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捡鱼人”的尴尬看暴力崇拜

飒羽临风 收藏 0 97
导读:近期,玖龙纸业、可口可乐等知名企业屡屡身陷“血汗工厂”的风波,这些风波使得一些大学生维权组织逐渐浮出水面。“社会就像大海,潮起潮落,有一些小鱼被抛到沙滩上,我们就是捡鱼人的角色”———这是大学生维权组织成员的自喻;此处所称的“鱼”即农民工,所谓“捡鱼”即指关注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并付诸行动。(6月18日《南方周末》) “捡鱼人”确实是个极其形象的比喻。不过,以“捡鱼人”自居,这些大学生又似乎高估了自己———如此意义上的“捡鱼人”,显然是要把“鱼”抛回大海,让其可以重新获得正常的生活环境和能力。这些大学生

近期,玖龙纸业、可口可乐等知名企业屡屡身陷“血汗工厂”的风波,这些风波使得一些大学生维权组织逐渐浮出水面。“社会就像大海,潮起潮落,有一些小鱼被抛到沙滩上,我们就是捡鱼人的角色”———这是大学生维权组织成员的自喻;此处所称的“鱼”即农民工,所谓“捡鱼”即指关注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并付诸行动。(6月18日《南方周末》)


“捡鱼人”确实是个极其形象的比喻。不过,以“捡鱼人”自居,这些大学生又似乎高估了自己———如此意义上的“捡鱼人”,显然是要把“鱼”抛回大海,让其可以重新获得正常的生活环境和能力。这些大学生有这样的能力吗?那些农民工的境况会因他们而改变吗?


即便在个案的意义上,比如只是为少数几位农民工讨薪,对大多数社会组织和成员来说都是相当艰难的,更遑论这些只有一腔热情可恃的在校学生。当然话又说回来,这些“捡鱼人”近乎堂吉诃德或西西弗斯的精神,正是当前社会特别需要的资源,是分外可敬的。


一种特别可敬的精神,却在现实中遭遇一定程度的尴尬乃至失败,这种现象值得警惕更值得深思。在笔者看来,从这种现象当中,或许可以为眼下一种危险社会情绪的苗头——暴力崇拜——找到一些注解。


近些年来,关于农民工讨薪、关于征地拆迁、关于城市摊贩管理,发生了不少的暴力流血事件。对这样的事件,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一定的思维定式:凡是弱势一方在暴力行动中占了上风,杀死杀伤了强势一方,必然会获得无数喝彩,更有许多人通过网络等方式公然表达对这种暴力行为的鼓励。


比如最近的一例,是东莞一五金厂员工因工伤断掌,向厂方索讨赔偿金不成,6月15日中午持刀刺杀老板及管理人员,造成两死一重伤。对该案件,无数人在网络上表达了看法,多数人都对杀人者大加赞扬,而对死伤者没有丝毫同情。甚至在案件发生近20分钟的过程中,“现场围了近两百人,却没人愿意出手相救”,连该厂保安也是径自躲开。这种状况也许表明,人们对暴力行为不仅仅是不在现场时的“虚拟”崇拜。


产生这种“暴力崇拜”现象,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人普遍嗜血吗?显然不是。该现象一个非常重要的诱因,便是农民工正当维权太难,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终于退到了法律界线之外。据悉,有参与“捡鱼”的大学生发出如此感慨:“为什么会出现很多跳楼、跳桥、堵马路等非正常手段讨薪的事件,并不是因为农民工不懂得依法维权,而是因为正常法律程序往往难以解决他们的问题,大家都有些失望了。”


虽然每个案例的细节都有所不同,但把弱势者逼到暴力相向的程度,说这样的强势者很多已经涉嫌违法,恐怕并不冤枉他们。因此,“暴力崇拜”的产生,或有这样一个逻辑链条存在:某些强势者不守法纪,侵害了弱者利益;其中的一些人不肯服屈却求告无门,于是采取极端的非法手段;这样的过程虽然血腥,有些旁观者却感觉“出了一口气”……简洁些说,制度救济无力导致了法律信仰流失,法律信仰流失导致了暴力崇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