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2)

信周 收藏 7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第二天凌晨,铁蛋感觉自己干渴得喉咙像冒了烟一样,他晕晕乎乎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抓起桌子上的冷水杯,咕咚咕咚地灌了个饱。 放下冷水杯的时候,铁蛋无意中看到桌子上扔着两盒烟。他感到挺奇怪,是谁把烟掉自己房间里了?铁蛋看了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想再睡会儿,躺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第二天凌晨,铁蛋感觉自己干渴得喉咙像冒了烟一样,他晕晕乎乎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抓起桌子上的冷水杯,咕咚咕咚地灌了个饱。

放下冷水杯的时候,铁蛋无意中看到桌子上扔着两盒烟。他感到挺奇怪,是谁把烟掉自己房间里了?铁蛋看了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想再睡会儿,躺在床上,心里忽然产生了想抽烟的念头。铁蛋感到不可思议,自己从来不吸烟怎么会突然想抽烟?他摇了摇头,翻了个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铁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点什么。一闭上眼睛,那两盒烟就在脑海里晃悠,怎么也挥之不去。

铁蛋忽地坐起来,用手摸着自己的头,他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自言自语道:“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他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两盒烟,暗想,既然想抽就抽一支吧,抽根烟有什么了不起!

铁蛋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桌子边,发现烟盒边竟然还有火机。是谁想的这么周到,铁蛋顾不上多想,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迫不及待地点上,然后狠吸了一口,呛得他接连咳嗽了几声,但这次感觉没有昨晚吸的时候那么难受了。

一支烟吸完后,铁蛋感觉全身有种软绵绵的感觉,紧接着就恶心想吐。他急忙跑进洗手间,趴在面盆上干呕起来。铁蛋以为是喝醉了酒,心想这洋酒就是厉害,竟然是隔夜醉。

铁蛋根本不清楚这是刚开始吸毒的反应,头两次吸毒的时候身体都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并不是传说中的飘飘如仙。吸食海洛因头几次都如同喝醉酒一样,人体对毒品有排斥,就会产生头晕想吐的感觉,根本没有舒服感。就像第一次吸烟一样,烟吸到嘴里是苦涩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海洛因在吸食两次后就会上瘾,染上毒瘾后,再吸食毒品也没有舒服的感觉。刚开始时,如果不吸毒品就会很难受,吸食后就如同一个人很饥饿,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碗饭,并没有很特别的舒服感。

染上毒瘾的初期,仅仅是肉体对毒品的依赖,很快就会转化为精神对毒品的依赖。海洛因对人的真正危害在于其对人的精神控制,使人在精神上产生对毒品依赖感。所以说,肉体的毒瘾好戒,而精神上的毒瘾却非常难戒。

一周以后铁蛋不知不觉就将两盒烟吸完了,没有烟后,他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慌感,好像一个饥饿的人担心没有了粮食一样,铁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铁蛋在唐伟桦的办公室门口不停地走来走去,想抽烟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身不由己地朝不远处的会客室走去,他知道会客室里总是摆放着各种品牌的香烟。

唐伟桦的另外两个保镖安建和阿昭在会客室里喝茶聊天,见铁蛋进来两人也没有理睬他,只顾海阔天空地瞎聊。

铁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到门口一侧的橱柜旁,也没看牌子,随手从里面拿出一盒香烟,扯开外面的包装,抽出一支烟,迫不及待地点上,然后用力吸了一口。

然而抽过之后,他发现烟的味道与自己前面吸的完全不一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种烟吸起来没有任何感觉。

铁蛋像一个老烟鬼,接连吸了几支都没有反应,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什么。铁蛋忽然变得烦躁起来,他握紧拳头照着墙壁猛击了一下。

安建和阿昭不再说话,他们好奇地看着铁蛋,其实两人的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鬼眼在做这件事情之前跟他们打过招呼。他们两个对铁蛋也是心存不满,铁蛋的出现显得他们太无能了,让他们非常难堪。同时唐伟桦对铁蛋的宠信也让两人嫉妒,所以两人也希望把铁蛋搞垮挤走。

阿昭站起身,走到铁蛋跟前,奸笑着问:“兄弟,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干吗跟堵墙较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心里烦躁,控制不住自己,说不上怎么回事。”铁蛋迷茫地说。

阿昭笑眯眯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抽的烟没有劲头?”

铁蛋点点头,说:“有点,好像跟前几天抽的烟不一个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以前根本不抽烟。在老家的时候俺娘一直不让抽烟,现在突然变得烟瘾很大了。”

“兄弟,你还记得第一次是谁给你烟抽的吗?你再去跟他要同样的烟不就可以了吗。”阿昭提示铁蛋说。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铁蛋马上高兴起来,说:“对啊,是鬼眼给我抽的,他一定知道哪里有那种烟。昭哥,帮我在唐总那看会儿,我去找鬼眼。”铁蛋边说边急匆匆地离开了会客室。

“没问题,你去吧。”

铁蛋走远后,阿昭回头对安建说:“妈的,真是个傻蛋,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

安建摇了摇头,说:“我觉得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乡下孩子有点过分。”

“老安,你什么时候变成菩萨心肠了?这可不像你的为人。话说回来,我们也没做什么!”

