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害人的驾照[长城军团]

那一年,刚好有一段空闲的业余时间,为了打发日子,充实生活,就想着法子给自己找乐趣、寻开心、没事找事。刚开始,自己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好,好像没有什么能够令我心动的事情,有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感觉。那时,除了工作,就是一日三餐铺床睡,阿弥陀佛又混一天。每日,我在三分之二的光阴里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的浪费了大把时间。突然,有一天大脑里冒出一种想法,不知算不算心血来潮,或者说是大脑发热,要不就是头脑开窍了,想出了一件让我自己感到很兴奋的事情,就是想去汽车驾驶学校学习开车。主意拿定了,办事雷厉风行的我说干就立刻行动起来,我要去汽车驾驶学校咨询有关报名学开车的事宜 。

我家附近有一个废弃的飞机场,好多单位都盯上了那里因飞机场搬迁而大块闲置下来的土地,为了能够多争到一块地皮,各单位针锋相对,挣来抢去,互不相让,打的不亦乐乎,结果那些象“烫手山芋”的闲置土地,谁都想要,谁都得不到,被暂时束之高阁起来。这可让那些办驾驶学校的老板和个人承包者高兴得跳起蹦子来,那宽宽长长被废弃了的原飞机跑道是最好的练车场地。因为以前的飞机场是禁区,当时那是无人、无建筑物的空旷地带。那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来的好地方,况且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对驾驶学校的老板来说,可是天下掉馅饼得好事情。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老机场的跑道附近雨后竹笋般的迅速涌现出了好几个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汽车驾驶学校。这些,对于正好想要去驾驶学校学开车的我,可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好似上苍对我大开方便之门,在家门口就能上驾校学开车,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那时正是5月初,刚进入夏天,天气不算太热,是个适合外出学习驾驶的好季节。周末的一天,我去汽车驾驶学校咨询,来到原来飞机场跑道边的一排平房前,看到那里挂了好几个不同名称的驾驶学校牌子,几乎每隔两三个房间就是一个不同的驾校,我一下就傻了眼,面对好几所驾驶学校不知道应该去哪一个才好,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有人从那一排平房的其中一个房间里走出来主动与我打招呼,当他了解到我的用意后,非常热心的向我介绍他们驾校的情况,并请我到他的办公室里详细谈。我是上班族,每个工作日是下午4点多下班,周末休息两天,我想在我的空挡时间里自己安排练车的时间,我刚说出自己的想法,对方就向我承偌:没问题,完全可以办到,只是要在前一天给他打电话约时间,这样他才能为我安排车和教练。原来,我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这所驾校的老板。另外,我还很婉转的吞吞吐吐说出我不想花费太大的力气难为自己,我只是想混个驾照玩一玩,我担心自己没有恒心坚持不下去,又怕考试太难太费事,我将自己的顾虑向他和盘托出。这个驾校的老板可真是个有能耐的人,他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对我说,只要我认真学,考试的事情他会替我安排好,保证能让我拿到驾驶执照,如果我没有时间去考试,他甚至可以找人代我考。天呀,还有代考一说,我终于听明白了,这就是说只要我进了这所驾校,等于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稳稳当当的把汽车驾驶执照装到自己的口袋里面,这不正是我心中所希望的最为理想的那一类驾驶学校。仅凭这一点就足够了,不用再去其它的驾校咨询了,也不用再忧愁寡断、犹犹豫豫了,要学车就进这个可以很容易拿到驾驶执照的驾校,当时我就果断的做出了这个不知是算好事还是算坏事的决定。

随后,我立即在这个驾驶学校报了名,接下来就是按要求填写各种报名表,又交了2000多元的学费,办手续。原来我到这里来,只是想来咨询没有做报名的打算,身上没有装照片,除了没有当时交我本人的照片以外,(因为办驾照必须要照片,我答应他尽快补交。)其它的手续很快就办妥了。这位赵姓校长发给我一本图文并茂的有关交通规则方面的书让我自学,并告诉我考驾照要通过两道关:首先要通过交通规则的基础知识考试;其次,才有资格考实际操作。当我拿着我认为很厚的关于交通规则方面的书时,心里不由自主的暗暗窃喜起来,幸亏赵校长许愿有人代我考试,不然这么厚的书背起来还不知会累死多少脑细胞。呵呵,我这是懒人有懒福,瞎猫撞到了死耗子,刚到驾驶学校来咨询,就碰到了符合自己心意的学校,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领了书,赵校长又带我去看今后我们用来练习的教练车。在这排平房门前,停了好几辆旧的北京212吉普车,赵校长指着其中离我们最近的一辆吉普车对我说:这辆车是咱们驾校的车,只要学会了开吉普车,开起小轿车来就很轻松没有问题。驾校还有一辆车,由教练带着几个学员上路练习去了,那些学员马上就要考驾驶执照了,正在抓紧时间作临考前的练习。后来,通过与赵校长的交谈,我知道了这个驾驶学校是赵校长个人承包,教练员是他聘用的。原来,这是一所个体的小驾校,难怪那么好说话,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着办。不过,再想一想,来驾校不就是为了学开车吗,只要从这个驾校毕业后能够把汽车玩得跑起来,能够把那个容许开车的小本本拿到手,不就是达到了初衷的目的了。借用故去的伟人一句话: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论大驾驶学校还是小驾驶学校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目的就是好驾驶学校。

