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工龙泉剑 雏鹰初飞 十八章 众人纷纷先离去 队员个个皆牺牲

秦少文 收藏 0 2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



十八


“找机会下车吧。”龙泉剑看了看车厢的两头,然后又说:“我们往火车的后头走。”

没有办法了,若是被人告了密留在这里就有可能被两头包围。李昆武命令大家起身赶快行动。

杨小琴也不可能再按照原来的打算单独去沈阳了。龙泉剑心里做好了打算嘴上却不好意思地说:“杨小姐,你呢?”

“你们都走了,我怕,我也和你们一起走吧。”杨小琴边往起站边说。

龙泉剑要的就是让杨小琴自己说出来。对方既是个军官,又是个女孩儿,他是在尽量做到不能让人家感觉自己有丝毫的强迫。

刀手打头,李昆武跟上,最后是杨小琴和龙泉剑压底。大家顺着车厢的过道,穿过一节节的车厢在往后走着。途中也曾和押车的日本警察擦身相遇,但对方却没有在意他们。直到来到尾车,一个站在尾车最后面的头戴钢盔身上穿着一块用灰布包着钢板作防弹衣的日本警察拦住了他们:“回去,这里不能过去。”

刀手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说:“我们只是想随便看看。”

“不行,这里不能看看。”说着,那警察见刀手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又瞧见刀手的后面还有十来个人也在往前行,便急忙伸手去掏口袋里的手枪。

早已把枪准备在手的李昆武这时举起手枪先对准了对方,与此同时一道银光闪过,再看那日本警察的右臂上,有一把飞刀已深深的插入其内。那警察还想尽力的往起抬手,却被臂内的阵阵巨痛强力地刺激着,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努力。手里的手枪也随之脱手而出,只听得“咣当”一声,被摔落在火车的铁板上。

刀手已飞步上前,他先从那人的身上拔出了自己的刀子,随后,将其一脚给踢踹下了火车。

十几个人拥在尾车的后桥上,大家互相看着不知道该如何跳车。龙泉剑挤过人群探头看了看车下迅速滑过的铁轨,说:“现在也可以跳,但要是为了保险,就再等等,等到火车拐弯减慢速度的时候。”

杨小琴望着车两边向后飞驰着的原野和群山,她紧张的对龙泉剑说:“这不可能,我不敢跳,我真的不敢跳。”

“你不跳怎么办,难道在车上等着一会儿被抓吗?”

“我们不跳不行吗?”

龙泉剑看着杨小琴,他心里清楚,这丝毫怪不得杨小姐。他身边的这些男人面对着脚下的路基都有些发怵,何况是一个青年女子。可要是在这里不下车,除了原来的因身上有枪而不可能混出车站的原因外,现在又多了一个可能随时在车上就被日本人发现而不得不逃的紧急状况。

不管怎样,车是一定要提前下去的,此刻的问题是如何也能够让杨小姐顺利的下车。龙泉剑想了想和李昆武商量道:“看来只有一个方法了。”

“让火车停下来。”李昆武没等龙泉剑说出来,自己就直接说了。

“可以吗?”

“你觉得呢?那样我们就会被发现,被追击。”

“我知道不行,我的办法是让杨小姐告诉你和沈阳联络人之间接头的暗号,然后你们就先跳车。我和杨小姐留在车上,你把我们的枪和我的剑带上,我们回头来找你。”

“这法子倒是不错,那我们就在接头的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好吧,那就这样。”

这时负责向车里瞭望的李平安冲李昆武发了个信号:“有人来了。”

“来了就干掉他。”李昆武命令道。

龙泉剑这是感觉火车好像慢了一些,他再次向铁轨上看了看,铁轨下的枕木已能够一根根地分得清楚了。他又探出头去,向火车前方望去,火车果然是在拐弯了。于是他又对李昆武说:“现在正是机会。大家站在车梯的最下层,面朝火车头方向,赶紧跳吧。”

众人纷纷刚刚跳离了火车,一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只不过他没有走到车的后尾。因为龙泉剑和杨小琴正互相拉着对方的手,面对面地站在只能通过一人的尾车通道里,他们各自靠在身后的箱板上,挡住了警察的去路。那个警察看了看这两个年轻男女,没说什么,也没问什么,掉头就又回去了。

龙泉剑这才连忙松开了仍握在他手心里的杨小琴的手,他看着杨小琴那通红的脸庞,下意识地急忙说了句:“对不起。”

杨小琴这时却不好意思再看龙泉剑,她低着头,沉默着。

随后俩人走进了最后一节车厢,随便找了了座位坐了下来。就这样,一直到火车进了沈阳车站,车上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情况。

出了火车站,他们就紧忙找了辆马车往城西赶。一路上,碍于车夫坐在前面,二人也就没敢多说什么,心里只是希冀马车快点就好。

龙泉剑和杨小琴因为有心思而不想说话,可是车夫却不停地要与他们唠嗑,使他们不得不绞着脑汁、硬着头皮来回答。

“你们可真够行啊,这么大冷的老天,不呆在家里,却要往城外跑。”车夫调侃着说。

“亲戚病了,没办法,要去看看。”杨小琴尽量不让龙泉剑说话。

“你们是两口子吧,看着就蛮般配的?”

“是吧大爷,谢谢你啊。”

“咳,谢我什么,这是你们的缘分。”

离五里地儿的地方不远了,杨小琴示意龙泉剑就快到了。马上要见到李昆武他们了,龙泉剑的心里一下子着急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地便向前望去。

当前方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些人影的时候,龙泉剑突然感到情况不妙。再走近些,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一群日军在那里散乱地忙碌。

车夫不敢往前走了,他问杨小琴:“到地方了么?”杨小琴这时候也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龙泉剑连忙用手攥住她的一只胳膊,提醒她千万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龙泉剑让车夫再继续前行一段。当马车经过路两边的日军时,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只见日军正在清理特遣队队员们的遗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