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__世界血汗工厂下的冤魂

xinglcd 收藏 1 255

这一次,一个残疾人的一刀,终于捅到了中国的疼处,三个台商在东莞,因工伤纠纷,在与伤残的打工仔的冲突中,被伤残的打工仔追杀,二死一伤。

提起世界工厂,每个人都会理所当然的想到这个四十年前还是一片荒芜的小镇----东莞;提到世界血汗工厂,仍然会有人会胆战心惊的跳出这两个字节----东莞。

东莞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移民开发的小镇,当然由于它畸形的吸取上亿打工仔的血汗,让它的财政规模无比庞大,现在已经是一个省级大市,如果用它在制造业上的名声来说,它几乎算是一个世界上少有的大城市了。

然而,这个工业怪物,也可能性是世界上最黑暗的工业城市之一:

它这四十年间,每年平均吸收全国上亿的外来工在这片村村冒烟的土地上打工,然而,前三十年,每年从每个打工仔身上收取的暂住证费用,是每月一百二十元,一年下来光这一部分“行政收入”,就将近1400多亿元,三十多年,累计将近四万亿元,原来的一个渔业小镇,拥有这么多的“行政收入”,到底流向何方,至今没人敢问津。那几十年,有个地方是打工仔心目中最害怕,也是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地方,是一个叫樟木头的收容所,只要你身上没有暂住证,在马路、影剧院、公园、广场、商场,经常会被治安队围堵戒严,一个一个的查缴暂住证,如果你没有证件,那就要蹲在地上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内如果没有工厂拿五十到一百块来“赎人”,那么就要关到村里的一个临时收容所,晚上拿消防水龙头冲洗这些盲流,第二天,如果你的工厂或工友能拿出二百块来“赎人”,那你还比较幸运,如果还没有人来把你赎走,那么就会全部装车押往樟木头的收容所,在那里,最低的赎金是三百块,延期一天,多交五十块一天的“生活费”,如果没有人赎的话,就要到各种“工地”上进行强制劳动,用你的“劳动收入”来换取你的所谓的“盲流收容遣返费”。当然,在这期间,你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如果没有人去赎你,那么这段时间里,你不正常的失踪了,那么,你就是报案,也是没有用的,你成了你当地***门里的一个未结案档案资料而已。东莞是绝对不允许其他任何地方或部分“ 越界”进行司法调查或管辖的。这期间,有多少盲流消失在这片土地上,也至今没人敢去揭开里面的内幕。

它这四十年间,在这片土地上,约有五分之一的员工“享受”过所谓的“可以购买东莞市社会养老保险”待遇,每个月收取员工三分之二,差不多一百元元,工厂上缴其余的三分之一.由于在08年前,它拒绝把在东莞购买的“社会养老保险”转出东莞市,并且如果中途离职间,没有单位给你缴纳的资格,你前面所交的保费,要么退回收取员工的那一部分,企业上缴部分则去向不明,沉余在地方手里不知所踪,而且由于手续繁杂,只有很少部分人可以在离职的时候拿到自己上缴的那一部分,而没有去退保,又没有续保的帐户,在一定时期,它就会自动消失,保户再去咨询,一句已经过期作废,让你再也无从查起。

中国很早就有什么劳动合同法,然而在东莞,是中国唯一不用实行劳动法的世界工业大城市之一,在这里上班的员工,只有少数的人工厂会帮其购买工伤保险。很多的工厂上班时间长达十四个小时,并且没有星期天,这前二十年,更有很多工厂是全封闭式,员工在里面上班四五年,居然从来不允许离开厂区过,除非生重病或死亡。东莞的劳动局常常拒绝工厂工人的投诉,或与地方治安队或派出所互相通气,那个工人上访,你回来就会莫名其妙的被暴打一顿,并被驱赶出厂,或驱赶出这个村。当然你的上访或上诉劳动仲栽,也以查无些事而告终。或许几十年来,聚集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工,都是从各农村的田间地头而来,根本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或被东莞人为的高昂维权成本所吓退,被凶神恶刹般的治安队所恐吓与驱赶殴打,过于“温顺过度”,以至于一直到现在,东莞仍是全世界最黑暗的工业城市,这里仍然被中国视为不可以曝光的城市之一,逍遥于中国的法律之外。

然而,一个伤残工人的一刀,并且由于受害方是世界工厂的境外代理人,终于让中国再也没法继续维持这个城市黑幕,让世界继多次境外媒体揭露又被中国和东莞地方强力掩盖之后,又再次看到了东莞丑恶的一面。

如果这次受害者,不是世界工厂的境外代理人,说不定,还是会跟以往东莞众多的外来工刑事案件一样,被人掩盖,被民众所所忽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受害的台商也算得上功德无量,用他们的血水和生命,揭开了东莞世界工厂的黑幕,让广大外来工,有机会能更多的得到比较公正的人道待遇;他们对员工人身安全的忽视所受的惩罚,虽然极不对称,但如果能换来上亿外来工在这世界工厂的人道待遇,未尝不能说是算得上死得其所,对于受害人来说,这种说法有点冷血,但相对于上亿外来工的处境来说,我们这个世界是不是更无情,更上冷血。

但愿没有下一刀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