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影子正在延伸至其南面的印度支那各国。继湄公河航线之后,经由老挝的高速公路亦己开通,中泰两国已由水陆两条动脉连接在一起。中国的人员、物资和资金的南进之势宛如湄公河般奔流不息。

上月底,中国、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等6国领导人会聚老挝首都万象,召开了由湄公河流域各国举行的大湄公河次区域(GMS)领导人会议。

温家宝总理等中国、泰国、老挝各国领导人在这次会议上开展会谈,并宣布了南北交通走廊的开通。这是GMS开发计划的核心内容,起始自中国云南省的省会昆明,经由老挝通至泰国首都曼谷。这条长达1800公里的全天候公路的建成,使汽车可以在一天内驶完全程。

中国的积极政策令人瞩目:南北走廊在老挝境内分为三段,分别由中国、泰国和亚洲开发银行向老方提供资金,但只有中国采取无偿援助形式。在横跨泰国和老挝国境,计划于2011年建成的疆公河大桥工程中,中国也和泰国均摊了费用。

循公河流域的开发因长年战火而停滞不前。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这一地区恢复了和平一并通过多边合作建立了有利于开发建设的环境。


作为东南亚最长的河流,湄公河的国际航线开拓工作自7年前就已启动。中国、泰国、缅甸和老挝等四国于2000年签订了通航协定,自次年开始允许自由航行。可供航行的河段全长约900公里,自云南省南部的思茅至老挝古都琅勃拉邦。


担任整冶航道工作的主角又是中国。中国不顾部分人士对于生态系统遭受影响的担忧,投资五千万美元用以爆破岩礁、疏浚浅滩。现在这段航道已经可供三百吨级别的船只航行。


一年前,笔者曾从云南省的景洪乘船顺流而下,到达泰国北部港口城市清盛。中国在这里的存在具有压倒性。只有中国公司经营着这甲的定期客船,河上来往的货船也都属于中国。


清盛街头,以中国船员为客户的卡拉OK吧和按摩店迅速增加。在当地居民中已经出现了寻求应对之策的动向。在电线杆上张贴的汉字"禁止吐痰"的告示,也显示了中国人的急剧增加。在清盛以南的泰国古都清迈,刚刚开设了孔子学院。


但是,要感受中国的存在,与其在泰国,不如在与中国国境相连的老挝。今年2月,这里还出现了具有象征性的"事件"。


在万象近郊,中国与老挝合作建设的大规模工业园区和住宅小区工程正在进行。但有传言说,这里将成为有五万个中国家庭居住的庞大的"中国城",这让当地居民心神不定。为此,老挝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专门召开记者会加以澄清,表示传言毫无事实依据。


在GMS计划中还有几项内容,例如经由老挝、越南和缅甸,连接中国和泰国的公路和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