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2)

信周 收藏 4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三个人沿着河岸又走了几公里,忽然遇到了一块开阔地,沿着河边有十几米长,四五米宽的地方,地面很平整,看样子是人们有意整理出来的空场。

让他们奇怪的是在空地的一侧摆放着一些表面平坦的石块,而在这些石块的上面竟然放着许多东西,有卷成捆的兽皮,大棵的灵芝,还有些翡翠原石,都是些山里非常珍贵的东西。不过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影,不知道是谁把这么多好东西放在这里?

看到这么多好东西,阿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急忙走过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翡翠原石,只见原石的一面被磨平,露出里面青翠欲滴的翡翠来,他看了一下,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对东方焜说:“少爷,快看这里竟然有个宝贝。”

东方焜没有理睬阿强,他看着石头上摆放整齐的东西,又向周围的树林中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他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轻声问老兵,“这里会不会是森林中的土著人用来自由交换东西的地方?”

老兵缓缓地点了一下头,“很有可能,我以前也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不过听人讲过缅北的森林中有一个人数很少的民族,好像是叫卡芒族,极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与外界交互东西。”

“他们就不怕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吗?”阿强好奇地问。

东方焜看着地上的那些奇珍异宝说:“据说这些还处于蒙昧状态的土著民族,性格憨厚纯朴,他们用这种最原始的以物换物的方式来获得食盐这样的生活必须品,来同他们交换的人无论留下多少东西,他们从来不问,完全凭人们的良心来交换。”

“不过他们会藏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偷偷看着,咱们快走吧,如果耽误的时间长了,恐怕天黑前就到达不了沐家寨了。”老兵催促俩人赶快走。

三个人沿着河边继续行进,刚离开那个土著人用来交换商品的空地不远,突然从密林中射出一支箭来,只见那支箭带着一声哨响,噗的一下扎进了他们前面的一棵树干上。

走在前面的老兵猛然停下脚步,朝射出箭的方向张望。这是支特制的箭,箭尾带着一个能发音的小竹管,很显然是用来报警用的。不过周围什么动静没有,像是幽灵射出的箭。

阿强举着手里的驳壳枪,紧张地巡视着四周,茂密的丛林在风的作用下不时的摇动着,仿佛埋伏着千军万马,就是看不对方藏身在什么地方。

“妈的,是不是一群幽灵在作怪?”阿强轻声说。

看到扎在树干上仍然颤动的箭,东方焜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猛然转身盯着阿强问:“你是不是拿人家的东西了?”

被东方焜一问,阿强立刻涨红了脸,他也明白过来这支箭是冲自己来的,“我……我……我刚才看了看这块石头……忘记放下了……”阿强一边吞吞吐吐地说,一边从挎包里拿出了那块翡翠原石。

东方焜瞪了阿强一眼,生气地说:“你怎么可以随便带走人家的东西?他们虽然憨厚,如果触犯了他们,你就别想走出森林。”

老兵也压低声音说:“卡芒人在森林里如同鬼魂一样,虽然咱们看不见他们,他们却可以随时跟着咱们,注视着咱们。给他们留下的东西多少都无所谓,但是却不能随意带走。”

“大不了给他们钱,有什么了不起的……”阿强不服气地嘟囔着说。

东方焜了解阿强,其它方面都很好,就是有点贪财,“人家是以物换物,钱在森林里有什么用!能吃还是能喝?”

说着话东方焜从阿强手里拿过那块翡翠原石,一只手高高地举起来,然后慢慢地又走回去,把翡翠原石重新放在原来的地方,随后又举着双手,示意自己什么东西都没带,转身离开。

东方焜把翡翠原石放回去后,担心再有什么麻烦,三个人仓惶离开了这里。

傍晚的时候,三个人终于赶到了沐家寨所在的山脚下。东方焜发现这里的山势非常特殊,山脚是一个很大的斜坡,斜坡上去后就是断崖,看情形斜坡是断崖垮塌下来后形成的,斜坡上已经被茂密的树木覆盖。

穿过斜坡上的树林,等靠近断崖后,才发现这里险要的地势超过他们的想象,特别是半山腰上的沐家寨,抬头向上望去,有点像悬空寺,仿佛是建造在半空中,距离下面最近处也有几十米高。

山崖下的情景却让老兵感到很惊奇,原来在斜坡之上,贴近断崖附近建起了一个的村寨。

村寨不大,有几十户人家,一座座吊脚楼聚集在断崖下,同山腰上的沐家寨一样,也是长长的一溜。靠近寨子后能听到家禽的鸣叫,偶尔也有几声狗叫传过来。也许正是做晚饭的时候,山寨里炊烟缭绕,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三个人在寨子外观察了一下,老兵悄声对东方焜说:“几年前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一间房子,就是在吊筐旁边。想不到现在会有个寨子了。”

阿强低声说:“是不是上面没地方了,他们搬到下来来住了。”

“嗯,有这种可能,悬崖上面的地方本来就小,再说都住在上面也不方便。”

老兵的话音刚落,阿强又悄声说:“也不知道梦薇小姐被他们关在下面的寨子里还是弄到上面去了?”

