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外祖父的1950年[长城军团]

兵者国之利器 收藏 15 1004
导读:外祖父的1950年 本文是记述我的外祖父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外祖父1929年8月10日生于河北黄骅,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华北大学毕业,1950年入党,1990年10月离职修养,正处级。 建国前,在渤海一分区参加土地改革工作,后任察哈尔省康保县教育科科员。建国后,历任康保县丹木淖区秘书、满德堂区代理区长,中共康保县委会秘书,县委办公室主任。合并大县后任中共张北县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张北县张北镇人民公社副社长、党委副书记。后调张家口市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在地区“五七”干校劳动,接受审查。文化大革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外祖父的1950年


本文是记述我的外祖父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外祖父1929年8月10日生于河北黄骅,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华北大学毕业,1950年入党,1990年10月离职修养,正处级。


建国前,在渤海一分区参加土地改革工作,后任察哈尔省康保县教育科科员。建国后,历任康保县丹木淖区秘书、满德堂区代理区长,中共康保县委会秘书,县委办公室主任。合并大县后任中共张北县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张北县张北镇人民公社副社长、党委副书记。后调张家口市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在地区“五七”干校劳动,接受审查。文化大革命结束,落实干部政策后任张家口地委组织部秘书科副科长。此后,调任张家口地区档案处,任处长。后改任地区档案局局长。地区行政公署办公室党委、兼任地区档案局党支部书记。河北省档案学会理事。张家口地区档案学会理事长。国家、省、地区档案学会会员。


离休后,继续担任一届省档案学会理事、地区档案学会理事长。张家口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张家口书画院院士。选任档案局党风廉政监督员。


外祖父已经快80了,常常和我念叨他年青时的故事。外祖父虽说参加革命工作很晚但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一直坚守至今!老人家经常向我们这些晚辈谈起他的战友和同志,还有他的经历。老战友和老同志相继去世的不少,老人对他们很是怀念,为警醒后辈老人用自己的多年积蓄著书送与我们这些儿孙,让我们不要忘记他的那段历史


以下是我帮外祖父在著书之前整理的口述部分经历,我以第一人称向大家讲述一段历史••••••


无处不在的军统特务!


1950年夏季,党派我到康宝六区担任代理区长职务。刚一到任就有一个区助理员主动靠近我、恭维我。他对我说:“区长年轻有为,您来了我特别高兴。以前的区长拉帮结派,区里的干部大部分是他的同学和亲友,我是受排斥、受歧视的,今后要跟着区长您好好干!”当时这个区的区干部中乱搞*关系,贪占财务的情况比较严重。民、财、教、实、粮五大助理员、区秘书,加上公安、武装部十一个人中,就有四个人在村里有情妇,明铺夜盖,影响极坏。当时上级发了个“整党整干”的文件,让人们学习。我想借着个“东风”教育整顿一下区干部的思想作风。在组织措施上先调换了一下干部分片包村的分工,不给有情人的人留下乱搞的便利条件,只此一招便引起一些人的不满。这时,那个恭维我的助理员就在背后散布谣言蜚语,说我刚一上任就打乱原来的工作安排,还说县里派来了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小孩来当区长,根本没有把这里参加革命的早的老同志放在眼里,早晚一天非把六区搞垮不可!有一天。新来的郝县长突然来区里检查工作,让我召开区政务会总结汇报工作,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让大家提意见。会上,有一个犯男女关系错误比较严重的干部向我“开炮”说:“你刚来不了解情况就瞎指挥,对干部不分是非乱批评,我们都有意见”。其他人不说话。郝县长就征求那个助理员的意见,他表示诚恳地说:“区长年轻有为,工作干劲挺大,我从心眼里赞成。”散会后已经是点灯的时候了,郝县长去院子里遛弯,回来后对我说:“那个赞成你的助理员正在屋里开小会呢。我在遛弯时无意听到的,他对几个人说,你们提意见要注意方式,特别要抓住重点问题说。区长年轻没经验,县长是老革命,有智谋••••••”沉默了一会,郝县长若有所思的说:“看来这里面有问题”。我听后就把那个助理员在我刚来时恭维我的话和他说前任区长坏话的事向县长作了汇报,并提出了调他出去的意见。郝县长很果断的答应:“我回去后高给民政科(那时民政科主管行政干部的调动)下个通知调走他。”还嘱咐我抓住重点人、重点问题严肃执行纪律,以示惩戒!

