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木屋琐碎

til1111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夜幕再次降临,耶夫斯克图书馆外一座底层掘空的俄式‘木格楞’建筑内炉火蒸蒸,从东城区赶回来的二团长王金镖正小心翼翼的坐在火炉旁,一边取暖,一边翻烤着手中的肉块。 他说这是鹿肉,是一位俄国老大妈为了换回自己被俘的儿子送给他的,他很乐意的就笑纳了,并将那个不懂事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夜幕再次降临,耶夫斯克图书馆外一座底层被掘空了得俄式‘木格楞’建筑内炉火蒸蒸,从东城区赶回来的二团长王金镖正小心翼翼的坐在火炉旁,一边取暖,一边翻烤着手中的肉块。

他说这是鹿肉,是一位俄国老大妈为了换回自己被俘的儿子送给他的,他很乐意的就笑纳了,并将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小小地教训了一顿后,放了。

“你们不吃点?”王金镖好奇的问所有人,今天这帮狼崽子怎么了,放着大补无人问津。

呕——

王金镖的话一出,观看过‘火烤全人’边永茂等人就捂起了嘴巴。边永茂不想提那件事,他更担心会坏了老王的胃口。

“他生病了”袁克恒端着热茶笑着解释,并朝王金镖手中的肉块看了看,喉结不由的上下动了几次,忍住呕问:“你那边打的怎么样,损失大吗?”。

彤红的炉火映在王金镖的脸上,他吸了下鼻子道:“死了一百多人,受伤的更多,还有十七个连人影都找不到了”。

“是不是被俄国人给害了?”唯一还敢坐在王金镖面前的孟克问。

王金镖摇摇头。“也可能是逃跑了,这次的仗打的太激烈了,那些人,简直就不要命”。

砰——!屋外突然响了一声冷枪,但在坐的人谁也没动,他们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也许是克伦斯基又在处决敌对派了吧。

他们总是日夜不停的在杀人。

也许是想到什么,边永茂问袁克恒。“旅长,我交给克伦斯基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死了?”。

袁克恒笑道:“那哪能,你俘虏的都是布尔什维克党在远东地区的大人物,养尊处优惯了,有四个人已经投降,克伦斯基还封了他们大官呢”。

“那其他人呢?”。

“毙了”袁克恒不耐烦的回答道,他发现边永茂是混一旅中最有可能被赤化的高级军官。聪明人也有聪明人的不好,想的太多,看的太远。

袁克恒突然道:“边永茂!”。

“到——!”。

“坐下说话”袁克恒将一杯开水塞到边永茂的手里。

“我问你个事,你觉得旅长我这个人怎么样?是你的朋友吗?”。

“当然是!”边永茂猛得站起身,杯中的热水溅出来烫的他一哆嗦,但他仍面色严肃的回答道:“您永远都是我老师!”。

“这么说我是个好人了?”袁克恒笑的很开心,又问:“那你觉得革命党人怎么样?大胆的说”。

边永茂犹豫了一下,“报告!他们也是好人!”。

“恩”袁克恒点着头。“他们是好人,我也是好人,而我和他们又都认为对方不是好人,这难道不矛盾吗?”。

“这……..”边永茂无法回答,就连其他的军官也开始思索起了这个问题。没错,旅长是好人,孙先生也是好人,但他们彼此间又是敌人,这还真是很矛盾。

“你们也都想想吧,到底什么是好,什么坏” 袁克恒慢幽幽地灌起了热水。

考虑了一会,边永茂回答道:“报告,有良知,为国为民的就是好人,反之,是坏人”。

袁克恒不满意的点评道:“勉强算对吧,但你似乎忘了,中华有四万万民众,而这四万万人又都大抵分为两类,也就是你说的好人和坏人。国以民为本,不管你站在哪一边,都会抛弃另外一部分民众,而另外一方的人,就会认为你是坏人。那你说,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