“我只是将心比心,这件事他们是瞒着董事长干的,你还看不出是鬼眼他们在报私仇,他们几个曾经被铁蛋收拾过。”老安抱不平地说。

阿昭苦笑了一下说,说:“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这小子已经染上了毒瘾,这辈子算是完蛋了。海洛因这东西一旦沾上就没得治,必死无疑。”

说着话阿昭拿出手机拨通了鬼眼的电话,告诉他铁蛋到楼下的赌场找他要烟去了。

铁蛋下到17楼,刚走到安全门前,坚固的门口突然自动打开了,鬼眼皮笑肉不笑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铁蛋,你不跟着董事长怎么有空跑到这里来了?”

“来找你。”铁蛋开门见山地说。

鬼眼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惊讶地说:“来找我!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想问问那天晚上你给我抽的烟是从什么地方买的?”

这时候有几个客人从安全门里出来,鬼眼见人来人往不方便,就对铁蛋说:“走,到我的办公室坐坐。”

铁蛋心想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机会到里面看看,既然鬼眼邀请自己进去,正好借机查看一下里面的情况。

刚踏进走廊,铁蛋就被里面的富丽堂皇惊呆了。他还是第一来到如此豪华气派的地方,脚下是色彩绚丽的纯毛地毯,踩上的感觉非常舒服。走廊两边的墙壁,下半部是原木包裹,上半部则被装饰成金黄色,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巨大的金属浮雕,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整条走廊显得金碧辉煌,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力。

铁蛋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俺娘啊,这里怎么像是皇帝待的地方。”

一听这话鬼眼来劲了,回过头来,咧开嘴对铁蛋说:“嘿嘿……皇帝算个屁,老子们过的比他强多了。在这里吃喝玩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先带你到处转转看看……”

看着从走廊里穿梭不停的服务人员,铁蛋故意问鬼眼:“大哥,这里面的人是不是都归你管?”

“那当然,我在整个网投中心说一不二,谁敢不听我的话。”鬼眼得意洋洋地说。

“鬼哥厉害,竟然管着这么多人,以后多照顾着俺。俺刚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鬼哥要多提醒。”铁蛋不失时机地拍起鬼眼的马屁来。

鬼眼对鬼哥这两个字感觉很别扭,不过见铁蛋一脸的真诚,加上自己的心情好,也就不在意了,连声笑道:“好说,好说,以后你在董事长面前也多说我的好话。”

说话间,鬼眼领着铁蛋走进了会议室改成的网投大厅,也许是还没有到上客的高峰时间,七八张大台周围零星地坐着两三个人,整个大厅里不过四十来人,显得很空阔。

铁蛋好奇地望着里面的人,只见他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电脑游戏操纵柄样的东西,眼睛盯着对面墙壁上的大屏幕,有的看着台面上的小显示屏,每个人的表情不尽相同,有些人是面无表情,有的则是一脸兴奋,更多的是精神紧张,还有骂骂咧咧的,众生百相无所不有。

“鬼哥,这些人都在干嘛?”铁蛋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

鬼眼凑近铁蛋的耳边低声说:“他们都在给咱们送钱。”说完,鬼眼向铁蛋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两人在里面转了一圈后很快就出来了,刚从大厅里出来,迎面看到走廊的一端走来四五个人,有男有女,个个衣着华丽,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

令人惊奇的是,这几个人脸上都戴着面具,是那种化装舞会上人们戴的很漂亮的面具。铁蛋注意到这几个人过来的方向,与自己进来的那个安全门的位置刚好相反。

鬼眼急忙拉了铁蛋一把,让他靠边站着,给这几个人让出路来。有服务人员把这几个奇怪的人领进了贵宾厅。

铁蛋惊奇地问鬼眼:“这些都是什么人,怎么神神秘秘的?”

“他们都是大财神,也是来给我们送钱的。”鬼眼神秘地说。

“干吗都戴着面具?好像怕人家看见似的。”

鬼眼招呼铁蛋向前走,边走边对他说:“这些都是很有身份的人,他们来这里玩,怕被人认出来,所以进来之前都戴着面具。他们都是从地下停车场乘坐专用电梯直接上来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说着话鬼眼领着铁蛋走进了一间狭窄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一个长沙发,鬼眼招呼铁蛋坐下。

“怎么没有看到马总他们?”铁蛋问鬼眼。

“他们要到晚上客人多的时候才会来,现在这里由我一个人负责。”

“鬼哥,你还没告诉我,那天晚上给我抽的烟是从什么地方买的。”铁蛋催促着说。

“你不说我倒忘记了。”鬼眼说着话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两盒烟递给铁蛋,笑着说,“你抽一支看看,是不是这种烟?”

铁蛋顾不上说话,急忙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鬼眼赶紧打开火机给铁蛋点上烟。

铁蛋大吸了一口,随后闭上眼睛慢慢地把烟吐出来,似乎在回味,很快他就点点头,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神情,舒心地说:“不错,就是这种感觉。”

吸完一支烟后,铁蛋望着鬼眼问:“这种烟是从什么地方买的?我怎么抽着和其他烟都不一样?”

“嘿嘿……这种烟你在哪里都买不到。”说话时鬼眼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铁蛋疑惑不解地问:“为什么?那你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你就别问了,只要你想抽,鬼哥这里有,你尽管来拿就可以。”

“那怎么好意思,我不能总跑来要烟抽,要不我给你钱也可以。”铁蛋认真地说。

鬼眼摆摆手,说:“值不了几个钱,你以后只要跟鬼哥一条心就可以了。”

“没问题,只要鬼哥有用我的地方说一声。”铁蛋边说话边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得回去了,万一董事长要离开,找不到我就麻烦了。”

“好吧,烟没了再来找我。”鬼眼说话把铁蛋送了出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