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沿帽 收藏 0 2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立仁从第四军回到总司令部,此时已是总司令部机要科科长的楚材正在接听电话:“告诉你们刘师长,让他直接致电第四军,不要让我们转了,对对对!不是我的意思,是蒋总司令的意思。” 看到立仁进来,楚材放下电话问道:“怎么样,独立团的情绪?” 立仁答道:“叶挺愤怒至极,控告刘峙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立仁从第四军回到总司令部,此时已是总司令部机要科科长的楚材正在接听电话:“告诉你们刘师长,让他直接致电第四军,不要让我们转了,对对对!不是我的意思,是蒋总司令的意思。”

看到立仁进来,楚材放下电话问道:“怎么样,独立团的情绪?”

立仁答道:“叶挺愤怒至极,控告刘峙不仅有假造军情之罪,而且有陷害同志之咎,必须从严处罚。”

“没有那么恶劣,刘峙那王八蛋也就是立功心切吧。好了,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总司令已让刘峙致电叶挺,道个歉也就行了。”

“报告也不用写了?”

“给第二师留点面子吧。”听了楚材的话,杨立仁马上就领会了。

接着,楚材向立仁转达了一个新任务:随吴稚晖、钮永健以江苏特务委员的身份进入上海。楚材说道:“令尊不是也在上海吗,也算有个身份掩护。最重要的,你的老相知周世农也在上海混着呢!”

“他也在上海?”

“人家改换门庭跟了上海名人黄金荣、杜月笙做了。你的任务有两项,一是对孙系上层军官的策反;二是与上海滩的江浙财团建立联系,总司令急于向他们筹谋军费。你抓紧交接,马上动身去上海!”

前往上海之前,立仁决定去看看立青。

于是,在立青团长的陪同下,立仁来到立青所在的阵地上,刚好遇到他正在检查阵地:“二排长!马克沁冷却水要备好,别再打红了往上浇尿呀!”

“不敢了,那尿也不好找呢,得一个班掏家伙往上浇,眼都打红了,还真撒不出尿来!”

此时有人叫道:“连长给咱们补点子弹吧!”

立青走上前去:“你小子平时偷懒,不肯将子弹带足,现在要作战了,问我要子弹,一时我到哪去拿?”

“连长,你就帮帮忙,打完仗,我请你客!”

“你个赵有亮,就会说大话,花掉半月薪俸,你老婆孩子吃什么?”

士兵们随即响起一阵笑声。看到这个场面,团长也笑了,对立仁说:“你弟弟不错,带兵有一套!”

“那就托你多关照了。”

“不过去看看吗?”

“不过去了!”

立仁说着取下自己的望远镜和子弹夹递给团长:“替我转给他,别说是我的,也别告诉我来看过他!”

“你这哥俩,行!我照办!”说着把东西接了过来。


杨廷鹤举家迁到上海后,就住进了这石库门中。这段时间里,杨家又多了一个小女儿。这天,杨廷鹤正在堂屋里看报,却听得自己小女儿的哭声不断。不胜烦躁的杨廷鹤忍不住对梅姨说道:“你让奶妈抱走好不好,看报呢!”

梅姨将婴儿安置后,走过来:“没你这样的,自己的女儿,烦什么烦!”

“北伐军上月克复武昌,现在又打下了九江,看来南昌也指日可待了。”

“打打打,成天就是打,跟你什么关系吗,隔壁的姆妈上月打红花,昨天就见了彩,赚了三百块,你说这钱不跟大水冲来的一样?”

杨廷鹤说道:“这点上,上海人真比不了湖南人,多大的革命呀,像没事儿一样。你就看着,用不了多久,他想没事也不行了。上海是中国的钱包,谁眼睛不盯着呢!”

正说着,奶妈抱孩子回来了:“老爷,外面来了位爷叔!打听老爷呢!”

还没等杨廷鹤走出堂屋,一身西服革履的立仁走了进来。杨廷鹤诧异道:“立仁?”

立仁微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深沉地叫道:“爹!”

杨廷鹤眼眶顿时湿润起来,打量着儿子。

“不孝之子,您老宽恕。”立仁躬身行礼道。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人之命,天注定。”

梅姨赶紧接过奶妈手中的婴儿,抢着冲向立仁,立仁见状一怔。只听梅姨对婴儿说道:“囡囡,来来来,笑一个,大哥哥回来了,知道吗,这是你大哥哥立仁!”

