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九卷 兵锋台海 第三十六章最漫长的一夜(12)中

行天罚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URL] (画面闪回:三天前,总统官邸,电视屏幕上正放送着马诚高调迎接张海伦的画面,蔡浊文正一脸不屑地道:“不过是一个失势家族的孤女而已,傍上了爆发户大款!没什么可关注的,好好策划下我们的毒蝎计划就行了! 冯镇明推了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总统阁下,虽然毒蝎计划实施顺利,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画面闪回:三天前,总统官邸,电视屏幕上正放送着马诚高调迎接张海伦的画面,蔡浊文正一脸不屑地道:“不过是一个失势家族的孤女而已,傍上了爆发户大款!没什么可关注的,好好策划下我们的毒蝎计划就行了!

冯镇明推了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总统阁下,虽然毒蝎计划实施顺利,但是我认为布置些后手才行!”

“你的意思是….”

“那个石井森原总给人不可靠的感觉,我怕是被他们卖了而不自知还要帮着给他们数钱!所以要防止台岛内出乱子!”

“你想怎么做?”

“启用台北监狱里的那个人吧!您一直关着他不就想在这种时候启用他吗?一旦台北市内发生不可预知的事情,身处郊外监狱的他可以第一时间前往衡山指挥所,那里驻扎的6万卫戍部队可以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蔡浊文点点头道:“不错,我们确实需要防着点,这样吧!你以我的名义写道手谕,立即送到台北监狱中,嘱咐他不要再闹绝食了,这几天养好精神,随时前往衡山指挥所!”

冯镇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低头道:“是,这就去办!”)


大门一破开,铁演李如素梅三人从身后各抽出一只96型短突率先抢入楼道内,干净利落的解决了看守电梯口的守卫,众人随即进入电梯下降到了第十二层!十二层布有大量“总统”卫队人员,所以当电梯门一打开,三只96短突开始尽情倾泻火力,这帮人一直被楼下特种小队的活力所吸引,全盯着自下而上的电梯浑没想到楼顶上居然会下来敌人,一通狂扫顿时被杀得人仰马翻!火力继续延伸,素梅三人如煞神般收割着反抗者的生命!人们恐惧地发现抵抗是那么地无力,明明打中了对方却发现对方丝毫没有受伤!(子弹在素梅他们身前50厘米处全部被分解成飞灰!)她们到底是些什么人?终结者?超能力?

楼下,特种小队终于将大楼附近的虾兵蟹将清理干净,在巩霄汉带领下从台北大楼底层迅速突入,逐层向上清理散布在各楼层的目标,在上下两面夹击之下“总统”卫队的抵抗意志彻底崩溃,当王政远的匕首彪悍地割断一位从从侧门扑出来妄图近身偷袭的敌人喉咙时,神经几近崩溃的卫队队长终于喊出了投降的字眼!

演播室门前,两个保镖不死不活地躺在地上,胸口殷红一片,眼见着进气少出气多,马诚跨过两保镖抬手轻轻一推,演播室的大门便打开了!马诚神情淡定地走了进去,素梅三人迅速跟进手举96短突牢牢锁定演播室内各人!

蔡浊文的演讲被豁然打断,本已吓得瑟瑟发抖的台长及导播人员见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们,立即吓得瘫倒在地!反倒是蔡浊文和冯镇明现得镇定自若没显出丝毫慌张!

马诚及张海伦都在心中不得不暗赞一下,久居上位者果然与众不同!

蔡浊文扫了一眼众人连带嘲讽地道:“马诚马老板!张海伦!你们来得很及时呀!正好来见证台湾独立的庄严时刻!”

马诚微微一笑:“没有什么独立,一切都结束了!台湾自今日起永远回归中华母亲的怀抱与大陆永不分离!”

“哈哈!”蔡浊文歇斯里底地笑了起来:“真可笑,真以为你们赢定了吗?就凭你们这几个人!”

张海伦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怎么,你觉自己还有什么凭仗吗?”

“贱婢!一个势微家族的孤女,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言!”

张海伦也不生气笑呵呵地道:“让我来算算你所谓的底牌吧!独立宣言发表了,你觉得台湾军队会听从你的号召反攻台北?尤其是驻扎在衡山指挥所的六万卫戍部队?而你也算定我们不会杀你….”

蔡浊文的脸笑得很灿烂:“你很聪明,继续..”

