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十四章 新兵试练之三——杀!

冷眼望天 收藏 6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随着鬼子兵悉瑟的脚步声缓缓的接近,五、六只火把照亮了埋伏圈的四周。一小队鬼子兵在火把光芒的跳动之下暴露无疑。

躲藏在埋伏圈四周的队员们,人人握紧了手中的刺刀,如同躲在暗处准备突袭猎物的豹子一般蓄势待发,只着等鬼子兵进入埋伏圈之后,陡然暴起发难。

此时,鬼子兵已经三三两两、毫无查觉的走进了埋伏圈中。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兵手里举着一只火把。腾然,他被我们设下的拌脚绳拌倒,整个身子霎时间失去了重心,翻身向前栽倒。然而,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栽倒的草丛里,参差排列着数十根手腕粗细,一头深深埋在土里,另一头被刺刀削的锋尖无比、露出地面一尺多高的木橛子。

“啊……”随着一声尖利的、如同鬼叫般的惨嚎声发出,数根木橛子同时刺入了那个鬼子兵的——心脏、前胸、小腹。那鬼子兵立时命毙当场,手中正在燃烧的火把也滚落在地。

走在他身后的众多鬼子兵们,闻声见状大惊,慌忙走近那名鬼子兵尸体前查看。但,还未等这些鬼子兵们搞清楚状况,数十根,一人粗细、两米多长的滚木,整个布满了他们的头顶上方的每一寸空间,硕重的滚木带着“呼呼”风声急落而下……

一人粗细、两米多长的滚木,本身就有一、二百斤重,再加上从高空坠落,力道不下千斤。这些所谓的大日本皇军再凶悍,也不过是些血肉之躯,怎能敌住千斤大力?

“嘭!”

“嘭!”

“啊……!”

“啊……!”

……

随着数十根滚木从高空同时袭落,那一小队凶神恶煞般的鬼子兵,霎时间变成了一只只绝望的羔羊。十几个鬼子兵中有几个登时被砸得脑浆迸裂、红白横飞,当场死于非命。另外,又有数人被砸成重伤,压倒在滚木之下,惨叫连连、却动弹不得。

受伤的鬼子兵凄惨的哀号惊呼声,充斥着众人的耳膜,在暗夜的黑木森林中传出了老远。不过,除了我们这些隐藏在陷阱四周的“猎人”外,是不会再有其他人听到这,如“天簌”般“美妙动听”的惨呼声了。

“嘿嘿……这声音听着真他妈的过瘾,比听小周吼吼哈哈的《双节棍》还爽!”我在心里兴奋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话如果让那些所谓的大日本皇军听到,非把他们鼻子给气歪了不可。

“不准再发动销信儿,直接杀……”我高喝一声,命令众人道。然后,迅速从暗处跳了出来,挥刺刀插进了一个受了轻伤、却并未倒下的鬼子兵的后心窝。

“啊……”随着那鬼子兵一声凄惨狂嚎,湿答答、带着一丝温热的鲜血,立刻喷满了我握在刺刀上的右手。我大脑中每一根感知神经,立刻感受到了右手上那名鬼子鲜血的余温,一股前所未有过的淋漓快感由大脑急流而下,直彻心菲,紧接着澎湃翻涌、周身荡漾,我的整个身子的血液都随之沸腾起来……

这次伏击要比我想象的顺利许多,我们的销信儿只用了两处,便已使十几个鬼子兵非死即伤。现在,他们能够勉强站立起来的不足五人,原本这几个鬼子我们也大可不必现身,只要发动销信儿机关,便可让他们在瞬间为他们所谓的天皇“尽忠”。

不过,在我听到那些被压在滚木下,重伤的鬼子兵发出的哀号之后,那犀利凄惨的“妙曼”声音,似乎激起了我内心深处某些尘封的东西,我竟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嗜杀欲望。我顿时觉得用机关杀死他们,并不能满足我内心强烈渴求的嗜杀欲望。所以,我让众人停止机关“捕杀”,直接改为挥刀“猎杀”。

此时,众人也纷纷从暗处跳了出来,能够站立当场的鬼子兵现在只剩下了三个。

“都他妈的别动手,全部留给我……”周身血液沸腾的我,此时如同一头发了疯的雄师一般,以最快速度扑向站立当场的鬼子兵。

“噗!”

“啊……”

我手中的刺刀捅进了另一个鬼子兵的心窝,热滚滚的鲜血顺着刺刀的血槽翻涌激流而出。在我抽出刺刀的同时,那名鬼子兵的心窝喷散着狂血,瘫软在地。

然后,我迅速挥动刺刀扑向下一个鬼子兵……

“噗!”