“这什么这,想不明白是吧?”袁克恒伸出一只手“这世上的事就像这支巴掌,看着手心就会忘了手背,看着手背就会忘了手心,而人们总是固执的认为,他们看到的是一整支手”。

“没错,人不能没有原则,更不能两边都想爱,那样,什么事都做不成。但我们能不能看着手心的时候念念手背?望着手背的时候想想手心?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也许你们就会发现,事情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


“那旅长,到底什么才是好人和坏人啊?”一位年轻军官不解的问道。

袁克恒一副狠铁不钢的样子。“这么说吧,你妈,怎么看都认为你小子是个好人,而你丈母娘,一看到你这个穷女婿,就一口咬定你是坏人。懂了没?”。

“懂了”年轻军官恍然大悟,笑着对所有人说:“原来这世上就根本没有好人坏人之分”。

“放屁”袁克恒笑着骂:“你小子连好坏都不分还算是个人吗?这好人和坏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今天之所以对你们说这些,只是想让你们明白,好和坏,不是那么容易判断的。做人不能太主观,要尝试着站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不能因为的自己喜好,而左右了你们的判断。我们军人,必须要学会换位思考,否则,很容易产生错误的判断”。

袁克恒举例讲解道:“克伦斯基虽然在城里杀了很多人,但同样也有人在支持他。这是为什么?因为克伦斯基同样代表着一种立场,我们不能因为不喜欢他的立场,就否定他,甚至是轻视他”。

“以后,打仗的时候你们也多替对手想想,一定要真心诚意,打心眼里理解你的对手,站在他那个位置上替他担忧,为他着急。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判断出对手下一步想要干什么。可千万不要认为,自己的对手就是些白痴或疯子”。

“讨厌一个人,往往会误解一个人,跳不出这个怪圈,就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军人的眼中只有胜利,善恶真伪这些东西,只适合哲学家,而军人,必须是实干家!”。

“是——!”军官们起立同声应道。

袁克恒摆摆手。“不要形式主义,又不是在开会,谁饿了,就去找老王分点肉吃,吃完赶紧滚吧”。

呕——,看过‘火烤全人’军官们又开始捂嘴巴了,纷纷起身告辞,老王不明所以的狠咬了几口肉,含糊道:“那我也走了,旅长有什么命令就喊我”。

人*后,袁克恒开始哐当哐当的在架空的木地板上过瘾,他已经很多年没住过这‘木格楞’了。上一世,曾有幸住过那么几天,非常值得怀念。

‘木格楞’这东西不要看是全木结构,但由于不接触地面,在冬天要比住石头房子暖伙得多,非常舒适。

袁克恒躺在铺得厚厚的木床上,感受着从火炉里传出的阵阵温暖,不由地春心荡漾。他想,如果这时能有个心爱的女人在身边就好了,在这风雪如画的北国大地,钻进这温暖如春的‘木格楞’里,谈天说地,实在是太浪漫了。

“什么人!”屋外的警卫突然喊道,并拉动了枪栓。

一个女人喘着粗气回答:“袁将军在吗?我来送木头了”。

“安菲娅?”袁克恒拉开门一看,还真是原图书馆馆长安菲娅小姐,连忙命令卫兵放下了枪。

“你这是干什么?”。

袁克恒望着安菲娅,她竟然是架着马车来的,马车里横七竖八放不少根大木头,看意思,是刚从林子里砍来的桦树,白白的树皮都没有褪去。

形象有些狼狈的安菲娅微笑道:“袁将军,我给您送木头来了,请不要再烧我的书”。

“这都是你砍的?”袁克恒有些不信,安菲娅忙回身从马车上取出一把大大斧子端在手中,吓得卫兵连忙又端起了枪。

“这下您应该相信了吧?”安菲娅很得意的问,似乎在嘲笑袁克恒小瞧了她。

袁克恒傻傻的点点头,叫过来一名士兵,命令士兵带着安菲娅去找军需官卸柴火。他刚转身想要回屋,马车上的安菲娅喊道:“您是个好人,请一定帮我保护好书籍!”。

“呃………,一听就是假话”袁克恒无比自责的回到屋内,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连个丑女人都制服不了呢!失败啊。

(这章有些罗嗦了,又是大段的对话,主要是想塑造一下人物特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