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捣”的坏主意[长城军团]

兵者国之利器 收藏 11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捣”的坏主意


在初中的时候我是全校有名的捣蛋鬼!校长,教导主任和各科老师还有班主任一见我就头疼。同学们给我起了一个老土的外号叫“捣蛋鬼”!但大家都不这样称呼我都管我叫“老捣”,我的捣蛋手法一般人学不会,谁也想不到。


“光头佬”走着瞧!


我所在的初级中学是一所企业子弟学校,学生都是我们钢铁企业的子弟,我是其中之一。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厌学的孩子。不知道是天意还是校领导安排,我们两个小学的“精英”都被安排在一个班,初中三年的潮流都有我们班领导。每天下午四节课,两堂主课,两节自习,我们这些“精英”们就在后两节自习中消失了(去外面玩去了)。老师很是生气!一直拿我们没办法,也不知谁出了个馊主意,把存车棚上锁。我们这些子弟离学校都很远每天都必须骑车来上课,这也为我们创造了跑到外面玩的便利条件。校长老师想尽办法制止我们逃课,比如把学校大门锁上,我们就几个人把自行车从后院墙上递出去,或者编个瞎话骗开看门的“光头佬”(看门人四十多岁,“光头佬”这给外号是学校前几界学生给起的,他秃头没有头发,特像香港电影里的人物,所以大家都管他叫“光头佬”)把自行车骑出去,同学们的方法各异各有高招,总之每天都有跑出去玩的。因为我们是子弟学校,考不上高中就会去企业职高念书,无后顾之忧!所以我们这些厌学的孩子就都跑出去玩,老师和校方也不硬管,但又怕我们出事无法向家人交代,才想尽办法阻止我们出去。


这天我和我的好友阿钮约好下了课去街上买砸枪,等下了课来到车棚子一看,车棚子的门上了锁,那个锁好大个,大概有中号饭盒那么大!车棚子旁边站着几个同学都在摇头,我俩也无奈的相视一笑,阿钮一拉我说:“走跳墙头去”,我点头表示同意。可我俩来到后院墙一看,“光头老”正在和几个人在加高院墙,他一见我俩走过来便奸笑着说:“想过去没戏”他的难看表情让我记忆犹新,这时上课铃响了我俩只好回到教室上自习。回到班里俺们几个“坏分子”(老师对我们的爱称)凑到一起聊了起来,我们的“骨干”“猴子”(外号)说:“我刚一出出校门就被埋伏在门外小卖部的校长抓了个正着,挨顿批给撵回来了”!我说:“我和阿钮去车棚子,也不知哪个混蛋给锁上了,去后墙哪个光头佬在砌墙”!按钮身边的高鹏接话说:“车棚上锁就是光头佬出的主意”阿钮问他:“你听谁说的”,高鹏回答道:“咱老曹说的”(老曹我们班主任——我们对老师的爱称),我们又瞎聊了一会各自写作业去了!


接连好几天我们都出不去!大门口校长和教导主任轮流把门,院墙被加高了,车棚被锁!用现在的话说真郁闷死了!每天从校门口路过看到“光头佬”的嘴脸就生气,再想起那天他砌墙时说的话更是让人气不打一出来,心里暗下决心“光头佬,走着瞧”!这天下午来上学看到阿钮拿着“鸳鸯奶油冰棍”吃着,我就看着他发愣,阿钮看到我一乐,分开一支递给我,我摇头说:“不吃”,他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那你啥意思,老看着我的冰棍”?我听完一乐说:“吃完了把棍给我”他点点头说:“干吗”我回答说:“有用”他一边大口的吃一边说:“你有病,要棍干啥”?我说:“问那么多干啥!一会你就知道了”。他听完索性也不吃了在墙上磕掉剩余的冰,把棍递给我。我用纸包好装进书包,一耸肩表示感谢。他又说:“干啥你可叫上我”,我“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两堂主课上完,一堂自习课也完毕,我把在自习课上削好的冰棍筷子装好,叫上阿钮和他来到车棚子。那把大锁还在锁着,我叫阿钮替我挡住,把事先准备好的冰棍筷子塞进锁眼,又把口中嚼着的泡泡糖赛进去,又抓了点土按里头,确保里面的东西出不来,我拍了阿钮一下说:“完事,撤”阿钮赶紧跟着我走回教室。路上他问我:“你鬼鬼祟祟干啥呢”?我知道他,他替我挡着,并没有看到我干啥。我回答他说:“一会有好戏看了”他迫不及待一直追问我,我只好把我所想所干的告诉了他,他听完一乐后又一惊的说:“哥们的车子也在里面那!”我一耸肩说:“我的还在里面呢”,他听完乐着说:“不愧是老捣,就你小子鬼”。我俩回到教师上最后一堂晚自习•••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都拿起书包冲了出去,我不紧不慢的收拾好我的用品。阿钮来到我身旁说;“今儿我值日”,我说:“你干活吧,不着急今天时间有的是”。阿钮扭身干他的活去了。等他干完活,我俩来到车棚子。这时的车鹏子围满了人,老师和学生的埋怨声此起彼伏。我俩挤过人群来到车棚门前,只见“光头佬”满脸满头是汗的开着那把大锁,那钥匙咋也捅不进去,他旁边的校长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时间慢慢过去,天也渐渐的黑了,不少等不行的学生和老师只好步行回家,有些学生的家长等不行孩子都跑来接了,看到眼前的这个情况,东一句西一语的挖苦着,有的家长还质问校长“吃饱撑的,上锁干吗?学校里还有偷车子的吗!”校长被问得无语。最后校长终于下定决心叫“光头佬”撬锁,由于锁子过大根本撬不开,后来又用大锤砸还是弄不开,最后只好用锯弓子锯,在锯短三根锯条后才弄开了锁。这时累的“光头佬”满身是汗。学生和老师们各自骑上自己的车子开始各自的回家路程。我和阿钮骑上车子路过“光头佬”身边时校长正责问他着到底是咋回事,看着“光头佬”拿着那把破锁站在那挨批的样子,我和阿钮乐了一路。阿钮路上说:“你小子的馊主意可够坏的啊”!