乘着工作不太忙,有的时候,利用上午气候宜人的时光,请两个小时的事假去驾校练开车。反正我们单位工作忙起来加班加点没有加班工资,工作不忙起来请事假不上班也不扣工资。刚开始练车时,凭着最初的热情劲和新鲜感,我还是认认真真的练了几天。最初,空手练三把方向盘。左转弯,右手将方向盘向左转180度,左手接住;右转弯,左手将方向盘向右转180度,右手接住;左转弯,……。如此,反复循环,只一会工夫就烦透了、厌倦的不想再继续进行了。随着我对汽车越来越多的接触,我对亲自驾驶汽车的新鲜感觉、强烈愿望越来越淡薄。此后,天气一天一天的热起来,我练车的热情一天一天的在消退,除了星期六抽出半天时间去驾校练车,其它时间我都不去驾校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可以将笨重的旧北京吉普车,在空旷的练车场上开的跑起来,只是我胆子小,车速比较慢,不论教练在副驾驶座上怎么吼着让我加速,我就是不敢提速,任凭教练大喊大叫,我好象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我行我素,驾驶着破吉普车象老牛拉车般的在练车场上慢腾腾的转悠。年轻的教练喜欢把车开到时速100公里以上,而我的时速却始终保持在20公里左右。也许教练认为我不是一名好学员,不可教也;也许我的胆子太小了,教练觉得我不会出事;也许我的时速不是一般的慢而是太慢了,让血气方刚的教练受不了,最后教练不陪我练了,丢给我一句话:“开车是熟练活,要多练习。”说罢,教练甩袖扬长而去,让我自己在空空荡荡的练车场上继续练习开车。教练走了,没有人再扯着嗓子冲着我大喊大叫,没有人再硬逼着我加速把车开得快一点,我落了个耳根清静,又可以心安理得、随心所欲的开着车在练车场上慢慢溜达,这正符合我心愿,是我求之不得。

有一个星期六我按事先约定好的时间去练车,驾驶学校安排我与高新区的一位款姐和一名从美国回来的帅哥三人共同用一部车练习。我们三人的水平都差不多,都可以开着练习用的吉普车在练车场上慢慢转悠。此时,教练已经对我们放手了,不再陪我们练习,任我们自己在练车场上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刚开始,我们三个人的组合配合得很默契,经过相互之间的共同切磋,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点提高。只是没有过多少时间,款姐受不了拉,她觉得用又老又旧的北京吉普车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款姐是一个生物制品企业的老总,自己有企业、有汽车、有专职司机,她想用自己企业的车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将来就开自己熟悉的车。款姐用手机招呼她的司机驾车来驾校,乘她的车还没有到之前,她和驾校的赵校长商量,她以后就用她自己的车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不过还的用驾校的练车场,离开驾校空旷无人的练车场,款姐就不敢开车了。款姐和我一样的胆小,难怪驾校的赵校长要把我们安排在一起练车。赵校长对款姐的要求答应的很爽快,毕竟款姐交了学驾驶汽车的费用,况且练车场是公共资源,闲着也是白闲着。赵校长对款姐说,欢迎她随时来练车场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赵校长又顺水推舟的送款姐一个人情。款姐的专职司机改作她的个人驾驶汽车的教练,款姐用自家的桑塔拿小轿车在练车场上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一个小时后,款姐那辆车的时速至少在40公里以上。款姐的车离开练车场向公路开去时,我看得真真切切是款姐自己开着车,看来,款姐在私家教练的指导下,驾驶汽车的技能突飞猛进,进步神速。款姐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已经可以驾驶汽车上公路了。自从款姐自己驾车离开练车场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款姐,后来我们也没有再联系过。

