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来都是宣称和平崛起,不称霸、不扩张、不侵略,但这不代表我们要永远龟缩在海岸附近,一直以来的历史都在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但历史也一再告诉我们“软弱同样也要挨打”!我们不侵略、奴役他国,但也不能让别国被帝国主义控制来对付我们,当我们保持克制、呼吁和平解决时,他们却认为我们软弱可欺,不止得寸进尺,更要得寸进丈!“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但很多人都只记得“韬光养晦”,却“无所作为”。当我们力图御敌于国门之外时,敌人却已不止是在我们家门口虎视眈眈,它们早已冲进来开始抢东西了。所以我们不能在满足于“近海防御”,应该将战火烧到敌人的家里,就像毛主席当年的高瞻远瞩:“我们要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我们要把敌人消灭在他的出发地。”虽然人民海军现在还被“岛链”封锁着,但我相信红旗飘遍大洋的那一天,一定会比共产主义理想的实现要先到来。



南海,突破岛链的尖刀

有些人说“岛链封锁”是冷战思维,是过时的旧时代产物,在全球化的今天不适用。要是参众院、五角大楼和白宫的都这么想,那我们真就该烧高香了。诚然,当今全球化的程度在一定范围内确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再怎样紧密的联系,怎样的一体化,都还是有你我之分的,就算一个国家里的省际地间都还有兄弟阋墙的事,何况是各自利益至上的主权国家。

在老毛子衰败后,西方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有些放松,在中国改革后相互的合作与交流有所增加,但美帝及其走狗称霸世界的野心还在,他们就必须树立一个乃至一群“对手”来保证北约等诸如此类的霸权的存在。东欧、独联体等已是四分五裂、虚弱不堪、离心离德,尚且不断的被“颜色革命”,不断在发展的中国怎会不是其“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说在冷战之后,那条疏落的岛链就成为新的铁幕,只不过这次的铁幕上多了些排水孔,非但没有削弱铁幕,反而使其更能适应压力与季节的变化而更为坚固。而这一串“弹丸”“乌合”,若不是被美帝的“钢丝”串着,怎敢“老虎屁股拔毛”,企图瓜分中国南海

南海,是南中国的屏障,而南沙则是南海的关键。防守是为了准备日后的进攻,日后的主攻方向是在东方,所以说南海若被打中“柔软的下腹部”那真就是措手不及。而西南太平洋能否受控于华,就是能否东渡的关键。南海就是伸向南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一把尖刀,而南沙就是刀尖,刀尖部位,是最锋利的,也是最脆弱的,若刀尖被人崩断,则极易被敌人反手插入要害。若南沙得控,则可临东南亚诸国使其有所忌惮(适时则重为中华“藩属”),且西通马六甲,南接爪哇,能源海道近乎无虞,向东可穿菲律宾直达中太平洋,可免受日韩之困。所以说,控制南沙就是控制南海,控制南海就是控制东南亚,进而直逼大洋洲、印度洋地区,辐射美洲、非洲,影响欧洲。



台湾,稳定攻势的节点

若要发动攻势,则必须根基牢固,周边安全。一个人若站都不稳,打出的拳必定虚空,若在出拳时不能自保,必落败无疑。要经略远洋,必以后方安全为基,但这“岛链上最明亮的珍珠”——台湾,虽然勒不死人,但却梗在那让人喘不过气来。若台湾为我所控,则南沙、海南、台湾,海南顶住大陆,南有南沙,东有台湾,相互支撑,正可形成一个三角刃,正刃割岛群至大洋洲,反刃挑中南半岛刺入印度洋。

从守的角度,台湾重于南沙(七省藩篱),从攻的角度,南沙重于台湾(战略跳板)。但却缺一不可,缺之南沙,则海南、台湾间空虚,缺之台湾,则南沙缺一支点,动则速崩。台湾的支撑作用,正是在于它的“屏障”的作用,一旦解决台海问题,东海问题自也随之解决,且我向东及东南更得一极优前进基地。

现在台湾受控与美帝,着如扼吾喉而胁之。台湾因其制度及利益影响,现时看似“天气晴好”,若哪一天华美间矛盾不可调和,再加上“绿色"的不肖子的挑动,变天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台海问题,宜早不宜晚,看准时机,早回收早经营,否则到时手忙脚乱,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