立仁扭脸看看父亲,杨廷鹤也不解释,一摆手说:“去书房,咱爷俩唠唠去!”

二人进到书房里,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许久,倒是立仁先开口道:“爹,我能理解。”

杨廷鹤似乎不愿谈论自己的事,问道:“你刚刚说,你弟弟没和你在一起?”

“是的,我们不在一起。”

“你和立华也没联系?”

“是的,我们没有联系。”

杨廷鹤长叹道:“你们兄妹仨,都怎么个事?我弄不懂呀,弄不懂,各顾各的,就像陌生人。是我治家无方,父之过呐!”

“社会在变,家庭自然也在变。”

“再变,父母血缘总不能变吧,一个爹妈养的,血浓于水呀,血浓于水。”

立仁不再说话。

杨廷鹤又问:“我都忘了问你,这趟来上海,做什么来了?”

“哦,做一单生意吧。”

“做生意?”

“是的。”

“就你?立仁,做生意也得有天分,咱杨家打根儿上,就没这个传承。”

“我也是替朋友帮忙,他们在英租界开了家商行。”

杨廷鹤听后相当地诧异:“是吗?你让我吃惊,你总让我吃惊。你这个人,要吗不鸣,一鸣惊人。”

“噢,对了,父亲,你和北洋军驻沪司令毕庶澄,还有联系没有?你们当初在南京中枢军咨府不是做过同事吗?”

“你怎么问起这个?”

“噢,我朋友的商行与武汉、重庆的商贸来往颇多,如果能找找他,办些通行手续也方便!”

“你还真行,想沾他毕老五的光?我可帮不了你什么忙,我来这里是做寓公来的,不是给人下跪作揖的。”

说着,梅姨抱着婴儿走了进来:“大哥哥!大哥哥!我们的大哥哥!笑一个,再给大哥哥笑一个!”

“行了,还有完没完!”杨廷鹤说。

梅姨并不理会,继续说:“你看她,一点也不认生,也不哭了,奇了吧,你说!”

立仁笑了笑:“我这妹妹还真有点像立华!”

梅姨对杨廷鹤:“她爸,你听听,你听听,该不是我一人这么说吧?”

“一个老子养的,能不像吗!给她喂过了吗?”杨廷鹤显然被立仁的态度弄得很高兴。

梅姨也是很感激地看着立仁,说道:“噢,有一天,有个姑娘来家里,她说她是立华的好朋友,还说认识你和立青。老爷子是不是?送了一堆礼品!”

立仁一怔:“她都说了什么吗?”

“她说立华在苏俄,你和立青都在——”梅姨夸张地压低声调,“北伐军里!”

立仁刷地看向父亲。

“哼,你呀!连你的父亲,你也没一句真话。”

立仁也不辩解,问梅姨道:“她留了地址没有?”

“没留,只说了一句,英租界,麦脱赫斯路。”

“麦脱赫斯路?”立仁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着。


瞿恩家的里屋烟雾腾腾,瞿恩与一屋子的人正在开会。瞿恩的母亲颠着小脚提着水壶,进进出出的忙碌。她走到女儿瞿霞身边,小声嘀咕着说:“瞿霞,你说说你哥哥,别让他抽那么多烟!”

正在埋头刻钢板的瞿霞说:“你没看我正忙着吗,要说你去跟他说。”

瞿母笑着说:“我说就是批评,你说合适,你说是建议。”

“你还挺有领导艺术!”瞿霞也笑了。

母女俩正说着话,里屋的门开了。瞿恩朝母亲使了个眼色,又关上了门。瞿母忙不迭地:“快,要散会了,出去同保卫同志打声招呼!”颠着双小脚,往窗口跑去,放了盆作为信号的盆花在窗台上。

瞿霞在门口探出头:“妈——”使使眼色,暗示没有什么情况。瞿母这才走到里屋,轻轻地叩了三声门。门开了,开会的人鱼贯而出,一切都井然有序。

瞿霞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每天就这三五分钟最紧张。听保卫的同志说,刚刚还有两个红头阿三在弄堂口巡逻!”瞿霞又问留在里屋的瞿恩:“明天还有没有会?”瞿恩告诉瞿霞,“国民党方面派了吴稚晖来上海,约好了明天在‘一品香’见面,要瞿霞陪他一起去,扮成瞿恩的太太,打掩护。”

“记住了,可别再穿红裙子了,我这么儒雅的老板,怎么能娶那么妖精一样的太太?”瞿恩开玩笑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