“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坚持你如此之强信念的是什么呢?对了送信人,或者应该说是统领人,你成了阶下囚,必须有个人来统领军队…”

蔡浊文脸上的肥肉颤动起来!

“老狐狸汤怀恩刚被炸死了,之前送信的都被我们截下来了,行政院院长苏贞介被某人控制了而李X灰在淡水养老,吕柳莲那个老乞婆躲在寺庙里不问世事,我想不出民进党还有什么人能统领军队!哈?我猜到了!是陈阿扁!他不是一直被你关在台北监狱吗?当然了这只是你的一种保护措施!国民党垮台你却不把他放出来,就是要在这时候启用他!”

“你猜得不错!”一个阴冷声音从久不说话的冯镇明口中冒了出来:“如果按正常状态,他早就不该关在台北监狱,而你们这时候也应该被那6万卫戍部队所消灭!这本来是我安排的一步暗棋!”

张海伦的笑意更浓了:“首席资政冯镇明先生,我相信你的智力超群,这是一步不错的暗棋,但是你似乎在提醒我现在状况不正常?”

冯镇明嘿嘿一笑:“不错,卫戍部队没有调动,你们的信息干扰不是唯一的原因!”

听到这里,马诚微微一笑,将双手背在身后,双眼望向天花板心道:又来了,智者间的斗智!张海伦向来喜欢这口的!就让他们斗吧谁叫人生这么多彩呢….

而蔡浊文一张肥脸则憋成了酱猪肝色,又到了暴走的边缘:“冯镇明你到底要说什么?卫戍部队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调动?”

冯镇明突然将右手食指竖起来:“STOP!智者间的对话不需要一个凡人来插嘴!”

“你…..”

张海伦笑吟吟地道:“他的意思就是有人做了大鼹鼠!”

蔡浊文狂吼道:“谁?谁是鼹鼠!?”

张海伦一拍额头道:“天!这都看不出来?你真是猪呀!”

“呵呵她确实是个猪头,不过我也不能算是鼹鼠,我是在尽我的力量扭转乾坤!看好了蔡大总统!”说到这里,冯镇明转过身面对蔡浊文从怀里掏出个纸条:“这是三天前你让我些的手谕,我说我会发送到台北监狱。实际上我撒谎了,我并没有将其传达到那里,反而让监狱守卫特殊照顾下那个人!我想此时台北监狱已经被你们攻下了吧?大家一定很想知道那个人现在的境况吧?”

这时素梅道:“哦!张姐,范秉义那边已经攻入台北监狱,他们在一个小黑屋里找到了他……”

张海伦问:“怎么了?”

素梅的脸上怪怪地:“那人已经被饿死了!”

众人大惊这可是奇闻一件,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会被饿死!

冯镇明冷冷地道:“没什么奇怪的,这个陈阿扁不是喜欢绝食吗,我就让他一绝到底!此人在位时贪得无厌、狡诈奸滑、无信无义!得到此种下场已经是便宜他了!即使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冯镇明冷酷的一面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即便是马诚和张海伦这等人物也不禁直打寒颤!

“扑”蔡浊文一口血喷了出来,:“冯镇明!我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我!”

“住口!”冯镇明冷喝道:“收起你的假仁假义,你只有你自己!尔乃独夫民贼,挟洋自重裂土窃权的大盗!非我背叛你而是天要亡你!记住这句话上帝欲使其灭亡必让其疯狂!希望你下辈子不要投错胎,做个普通人吧!”

蔡浊文的脸突然变成了惨白色,颤抖手摸向口袋里似乎想拿什么东西,但是随着她喉头唧咕几下。蔡浊文双眼一翻肥胖的身躯缓缓向后倾倒!

见此情景,素梅迅速上前用大拇指按了按蔡浊文颈部大动脉,又低头在她胸口听了听心音,然后对大家摇摇头道:“急性心肌梗!已经没救了!”

张海伦轻轻拍了手掌:“佩服,冯先生今日之壮举远超当年诸葛卧龙骂死王朗,气死蔡浊文饿死陈阿扁,你足可以青史留名了!”

冯镇明微微一笑道:“过奖了!我不过尽些人事而已!”

“好个尽人事!不过我对先生的人品还是有些疑虑,这段时间就委屈一下先生了!铁演!将冯先生交由特种小队看管!天亮后移送台北监狱!”

“是!”

冯镇明推了推眼睛:“理解,了解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我也做了不少恶事,属于我的惩罚我会接受,如果觉得镇明还有用的话,我愿意奉献我的智力!”