海权,振兴华夏的钥匙

当年满人丢了阿穆尔河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及库页岛,丢掉了东出北太平洋、南下威慑日本的机会,当年蒋先生放弃了我们的藩属琉球,让美帝能从冲绳直探大陆腹地,飞机无须从关岛日本本土,更无须分散驻南朝鲜的空中力量,直接从那霸起飞就能应对“突发事件”。

美军用数个“司令部”来“管辖”全球事务。美国人为何要将军事的触角伸到世界各地,靠其经济、思想、文化影响还不够吗?不够!美帝决不会只满足于所谓的“自由贸易”“价值共通”“文化交流”,因为他们要的不是“共通”而是“控制”。“谁控制了世界的海洋,即控制了世界的贸易;谁控制了世界的贸易,谁就控制了世界的财富;谁控制了世界的财富,即控制全世界。”故美帝能允许对其有利的“合作者”出现,但决不允许能与其叫板的对手出现,它们的思维就是“在世界各地我必须是老大,我必须说了算,否则我就是受到了威胁”。用如此巨大的花费维持如此庞大的力量存在与威慑,正是为了将潜在对手扼杀于萌芽,就算不能扼杀也要阻碍其发展,反正就不能有谁力量接近他更不能有超过的。资本主义国家唯利是图的商人思维,使其一切手段都是为其利益服务,那些冠冕堂皇、外表光鲜的东西的背后都是他们攫取利益的黑手。

当美帝的软刀子不再奏效的时候,就是它刀锋出鞘之时,那些寄希望于所谓“美国主流价值观”“国际社会共识”“利益攸关方”“大国相互威慑”等等的人,似乎从未看到伊拉克、科索沃等诸如此类。中国崛起的这个必然,是要建立在扩展大洋力量的基础上的,否则必将被大洋困死于孤土。诚如孙文言:“唯太平洋问题,则实关系中华民族之生存。操之在中国则存,操之在人则亡。”而马汉曾有过一国不能同时发展陆权与海权之言,中国现在陆权已无拓展空间,只剩下“走向大洋”。海洋上虽繁忙,但由于它是流动的,故其变化之大远非陆地可比。

世界海洋虽大,但再大也没有无主之地,中国重新崛起,不可能只是经济上的问题。陆上的情况,就连收复旧地都困难,谈何扩张,所以唯一的方向只能投向海洋,而对中国最重要的太平洋中部及西部却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海域。“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来自海洋,危险亦来自海上......一旦他国之君夺得南洋,华夏危矣。”南沙的重要,不在于其能飞多少飞机、靠多少军舰、容多少兵员,也不在于其下资源之多寡,而因其是战略扩张的前沿,是控制世界上最复杂海域的桥头堡。

由于地理与世界格局的限制,南下的作用只能是稳定地区、扩大影响和扩展利益的作用,当我们的远洋力量壮大之后,经略东太平洋就是一个必须的选项。但东太平洋地区却是空旷一片,特别是其中、东北,除了夏威夷与阿留申外,基本上没有可作跳板之处,只能依靠对中、西太平洋诸岛的经营。由近及远,东南亚自首当其冲,如此又回到了原先的那个周边稳定对攻势发展的促进的命题。

东盟只是一个松散的地区性联盟,他们因利益走到一起,若当利益产生冲突、观点产生分歧时,他们的立场也会有对立。缅老柬亲中,菲律宾、印尼亲美,新马泰文摇摆不定,越南是白眼狼,而个中差别的产生,就因其虽有共同利益但也有利益冲突。

中南半岛原不足为患,但平白多出条白眼狼,能耐不大,动静却不小,还频向其原先的仇敌美帝示好。自南海,向东有菲律宾群岛层层叠叠,向南的马来、印尼更为繁复,要突破这一困局,只能是控其为我所用,若要其为我所用,则须取美帝而代之,若欲取美帝而代之,则须大力发展海上贸易与海空力量。孛儿只巾氏当年的路线,已没有哪支军队能够重走,若不递南沙至诸岛,在海上力量与影响上压倒所有敌人,那么中国只能是守着这片土地等待衰败。

当双方间的利益产生矛盾冲突时,争端就产生了。争端的解决方法不止一种,但不论什么方法都需要某方面的妥协来达成。当双方都不愿再妥协时,能解决问题的就只剩下军事手段,而战争这种方式就是要以另一方的完全妥协为目的的手段。只要共产主义不实现,战争就会同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并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