从这件事以后校方再也不敢给自行车棚上锁了。


让你们都无奈!


初三那年,同学们都在努力为自己向往的高中奋斗,可我们这些学习较差的学生的命运早已注定,厂办的职业中学就是我们学生时代终结!那时候职高不是为人欢迎的,念完也没有工作,那只是一个过程,不像现在是香饽饽!


老师为了那些学习好的同学经常把我们这些学习较差的学生“请”了出去。老师们为了不让我们逃出学校去玩,经常给我们找一些“工作”让我们干,比如把操场里的的烟头捡干净(好多烟头是吸烟的老师扔的,我们那些会吸烟不敢在操场都在厕所),或者把操场围墙这边的砖搬到围墙那边去,总之都不会让你闲着!这一天下午是化学课,化学老师一进来就说:“谁谁•••你们几个去把后院里的落叶都扫干净,一会总校部领导要来检查。”老师们的这种欺骗的手段我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我们几个学习不好的扛起竹编大笤帚,和铁锹哼着小曲走了出去。大家来到后院一看全傻了眼,这会正是秋末满地都是黄叶,树上的枯叶还不时的往下落,没有办法我们几个就开始清扫。下了第一节课,化学老师还来检查了一遍,并告诉我们放学前要扫完。她走后,我们几个仰天大叫,“他娘的,这遭谁惹谁了!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们啊!”没有办法我们继续扫了下去,第二节课完了,化学老师又来了,告诉我们把扫好的叶子堆道垃圾口,然后在扫!我们的学校是当时区里唯一的一所四层教学楼,有两个垃圾通道。我们堆满了一个垃圾口又去堆另一个垃圾口。


我们哥几个把扫好的树叶堆到垃圾口,高鹏掏出烟来给我们分发了一下,我不吸烟没要,他的烟也不正好够,给大家发完烟以后他把空烟盒一扔。看到他把烟盒一扔我的坏水一下子冒了出来,我捡起烟盒,要过他的打火机在垃圾道里又找了一些废纸和作业本,点着往垃圾道口里一塞,把树叶往上一盖,顿时火焰四起,一会工夫变成了浓烟。我又往上盖了一堆树叶,叫着他们几个赶快到别处假装打扫,高鹏看到着个还不时跑过去往上面加树叶。不到半个小时,老师和教导主任和校长跑来了,原来是烟筒效应,燃烧树叶的浓烟顺着垃圾道开始向楼道冒去,整个教学楼弥漫着呛人的烟雾,学生和老师还以为是发生火灾了都吓的跑了出去,老师们和校长发现烟雾来自垃圾通道便找到后院,一看起火处是垃圾道又发现我们在那里,便挨个盘查搜身,我们几个一口同声回答不知道,弄的校长于老师也是无奈。他们在我们身上也没发现引火之物,只好归罪于那些吸烟的男老师们。当我们来到操场上一看,好家伙老师们和同学们都在操场上站着呢。这时这几个小子都竖起大拇哥说:“老捣,你真够坏的”,我一龇牙回答说:“成让了,彼此彼此”。这一下午同学无法正常上课,都提前放学了。我们几个偷乐着跑到街上玩去了。


每当同学聚会讲起这些往事,大家都是一阵大乐,可是一想起这些心中总有一些酸楚,毕竟老师是为我们好。儿时的恶作剧永远让人那忙,每每想起也是一种快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没看出来,兵者还有如此的光辉历史呀,够坏够捣蛋。

想不到兵者小时候跟我一样捣蛋,一般淘气鬼都很聪明,是机灵鬼,长大了走到哪里都不怕,对环境的适应力很强。我们要做个有觉悟的捣蛋鬼!

回忆起学生时代的恶作剧,是不是会感悟很深,那时候的单纯,那时候的叛逆,现在回想起来,可笑又可爱把

那个年龄的孩子都是很调皮的

我高中的时候也在一个不入流的学校里上学,以致于让我养成了吸烟不喝酒的坏习惯。看来兵者以前就蛮会玩的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