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油气管道能否化解“马六甲困局”?

yzgr 收藏 0 141
导读:中石油有关人士6月15日确认,投资20亿美元的中缅油气管道将于今年9月全面开工。这意味着继海上进口、中哈石油管道和中亚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之后的第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即将打通。中缅石油管道比起通过马六甲海峡将石油运抵广东或浙江,提炼后再运往中国其他地方,至少能缩短1200公里的路程。专家评述说,最关键的是,这条路线避开了“马六甲困局”,在石油安全方面有着重要意义。 “马六甲困局”其实是中国人的一种冷战惯性思维,特别是自1993年起,中国从石油出口国,转换为石油进口国以来,中国进口原油的五分之四都是从马

中石油有关人士6月15日确认,投资20亿美元的中缅油气管道将于今年9月全面开工。这意味着继海上进口、中哈石油管道和中亚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之后的第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即将打通。中缅石油管道比起通过马六甲海峡将石油运抵广东或浙江,提炼后再运往中国其他地方,至少能缩短1200公里的路程。专家评述说,最关键的是,这条路线避开了“马六甲困局”,在石油安全方面有着重要意义。


“马六甲困局”其实是中国人的一种冷战惯性思维,特别是自1993年起,中国从石油出口国,转换为石油进口国以来,中国进口原油的五分之四都是从马六甲海峡通过。据测算,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近6成是中国船只。马六甲海峡已经与中国经济安全息息相关。这个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三国共管的海峡,直接扼住东亚国家的能源咽喉。中国目前对于马六甲海峡的控制力几乎为零,由此在中国就产生了“马六甲困局”之说。


中国开工建设中缅油气管道,对于中国油气运输来说,多了一个新的运输路径,但是否就意味着中国从此就解决了“马六甲困局”,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中缅油气管道,未来有可能就是一个新的困局。


首先,缅甸是目前少数几个军人执政的国家,国家的政局极不稳定,存在很大的变数,即使建成中缅油气管道,在这样一个充满变数的专制国家,谁能保证油气管道的正常运营。


1962年奈温在缅甸政变成功后,军人直接掌握了国家政权,在奈温执政的26年间,缅甸由东南亚自然资源最好、发展水平位居东南亚前列的国家成为了落后的国家之一,1987 年12月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缅甸国内也出现对军人政权不满的声音。曾于1961年~1971年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吴丹,生前就坚决反对军人政权。从1988年3月开始,缅甸持续爆发大规模的反奈温政府示威游行,奈温被迫辞职。1988年9月18日,以苏貌为首的缅甸国防军又一次发动政变,建立了新军人政权。长期军人执政,对内采取压制和暴力,造成缅甸各个邦之间自成一体,军人政权对于地方邦的控制力日渐衰弱。


中缅输油管道这样庞大的工程,加上缅甸各个邦之间相对独立和分散的机制,即使管道建成,在运营方面,如果不动用强力机构,是很难协调各方利益。各方利益如果得不到保证,仅凭中石油就想玩转缅甸,那也太小看缅甸国内的政治势力和地方邦的势力。


其次,中国企业近年来在国外屡屡遭到当地人的排挤,这与中国传统习惯很难适应当地习俗有很大关系。中国人到国外投资,基本上还是沿用中国国内的一套,先是贿赂打点高官,通过强权拿到投资许可等证书,然后就形成固化的利益小团体,一般很少顾及投资所在地民众关系的交往和融洽,与当地群众难以形成利益共生链条,造成本地人排挤华人企业,或者干脆直接破坏华人企业的设施和恐吓员工。如果中国在建设油气管道时,不能让当地百姓从这条管道建设上感受到好处和发展机遇,今后这条管道上随时被捅一个洞,抑或偷盗一点油,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其三,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那就是中国为什么在国际上没有坚实的盟友,中国在外交思路上一直没有跳出支持政权,而不普惠当地民众的做法,造成任何和中国打交道的政权只把中国当成一个棋子来调控国内政局,而不是坚定的盟友。缅甸是中国的盟友吗?估计没有一个中国政治家敢拍胸口保证。军政府在缅甸的日渐艰难,连军政府本身也清楚民主进程不可逆转,军人政权极有可能在与反对党民盟领袖昂山素季举行对话并按计划进行新宪法的全民公决和举行大选。缅甸未来能否把自己拴在中国这条船上,一样有很大不可预估性。如果缅甸民众不能真实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实实在在好处和主导缅甸社会发展的价值观,把破解“马六甲困局”寄望于一个摇摇欲醉的军政府,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单边主义梦想罢了。


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只能说是中国在油气运输上多了一条选择,而远未达到破解了“马六甲困局”,否则,我们有可能就会陷入一个新的“缅甸困局”之中,难以脱身,最后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尴尬。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