铁演一伸手道:“请!”

冯镇明点点头跟着铁演向门外走去,而素梅在李如的帮助下干净利落的将蔡浊文尚温的尸体抬了出去!当冯镇明经过张海伦身边的时候,冯镇明突然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对张海伦道:“80年前并不是只有你们张林家的私军进入了那片密林中!远古文明的瑰宝!可惜冯家没你们幸运…..”

听闻此言,张海伦的眼睛突然大睁,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状态:“原来如此……”

看着冯镇明走出大门,马诚轻叹了口气:“此人不简单呀!可惜是个剑走偏锋的人!”

张海伦嘴角微微弯起:“非常人做非常事,不按常理出牌,这种人是把双刃剑,用好了事半功倍,用不好他还会再次反水!怎么用他容我好好考虑,这段时间就让他在监狱里避避风头,缓解下民众诘难之口,反正时间也不会长……..”

马诚点头道:“这样很好,天生我材必有用,人材不是用来浪费的!”

此时宋誉苗欣轩一行人已经来到台北电视台大楼下,由巩霄汉率特种小队列队将他们引进楼内,当然特种小队的军容风气自是让宋誉等人赞叹不已,台湾这帮养尊处优的阿兵哥确实差得太远了!上到12层,正逢蔡浊文的尸体被抬出来,遥想这位当初夺取政权时是如何志得意满,没想到转眼即成空,正可谓因果报应循环不爽!众人唏嘘不已,苗欣轩上前略微检查了下尸体:“无虐待现象,体态正常,生机已绝,怀疑是急病所致!”

素梅道:“蔡浊文的病理报告天亮后我们会转交给你们!”

“谢谢!我们对此非常满意!”

素梅李如推着蔡浊文的尸体离开了12层,接着铁演带着冯镇明走了过来,这几年不少人在他手中吃了大亏,所以当看见冯镇明时,不少人露出了择人而噬的凶光,如果不是宋誉摆手弹压着,估计有人该直接动手了!

冯镇明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宋誉面前道:“我知道诸位对鄙人有很深的误解,这里有个小玩意送给宋老,希望能给诸位解惑!”说完,冯镇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东西赛道宋誉手中,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个亲民党干事小心翼翼地问:“宋老!是什么东西?”

宋誉把手摊开将那小东西给众人亮了出来,一个针孔型无射源窃听器!

一位亲民党干事小心翼翼地问:“这是…..”

“我们安装在蔡浊文官邸的窃听器!冯镇明一定是早就知道这东西的存在,但他没有阻止讯息的传送,他故意将毒蝎计划泄露给我们!”

这时走廊里传来冯镇明的轻笑声:“嘻嘻,不就是三天更换一个嘛!那个做保洁的老婆婆手法太逊了…..”这句话把个宋誉噎得直翻白眼!他扯着嗓子喊道:“半老不老的兔崽子,别得了便宜卖乖!”(冯镇明现年45岁而宋誉已经60了,所以才会有半老不老之说..)

一番插曲,将凝重气氛冲淡不少!众人随宋誉走进了演播室大门,马诚当先一步上前紧紧握住宋誉的手道:“小子不才,末负宋老之期望,诸多阻碍具已清除,就等大家完成最后一步啦!”

宋誉点头道:“好!好!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看到这一天!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开始吧!”

众人点头赞同道:“可以!”

原本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台长也不软脚了,再蠢的人也都能看出来现在所发生的乃是名垂青史的大事!手脚顿时变得灵便起来,灯光、镜头很快调试完毕,马诚、宋誉、苗欣轩三人从容走上演播台,导播做了个OK的手势,信号瞬间被传送到全世界每个角落!接下来,这份由张海伦起草,以马诚、宋誉、苗欣轩三人名义共同发布,名为台湾易帜的联合公报注定将震惊天下并被载入史册!

台湾易帜!不错,张海伦正是效法70多年前的张学良将军所发动东北易帜,来了个依着葫芦画瓢!,毋容置疑的是台湾易帜所造成的轰动效果及其重大意义都大大超过了前者!

这份公报自然由马诚来宣读,相比蔡浊文的声嘶力竭,马诚的雍容大度更让人产生亲和感,张海伦从头到尾脸上都挂着满意的笑容!

PS(预告:后面一段12下是写的是善后阶段,字数不多也就2千来字,属于总结形式,大体上这卷也算是结束了!第十卷将是世界大战,第一章 黎明前的黑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