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华野惨重失利

1947年华野惨重失利:中共胶东解放区全面沦陷


1947年3月,国军对中共的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中共力量在山东战场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尤其是7月分兵后,华野连战连败。在决定山东解放区生死存亡的南麻、临朐等战役中,国军战力锐利,华野连遭败绩,受到重挫。8月,华野彻底丧失沂蒙山根据地,沂蒙山区的失守,使中共华野进入最困难、最黑暗的艰难时期。


国军随即将战略目标对准胶东。内战初期,山东是中共在全国最大的解放区,很大部分的人员、物资是通过烟台运到东北的。胶东半岛是连接关内、关外最重要的跳板,又是山东共军最后一块根据地,医院、伤员、兵工厂、后方机关(伤员和后勤机关人员超过5万人)都集中在胶东。所以,国军锁定三大战略目标,即占领中共政治大本营延安,占领军事根据地沂蒙山,占领交通供应根据地胶东及烟台。


战争开始后,烟台与苏军控制的大连航运往来频繁,东北中共兵工厂制造的炮弹、炸药、枪支和药品、布匹等物资,源源不断海运烟台,再由陆路运到华野和中共冀鲁豫控制区,支持关内中共力量。华野从北朝鲜金日成处采购的部分军火弹药,亦从大连转运胶东半岛,胶东已成为重要的交通要冲。


其次,胶东是中共在抗战时即开始经营的老区,华野和东野中有5个主力纵队是胶东子弟组成,胶东十几万地方武装是华野主要的后备兵源。加上胶东本身就设有十几处兵工厂和被服厂,为当时仅存之主要的兵源、军火、医药、电料及各种军需器材的补给地,胶东可谓是中共华东的总后方,当时也是华东局大本营所在地,“如胶东被破坏迄今后战争供应影响至大”。


8月初,根据当时危急形势,中共大本营高层指示要求华野分兵两个兵团:


西兵团,亦称外线兵团,向鲁西南和豫、皖、苏边区推进,配合大别山的刘邓之军执行外线作战任务;包括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辖第1、第2、第3师),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叶飞;第3纵队(辖第7、第8、第9师),司令员何以样、政委丁秋生;第4纵队(辖第10、第11、第12师),司令员陶勇、政委王集成;第6纵队(辖第16、第17、第18师),司令员王必成、政委江渭清;第8纵队(辖第22、第23、第24师),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第10纵队(辖第28、第29师),司令员宋时轮、政委景晓村;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政委张藩;和划归华东野战军指挥的晋冀鲁豫第11纵队。


西兵团由陈毅、粟裕直接指挥,没有组织兵团机构与任命指挥员,因此,通称陈粟大军。


东兵团,又称内线兵团(后改称山东兵团),包括第2纵队(辖第4、第5、第6师)司令员兼政委韦国清;第7纵队(辖第19、第20、第21师),司令员成均、政委赵启民,第9纵队(辖第25、第26、第27师),司令员聂凤智、政委刘浩天,以及由胶东军区部队组成的第13纵队(至8月17日正式成立,辖第37、第38、第39师),司令员周志坚、政委廖海光。还有第1纵队独立师、第4纵队10师。


许世友任兵团司令员,谭震林兼兵团政委,任务是坚持山东内线作战。


华东局大本营机关在饶漱石、黎玉、张云逸、曾山等带领下,随许世友指挥的9纵先期进入胶东,集结到平度招远间的郭家店夏甸一带。8月4日,谭震林率2纵、7纵、1纵独立师和4纵10师(共22个团)向诸城方面转移休整。


华野主力退却鲁中地区后,国军迅速打通济南至青岛的铁路线,8月6日占领胶县,15日克高密,21日占昌邑,完成对胶东半岛的战略包围。南京方面认为共军在山东大势已去,急于结束战事。8月18日,蒋飞到青岛,部署九月攻势。为完成“统帅部的第三个目标——截断共军国际交通线”,国军决定以“胶东为作战目标”,南京统帅部以进攻山东的整编第8、第9、第25、第45、第54、第64师及重建的74师57旅等部,共6个整编师20个旅,并配属重炮第13团、工兵第2、第15团、装甲炮营、战车营、宪兵第17团及4个保安总队,共51个团改为胶东兵团。


兵团由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兼司令官,采取所谓“锥形突进,分段攻击;并在海、空军有效支援下,求中共主力于胶东半岛尖端,予以歼灭”的方针,力争1个月内结束胶东战事,以消灭中共内线作战主力,切断山东与东北的海上联系,破坏胶东兵工基地,彻底摧毁中共战略大后方,以便尽快抽出力量支援其他战场