“啊……”

这鬼子兵被我一刀从小腹扎入,刺刀末柄,刀尖从后脊透出。

“巴格牙路……”最后一个鬼子兵见我又奔他而来,慌忙端起带着刺刀的步枪向我当胸便刺。

“巴你妈个头!”我迅速闪身躲开枪上刺刀的锋芒,倒提手中刺刀贴身而上……两条身影瞬间相错,我把手中白芒一闪,划断了他半边脖子……

“噗……”

鲜血呈扇形状从那半边脖茎处四散喷射开来。

那名鬼子兵滚热的茎血飞溅了我一脸,“咝……”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心中强烈的杀戮感顿时消失匿迹。

“他妈妈的,怎么回事?”我狠狠的摇了摇头,似乎自己刚从梦境中惊醒一般。我顿觉刚才杀死鬼子的那个人好象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嗜血狂魔。

前方十几米处的柴草堆仍在“轰轰烈烈”的燃烧着,地上那五、六个散落的火把也在兀自跳动着。

我借着火光向四周扫视了一圈,“你们都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四周站满了我的队友。不过,他们都在用同一种惊骇的眼神,呆呆的看着我,就像在看一只刚刚出世的千年老妖一般。我顿时有种针芒刺背的感觉……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我大吼了一声。

“啊?”众人同时惊醒了过来。

“你们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看着我?”我带着一丝愠怒,斥问众人。

“队……队长,不,不是我们怎……怎么回事,是、是你刚才怎么回事?怎么好象变了个人似的?你刚才好……好可怕,就像一个吃人的——瘟鬼。”

“就是啊队长,你刚才杀那几个鬼子的样子太可怕了……队长,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还……还是吃人的瘟鬼?”

“啊呸!什么吃人的瘟鬼?我刚才那叫——英姿勃发。一群胆小鬼……老子当然是人!”

“嘿嘿……队长,就刚才你那还叫‘英姿勃发’呀?充其量不过是‘痛打落水狗’而已!”

“你说什么?”我听了这话就是一皱眉:“张学民!怎么又是你小子?我还没找你算帐,你自己到是先找上门儿来了。”我这人“记”[嫉]恶如仇,刚才就因为这小子才导致我撞在了一棵大树上,惹的众人讥笑于我,“好!你说说我刚才为什么叫‘痛打落水狗’?”

“嘿嘿……队长,难道刚才你没发现吗?那几个鬼子已经被我们的滚木砸成了重伤,他们如果不是用手里的长枪支撑着身体,恐怕早就倒在了地上。嘿嘿……队长,您真好眼力啊!知道他们已经没了还手之力,所以不让我们动手……您好来个‘英姿勃发’,抢个头功。嘿嘿……高!实在是高!”

“你、你……”这小子短短的几句话,便把我从峰颠直接轰到了谷底。

此时,众人已把我火引鬼子到埋伏圈的功绩,抛在了脑后,转而都认为我是在和他们抢头功,人人都对我鄙视不已,我登时气的几乎头顶冒青烟儿。

不过,我迅速又冷静了下来,我明白此时不是搞“内讧”的时候。

一个好的领导,一定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形象,更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和一汪如止水般的心态。唉!还真难为我了!我转身倒背着双手,摇了摇脑袋,然后仰天长道:“唉……算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转而:“迅速打扫战场,活的——给我弄死!死的——直接给我抢光!衣服也别留下……”

“是!绝对服从命令,向队长——‘好好学习’……”我听了这话,气结的如同火烧了尾巴般的差点没蹦起来。

因为,我刚来龙尾盘时,身上穿着几十件从‘万人坑’死人身上扒下的衣服。后来,整个山洞的人全知道我扒死人衣服穿,每每他们会在我身后指指点点……

“你看,就是这小子扒死人衣服穿。”

后来……

“你看,就是这小子喜欢扒死人衣服穿。”

再后来……

“你看,就是这小子喜欢扒人衣服穿。”

再再后来……

“你看,就是这小子扒了人家大姑娘家的衣服,还穿在自己身上招摇过市呢!”

“真的吗?”

“可不是杂地?我亲眼见到的,就在……在、在哈尔滨大街上,很多人都围着看呢!”

“是嘛?这小子也忒不要脸了啊!”

靠!我这辈子都没穿过女人衣服,更没去过哈尔滨,更别说穿女人衣服到哈尔滨大街上招摇过市了。正所谓,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对于“扒大姑娘衣服”的事,到现在我还是百口莫辩,这无疑成了我的一个暗讳。

今天这句“向队长好好学习”无疑是在揭我的短儿。

“又是你?张——学——民!!”我狠狠的瞪着正在手忙脚乱的扒着死鬼子兵衣服的张学民,真想冲上去狠狠地狂扁他一顿。

猛然,我看着那小子瘦小的身躯,想起了大评书艺术家,单田芳老先生一句形容外貌特征的词句来:“小个儿不高,干巴巴一团精气神。”

“小个儿不高?干巴巴一团精气神……?”我嘴里翻来覆去的叨念着,“这是单老先生形容哪一位英雄人物来着?时迁?不对,时迁那贼眉鼠眼的德行……哎?我怎么想不起……哦!对了!嘿嘿……张学民,你小子给我等着,等这次试练结束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我从内心的最深处,暗暗的笑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