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盖头 第二季 步兵战 3

大沿帽 收藏 1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URL] 我和老李的关系还是这样不冷不热的。我知道他在克制着,但他迟早会爆发的。我一定要做得更好,让他抓不到把柄。每天早上起来,我都抢着打扫卫生,有个公差勤务,比谁跑得都快。训练更是全身心地投入,这没得说的,就是老李不整我,我也不能在这上面偷懒。当兵不练武,不算尽义务。这是军人的天职。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


我和老李的关系还是这样不冷不热的。我知道他在克制着,但他迟早会爆发的。我一定要做得更好,让他抓不到把柄。每天早上起来,我都抢着打扫卫生,有个公差勤务,比谁跑得都快。训练更是全身心地投入,这没得说的,就是老李不整我,我也不能在这上面偷懒。当兵不练武,不算尽义务。这是军人的天职。我要让他明白,我不是一个鸟兵,相反,我是个好兵。

还真像那句俗话说的,越怕鬼,鬼越来找你。我够小心翼翼的,训练也抓得很紧,但最后还是在这上面栽了跟头,被老李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我的军事训练其他方面都蛮好的。别的兵们最怕的五公里越野和五百米障碍是我的强项,队列训练什么的更不在话下,我不是在吹牛,我在中学搞过好多次军训了,那时主要就是弄队列这一套。新兵连时,我就被班长单独拎出来给大家做过示范。我最怕的是体能训练,具体地说,就是臂力不行,虽然在老李修理下,俯卧撑能做到六十来个了,但还是差得很远,拿惯笔的手和拿惯锄头的手是没法比的。我很羡慕那些农村来的士兵兄弟,训练一段时间,他们呼呼啦啦地就能做一百来个俯卧撑,而我做完这五六十个后,胳膊就好像没有了一样,最后几个还得咬牙切齿地使出吃奶的劲,身子扭得像条很难看的麻花一样,这才能勉强做完。老李在这方面整我,我真没话可说。

体能训练中,我最怕搞单杠。搞单杠时,我就经常被班长老李吊杠。他见我三练习只做了两个就做不动时,瞪了我一眼,吼了一声:“吊杠!”我一听,眼前差点发黑。吊杠就是双手抓住单杠,吊在上面不动。这很要命,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胳膊上,一会儿就把胳膊拉得很疼。但你又不能说这是体罚,老兵油子油就油在这里,明明是整你,但又无懈可击。我开始还不想吊杠,想继续做几个,可把吃奶的劲用上,胳膊还是拉不上去,双脚在下面扑腾也没用,样子也不雅观。后来我就不瞎扑腾了,静静地吊在单杠上。我本来想争口气,不下来就不下来,看你能怎么着我。虽然有志气,但胳膊却不争气,没坚持几分钟,胳膊像被要扯断了一样,疼得受不了,我龇牙裂嘴地看了看老李,他正在指挥别人训练,根本就不看我。我只好自己跳下来了,准备缓口气再上去吊杠。谁知他一看我下来了,就扭过头指着我的鼻子骂了我一声:“你他妈的怎么下来了?”我只好又跳上去抓住单杠吊了起来。新兵连时,我第一次听到班长骂人时,心里还很不好受,但我现在已经习惯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军人要的就是一种野劲。我看过很多老美的战争片,他们的士官长更加粗野,《合金属外壳》中,那个士官长简直就是魔鬼了。但你不得不承认,优秀军人就是这么摔打出来的。所以,那些老兵或班长修理我们新兵时,我一般都没什么想法了,我要是成了老兵,我肯定也会这么干的。你要是把新兵捧在手心里,舍不得摔打,那你基本上就把这个新兵弄废了。老李整我,我真的一点也不恨他,他这人并不坏,班里要是有个兵训练跟不上,他作班长的,肯定很着急。换了我,说不定会比他更急。我很理解老李,所以这次想尽量吊的时间更长些,但事实上比上次吊的时间还要短,没过一会儿,胳膊疼得又受不了了,我只好跳了下来。这样反复了三四次,老李终于火了,他冲过来,朝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脚:“你怎么这么狗熊,连这一会儿都坚持不住?你有什么牛的?”我本来已经做好了被班长摔打的准备了,知道这是成为一名优秀军人必须要承受的,但老李真动手了,我又有点反应不过来了,我愣愣地看着他,你是班长,还是党员,怎么说打人就打人了?虽然这不是很疼,但它伤害的是我的自尊。我气得手都发抖了,我带着哭腔说:“你是班长,怎么能动手打人?”老李把脖子硬了硬,指着我鼻子吼道:“你不好好训练,老子就是打你了,你能怎么着?”