同时,美国方面为使山东半岛成为它的军事基地,指使驻青岛的美军武装不断以演习为名,对中共进行威胁、暗中策应国军,并于8月28日,以海空军从海上攻击胶东解放区腹地牟平县浪暖口、小里岛,并与中共发生地面武装冲突,威胁烟台、威海卫等港口。


胶东中共与南京方面对抗的总共有2、7、9纵,以及由胶东军区部队新组成的13纵及8个团左右的地方武装,其中2、7、9纵遭南麻、临朐战役重创,部队大伤元气,损失很多骨干,战斗力一时难以恢复(其中许世友起家部队9纵,损失超过8000人)。当时,华野政治部在诸城2纵6师18团7连调查,战前全连131人,其中党员59人;战后全连仅剩39人,其中党员22人。


当时,作战环境艰苦,生活条件非常困难。面对国军强势进攻,中共部队情绪低落,思想相当混乱,对能否保住胶东持怀疑态度。所以,面对国军的进攻,主要由13纵和其他地方武装打阻击,保卫胶东只能靠节节阻击换取时间,以待国军露出战略破绽再相机反攻。


9月6日,国军整编第25师由南、第9师由西进击平度,第8师一部进至平度北昌邑配合作战。激战至8日,9师占领平度。9日,中共2、7纵队发动诸城战役,围攻64师156旅,但自身伤亡惨重,至11日战役失败,无法遏制国军对胶东腹地的猛烈推进。


13日,8师占掖县。整编第54师于15日占灵山。16日,54师198旅配合25师40旅,向胶东中心城市、中共胶东军区司令部所在地莱阳进攻,经外围激战,18日,整编第25师攻占莱阳……至此,国军已经连续占领胶县、高密、平度、昌邑、掖县、灵山、招远、诸城、莱阳等15座县城。


当时,中共部队几乎可以用一触即溃来形容。中共山东大本营机关在胶东开会,指出“胶东可能沦陷”,“要用三四个月的时间相机改变局面”,要求各地政权机关和武装“区不离区,县不离县“就地坚持游击,作到“人不离区,枪不离人”。在国军势如破竹的攻势下,范汉杰将军踌躇满志,认为“胶东胜利”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胶东三面环海,形同牛角尖,越往东地域越狭窄。由于国军步步“推进”,这时的中共胶东根据地,只剩下东西不到七十公里、南北不到四十公里的狭小地区。国军的炮声隐约于耳,中共已经失去战略回旋余地。


这里聚集着中共华东局大本营,以及胶东军区机关、部队、伤病员、随军撤退的群众和大量军用物资,越来越拥挤,造成极大困难,形势危在旦夕。在这种形势下,部队情绪出现波动,“反攻,反攻,反到胶东”,“被人赶下海喂鱼”等言论四起,认为胶东会发生第二个“皖南事变”。中共开始组织突击掩埋兵工厂机器设备和军用物资,疏散安插部队家属和伤员,很多区县的政权机关、部队及家属,已经开始通过海路向大连转移。


在危急时刻,华野东兵团按延安大本营指示,决定留13纵39师协同各军分区独立团等地方武装,继续坚持胶东抵抗,其实是等于彻底放弃这些部队和胶东;9纵、13纵主力则放弃胶东,掩护华东局及医院等向外突围。最后,选择从国军整9师、8师的结合部夏甸、道头一带突出去。


9月22日晚,中共力量开始兵分两路行动,在平度大泽山东北的道头附近,整8师和9师差点合围9纵及中共华东局,在13纵顽强阻击和9纵拼死冲锋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昼夜连撤180公里才摆脱险境。(当时情况极其危急,许世友亲自率部突围,说“不怕死的跟我冲,冲出去就是胜利“云云)转到敌后的大泽山区,13纵留在大泽山继续游击阻扰国军,9纵则继续向西南摸索推进,于10月1日在高密西北的朱阳与2、7纵会合。


范汉杰将军以整9师、64师分两路尾追中共,其余3个整编师继续向胶东腹地攻击前进。整编8师9月26日克龙口,27日占黄县,30日占蓬莱;整54师和25师齐头并进,9月27日占领栖霞,29日占领福山,10月1日攻占最终目标原中共山东老巢---烟台。


自此,南京方面彻底切断东北中共与山东中共的海上通道,烟台作为中共与东北的战略物资转运的最重要之枢纽,国军攻占后,各类物资缴获巨大。10月2日攻占牟平。10月13日,国军25师一个团海运占领威海卫。


除残存零星武装抵抗之外,至此,中共胶东解放区已全面沦陷。


10月16日,南京方面认为山东局势已定,蒋飞临青岛,谋划调整部署,以作好抽兵他用的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