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盖头 第二季 步兵战 2

大沿帽 收藏 2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URL] 晚上跑完五公里越野回来,我趁热打铁地又做了五六十个俯卧撑,然后去了一趟厕所。刚出了厕所,看见班里的老兵张富贵站在那里,我忙立正给他敬了个礼,他有点受宠若惊地给我回了个礼,很诚恳地看着我,说:“小胡,咱们到菜地那边走走吧。” 我知道他肯定是有要紧的话对我说,我忙跟着他往菜地那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


晚上跑完五公里越野回来,我趁热打铁地又做了五六十个俯卧撑,然后去了一趟厕所。刚出了厕所,看见班里的老兵张富贵站在那里,我忙立正给他敬了个礼,他有点受宠若惊地给我回了个礼,很诚恳地看着我,说:“小胡,咱们到菜地那边走走吧。”

我知道他肯定是有要紧的话对我说,我忙跟着他往菜地那边走。

我们站在菜地边,那些绿色的蔬菜在月光下散发着清香,它们长势喜人,菜地整得就像我们阅兵时站的方队一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整整齐齐的。这不是我们连队的菜地,我们连队菜地整得没有这么好。连长好像不喜欢整菜地,别的连队整菜地时,他就让班长带着我们去跑五公里越野。连长说,我们是当兵打仗的,整天整菜地,能整出个屁来。菜种好就行,不用像服侍孩子一样服侍它。我们就在星期天去整整菜地。一来二去,我们都不喜欢搞菜地,一到菜地就浑身不自在,还不如去跑五公里越野舒服。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连长很英明,当兵的就应该是这样。

张富贵搓了搓手,他看着我,很认真地说:“小胡,你比我聪明,又有文化,本来轮不到我来说你,但我想我是个老兵,在连队呆的时间长,有些事还是想提醒你一下。”

我心头一热,赶紧问他:“张班长,有什么事你直接给我说,我会注意的。”

他朝连队方向看了看,拍了拍我的肩,像个大哥一样真诚地说:“你在连队表现得都很不错,但今天中午你不该为站岗的事顶撞班长。我们老兵都很注意这事,你一个新兵,上来就让他难堪,他肯定以后要收拾你。你最好能找他道歉,如果你能在班务会上主动做个检讨可能会更好。”

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紧张了,觉得中午时自己做得是有点过分了,我一下连就准备当逃兵搞老李难堪,他要是觉得我是个鸟兵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要在士兵中树立威信,不把我这个鸟兵好好收拾收拾是不行的。换了我,我也会这么干的。部队就是这样,谁也不想自己手下有个刺头兵,不听招呼,一旦发现,绝对要整得服服帖帖。

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冤枉。我觉得这事老李弄错了。我其实对他还是很服气的,他是个第八年的老兵,二级士官快到顶了,年底要么退伍,要么转成三级士官。我听别人说,他好像想转成三级士官。我觉得他有这个资格。我已经知道,如果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能力,要想在“红四连”当班长,那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我们一班还是连队的尖子班。在抗日战争中,我们班坚守阵地,与日寇浴血奋战,最后十二名勇士全部壮烈牺牲,保证了大部队及时转移,被八路军总部授予“守如泰山十二勇士”的光荣称号。所以,连队在配备班长时,我们班配的都是能力最强的班长。老李的确也无可挑剔,为人很实在、真诚。但要我为这事向他道歉,我恐怕开不了这个口,我顶撞他是不对,但他让我替他站岗就对了吗?要道歉可以,他得先向我道歉。我们都是军人,非常平等,谁错就是谁错,他不向我道歉,我也绝不会向他道歉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但我还是很感激张富贵。我没办法向他解释,他很老实,也很听班长的话,他不会理解我的想法的。

我对张富贵说:“我想想再说吧。”

结果我还是没向班长道歉,我觉得这不全是我的错,我犯不着为这事委曲求全。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