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易,撼动学官难

广州中医药大学赖文、吴丽丽两位教授,举报她们的校长博士论文抄袭之事,在去年我就知道了。两位举报者之一的吴丽丽,就是经校长授意的操刀抄袭者。抄袭的对象恰是自己的学生,现在已经留校任教的一位青年教师。两篇博士论文的相似度高达近50%,不仅主体内容、试验数据、导言、论文摘要高度一致,甚至错别字都错得一样。按葛剑雄教授的说法,这种连中学生都能一眼认定的抄袭,两位举报人居然经历了漫长的举报过程——自2007年起,她们先后报到学校、省里的各主管部门,居然一直没有下文。等到我知道此事的时候,她们已经对按正常渠道解决问题感到绝望,打算诉诸社会,讨个说法。虽然我完全相信她们举报的真实性,但我能做的,只是将她们的情况,转给某些在人们看来比较有担当的媒体,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身为政协常委的葛剑雄先生,在今年的两会上,当着政府副总理和教育部部长的面,把事情捅了出来,随后又在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节目中将之曝光。可是,尽管如此,直到今天,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文章问世,我才知道,原来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校长,那位公然的抄袭者,居然至今巍然不动,而且还封了举报者的信箱,对着记者理直气壮地大骂举报者造谣。真是,撼山易,撼官难,撼动学官难上难。


这种简单到了中学生都能一眼辨别的抄袭案,为什么处理起来这么难?世界各国国情不同,但学术标准都是一样的,雷同就是雷同,走到天边,有任何理由,学术都不允许雷同,何况这么大面积的雷同,无论用什么说辞都解释不了。如果这种规模的雷同都不算抄袭,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抄袭这回事吗?我想,这个明白无误的事实,接到举报的各级机构,其实都清楚。但是,事情一旦涉及一个校长,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当今中国学界,有权有势的学官,出事的太少。但是,只要不涉及钱财腐败,基本上都能安然度过,即使打官司,也未必败诉。像广东中医药大学校长这样的案子,首先涉嫌抄袭,证据确凿,而且指使本校青年教授操办,涉嫌以权谋私,标准的学术腐败。这样的事情,居然引不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即使在两会上曝光,也无济于事。除了顾及校长的地位和权势,以及相关的奔走运作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在某些人看来,似乎只有涉及钱财的腐败,才是腐败,而这种抄袭之类的事情,只是性质轻微的小事。


其实,作为大学这种学术机构的负责人,正好倒过来,钱财的腐败是比较轻微的罪过,而抄袭和学术侵占这样的腐败,才真正是大事,头等重要的大事。因为,这种腐败,从根子上毁坏了大学的根基。大学校长执法犯法,动摇自己事业的根基,这种罪过,难道不比贪污几个钱财更大?


行文至此,我真的很佩服赖文和吴丽丽两位同行,她们为了真相,为了公道,也为了追求学术的正当性,顶着千钧的压力,坚持了两年,如果换了我,我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这么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