我们的三人组合变成两人组合后,我与帅哥一起练过两次车。一般驾校的练习车都是经过改装的,副驾驶座位有一个可以刹车的机关,那是专门为教练设计、安装的一个踏板。当学驾驶汽车的学员在初学时,在驾驶员座位遇上自己不能处理的情况时,教练可以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停住车。我和帅哥练车时,一人在驾驶员的座位上熟悉驾驶汽车的技能,另一个人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帮助观察,并在情况不妙时帮着驾驶员刹车。当我们可以把时速开到40-60公里时,我们都不满足只在平地开车转悠了。在练车场附近有一个巨大的土堆坡,人们利用那个大的土堆坡来练习上坡、下坡。平常第一次练习上坡、下坡都是在教练的带领下进行的。那天教练不在,驾校的赵校长也不在,我和帅哥商量着我们自己练习上坡、下坡。我们自作主张的开始练习上坡、下坡,开始我们比较小心,练习的很顺利,老天保佑我们没有出现任何状况。我和帅哥都兴奋起来,并且还有些沾沾自喜。大概是极乐生悲,就在我们快要收车时,我驾驶着车撞上了一个水泥柱,车的前盖被弹开,发动机冒着青烟,闯了祸的我傻傻的站在车前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帅哥用水桶在附近的自来水龙头处接了半桶水浇汽车的发动机,又盖好车的前盖,上车试了试车还能开。我们将车开回驾校门前,把车钥匙放在赵校长的办公桌上,锁了门就各自回家了。第二天上午我刚起床,帅哥就给我打电话,说他给驾校的赵校长打过电话了,他把撞车的事都大包大揽的揽在自己身上了,汽车有点小问题赵校长他们自己可以修,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让我不要在意。既然,帅哥帮我摆平了一件事,我也不愿意欠帅哥的人情,我请帅哥在当时全市最好的保龄球馆打了一次保龄球。

后来,天气热起来了,我再没有主动去驾校练车。其间,赵校长给我打过两次电话,一次让我去跟着大伙学倒车、移位、进车库。那天是一个工作日,我到是按时去驾校了,只是那天人比较多,大家按次序排队练习,还没有轮到我上车摸方向盘,我们单位的同事就给我打来电话,叫我赶快回单位开会,我接完电话就急匆匆往单位赶。结果,倒车、移位、进车库我根本就没有学。赵校长第二次给我打电话是因为他和教练要带学员们上郊县进行公路实际练习,他希望我能和大家一起去。我参加了那一次的公路实际练习。出发前,赵校长给我们排好车,排好每个人开车的顺序,出去的时候每人开车一小时,回来的时候每人再开车一个小时。在郊县开车,路况差不说,最要命的是农民刚收割完小麦,在路上晒麦子,在地里烧麦秸。广阔天地的枭枭青烟熏得我直流眼泪,在去郊县的路上我只开了半个小时的车,眼睛就模糊看不清路面了,没办法我只好停车要求赵校长换人。下午返回时,我开车上了一座不太宽的桥时,在桥右边的中间有一个农村老太太正蹲在地上摆弄桥面上她家晒的麦子,她好象根本就看不见有汽车要开过来,就象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若无其事,即坦荡又镇定。在我左边,对面迎着我开过来一部汽车。我小心翼翼的让过迎面开来的汽车,又慢慢的绕过蹲在桥上的老太太,将车顺利开出危险地段。事后,赵校长对我说,我在过那个桥时,他都替我捏把汗,他准备随时踩刹车,甚至想叫我把车停下来,想不到我还能将车稳稳当当的开过去。听了赵校长的一席话,我有点飘飘然起来,并且还觉得自己开车的技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很不错。

自从跟随驾校的校长和教练驾驶汽车,上郊县的土路练习开车以后,我再没有去驾校,更没有将尚未练习过的“倒车、移位、进车库”这些对我来说,算缺失的项目自觉补习上。那时,工作也忙起来了,还要频频出差,就在我都快把在驾驶学校学开车的事情忘到脑后时,驾驶学校的赵校长又一次给我打来电话。这次,赵校长是通知我去驾校领驾驶执照,他很守信用,没有忘记当初对我的承偌。就这样,我真的将汽车驾驶执照混到手了。不过,我心里很明白,我的驾驶执照含金量不高,存在着一定的水分。

有了汽车驾驶执照后,我也在公路上开过车。周末,我们经常自己驾车出去玩,有时是我老公将车开出去,我将车开回来,快到家时情况比较复杂就又换成他开车。所以汽车进出车库的事情都是老公进行。有一个星期天,老公有事不在家,我想去超市买东西,就自己去车库取车,我忽略了自己还不会“倒车、移位、进车库”的缺陷。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从车库开车出来,结果总是掌握不好离开车位的距离,害得我有点手忙脚乱起来,最后误将刹车踩成油门,我将车重重的撞到车位对面地下车库的墙上。阿弥陀佛,汽车驾驶位的两个气囊都弹出来了,我当时吓得半死,可还是本能的跳下瞬间充满蓝色呛人烟雾的汽车,随后定定神,我动动胳膊、扭扭身子,用来验证自己有没有受到伤害出现问题,还好四肢健全、身体没有不舒适的地方。事后,想一想让我即觉的后怕,又感到有点侥幸。那一天,幸亏我只是驾车撞到地下车库的墙上,我没有伤及无辜;幸亏地下车库修建的无比坚固,我才没有把墙撞塌,没有把自己埋在乱砖头中;幸亏汽车有保护系统,我才四肢健全没有受伤。虽然撞车的后果不算严重,但是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惨重,事后修车花了1万多块钱。这些都是那个轻松得到的驾驶执照惹的祸,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个汽车驾驶执照,我那敢轻易的动汽车,那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悲哉,呜呼。虽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但是教训还是要吸取,那就是投机取巧害死人。这个教训我会终身牢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