不久,县政府发来调令,调走了那个背后搞活动的助理员。在他走的当天,我们几个干部帮他收拾行李的时候无意中从他的包袱里掉出一支“花牌撸子”(勃朗宁手枪),他看我看见了赶快收了起来,说了句“区上发的”。他的回答让我很惊讶!区上的干部都是“二把盒子”这种枪区上应该没有,我带着疑惑送走了他。回来后我把这个疑惑向郝县长作了汇报,郝县长非常重视,并指示我不要外传!我也按照郝县长的指示,通过调查落实,在区委的领导下,认真处理了个别违纪人员。区内为之一振,正气开始上升,安定了人心,促进了生产。


后来那个上面所说的助理员在一次下乡的途中碰上了苦主(被害人家属),被当地热公安机关抓捕,经过审查和苦主指认,果然不出郝县长所料,这个助理员当年是国民党北平军统特务机关的主要负责人,身负数条人命,双手沾满了共产党人的鲜血!解放后改名换姓逃离原地,混入干部队伍潜伏,是察北专区军统特务站站长谍报组长,少将军衔。在后来镇压反革命时被处决。


姜还是老的辣!


我到六区工作初期,匪患、狼害比较严重。1950年8月,五股土匪约120人由绥远窜入察北专区,到处抢劫,杀害我干部群众。张北、康宝等县还有隐蔽活动的土匪13股,110多人。曾在康保六区抓捕的黄聚宝、苏起宝等4名匪首,在县监狱内抢了看守的枪弹,越狱出来,先到新民堡村奸污妇女,抢夺了马匹,然后绕到六区袭击区干部,进行反革命报复。走到赵大罗沟村与区下乡干部遭遇,开了火。一名区助理员被子弹打穿肚皮,未受大伤。幸亏碰到化德县大队,进行围剿,当场打死苏起宝,活捉黄聚宝,另两名匪首趁乱逃走(后在镇反中抓捕镇压)。


11月初,我和区委书记李生和带着的区实业助理赵治国,警卫员张有福去东无福堂村检查工作。夜间有人来报告敌情,来人说有7名土匪来到康保县镜分裂了,4个人去了兴和县,3个人想在这里投降,。他们说先要和区长谈判,看看情况。我听后从炕上跳下来对警卫员说:“拿上枪,跟我走”!刚要出屋就被区委书记一把拉住,问:“干什么去?”我说:“和土匪谈判去”!区委书记说:“胡闹!你是区长,怎么能这么莽撞呢,还是先派工作经验多的赵助理当代表去摸摸情况,我们集合民兵进行战斗准备”。我把我的“盒子枪”交给赵助理,对他说:“你放在大衣口袋里,不要暴露,防备万一”。过了一个多小时,赵助理带着三个土匪来了。牵着三匹马,背着三支枪。我向投降的土匪们讲了人民政府对待投降人员的政策。接受了马匹和枪支,给他们开了通行证,发了路费,打发他们回家为民(他们都是康保县人)。事后,赵助理向我们讲了当时的情况:“刚一见面,这三个土匪很紧张,我一进门就被他们用枪堵上了。我对他们说,区长没来,我是区政府的代表,是来欢迎你们改邪归正的。这三个土匪一看只来了一个人,又没带武器,就安定下来,在村子里人的劝说下,就跟我来投降了”。我一听完,顿时感到区委书记明智,如果像我那样冒失,还不知道出什么事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恶的一贯道!


