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广传媒:揭密核试之后的朝鲜(图)

沉默的麻雀 收藏 34 38156
导读:我们在朝鲜的日子   5月29日一早,终于接到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徐秘书的电话,说摄制组赴朝拍摄的申请批下来了。这个消息对于每个在前期为之付出努力的同事来说都略感意外,因为就在我们受到朝鲜广播电视委员会邀请的同时,朝鲜在5月25日成功进行了地下核实验,而且还接连发射了N颗导弹,惊闻此讯,大家心里都开始犯起了嘀咕,这么敏感的时期,我们敢去,人家敢让我们去吗?结果证明,我国人民和朝鲜人民都非常勇敢。   得到朝方的申请是在上午10:15分,11:30分拿到摄制组所有赴朝人员护照、相片1

我们在朝鲜的日子



5月29日一早,终于接到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徐秘书的电话,说摄制组赴朝拍摄的申请批下来了。这个消息对于每个在前期为之付出努力的同事来说都略感意外,因为就在我们受到朝鲜广播电视委员会邀请的同时,朝鲜在5月25日成功进行了地下核实验,而且还接连发射了N颗导弹,惊闻此讯,大家心里都开始犯起了嘀咕,这么敏感的时期,我们敢去,人家敢让我们去吗?结果证明,我国人民和朝鲜人民都非常勇敢。


得到朝方的申请是在上午10:15分,11:30分拿到摄制组所有赴朝人员护照、相片12:30分到达上海虹桥机场,12:50踩着飞机最后一次呼叫乘客名单的节奏飞奔进机舱,15:00到达北京国际机场,16:00与朝鲜驻中国大使馆签证官碰头,17:00完成签证。走出使馆大门的一刻,常常的嘘了口气,其实,那一天刚好是我29岁的生日,想着我们是朝鲜退出停战协定,进入战备状态后唯一一家准予拍摄的大陆媒体,甚至有可能是唯一的境外媒体时,感谢老天给了自己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


5月30日下午13:00,摄制组一行三人登上前往朝鲜平壤机场的飞机,与国内客机不同的是,朝鲜客机的椅背都用干净的蓝布包裹着,没有印制任何广告。不知是朝鲜人民童心未泯还是朝鲜国内的新闻不能在国境线以外播放的缘故,机舱液晶显示器循环放映的竟然是一部朝语动画片。


平壤机场并不大,三架小飞机孤零零地停靠着,整个机场最显眼的位置悬挂着金日成主席像,我和同伴吴紫鹃坚定地站在被朝鲜人民奉为神灵的金日成主席像前合影留念。


据之前到过朝鲜的人介绍,过关时安检人员会把旅客的行李翻个底朝天,仔细检查以致于有侵犯他人隐私的嫌疑,但是,我们并没有遭遇这样粗暴的对待,安检人员操着蹩脚的中文扣留了我们所有人的手机和一张无线网卡后便顺利放行。


来机场接我们的是朝鲜广播电视委员会的金凤淑女士和翻译金光勋,金女士看起来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干净的绣花衬衣、白色手提包、贤淑得体,但是拍摄的第一天她就给了摄制组一个下马威。在去中朝友谊塔的路上,我们随机拍摄了一些街景,其中拍到一段工人修路的镜头,其实在中国,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不同的路段翻了修,修了翻,我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但是,金女士异常警觉,迷人的小眼睛立刻瞪得溜圆,要求马上回放刚才拍摄的画面并立即删除。我疑惑地问金女士,为什么这样的镜头不能拍摄,难道那些头戴草帽、大汗淋漓的普通工人不是建设朝鲜的主力军?这些工程不正反映了朝鲜的城市建设与发展进步吗?金女士没有立即回答我的提问,过了一会突然转过头说“朝鲜人民不喜欢把不整洁的东西表现给外人看”。于是,这些看上去不够“光鲜”的镜头被粗暴地删除了。



编导 在“主体思想塔”前采访


翻译金光勋三十多岁,在平壤外国语学校学习中文后进入电视台工作,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他和金女士一样,名义上是陪同实际上就是监工。拍摄间隙我们和他闲聊,问他对朝鲜发射导弹和进行核实验的看法,他的回答以一个比喻或者说反问开始“比如,你穿这样的衣服,我也喜欢,谁规定的我不能穿?!我国有能力发展核武器,也是为了保卫自己不受别的国家欺负,美国人坏透了,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核武器却管着人家不让研究,岂有此理!”当我继续问他怎么看待韩国进入核不扩散条约时,他表现出一脸的无奈,表示韩国之所以不顾手足情谊做出这种向朝鲜宣战的举动完全因为韩国现任总统李明博太没骨气,太亲美。看金翻译谈兴不错,我们趁胜追击连续发问“如果朝鲜遭遇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你们是否会感到恐慌?”金翻译抽了一口摄像送给他的中国香烟,略带一丝不屑地回答“我们什么都有,本来也是自己种粮食自己吃,所以没什么可怕的”,“你向往更富有的生活吗?不仅仅是有饭吃还能拥有更多的东西。”“我们朝鲜有一首歌叫《世上无可羡慕》,就是说我们生活得这么幸福,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羡慕呢”。望着金光勋翻译虔诚的目光,想着6月1日在朝鲜平壤大成山园地拍摄六一儿童节时的场景,数以千计的,只有五六岁的小朋友,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尤其是那种整齐划一的笑容让我禁不住谓叹,朝鲜人民信奉的由金日成主席提出的主体思想最中心的理念就是“以人为中心,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这些最普通的朝鲜老百姓真的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鉴于朝鲜最近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进行核武器试验,6月12日晚,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投票决定,对朝鲜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国际社会做出如此强烈的反应,朝鲜似乎早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早在核试验的前一个月,朝鲜举国上下掀起了一场“150天战斗,打开2012年世界强盛大国之门”的运动。


