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有邻 第一章初次交锋 第一章初次交锋(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7)


沿着河沟的堤埂,有一条在草丛中被踏得白亮亮的小道,河边几棵粗大的垂柳腰身臃肿,随风翘首弄姿,一条水蛇嗖了一声从草丛中窜入沟里,荡起一波波的涟漪。

鲁高扬沿着这条小道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田里的小麦愉悦地晃动着麦穗,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响。鲁高扬想像着收麦子的季节,那时部队会派很多人来,或许一天时间就能将这几十亩麦子收拾干净。现在田里没有什么事儿,重点还是要抓好养殖。

鸭舍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儿,在角落处开着一个小门。鲁高扬信步走入院门,看到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头戴着一个破草笠,正在扯开一袋饲料,用舀子往外分洒着,一群小鸭争先恐后地抢食着,簇成一团。

“吼吼!”戴草笠的中年人放下手中的舀子,用手拨开簇拥在一起小鸭,然后神情贯注地盯着小鸭吃食。

“你是老马吧?”趁这工夫,鲁高扬与马得水搭讪道。

“嗯。”马得水抬头看看了鲁高扬,很快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是部队新派来的。”

“嗯。”马得水抄起地上的饲料袋,迤拉着一双满是泥土的解放鞋,扭身钻进饲料房。

鲁高扬见马得水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不禁有点恼火。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是这儿的一场之长,怎么以这种态度回答领导的问话呢?好在鲁高扬刚才听许有发说过马得水的性格,要不然还难以接受。

“老马,这批鸭苗还可以吧?”鲁高扬清清了嗓子,尽量装出领导的口吻,站在门外提高声音问道。

“还可以。”半响,马得水在房内吐了三个字出来。

嗨!与他计较什么呢?鲁高扬想,临时工也不是军人,干了今天没明天,不想干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他还管你部队那一套?别说是我,在他们的眼里或许军区司令员来了也是一样。

想到这儿,鲁高扬从口袋中抽出烟来:“老马,先不要忙,出来抽支烟吧。”

这时马得水摘下了草笠,出了饲料房,伸手把烟接了,又从衣袋中摸出一个打火机来,独自把烟点了,又把打火机递给鲁高扬:“过几天要去买点网回来了,鸭子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就要下水,放在沟里了。”

“哦,好,这事儿你办!”鲁高扬难得听马得水说出这些话来,连忙回道,“工作上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

“你看!”马得水用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指了指沟对岸的一层网,“那儿有处破了,如果不更新,鸭子就会从那儿钻出去。虽然也跑不远,但二撸子经常会过来捉我们的鸭子。”

“哦。”鲁高扬望着对岸说道,“要多注意啊,不要把鸭子弄丢了。”

“怎么个注意法?眼睁睁地被他捉。”马得水黑瘦的脸庞憋得有点发红,“明明是我们的,他却说是他的,弄不好他还会与我们过不去,上次去街上买油,还差一点儿挨了他一顿揍呢!”

“这事儿我听晁永程说起过。不过老马你放心,以后再碰上这样的事儿,你向我汇报就行了,我来与他理论!”鲁高扬话音不高,却带着几分的威严。

“嗯。”马得水答应一声就不再言语。

“对了,老马,你有手机吗?我借用一下打个电话,我付你话费。”鲁高扬这时记起电话的事儿,试探着问道。

“手机?!”马得水一脸的困惑,“我要这个干什么?”

“你平时不打电话吗?”鲁高扬有点失望地问道。

“打给谁?一般春节我才给老家打个电话。”马得水幽幽地回道。

“许有发他们有吗?”鲁高扬不死心地又问。

“没有,手机可不是我们玩的。每月挣点钱,糊个日子还差不多。”马得水仿佛明白了鲁高扬用意,对鲁高扬道,“你要是想打电话,可以上街去打。”

“好吧,这事儿回头再说。你现在要是忙过了,就一起过去吃饭吧,我让许有发上街买菜,这会儿差不多快回来了,中午我请客,我们几个在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鲁高扬把烟头弹到地上,吐了一口烟。

“哦。你先去,我就来。”马得水把门带上,披起一件褪色的中山装,跟在鲁高扬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向中间那排宿舍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