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一卷 第九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我们谈完了资料,现在我们该把目光继续转回到中日两国的战场上。 话说,日军因为以上的谈的种种的不利因素以至于迟迟攻不下宛平城,领队的中队长左山郎见己军的坦克毁于中方的人肉炸弹之下,心中也无攻城良策,最重要在这关键的时刻被中国军人给狠狠的痛击,己军前进不了半步,锐气尽丧,高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我们谈完了资料,现在我们该把目光继续转回到中日两国的战场上。

话说,日军因为以上的谈的种种的不利因素以至于迟迟攻不下宛平城,领队的中队长左山郎见己军的坦克毁于中方的人肉炸弹之下,心中也无攻城良策,最重要在这关键的时刻被中国军人给狠狠的痛击,己军前进不了半步,锐气尽丧,高涨的气势一点一点的被中国军队给打消掉。

左山郎见战场的情况并不倒向自己,而且胜利的女神隐隐倒向了中国军队,虽然这样子下去僵持下去两方八成会打成平手,但是田横大队的中队长左山郎心中有顾虑,心忖眼下己方的兵力不足,要是自己把田横大队的士兵全部消耗在这次进攻宛平城的路上,恐怕上级会责怪,自己吃罪不起。

左山郎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他见己军第二次进攻宛平城迟迟没有进展,心中怯意,害怕出了事情,遂鸣金收兵,指挥田横大队的撤退回丰台军营内。

丰台本来是中方的地盘,但是自从日本用阴谋夺取了丰台以后,那里就变成日方的地盘,而且还是日方的军营,日本进攻宛平城和宛平城士兵全部从丰台出发。

不得不说的是,太刀师团不愧日本精锐部队,这点可以充分从田横大队撤退中看出来。

虽然田横大队是无功而返,但是他们听见撤退的命令表情没有一点的欣喜,并不兴奋自己可以活命回去了,田横大队的士兵听到撤退后,前面的士兵并不急忙后退,而是在没有指示的情况下自觉继续进攻中国军队掩护中间和后面的同伴,后面的士兵听见后退的命令后是井然有序退回了丰台,中间的士兵是边打边撤,全部撤退完后用日语提醒前面的士兵也可以撤退了,前面的士兵是听到同伴的叫声才开始撤退,其过程也是稳扎稳打,宁可撤退的步伐慢一些,也不要急于撤退,以防被中方乘机攻击,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撤退的形状宛如一条长蛇蜿蜒盘转极有规律,吉星文本来还趁日本士兵撤退的时候恨恨的宰日军一刀,多杀几个日本士兵,但是见到日军撤退是镇静不乱,没有露出半点的败相,吉星文害怕出城追击反被日军所趁,故而作罢。

田横大队的中队长左山郎是忐忑不安的走进了三十二联队的指挥所内,他低着头心怀惧意的将要面对自己的上级,他想这次田横大队第二次进攻宛平城无功而返,上级会不会责怪自己,自己会不会吃不得兜着走。

有道丑媳妇终须见公婆,左山郎最终还是抬起了头,发现在三十二联队指挥所内现在只有三个人在里面,那就是三十二联队联队长堂治须彦,七十二旅团旅团长吉科赤和太刀师团师团长南川原重,此时的井田造已经奉南川原重的命令去宛平城和中方谈判代表王冷斋进行假意的和谈协商,争取多拖延一点时间让己方的援军早日到达丰台进攻宛平城和卢沟桥。

然而令左山郎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师团长南川原重居然悠闲的躺在了一张太师椅上,鼻尖呼吸均匀,双手按肚,脑袋微微向左,一副酣然入睡的样子,显然已经深深的睡着。

左山郎的心中有微词,此刻中日两国的战争已经打响,前线的士兵还拼死拼活的战斗,指挥部内的师团长南川原重不在筹谋如何击退中国的军队,居然还在战争中睡觉,一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样子,这实在是令人寒心。

吉科赤望了左山郎一眼,道:“左山君,你不要感觉太惊奇,我们的师团长是把军事的所有指挥权通通的交给我,让我们指挥太刀师团中所有的人如何进攻支那,他绝不干涉,所以才会睡着的。”

左山郎忙道:“旅团长,我知道了。”

吉科赤笑道:“左山君,你明白就好。”

堂治须彦问道:“左山君,宛平城攻陷了吗?”

左山郎的惶恐的低下了头,害怕的说不出话来生怕上级责怪,一脸的愧疚。

吉科赤淡淡道:“左山君,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堂治须彦叹道:“刚才我听过前方攻打卢沟桥部队的战报,他们进攻卢沟桥也是没有得手,双方进攻都不顺利呀。”

左山郎请罪道:“联队长,我指挥田横大队不利导致进攻宛平城失败请处罚。”

堂治须彦问道:“左山君,你的进攻为什么会失败?”

