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九九九 抹不去的殇情(阅兵征文)[长城军团]

温带杨 收藏 11 10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九九 抹不去的殇情


本来不敢参加阅兵征文活动,皆因阅兵使我难忘的事情不知能否合时宜?但又禁不住内心郁积已久的一种情感,涨满头颅乃至发酵成思,于是有了本文抹不去的殇情,在激扬振奋的阅兵主旋律中,算是另一种激扬吧。不过自认为喜怒哀乐殊途同归,到底属于什么还是请读者阅后给予评判吧!


99年国庆阅兵的情景我记得最清楚,即使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记得清楚,但后来发生的故事的确如辣椒里添芥茉,令我至今回想起来,10年前往事历历在目。孔子把50岁称为知天命之年,对于一个新诞生的国家,50年通常被视为走过初创迈向稳定的颈瓶期,共和国的50年风雨似乎也正像这样的描述,此时的阅兵何其鼓舞人心?相信每个人都能回忆起当时的感动。

我的忘年之交黄老先生(我公司原供应总公司党委书记),走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一个老兵,兴奋过度,多年的脑血栓、高血压引发脑出血,于阅兵庆典后第五天突然发病去世,享年71岁,可能他是因阅兵的喜悦而逝的第一人。

历史上有程咬金喜悦过度大笑而亡的传说,现实中在我身边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次50周年阅兵,老头白天看,晚上看,吃完了看,不吃饭还在看,仿佛他自己知道来日不多,要把这难得的情景连同勾起的回忆一并再走一遍人生。一直到脑出血发作,人很快就不行了,黄老先生带着满意的笑容走了。

老头年轻时瞒着家里跟着关里来的八路军上了战场,从松花江打到海南岛,后来又从鸭绿江打到汉江,战功虽未赫赫,但也身经百战。养成了顽固的老共产党员作风,一身倔脾气两袖清风,在供应公司当书记得罪了很多人,去世时原单位来的人寥寥无几,但我很佩服老头,常常暗自慨叹正义和清廉之风又被阎王挖走了一个,阴间想是公正清廉如天堂了。

我是5日晚上半夜两点半接到孙奶奶(黄老的老伴)电话,说你黄爷爷突然发病,要我马上到公司医院去,我听了懵懵懂懂,穿好衣服后才完全醒过神来,看来很严重,赶紧往外跑,下半夜没碰到一个出租车,等我走到公司医院,已是三点了。奇怪!怎么静悄悄的?问值班大夫说根本没人来。这是怎么回事?不停的打手机都没有人接,深更半夜真是见鬼了!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突然引发一个不祥的潜意识,老头是不是已经不在世了?站在医院大门口,朦胧的路灯映着远处的太平房,黎明前的秋凉包裹着周身,禁不住打个寒战,仿佛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不自觉地向太平房走去。

太平间的门是锁着的,这时手机响了,是黄姐打来的(先认识的黄大姐,后认识的她爸爸,与老头年龄差太大,自然而然以爷爷辈呼之,而黄姐却没有因此升辈成姑姑,还是沿用习惯性的叫法),我问刚才你们怎么都不回电话?她说:“刚才太忙了,来不及回话了,你现在在哪?”我说在公司医院,黄姐说他们马上就到了………。

其他人都很疲惫,我成了生力军,是我把老头抱到太平间冰冷的水泥床上,此时的人一脑子的空白,心好像也跟着空白了……从医院太平间出来,回到孙奶奶家,黄姐说给我打电话后才想起来公司医院水平有限,直接去了市医院,到了那里就急救,没时间顾上电话了,我眼看着我爸一点一点就没气了,呜呜呜……,黄姐一哭把所有人从一夜的劳累中拉入更加悲苦之中。劝慰别人的同时也最有助于自己的思路清晰,一看5点了,我马上和两位帮忙的邻居商量如何帮助料理后事,通知退休办、原单位和亲友,聘请丧事司仪,安排各项事务的负责人,这时的亲人承受巨大的悲痛,作为朋友尽管也难过,但救死扶伤、料理后事,就是应尽全力做好的事情。

把我媳妇也叫过来陪黄姐和孙奶奶,尤其夜深人静时正是悲从中来的时候,欣慰公司领导、市、县领导送来花圈挽联,对老先生一生给予高度评价。孙奶奶嘴里唠叨着对市县很是满意,最深情的回忆全化作这些看似不相干的唠叨,黄姐年岁虽长,却是最伤心的一个:“我真是太粗心了,叫他少看电视就是不听,说多了还跟你急”,说着说着眼泪又止不住流,我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话题岔开注意力,我媳妇和其他几位女士把话题引到老头孙女身上(此时黄老的两个儿子已从外地赶了回来),看到孩子健康可爱,大人仿佛悲痛中充满欣慰,黄姐又跟着话题说:“我爸就喜欢跟他几个孙子孙女讲国家大事,去年还借他孙女的彩笔,在地图上把辽宁五点一线的沿海公路画上去,然后给孙女讲到大连几小时,到锦州几小时……”想着老父童真的样子,黄姐又是凄然泪下。

“都别哭了,招呼好客人”孙奶奶劝慰女儿“你爹其实也是到寿了,不看阅兵也活不了多久啦,前天晚上我给他个苹果,他居然抱着藏到被窝里。我说你干什么呢?他愣愣的呆一会,嘟囔点啥我也没听清楚,这都老糊涂了,该到寿了。再说他算是享福了,死时没糟什么罪,看得过瘾了,累了带着满足休息了,…….”。忘年之交我深深了解老人,他喜欢有人听他当年的英雄故事,为此付出的成本常常是弄一桌子菜请我们这些年轻人,有吃有喝我们这些酒肉之徒就鼓励老人家把家宴事业发扬光大下去,但此刻我真的理解了老人,他的内心深处不希望有些东西失传。执着的人随着年老体衰,脑细胞逐渐萎缩,可能忘却了很多事情,唯独对自己执着的军旅生活记忆犹新,除此之外大概就是童年的困苦生活,阅兵的欣赏和回忆劳累了本已萎缩的脑细胞,大概他只记得童年得个大苹果是多么的难得,不自觉的要藏起来。每想到此鼻子里不禁翻涌酸酸的感觉,可怜的老人!可怜的童年!

老人一生清清白白、坦坦荡荡,他活在自己执着的世界里,活在理想的王国中,他走的很匆忙,却又是那样的安详,带着满意带着欣慰。说他是清白和正直的化身不知是否恰当,但他确实是洁白无暇和刚直不阿的物化者,我很慨叹中国人这种精神和品格,它是贪腐的抗生素,是健康人生的守护神。欣逢60甲子又一大庆,又要阅兵,我的心却回到十年前,毛主席问询吴刚何所有?我则问询阎王是否普及了卫视?黄老先生地下有知,今年可以看到歼十了!在铁血阅兵征文之际,以此文纪念黄老先生——千千万万中国人中普通的一员,千千万万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者中普通的一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