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全面崩溃”?

shawxu 收藏 4 1328

从2008年下半年以来,日本经济连续4个季度出现负增长。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今年1季度GDP负增长为-15.2%(年率,其后有很小的修正),创下战后最大降幅。与此同时,尽管1季度欧美国家均出现了大幅度的负增长,但与美国的--6.1%、欧元区16国平均的--10%、德国的--14.4%(均为年率)相比,日本无疑是发达国家经济衰退的“冠军”。

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长期低迷时期,日本媒体上曾出现“日本经济战败”、整个日本像一艘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等悲观论调。然而日本经济并没有“沉没”或“崩溃”, 2002年2季度至2008年2季度,日本又经历了经过战后以来时间最长(约6年)的景气扩大期,虽然6年间平均实际增长率仅为大约2%,对于一个成熟的、人口“超高龄化”的经济体,有2%的增长就算不错了。

这次,日本经济又一次“大大地”刷新战后最差纪录,自然又在日本的媒体激起了一片悲鸣。日本共同社称 “日本经济呈现全面崩溃”,“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西方媒体也纷纷表示“日本经济真的不行了”,尽管主要西方国家本身也都陷入不同程度的衰退,说日本“不行”有点“五十步笑百步”的味道。

日本经济确实“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不过人们最关心的是日本经济是否呈现“全面崩溃”?如果今年的2、3、4季度继续重复“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差”的趋势,2009年全年日本将可能出现两位数的负增长,届时即便说日本经济陷入“全面崩溃”也不算言重。但从当前趋势看,在今年2季度以后日本经济不至于重复1季度那样的大幅度负增长,甚至可能转为正增长。其理由是:

一 按月别看1季度日本经济表现,可看出3月份的一些重要经济指标趋向好转。据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经季节调整后算出的“出口数量指数”从去年7月份至今年1、2月全是负增长,但3月的出口数量指数转为正增长,为3.4%。由于出口大约占到日本工业生产的一半,受出口数量指数“转正”影响,从去年9月至今年2月以两位数持续恶化的矿工业生产指数也在3月份“转正”为1.6%,在4、5月还可能扩大正增长的幅度。鉴此,5月20日日本公布创历史纪录的1季度负增长数字后,当天东京股市不降反而略升,也反映了上述经济指标趋好,使市场增加了经济触底反弹的信心,专家估计今年1季度日本经济触底的可能性较大。

二 从库存调整对GDP的影响看,去年秋季以来由于出口骤减导致库存大量积压,对此,日本的企业在6个月来通过严格的减产措施促使库存迅速下降,达到低于最终需求的水准,这就为2季度增加生产以便靠向最终需求水准留下了余地。今年1季度的负增长率中,有3至4个百分点(年率)是企业削减库存投资所造成的,经过付出这种“牺牲”使库存达到合理水平,就为2季度恢复生产创造了条件。实际上库存调整的效果在3月份已开始显现,预计在1季度“为负增长做贡献”的库存投资,在2季度可望“为正增长做贡献”。

三,从日本政府的景气对策看,去年8月以来,日本政府在严峻的财政状况下,推出了一系列应对危机的政策措施,其规模和力度一次比一次大,相继出台了“实现安心的紧急综合对策”(11.5万亿日元)、“生活对策”(26.9万亿日元)、“生活防卫的紧急对策”(43万亿日元,上述3项对策的财政出动规模总计达12万亿日元)。此外,还修订了《强化金融机能的特别措施法》(原订于2004年),严阵以待,为尚未受到严重冲击的日本金融机构筑起坚固的防线。2009年4月,日本政府又推出“追加经济对策”(56万亿日元,其中财政资金15.4万亿日元),与前面的各项对策加起来,财政出动规模达到近28万亿日元。在G20峰会上,美国要求确保全球采取支持经济复苏的协调行动,呼吁其他国家和美国一样加大开支,使今明两年财政经济刺激金额占到各国GDP的2%。而日本迄今的财政出动规模已超过美国所要求的占GDP2%的规模的两倍。预计日本政府一系列应急对策的效果很可能在今年4月1日开始的新财年逐渐显现出来。有专家特别对政府实施的对环保车实施减税、对购买节能家电实施优惠等措施给予肯定的评价,因为这两项措施既有刺激消费的“速效性”,又有作为环保对策的“战略性”。 不过,虽然日本政府推出“追加经济对策”可望促使公共固定资本大幅增加,并进而促使增长率回升,但这不过是依靠注射“强心针”刺激出来的增长,而不是依靠民间需求推动的“自律”的增长。

四 日本出口的形势可望在今年1季度见底。

需要多说几句的是,这次日本景气恶化是在“百年一遇”的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背景下,由于出口急剧减少而引发的。去年2季度日本经济进入景气后退局面的几个月里,后退势头还是比较缓和的,然而在当年最后两个月日本经济形势急剧恶化,转变为严重萧条,其程度甚至大大超过受到金融海啸冲击的国家,而经济形势恶化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景气后退招致日本出口急剧减少,11月出口比上年同月减少27%,12月减少35%(其中对美出口比上年同月减少36.9%),随着出口骤减,矿工业生产在2008年12月竟减至2001年的水平,意味着过去6年景气扩张期矿工业生产的增加全部化为泡影。而且,2002年以来牵引日本经济恢复的出口需求主要集中于高级耐用消费品(主要是汽车和面向消费者的高技术产品)和投资品(中间产品),而美国经济衰退打击的正是日本高级耐用消费品的出口(因为经济形势恶化势必促使美国人的消费“降级”),中国经济减速又正好影响到日本的投资品的出口(因为中国最终产品的出口下滑势必导致对中间产品的进口需求减少),加上日本进口减少相对于出口减少的滞后(因为进口情况主要取决于日本国内经济形势,而日本国内经济恶化比美国等海外经济形势恶化慢了一拍),因此,去年4季度和今年1季度日本外需(出口减去进口)的急剧下滑可以看做是多种因素汇合的结果。从2季度开始,上述“多种因素汇合”的局面将可能过去,例如随着日本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进口减少幅度势必加大,从而使外需的下滑将可能有所缓和。再者,鉴于世界各国加大刺激内需政策的力度并初见成效,再加上日本企业减少产能和调整结构的非凡努力,日本出口的“历史性的恶化”有可能过去,在2季度即使出口依然减少,但减少的幅度不至于像1季度那么大。

五 经济基本面

从今年1季度日本GDP增长率看,日本成了主要发达国家中的“经济衰退冠军”,但GDP并非是衡量经济发展的唯一指标,而且值此经济全球化、全球面临环境危机、能源价格在上下波动中持续上涨的时代,GDP作为衡量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的局限性越来越大。如果从经济的数量和质量两方面来看,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主要发达国家中并非“倒数第一”。......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