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盖头 第二季 步兵战 我班长 1

大沿帽 收藏 6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size][/URL] 突然想起还没详细介绍过老李呢。老李叫李保根,是个第八年的二级士官。个子不是很高,但长得很壮实。我对他的名字印象最深。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们新兵下连第一天,互相介绍时,我一听到他这个名字就想笑,他肯定是农村兵,上面还有姐姐,父母是躲计划生育把他超生出来的,让他保住李家的香火。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


突然想起还没详细介绍过老李呢。老李叫李保根,是个第八年的二级士官。个子不是很高,但长得很壮实。我对他的名字印象最深。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们新兵下连第一天,互相介绍时,我一听到他这个名字就想笑,他肯定是农村兵,上面还有姐姐,父母是躲计划生育把他超生出来的,让他保住李家的香火。我后来偷偷地打听了一下,果然是这样。但我那时丝毫没有嘲笑他的意思,虽然我是个高中生,中学时还是个小混混,但我从来没有看不起农村兵的念头。据我所知,在我们部队中,农村籍的士兵还是占绝大多数的,他们文化水平可能不高,但他们是我们这支伟大军队的基石,过去的战争是他们打下来的,将来的战争还得靠他们,只要一声令下,这些朴实的战士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的。他们来自各个省份不知名的小镇或者农村,贫穷并且不受欢迎,但他们却在为我们的祖国和人民而战,他们很平凡,也正是因为平凡,他们什么都能承受。他们也很朴实,都很喜欢我们的军队,因为在社会上穷人总被有钱人欺负,但在军队里却不会有这种现象,军队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它和金钱,甚至权势无关。我也很喜欢他们,他们是我的兄弟。所以,我不会去嘲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战友,我们是一家人。我在新兵那一年,有很多次被老李搞毛了,想给他整个情况时,我也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

尽管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只要老李要求做到的,我会加倍努力,就像每天晚上老李不再单独操练我了,我还是像从前那样,一个人跑出来再做一会儿俯卧撑。我已经能做到六十来个了,我觉得这是个了不起的进步。但让我苦恼的是,班长老李对此视而不见,他看我时,还是那种冷冷的样子。我其实不想和他对着干,我想和他成为兄弟。但我这是一厢情愿,老李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可能觉得我这个新兵比其他的战士要鸟,所以要杀杀我的脾气,还是时不时地给我整点事出来。

现在想想,老李那时的看法其实也没错,我毕竟在县城上过三年高中,见过世面,没有那些农民兄弟士兵听话、老实,但我人不坏,我一直在努力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

我到现在还是这样认为的,有些事并不全怪我。我后来才知道,老兵整新兵的土办法多得是,随便弄点事就能上来收拾你。我后来也当了班长,我从来不用这些办法。但老李和我不一样,他文化不高,从前的班长是如何收拾他的,他照单全收地用在了我们身上。换了我,我是决不会这么干的。

那天训练了一上午五百米障碍,我们都挺累的。我正要爬上床午休一下,老李突然过来了,他拿着武装带指了指我:“胡建军,你替我站岗去。”按照我对军人职业的理解,班长这句话就是命令,我必须无条件服从执行。但我那天实在太累了,冲着他脱口而出:“没轮到我站岗,这是你的岗,你自己站去。”我现在想想,我那时可能在想,站岗是每个军人的职责,是自己的份内事,我没必要替你站岗,官兵一致,我们是平等的,我也用不着讨好你。老李愣了一下,铁青着脸狠狠地盯着我,我也愣了一下,其他兵们也有点惊讶,就连那些老兵们也都不解地看着我,他们都没想到我会当场顶撞他。老李皱起了眉头,往前又走了一步,有一种想揍我的冲动:“你个新兵蛋子,你说什么?” 老同志们的火气一般都很大。我想再顶一句,但想想我还是没敢顶,还没有新兵敢和老兵对着干,我甚至看到有几个老兵把拳头都攥起来了,只要班长朝他们努一下嘴,我相信他们会立刻扑过来修理我的。我不能出这个头。我忙乖乖地去替他站岗去了。站岗时我有点伤心,我知道老李并不是怕苦怕累非得让我替他站岗,他当了七八年的兵,什么苦没吃过?他这是故意整我。但问题是,我不是一个鸟兵,也根本没想去要当一个鸟兵,他这是何苦来着?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