1950年秋初,一贯道制造“割蛋、倒肠子、送苏联原子弹”和“打一只黄鼠狼变一只狼,光吃干部不吃羊,光吃被抢的,不吃烧香的”等反动、迷信谣言。各地连续发生一贯道分子装妖作怪、施放硫磺弹以及投毒、暗杀等恶性案件。谣言所至,群众惊慌失措,并户站岗。白天不敢下地生产,夜晚不敢在居室睡觉。

有一天下午,高家营子村长带着民兵风风火火地来找我,向我汇报,说是离他们村不远的化德县田家营子村昨天夜里有一个妇女被倒了肠子,群众们很害怕。我让他先弄清情况,不要听风就是雨。嘱咐他提高警惕,注意接谣批谣,稳定群众们的情绪。我把他们打法走以后,我与区武装部长武占春作了研究,我俩当即带上几个持枪的民兵,赶赴高家营子查询情况。到了村外,天已经黑了下来。只见这个村的房上不知什么人点着火东张希望,不时的喊叫“割蛋、倒肠子的来了,大家注意了”!并不断从村里飞出火球,让人胆战心惊。(后来查明火球是一贯道分子把棉花蘸上麻油,栓在麻雀腿上,用火点着,把麻雀放出去,在天上飞,吓唬不明真相的群众的!)漫天乱飞的火球吓得村子里的孩子哭,女人叫,乱成一团。我与武占春部长让跟随的民兵埋伏在村外,把骑的马下在土坡下后分头隐蔽,潜入村内。不久被一贯道分子发现了,他们高喊:“有人拿着刀来割蛋了,快点跑呀!快点打呀!”。这时不明真相的群众有的跳墙躲藏,有的胆大的拿着铁锹、铡草刀和棍棒向我扑来。我一看自己暴露了,就挺身而出,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是区上的,是来抓坏人的”。并让他们叫村干部,人们一看我提着“盒子枪”,没敢下手,就渐渐把我包围,有的说先把他捆起来再问;有的说先下了他的枪再收拾他,情况非常紧张。这时武装部长带着民兵来了,对着包围我的人说:“这是咱们区的区长,不许胡来”!有人反驳说他不是区长,是来割蛋的,我们不认识他。武装部长一看情况不好,怕时间久了出问题,他就拨开人群,站到我的身旁大声讲:“你们不认识新来的区长还不认识我吗?好老百姓绝不会伤害人民的区长,如果再不听劝告,我们就以武力对待”。他立即给持枪的民兵下达命令:顶上子弹,准备开枪。这时村长也来了,他到我眼前一看,说是新来的区长,我们见过,这才解了围。等这事过去后再找放火球的和捣乱的一贯道分子都不知跑到那里去了,这事真让人憋气!


1950年10月,国民党反动残余势力和匪特分子为配合美帝国主义,大肆造谣破坏,扰乱社会治安。按照上级的部署,开展“坚决镇压反革命”行动。县里决定在统一时间内统一行动,抓捕反革命分子。我当时带了一组人去六区西片执行抓捕任务,经过分工,我与区公安员侯占同志到罗明沟村捉一名一贯道点传师,在捆绑起他后,我蹲在炕上追问他存放的反动材料时,他当过土匪的儿子猛然闯了进来要夺我的枪。在他一只脚刚蹬上炕沿时,就被手提步枪站在门后炕上的侯占同志一枪托子打倒在地,吓得他怕起来就跑了,这才避免了严重后果。

最后在他家的枯井里发现了大量的反动传单和搞破坏的物品。后来这父子俩被公审后处决!


上面所讲的这几件事,一方面说明我年轻时经历少,毛手毛脚。缺乏革命斗争经验;另一方面是党组织在培养我成长,同志们在关心我、保护我,一次次脱险。如果没有党的领导和老上级、老同志的关心、爱护和指导,就难以在政治上得到进步;如果没有革命战友们共同战斗、生死与共,也就不能闯过难关,取得胜利。每当想起这些惊险情节,就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什么叫“毛骨悚然”,什么叫“心有余悸”,没有亲身经历是不会知道滋味的。


这是外祖父发表在《精彩中国•诗词艺术卷》上的诗词,这也是外祖父一生的写照!


七律•同学


昔日同窗在华大,共研马列振中华。今朝相聚古垣地,少壮青春换白发。踏遍崎岖行万里,山河壮丽映朝霞。万千学子成使命,吴老笑颜作回答。


(以上文中小标题是我个人杜撰,谢谢大家观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