后想都不要想了!还有,你出门数月不归还不算,老管家要与南海陈舵主的随从结伴出去办事,我还托他顺便去寻你,不想也是音信全无。我前日向你问及此事,你也是支支吾吾,是不是心中有鬼?”

唐献满脸冷汗,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没用的东西,算了!”宝月沙转头看了看方鹿茸:“方公子,尊师道衍师傅,老身这几日曾听献儿提起,不知何故,总觉得他很像一位故人。你可找得到你师父他们么?能否请来,一来谈谈订婚之事;二来老身也想看看他,是否就是那位故人,也向他打听些事情。”

“抱歉,晚辈并不知他老人家的行踪。”


唐献说道:“母亲,此事颇为凑巧,您请来为朵乌沙师伯赶尸的傩(作者注:音‘挪’,含义类似“巫”)师父,正是道衍大师在道家的师弟。他曾对孩儿提及,说道衍现在北平潭柘寺游方修行。孩儿正打算近几日出发,到北平探访。”方鹿茸听到这一消息,心中也非常高兴。他一直想见师父、义父,其实不是为了与眉朵的婚事,而是一来心中挂念他们的安危,二来想将齐王在狱中的信亲手交到义父手中。故此,方鹿茸答应与童献一道前去北平。不过,方鹿茸并不想答应婚事,心中希望师父能替他回绝,以免失礼。

宝月沙甚喜,帮二人打点了行装,送两人出门。临走之时,宝月沙请来赶尸的傩师父。方鹿茸知道这位姓傩的道士是道衍师弟,如此论起来也该叫做师叔。不过这位道士穿着、言谈举止都颇为古怪,不喜与他寒暄,只是详细询问了朵乌沙埋尸之处,便即出发前往天台山。唐献告诉他:这赶尸行当甚是隐秘,行中人能和死尸说话,却不愿与生人多谈半句。方鹿茸心中颇感惊奇,心想:若是真能突破阴阳之隔,自己倒真想与阴间的父亲好好问问,也好知道他的死因有无隐情,与无头天尊又有什么干系。

见宝月沙他们即将把朵乌沙的后事办妥,方鹿茸已稍稍安心。不过他心中还挂念着苏妙妍,再次向宝月沙提出想与她见面,不过宝月沙坚称:苏妙妍绝不能出关,她闭关所练之先天童女功法,至少也需十年之期,如果半途而废,不仅前功尽弃,还会有性命之忧。

三人一路走了很长的暗道,才从苗寨后山的一处暗洞中钻出。宝月沙嘱咐方鹿茸道:“唐府所在之处极为隐秘,需防备诸多仇家,故此万万不可向他人透露。此外,三十日之内,无论找到令师道衍与否,必须回到此处,切记、切记!”方鹿茸心道:原来这唐府与白莲总教相同,都是建在深山、地下。至于为何要他三十日内必须回转,他也不得而知。


方鹿茸、唐献二人与宝月沙告别之后,唐献急着向方鹿茸打听黄慕侠,显然仍是十分惦念。他说当下还是不敢有违母命,需先去北平寻访道衍。此事一经办妥,想即刻去与黄慕侠相会。方鹿茸告诉唐献:黄慕侠已经随父亲回家。不过,她父亲说是望你能出人头地,才配得起她家的书香门第。唐献听到“出人头地”四字,顿时面露愁容,半晌无语之后,才问方鹿茸如何才算出人头地。

方鹿茸答道:“依在下看来,大丈夫需齐家、治国、平天下。正所谓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读书人谋取功名效忠朝廷、学武者统兵征战杀敌立功,总之是要一番勤学苦练,得了本事去为国效力,才算是出人头地。” 唐献说道:“寒窗苦读要耗费多年时日,最后能否得中,还需看那些考官的眼色,搞不好白白读了一辈子书,空有满腹经纶,却只能做布衣百姓;学武的更是艰难,若没有门路、靠山,只能从小兵做起,上司又往往嫉贤妒能,对于人才压制唯恐不及,哪里还能提拔?如今又是太平年月,要到哪里去立战功?没有战功便升迁无望,你说说,这出人头地谈何容易?”

方鹿茸略一思忖,答道:“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出人头地多是要历经波折、磨难,自然没有什么捷径可走。除非是乱世之中,才有‘时事造英雄’一说。”唐献听后未再答话,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此时已是次日晌午,方鹿茸离开客栈已近一日,深恐老婴儿在房中有何意外。好在二人到了客栈之时,老婴儿还在房中,不过早已等得心急如焚,哭得满脸都是泪水。见了方鹿茸的面急着问道:“爹,我娘呢?”方鹿茸哄了他几句,又给他找了些吃的,他才暂且安静下来,忘了找苏妙妍之事。唐献对老婴儿甚是好奇,询问为何他那般年纪,还管方、苏二人叫“爹”、“娘”。方鹿茸轻声告诉他,此事说来话长,待路上慢慢再说。

三人在客栈用了午饭,便即上路。打算一路都走水路,先下长江至应天府,再沿运河北上,直奔北平。

(2009-4-18 凌晨 于五台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