我承认,我那时还不算一名合格的军人。这时我应该立正站好,承受军人必须要承受的这一切。但我没有,我相反气得身子都哆嗦了,甚至还瞪了他一眼:“你别老子长老子短的,我体能训练不好,就不一定军事素质不好。你不要认为我就不如你,现在是现代化战争,你连电脑都不懂,真要打起来了,你只能靠边站!”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海湾战争不就是这么打的?哪里会让你面对面地厮杀啊?我一下子就把老李惹火了,班长是“军中之母”,连连长都让他们三分,我一个新兵蛋子,当面顶撞他,这当然很严重了。我也有点后悔了,按照军人标准来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应该这么干的。老李果然很生气,他的脸都胀成紫色了,他“唰”地解下了武装带,扔在了地上,朝我吼了起来:“你不服气咋了?我不如你?现在咱们就单挑!”说着就真的冲上来了。几个老兵忙拥上来,抱住了他,他还在那里使劲地挣扎着:“放开我,老子今天就要和他单挑,你有什么牛的?放开我!”我也有点生气,不时地斜着眼睛看他,我顶撞了你,我是有错,但我现在是个士兵,和你一样,我们是平等的,单挑我也未必怕你。

张富贵过来劝我:“小胡,你给班长道个歉,认个错吧。”我看了看他,他是真心为我好的。这时我已经缓过来劲了,又有点后悔了,自己毕竟是个新兵,作为一名军人,要学会尊重,尊重上级、尊重领导,尊重部队的一切,更重要的是尊重你的敌人,他们永远都要比你想象的强悍,老李因为军事训练整我并没有错。我就是给班长一个台阶下,也不能硬撑着,不然这对我们都没好处。虽然我没有道歉,但我还是乖乖地抓过单杠,卖力地做三练习。老李斜着眼睛看着我,可能是我主动上了单杠,也算是一种认错的表现,他这才慢慢地消气了,不再冲过来单挑我了,但他也不理我了,带着其他的兵继续训练,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我吊累了,自己从单杠上跳下来,他也不管我了,有点像要跟我搞冷战一样。我心里很难受。我是想成为一名优秀军人的。自从我们授了军衔,戴上了帽徽、领花以后,我的许多想法都变了,不再是从前那种为找条出路什么的而当兵了。我是一名士兵,就要有士兵的样子,如果仅仅是为了找条出路而留在部队,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光荣,而是一名军人的耻辱。我没想其他的,我就是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

但老李并不知道我的这些想法。我也没办法给他说,他整天动不动就瞪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讲才好。

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在老李那里已经挂上号了,他简直是把我看死了,又开始折腾起我来了。无论是中午还是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甚至是周末休息时,他都要把我带到器械训练场,狠狠地整我。先让我做俯卧撑,然后再做单双杠。最后筋疲力尽了就是吊杠,我实在抓不住单杠了,他也不让我下来,就用肩膀顶着我屁股让我吊在上面。我都快被他整疯了。我做为农民儿子的犟劲被他挑逗起来了,偏不信这个邪,我就从来没有哀求过他,无论是作为男人,还是作为军人,我觉得这个念头都不应该有,这比吊杠更丢人。整了两个来月,他还真的把我整出来了,单双杠我也不怕了,俯卧撑也能一口气做一百来个了,我甚至把有些新兵都甩在了后面。有天我在洗脸时,无意间把胳膊弯了起来,胳膊上面竟然有了鼓得硬绷绷的疙瘩肉了。这真他娘的是个奇迹,我本来还是个一身虚肉的家伙呢。我忙找到那个城市兵周志军,他有个数码相机,我们一起到训练场上,我把上衣脱掉,摆好姿势,胳膊一使劲弯了起来,让他给这些鼓得硬绷绷的疙瘩肉来了个特写,然后寄给了老家的女朋友米小阳。米小阳回信时说我像个小老虎。

我真正地喜欢上了部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