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就是上当,且当当不一样

13904306580 收藏 0 66

旅游地的管理始终是个说不尽的话题。借用一些著名景区景点的名头,一些不讲诚信的摊贩为了一己之私利坑蒙拐骗游客现象时有发生,无法杜绝,由此而引发了无数次的争端。对旅游者来说,使本来想体验愉快休闲的旅游经历变成了生气的过程;对景区来说,使自己创建“令游客满意的旅游地”的努力几乎化为泡影。这不能不令人深思。这种情况何时了?目前来看,未有穷期。


我是旅游业内人,仅以自己的两次不愉快旅游经历说明这种问题的恶劣影响。


第一次是在著名古城凤凰,时间是08年6月。我们家一行4人慕名到凤凰小城游览,当然是冲着穿城的沱江、两岸古民居、宁静的小城氛围、沈从文故居等吸引物而去的。早上赶到凤凰之后,放下行囊就奔向脑际中萦绕多年的小城古街道等处观赏。到中午时,肚子饿了,我们就到古城临江的一家饭店吃饭。这家饭店的位置十分优越,上到二层推开窗子,就将沱江的大部分景观尽收眼底。我们点了几个菜,还想要一个具有凤凰特色的菜肴,店家介绍说他们的特色菜就是店里养的“野鸡”,味道十分美。妻子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每到一地,她都想让自己父母尝到最好的菜,这次也不例外,虽然那道菜一盘是120元,她还是决定要了。


到所有菜都上来时,妻子还在催促赶紧上那道“炒鸡”,店家指着一个盘子告诉她,“这就是特色炒鸡”,大家一看就傻了:这是一只6寸盘,除了红辣椒外,只有不多的一些肉丝。但人家说这是“店养野鸡”,没办法,将就吃吧。我们就拨开辣椒尽量挑一些“野鸡肉丝”给父母吃,挑来挑去的结果,盘中的“鸡肉”已经没有了,总共不过二两肉丝——这若在内地大城市的大饭店,一个如此小盘的红辣椒炒鸡丝,顶多10元而已。不过这里的特点是辣椒多,挑完了肉丝,辣椒还剩大半盘。我知道,与店家理论的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只好自认倒霉,匆匆吃完就走了。这道菜虽然没有让我们尝到什么美味,但却让我们记忆深刻,以后与同事及亲友们谈起凤凰印象时,“凤凰鸡”成了著名的话题。




有人说,旅游就是上当,且当当不一样,对中国旅游来讲,此话简直是真理。




第二次的遭遇是今年5月30日,我们从鸡公山上下来,到信阳南湾湖游览水色时,又遇到了堪与“凤凰鸡”比美的“南湾鱼”。


南湾湖的门票60元,内含三个岛屿的“演艺费用”。到那三个岛上看演出是你的权利,你无需再花钱。但问题的关键是:你如何渡过水面到达岛上?那里有船在接送你,不过,船票还得每人再掏10元。上午到船上,整个游览下来大约4个小时。中午饭必须由船老大安排到一个岛上的“农家菜”馆吃饭,我们的船在午饭时分停到了南湾湖的“鸟岛”。大家来到一家规模不小的农家菜馆,一个大棚下摆放了十多张大圆桌,一次可供百人同时进餐。


我们还是去年在凤凰吃饭的那4个人。这次妻子在点菜时还是要“当地的特色名吃”,按道理讲,这个原则没有错。这次她没有要“鸡”,而是要了据说是很有名的“南湾鱼”。据老板介绍说,他们的鱼是“花鲢鱼”,每条4斤多重,他们的做法“独特”,鱼汤很鲜嫩,是“任何大饭店都做不出来的味道”。每条鱼的定价是99元。妻子决定要一条鱼,我看她那得意的神态,就半开玩笑地说:“你可别犯去年的错误。”


我环视了一下饭店的环境,看到一间不大的厨房,做鱼稍代炒菜,3、4个服务员穿梭般地往出端做好的大盆鱼,就借洗手之机向厨房里看了一下:一口大锅热气腾腾,一个人用大水舀子向外盛汤和鱼,一锅能盛出5、6盆,也就是说,一锅一次的产量就值5、6百元。不过这种极为粗放和随意的加工手段,让我对鱼的味道产生了疑问。


我们的菜和鱼上来了。大家开始先喝鱼汤,我喝了一口,感到稍稍有些腥味,怕影响别人食欲,没有说什么。夹起一块鱼,吃了一口,觉得鱼肉粗糙且淡而无味,就沾了一点鱼汤吃下去,还是难以下咽。这时看看其他人,大家对此都有些皱眉,这就是彼此心照不宣了。但为了妻子脸面好看,大家努力地每人吃了两三块,盆里还剩下鱼头等物,估算了一下,此鱼决没有4斤,大约在2-3斤之间。妻子的脸色一直很难看,有些歉疚的样子,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倒像是这难吃的鱼是她做的,我想,什么也别说了。


一条99元的鱼做得让人们难以下咽,也是一种本领。我环顾四周的各桌,人们很少吃鱼,大概是都有同感,但是,却没有一桌人提意见,我很佩服现代游客的肚量。


从此,我的话题就配套了:“凤凰鸡”与“南湾鱼”,内含旅游玄机。




有人说:“骗子骗我一次,他可耻;以同样手段骗我两次,我可耻”——我可不大赞成:难道在凤凰鸡之后,我吃了南湾鱼就该感到可耻了么?


我知道,只要社会风气不正、诚信不立,下一次可能还会遇到“××鸭”、“××鹅”等等“地方特色菜”,谁敢保证不上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