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康熙要这么整戴梓?

三观山 收藏 12 929
导读:戴梓(1649~1726) 中国清代火器制造家。字文开,号耕烟,浙江仁和(今杭州)人。通兵法,懂天文算法,擅长诗书绘画。曾制造了“连珠火铳”和“子母炮”。  康熙第一次接见他时,令他作《春日早朝诗》,受到赏识,授以翰林院侍讲官职;他的诗在他被迫害流放到东北后,写的更好一些;他在绘画、书法上都有一定的造诣;他还通晓音律,曾参加编修《律吕正义》;他也通晓天文算法;他还写过《治河十策》,有过不小的影响;他有极高的研究制造技术才能,康熙有次问他是否明白外国产的法琅的道理,戴梓就很快地研制出来了。   其最可

戴梓(1649~1726) 中国清代火器制造家。字文开,号耕烟,浙江仁和(今杭州)人。通兵法,懂天文算法,擅长诗书绘画。曾制造了“连珠火铳”和“子母炮”。

康熙第一次接见他时,令他作《春日早朝诗》,受到赏识,授以翰林院侍讲官职;他的诗在他被迫害流放到东北后,写的更好一些;他在绘画、书法上都有一定的造诣;他还通晓音律,曾参加编修《律吕正义》;他也通晓天文算法;他还写过《治河十策》,有过不小的影响;他有极高的研究制造技术才能,康熙有次问他是否明白外国产的法琅的道理,戴梓就很快地研制出来了。

其最可称奇的是他发明制造火药武器的才能。

戴梓曾制造连珠鸟铳,献给清政府,这种鸟铳是一种能连射击二十八发的火器。据纪昀记载,他由戴梓的子侄那里了解到,这种鸟铳形状象琵琶,火药和铅弹存在铳的上部称作铳脊的地方,有两个机轮,扳一机火药和铅弹自动落入筒中,第二机就随之动作,火石激发鸟铳发射,如此重复,二十八发射击结束后,才需要重新装火药和铅弹。这是一种早期的自动射击武器,但是在康熙大帝这位英明君主朝代,这种先进武器不但未得到推广,而且连实用的机会都没有,其实物只能藏于家中。

康熙年间,曾有西洋人以一种称为蟠肠鸟枪的火器夸耀于康熙,按康熙的命令,戴梓很快就制造出了多把这样的枪。所谓蟠肠鸟枪应是指枪管内有镗线(即来复线)的枪,在当时工艺条件下,戴梓能很快地制造出有镗线的枪管,是个很不简单的事。

戴梓曾“自制火器,能击百步之外”。而据纪昀记载,在乾隆三十年(即七八十年后),在新疆作战的清军的鸟统射程只有三十多步。可见戴梓制作水平之精和清军火器的落后。

他最重要的贡献是制造子母炮。在康熙十九年,他奉命制造子母炮,其特点是发射出的不是普通铁弹或铅弹,而是可爆炸的炮弹,康熙亲自去观看其演试,并命名为“威远将军”。康熙在亲征噶尔丹时的 昭莫多战役中子母炮曾大显神威。记载说“以三炮堕其营,遂大捷。” 这样说不知是否有些夸张,但是,可以合理地推断,和发射攻击一点的铁弹或铅弹的火炮相比,这种炮弹爆炸后攻击覆盖面较大的火器在对付游牧民族的骑兵时,会有奇效。准格尔汗部有一种骆驼阵,在草原作战中颇为有效,而正好成为子母炮有效攻击的对象。

就是这样一位奇才,却被康熙发配到东北铁岭,乃一大冤案。冤案的起因在于西洋人南怀仁出于忌妒的诬告。至少有两件事可以让南怀仁忌恨。一是在戴梓制造冲天炮之前,康熙先是命令南怀仁造,但“造之一年而不成”,这才让戴 梓制造的,而戴梓仅用八天就造出来了。这使南怀仁“惭且愤”。另一是在编纂《吕律正义》时,南怀仁和戴梓意见分歧,且南怀仁又辩论不过戴梓。

于是南怀仁就串通曾敲诈戴梓而未得逞的一些人,诬他私通东洋(即日本)。结果戴梓被流放。

这里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外国传教士会这样卑劣吗?回答是肯定的。南怀仁对自己的对手进行诬陷是有先例的:在康熙朝初年,有位叫杨光先的人反对南怀仁及西洋历法,南怀仁对其恨之入骨;在康熙拘禁鳌拜后,南怀仁就向皇帝诬告杨光先是鳌拜死党,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精明的康熙没有受骗,只是把不明白天文历法、思想顽固的书呆子杨光先撵回家去,未判什么刑。

明末清初来中国的传教士中,由耶稣会派来的占相当大的比例,南怀仁也是耶稣会派来的。耶稣会是欧洲天主教中的一个小组织,在欧洲宗教改革后,新教迅速崛起,天主教内一些人为了对付新教而组织成立的。耶稣会在行动中,为了天主教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包括暗杀手段也可使用,所以耶稣会在欧洲声名狼藉。象这样一个组织的成员,为了去掉一个可能威胁自己在皇帝前地位的异教徒,采用卑鄙的手法,是正常的。

另一个问题:这是康熙糊涂还是有心制造的一起冤案。可以认定,这是康熙心知肚明的一起冤案。原因在于,如果真正是里通外国罪,必死无疑,而不是流放罪。不处死,就说明康熙明知他没有里通日本,所以是冤案。何况康熙绝非那种乱干糊涂事的人。

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康熙要这么整戴梓?原因对于满族骑兵来说,这个人是个可怕的潜在危险。既然他制造的武器可以轻易地打败蒙古骑兵,那么打败满州骑兵也不会有什么困难,而满州骑兵却是康熙的命根子。康熙对于这种子母炮十分重视,在康熙五十四年,他明令说子母炮是八旗武器,各省绿营,也就是以汉族人为主的部队是不许制造的(这时戴梓仍在流放中)。

从戴梓和康熙的红人南怀仁辩论等事可以推测,他应该是个缺乏奴才相的人,甚至可能有些桀骜不驯(许多天才都是这样)。合理的解释是康熙不喜欢这个缺乏奴才相、而在制造火器上又过于能干的汉族人,虽不相信他里通日本,但正好借这个由头打击一下。虽然戴梓是忠于满清的,他是在清军攻打三藩耿精忠时投效至军中的,且立过大功,这才得到康熙的接见和提升。即使这样,过度精明的康熙仍迫害这样有潜在危险的汉人。

这样一位有多方面才能的专家的结局是可悲的,他在铁岭三十多年,连他儿子的籍贯都变成了东北。七十八岁时遇赦,在回家路上病死。人们多为此而惋惜。昭槤在他《啸亭杂录》中明确地写"人共惜之",这样对圣祖康熙的批评,即使很委婉,对于一个满州贵族来说,也是极不容易的。

这样的奇才太难得了,如果他的天才都发挥出来,也许就是东方的达芬奇。

康熙太精明了,为了一己的利益,因为一个可能的潜在危险,不但扼杀天才,而且使中国武器的发展停滞不前。

本文涉及戴梓的资料,来自《清史稿.戴梓传》《清朝文献通考》《阅微草堂笔记》《啸亭杂录》等。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