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贵大的家人理应向邓玉娇提起民事诉讼

民主走狗 收藏 8 5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邓贵大的家人理应向邓玉娇提起民事诉讼


激起漫天风雨、并让千万国人哄哄了一个月之久的“邓玉娇案”终于以女主角的“免予刑事处罚”及开释回家而暂时划上了一个远不能说完美的句号。当然,对于邓玉娇本人来说,能收获自由之身,实在是再理想不过的结局了;对于无数个为此磨破嘴皮的国人而言,心目中的巾帼英雄能最终摆脱掉牢狱之灾,也着实是个相当不错的结果,这起码能让他们找到些许平日万难得到的成就感,邓玉娇毫发无损地出来了,国人费了月余的口水还真没白费啊,可算是居功至伟啊,难怪那么多的国人要为此而纵情地欢呼喝彩呢。从这个角度看,“邓玉娇案”的如此终局,可说是好得没法再好了,法官大人们也总算罕见地和民众一个鼻孔出气了,恩德无量地给出了合乎国人心意、几近最佳的判决。可惜,就象真理很多时候并不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一样,对此案最有资格、权威的评判,也同样不仅仅属于邓玉娇以及她背后成千上万占脚助威的国人,他们人数再多,声势再大,也仅是一个硬币的一面。要想对“邓玉娇案”打出个真正客观、公正的分数,还必须要求助于硬币的另一面,这理所当然地非邓贵大的家人莫属了。


不管咋看,邓玉娇再有理,也毕竟把个罪不致死的邓阿大给捅死了,如此来看,邓阿大绝对算个受害者,诚然他有错在先,可他到底没有对邓玉娇施加足以能危害生命及女性尊严的暴行啊。这一点,法官的判词也是认可的,所以才给邓玉娇定个“防卫过当”,而没给她个“无罪释放”。既然犯有“防卫过当”之罪,那刑事责任显然是要承担一二的,可法官不知是迫于民意的压力,还是受其它因素的影响,最后对邓玉娇竟格外怜香惜玉、异乎寻常地给了个“免予刑事处罚”,连个缓刑都没给。邓玉娇是被彻头彻尾地宽大处理了,可法官如此的判处,似乎总觉得少了点啥,虽然他们拿出了一大堆解释,并且还赢得了国人震耳欲聋的叫好声,可仔细一端详,还是少点啥,而且少的这样还必不可少呢。少啥呢,自然是邓贵大的家人了。


邓贵大再不济,也终究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妖怪,他总是要有一些家人的。邓贵大再死不足惜,可他的家人总没啥错吗,那么面对着因他的丧命而难免要饱尝伤痛的家人,总该要有所怜惜吧,他们的合法权益,总该要维护一二吧。可“邓玉娇案”从案发到结案,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竟见不到一丝邓贵大家人的影子,就连他们决不应少的堂堂法庭上,竟也难觅他们的踪迹。难道,邓贵大的家人,也象邓贵大似的彻底从人间蒸发了吗,乃或邓贵大真坏到了连家人都与他恩断情绝并羞于为其抛头露面的境地啦,可看他在邓玉娇面前勇于为同事出头、挡刀尖的“仗义”劲,他也不至于坏成如此众叛亲离的人渣呀。他为同事,连命都敢拼,对家人,想必也难错得了,在家里,他极有可能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与家人的感情也很难有多差。那眼下邓贵大命都没了,何以家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连声都不吭了呢。


不晓得是何种原因,让邓贵大的家人直到案件都结了,也没露出一点踪迹,难道是怕被成千上万国人的唾沫给淹死吗,或者承受不起某种重压,而不得不如此呢。总之,“邓玉娇案”都了结了,可身为被害方的邓贵大家人却未显出踪影,这可委实不太正常啊。从法律程序上看,“邓玉娇案”缺少了邓贵大家人的出席,也是个极不完整的审判。百思不得其解,法官何以就不让邓贵大家人现现身呢,哪怕作个样子也行啊,在当事一方还没到场的情况下,就把案给判了,把人给放了,未免显得太草率些了吧。


当下,“邓玉娇案”虽已宣判,正沉浸在胜利喜悦之中的国人,能否把目光稍稍转向邓贵大的家人呢,因为此时的他们,才是最需要同情与帮助的弱者。千万别把邓玉娇当个弱女子看待啊,她可能曾经弱过,可一旦举国一边倒的舆论把她托上了高不可攀的圣殿之时,她就已强大无比了,而相形之下,邓贵大或许正以泪洗面的家人倒成了弱不禁风、任人践踏的草芥。失去亲人的悲痛,总还可以化解,可今后的生活呢,没了家中的这根顶梁柱,抛下的老婆孩子,又该何以为生呢。这可绝非是杞人忧天,的确是个蛮现实的问题。邓贵大的家境怎样,因压根就没这方面的资料,还一无所知,但从他混了几十年、也只混个股级的境况看,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邓贵大在的时候,虽官不大,仗着招商那点权,还是能养活家人的,可他一死,家里的一大帮人,又将靠谁呢。面对着可能正在为生计而发愁、急需雨露滋润的这群老幼妇孺,刚刚为邓玉娇尽情挥洒过正义、人道光辉的国人,此时是该把阳光洒下一星半点了,否则可就太有失公道了。


其实,也用不着国人咋帮忙,邓贵大的家人若想给邓贵大讨回点说法,也好改善一番家庭的窘境,大可以求助于法律。法官是把“邓玉娇案”判了,可那只是刑事审判,所免除的也仅是邓玉娇的刑事责任,至于民事责任,则只字没提,这就给邓贵大的家人提供了很大的法律施展空间。法官既已认定邓玉娇“防卫过当”,那民事责任是决少不了的,邓玉娇的刑事责任是不予追究了,可其民事责任,显然还是要依法承担的。与刑事责任不同,民事责任是民不告,官不理,为了在民事上捍卫点自身的利益,邓贵大的家人可不能再销声匿迹了,那样,亏可就太大了,而这也完全是正当之极的。因邓玉娇的“防卫过当”,邓贵大家人蒙受了亲人命赴黄泉、小举家生计无着的那么惨痛的损失,那通过法律渠道,向邓玉娇索要点民事赔偿,则无疑是天经地义之举。


说一千,道一万,邓贵大的家人都理应向邓玉娇提起民事诉讼,那就请他们赶紧站出来吧,好给自己这受害方赢回点合情合理的补偿吧。国人在关心完邓玉娇之后,不妨也转过身来,适当关照点这帮此刻最该被关爱的可怜人。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