为了探究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上海纪实频道《直击朝鲜》摄制组走进了位于平壤市郊的326电线厂。在满是领袖画像、战斗标语和劳动喜报的厂区里,金厂长非常自豪地告诉我们“150天战斗号令,提高了工人的劳动积极性,每个人都超额完成当天的工作量,有的人甚至超额300%”。当我们“讨教”提高劳动效率的“秘诀”时,金厂长自信地说“机器是靠人操纵的,思想境界提高了,机器转速也会加快。”随后他还补充了一句六、七十年代中国非常流行的口号“人定胜天”。


第一个拍摄点,是厂史馆。工厂始建于1956年,厂址是由金日成将军钦定的。兴许这个原由,工厂得到了金氏父子的特别厚爱。从满满当当的照片可以看出,金氏父子差不多每隔几年,都会来这家工厂视察工作。“这是慈父金日成主席坐过的椅子, 这是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将军抚摩过的机床”,金厂长满怀深情地向我们介绍着这些陈列物。展览厅最后一幅照片是金正日今年早些时候视察工作的照片。照片上的金正日有着标志性的装束,一副黑墨镜架在他消瘦而有憔悴的脸上;一件过膝的滑雪衫裹着日渐平坦的“将军肚”上。望着敬爱的领袖“殚精竭虑、衣带渐宽”的身影,在场的朝方陪同人员无不热泪盈眶,金的语调也有些许颤抖。


厂史馆的后门正好连着车间。推开大门就能看到成排的机器。走进这看上去非常现代化的车间,吸引我们的不是成排的,印有上海字样的成套设备,而是悬挂在墙上的巨副油画和标语漫画。如果没有嘈杂的机器声,以及间或从头顶上驶过的行车,还真以为进了哪家美术馆。


金厂长看我们对墙上的宣传画非常感兴趣,而对码放整齐的“废铜烂铁”熟视无睹,他随即转换了话题。“这些画都是工人业余时间创作的,画中的内容都是朝鲜家喻户晓的英雄故事。他一边讲解着画像上的故事,一边还在用眼睛指挥那些衣冠不整的工人赶紧撤离。金到过上海。他说,平壤没有上海那样的夜生活,工人八小时工作外,没有其他的业余生活,平时下班后,工人会自动组织起来,搞些个像画画、唱歌跳舞等娱乐活动。


朝鲜如今是世界上拒绝市场经济的唯一国家,是实行计划经济的典型。我们参观的这家国营企业,也严格地执行着计划经济,全部是统一分配,工厂包揽了2000多名职工的生活福利。从幼儿园、子弟学校到职工医院,再到郊外的一个农场,金厂长如数家珍地介绍着工厂的各种福利设施。“一应俱全”的福利保障,让这位厂长坚信工人“不差钱”。当问及工人的收入,所有的朝方人员都三缄其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鼓励职工,主要是精神思想层面上的。”身为朝鲜国会议员的金厂长,为了证实他的说法,特意把一个年轻女工介绍给我们。我注意到在她操作的那台机器的正前方,悬挂着有两副巨副油画,画中的主人公分别是某个抗日英雄和抗美英雄。是不是每天“面璧”两个不同时期的先烈,感想一定很多,所以特别安排她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女工姓崔,是进厂不到一年的学徒。她说,仰望先辈们英勇杀敌的情景,工作热情顿时高涨,技术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金厂长 补充道,该女工在150天战斗中,超额完成250%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了她的师傅。多么熟悉的语境,唤起了我们一段并不遥远的记忆,曾经拥有过的似曾相似经历,犹如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


然而,这种熟悉又会因为某种阻隔,瞬间化为陌生。采访中,我察觉到那位女工略带惊恐的眼神。提问间隙,她总会用眼瞟一下,站我们后面的一位中年男人。这是一位身着黑色制服的朝方陪同这位脸色阴沉,不苟言笑的特殊“陪同”,总是与其他朝方陪同保持着一定距离。但只要一遇采访,他就会迅速凑上身子,伸长脖子,一脸专注地听着我们的提问和受访者的回答。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不用看手里的本子就能快速记录,好像受过专门训练。如此监听监视,在以后的拍摄中随处可见。这里要顺便提一下,一直对我们实行24小时监控的朝方陪同老金和小金。


老金是克尽职守的老党员,她软硬不吃,没有半点通融。小金貌似随和,但关键时刻决不含糊。不管两人扮着红脸白脸,他们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这里不准拍摄”。在警惕、怀疑就像一道无形的墙,横亘在彼此之间,身处两个时代你我,谁都很难逾越。


选择这样一个特殊时间赴朝拍摄,谁也回避不了有关国际制裁的话题。当问及如何看待即将到来的制裁时,金厂长一脸不屑地回答道:“美国人天天都在制裁朝鲜,我们不是还活地好好的吗。”接着他又强调:“150天战斗,一定能打开2012年强盛大国之门!”说这话时金的语调明显提高了许多。


我们一直不明白“150天”和“2012年”这两个时间点的关联,更弄不懂他们所指的“强盛大国”的概念,问遍了所有的采访对象,其中也包括像金厂长这样有身分的高官,得到的几乎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一直陪同我们的翻译小金,他的回答也许精辟“那是一句口号”。来源:SMG纪实频道 《眼界》 李晓

6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