左山郎说明道:“联队长,我本来想以九辆坦克的强大攻势兵临城下轰开宛平城的一个缺口,让田横大队的士兵是冲进去展开肉搏战拿下宛平城,但是坦克开到宛平城下,支那军人使用了人肉炸弹就是让军人浑身捆满炸药跳下城和坦克同归于尽的法子,我军的坦克是全部被毁坏,我的计划被支那军人给打乱了,我又想不出其他攻下宛平城的好计策,所以我才会命令部队撤退下来的。”

“人肉炸弹。”堂治须彦喃喃道:“看来支那人这次也是不怕死了。”

吉科赤忽然道:“徒弟,我们是不是也太低估支那人了?”

堂治须彦问道:“师父,这怎么说?”

吉科赤叹道:“自明治维新成功后,我们日本就走上了军国主义这条正确的道路,立志是要征服全世界,而首先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攻下支那。自此我们日本就开始侵略支那,九一八事变以前,我们大日本帝国是从政治、文化、经济上侵略支那,九一八事变以后,我们开始军事上侵略支那,自从我们攻打支那以来,我们皇军是几乎是每战必胜,所向披靡,杀的支那军队是丢盔弃甲,而且国民政府的主要对手是对付红军,对我们日本人的挑衅也是处处忍让,很快的我们就占领了中国的半壁江山,故此在日本我们许许多多的日本人认为支那是一只待宰的肥羔羊,只要我们下手就立马能吃掉它。”说了这里,吉科赤顿了顿又说道:“如今中日两国的战争终于如我们愿的打响,在这里,我们几乎人人都以为吃掉驻平津的二十九军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可是我们两次强有力的进攻都被二十九军给击退,我们是不是也太轻敌了?”

堂治须彦宽慰道:“师父,《孙子兵法》有云,攻城者需是守城的两倍方能攻下城池,我们和驻守宛平的二十九军的兵力相等,故此我们才会失败的。”

吉科赤摇头道:“《孙子兵法》虽然是一部不朽的兵书,但是毕竟是支那春秋时期的书了,现在支那是民国时期,有些军事道理已经过时了。现在打仗最重要比的是谁的手里武器更厉害一些,我们太刀师团身为大日本帝国精锐部队,其装备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我们拥有着这么精良的装备居然还两次拿不下宛平城,看来我们确实低估对手了。”

堂治须彦听见自己的师父兼上级吉科赤说到这里,前者也不由道:“师父,我承认我们是有些轻敌了,但是最后的胜利必定是属于我们的!”

吉科赤坚定道:“徒弟,你说的后半句那是肯定的事情,只是我们一开始就放了兵家大忌,二十九军也算是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我们进攻宛平城连一架飞机都没有派上去,我们有点在草菅人命。”

吉科赤自来到中国以来就一直在草菅人命,只是他一直都不觉得,在吉科赤的眼里,他只把日本人当人看,根本没有把中国人当人看,所以吉科赤才会说他自己“有点”草菅人命。

堂治须彦轻叹道:“师父,这个师团长已经训过我一次了,第一次我没有放在心上,这一次我一定要引以为戒,下次进攻宛平城我一定把飞机给运用了。”

吉科赤赞同道:“徒弟,我也是这么认为,下次攻打宛平城我们不能不为了显示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的威风而不出动飞机了,飞机必须给用上,给我狠狠的轰炸宛平城。”

堂治须彦命令道:“左山君,下次依然由你进攻宛平城,把飞机给我派上,让支那人尝尝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空军的厉害。”

左山郎应道:“是!”

吉科赤沉吟道:“还有,徒弟,你把我们驻守在铁道桥和回龙庙的士兵大部分给抽回来,只留一个中队在那里把守就行了。”

堂治须彦不解道:“师父,那是为什么?”

吉科赤道:“徒弟,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进攻宛平城和卢沟桥的兵力不足吗?援兵到达这里起码还要几天的时间,我们手上只有一个联队也就是三个大队的兵力,这次我们不能在轻敌了,把驻守在铁道桥和回龙庙的士兵抽出来用来进攻宛平城,争取尽早的拿下这座古城。”

堂治须彦担忧道:“师父,支那军人今晚恐怕会偷袭铁道桥和回龙庙,要是我们只留一个中队把守的话,只怕我们守不住那里。”

吉科赤解释道:“那我们就按师团长说的那样做,果断的放弃那里,等到援兵来了再占领。”

左山郎突然道:“旅团长,我们还不要在铁道桥和回龙庙那里埋伏?”

吉科赤道:“支那军人也不是傻子,要是我加强戒备了他们就不会来,我们虽然有意把铁道桥和回龙庙让给支那人,但是也要他们经过一番血战再给他们。”

左山郎道:“那我们可以到了晚上再加强戒备,打消支那军人的念头。”

吉科赤道:“我这次的主要意头是想消耗支那军人的有生力量,今晚支那人若偷袭铁道桥和回龙庙,他们多半会得手,但是也会消耗他们一部分的兵力,这样对我们进攻宛平城有利。”

左山郎道:“旅团长,我明白了。”

吉科赤命令道:“左山君,你下去吧,传令下去,休息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继续攻打宛平城,不得有误。”

左山郎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