“肯定是弄到上面去了,我知道上面的寨子不但有房子,还有好几个山洞,几年前日本鬼子围攻这里的时候,出动了飞机对他们进行轰炸,对上面的人没有一点损伤,因为他们都躲藏进了山洞里,我估计小姐也一定是被关进山洞。”老兵用肯定的口气说。

东方焜看了一会,然后对老兵说:“咱们去吊篮那边,先寻找机会上去。”

“好吧,跟我来。”老兵说完,弯腰带着俩人沿着山寨外向中间部位走。

山民们住的都是吊脚楼,就是用几根木桩把木头房子支撑在空中,离地有两三米高,所以这些人家都没有院墙。寨子外同样没有什么遮挡,有的只是一丛丛的灌木,三个人很容易来到断崖下,然后藏身在灌木后面。

老兵指了指紧贴在岩壁上,用圆木搭建的一栋木头房子,随后又抬手指指悬崖上面。

东方焜顺着老兵手指的方向望上看去,只见头顶的半空中悬吊着一个东西,因为太阳已经落山,还有点高看不清楚是什么,而悬崖下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木头房屋的旁边有块很平整的地方。

“妈呀,这么高怎么上去?除非长出翅膀来。”阿强惊叹地说。

老兵蹲下身体,轻声说:“吊筐是在上面控制的,上面有人下来就直接放下来。在那个木屋里有两个值班的人,如果有人要上去,就敲几下锣,上面就会把吊筐放下来。”

老兵话音刚落,阿强马上笑嘻嘻地说:“这个容易,咱们去把木屋里的俩人放倒,然后敲几下锣,让上面的人把吊筐放下来。”

老兵摆摆手,“就是担心有人冒充他们的人,所以每次敲击锣的是有变化的,节拍不一样,敲错了上面的人根本就不理睬。”

“靠,还这么复杂。”

东方焜一边观察一边低声说:“都是被逼出来的,这些流落在异国他乡的人都是很强的防范心理,否则就会吃亏,其实在其他国家的华人也一样……”没说完东方焜忽然停住了,随后轻声说:“注意,有人过来了。”

阿强和老兵急忙从树丛后探出头来,只见从那边的便道上过了两个人,他们走到木头房子前大声吆喝了一声。

随即一个中年男子从屋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一面铜锣,看样子跟来的俩人很熟悉,打了个招呼后开始敲击铜锣。

东方焜注意到锣声刚开始两长一短,随后节奏又变成了一短一长,看来老兵说的不错,锣声里的确藏着暗号。

很快,一个吊筐从悬崖上放了下来,看着缓缓下落的吊筐,东方焜心里有了主意,他马上蹲下转过身来,招呼阿强和老兵靠近他,压低声音说:“等会吊筐再上升的时候,我攀在吊筐的下面跟着一起升到上面去,你们俩去木屋把里面的人放倒,我到上面后再把吊筐放下来,把你们提上去。”

俩人同时点头答应。东方焜又补充了一句,“记住最多把人打昏,捆绑起来就可以,最好不要伤了性命,他们都不是坏人。”

“好,知道了。”

东方焜说完后,起身看了一下,只见吊筐还有十多米就要落到地上了,他弯着腰快速溜到岩壁边,从这里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冲过去,因为他必须要等吊筐升起来后才能靠近,否则会被上面的人发现。

此刻天色已黑,悬崖下面显得格外阴暗,旁边树丛的阴影也为东方焜做了掩护。他站的位置正对着木头屋子的侧面山墙,不过能够看到有红红的火光从木屋的门口照射出来,当地人的堂屋中都有一堆火塘,做饭烧水都在这个火塘上,而火塘中的火是常年不灭的,这个习惯可能与当地气候湿润有关。

吊筐落在了木屋东侧的空地上,两个人跟拿铜锣的打了个招呼,然后俩人抬腿迈进了吊筐中。下面的人又敲击了两声铜锣,吊筐开始一点点升起来。

东方焜忽然发现敲锣的人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吊筐升起了快有一人高了,那个人还在抬头看着吊筐,而且与上面的两个人有说有笑,东方焜心里着急起来,下面的人不离开他就过不去,如果再晚几秒钟等吊筐升起来后他就不能攀到吊筐下面了。

阿强也看到了前面的情景,他知道敲锣的人不离开少爷就不能靠近,阿强急中生智,弯腰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朝木屋的门口抛了过去,石头一下子从门口扔进了木屋里,立刻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也不知道打翻了什么东西。

拿铜锣的人听到木屋里传出的声音,急忙跑过去看个究竟,在他转身的同时,东方焜抓住时机窜了过来,此时吊筐已经离地二米多高。

吊筐是用竹条编制而成,外面再用兽皮编织的皮绳捆扎起来,里面可以站立四五个人。

来到吊筐下面后,东方焜来了一个旱地拔葱,身体向下一蹲,而后纵身跳起来,一只抓住了吊筐下面的皮绳,随后另外一只手也就势向上一探,抓住了另外一根皮绳。

因为防止皮绳腐烂,皮绳都被用油脂浸泡过,所以又硬又滑,东方焜只能用力将手指抠进皮绳与竹筐之间,然后稳稳地将自己吊在了竹筐下面。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