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在通州的一段经历

水师军品2 收藏 0 720

南宁德韦占二年(1276)三月初,从京口逃脱的丞相文天祥,“变姓名,诡踪迹”,辗转来到距通州城(今南通市)60里的白蒲。时通州属驻防扬洲的淮东制置使李庭芝辖制,因僻处江北,尚未遭到元军铁骑蹂躏。其时,李庭芝误信“有以丞相来赚城”之谣言,严令缉拿文天祥,文天祥只得变名“刘洙”,易服东奔,思由通州出海南归。通州在望,会不会重蹈“扬州城下,进退不由”之覆辙呢?文天祥心中是焦虑不安的。《过白蒲》一诗反映出这种心境:“北去通州号畏途,固应孝子为回车。海陵若也容羁客,剩买菰蒲且寄居。”过海陵(今泰州市)时,文天祥恐不容“羁客”、“无辜”而死,故未入城;通州为出海必经之路,可否容身尚不可测,不免视作“畏途”了。

时通州守将杨师亮已接到李庭芝公文,本无意接纳文天祥一行七人。适谍报:“镇江大索文丞相十日,且以三千骑追亡于浒浦。”杨师亮冷静分析形势,遂果断郊迎文天祥入城,“馆于郡,衣服饮食,皆其料理。”这样,文天祥总算结束了九死一生的逃亡生活。

在通州将息逗留了十余天,文天祥身体得以复原,遂将颠沛流离中写的记事诗作了初步整理。不幸部属金应积劳成疾,一病而亡,文天祥亲自埋葬了追随自己20多年的部下,并写了两首悼亡诗焚化于坟前。文天祥与杨师亮共商复国大计,约定:文天祥南归后率一支船队北上,合力收复失地(可惜这一计划后来无法实现,杨师亮一支孤军被迫降元)。在杨师亮帮助下,文天祥在通州作了出海的充分准备。

三月十七日。杨师亮雇得民船,文天祥一行六人告别通州城折向东北方向。有诗记其事曰:“白骨丛中过一春,东将入海避风尘。姓名变尽形容改,犹有天涯相识人。”通州滨江,文天祥本可从通州顺流入海,无奈长江口沙洲和与通州隔江相望的浒浦已在元军控制之下,只得绕道入海。京口脱险,一路风尘,文天祥“及于死者不知其几,”而今从“白骨丛中”抽身,遇相知相识之人,不禁感慨万千!

十九日,舟抵石港东15里之卖鱼湾(今南通县五总)海口,文天祥一行就从这里扬帆南行了。回顾北海沙滩的美景,遥望通州险要狼山,文天祥满怀眷恋“故国”之情写下《卖鱼湾》一诗:“风起千湾浪,潮生万顷沙。春红堆蟹子,晚白结盐花。故国何时讯,扁舟到处家。狼山青两点,极目是天涯。”

其后,一叶扁舟载着历尽艰险的文天祥一行“避渚洲,入北海”,“渡扬子江”“涉鲸波”南行,文天祥写下了著名诗篇《扬子江》:“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三十日,舟抵台州。摆脱元军追捕,文天祥终于结束了羁泊生涯。自此,南宋历史掀开了凄惨的最后一页,而文天祥,也走完了生命中最悲壮的一段旅程。

今南通城处有“金应将军墓”,南通县石港东有“文丞相渡海亭”。这些古迹,无声地陈说着文天祥从通州出海的这一段历史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