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一章 顺溜 顺溜 3

铁血姑娘 收藏 6 4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村外旷场上,顺溜此刻已经卧地待命,手中步枪稳稳地架在土堆上。步枪上的大盖此刻已经被打开,在四周众多乡亲战友的注视下,顺溜利索地一发发向弹仓内压着子弹。   身后,陈大雷在众人的簇拥下,快步走到跟前,向顺溜询问道:“看见那棵老榆树了吧?”   “看见了。”   “从榆树到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村外旷场上,顺溜此刻已经卧地待命,手中步枪稳稳地架在土堆上。步枪上的大盖此刻已经被打开,在四周众多乡亲战友的注视下,顺溜利索地一发发向弹仓内压着子弹。

身后,陈大雷在众人的簇拥下,快步走到跟前,向顺溜询问道:“看见那棵老榆树了吧?”

“看见了。”

“从榆树到这,大概一百五十米,也就是五十多丈,比打老子的时候少二十丈,不过你小子别以为占了便宜,现在我命令你,必须在三枪之内,打中我手里的洋火,能办到吗?”大概目测了一下,陈大雷命令道。

“能!”

听到顺溜的保证,陈大雷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掉头直奔榆树而去。

快步来到老榆树下,陈大雷举起手中那只火柴盒,朝远处的顺溜大喝道:“注意听口令,瞄准日本女人——射击!”

看到司令亲自当目标试验枪法,还未等顺溜瞄准,一直站在身边的三营长就按捺不住,冲到两人中间,摆手制止道:“等等,司令员,这么干太危险了!如果你想检验那小子的枪法,把洋火搁树杈上不就行了,何必自己拿手举着目标哪?万一他慌了神,枪走了火,那可就出了天大的事故啊……”

听到三营长的话,陈大雷冷笑了一声道:“嘿,你的兵走火都能打中我的钢盔,你还担心个什么?”

三营长一时语噎,只能央求道:“绝对不成啊,司令员,这么干太冒险了,毫无意义嘛……”

见三营长苦着脸站在面前,陈大雷怒斥道:“甭废话,让开!”

听到陈大雷的命令,三营长左右为难,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只能回头向文书求助道:“你傻站那干嘛呢,还不快来劝劝司令员!”

见此情景,文书摇晃着脑袋迈步走上前道:“咱们司令员干什么都不同凡响,比如手举目标物亲自检验部下枪法,这事要搁其他分区司令身上,绝对没这个境界!

但是,影响射击精度的因素多了。哪怕那个兵是天下头号神枪手,还有风速啊、呼吸呀、心跳、紧张什么的。无数环节中只要一个环节出了一丝丝差错,我们司令员就完了!我们司令员一完,六分区就完了!我们六分区一完,新四军就塌了小半边天,整个抗战形势都会逆转,甚至影响全世界的反法西斯阵线!”

原本不过是一次心血来潮的测试,竟然被文书抬高到了政治高度,这让陈大雷一脸愕然,半讥讽半赞扬道:“你那嘴,能犁地啊!我倒要听听,你小子能说出什么天花来。”

文书没理会陈大雷的讽刺,仍旧继续摇头晃脑地说道:“这只是往外部分析,我还没往内部分析哪!请司令员想想,这事要是传到军区大司令、大政委的耳朵里,俩首长能饶你么?不会狠狠批你行事轻率吗?!听我一句话吧,司令员,还是把洋火搁树杈上。这样一来,司令员您的机智、勇敢、平易近人、以身作则什么都有了,上上下下皆大欢喜!

听完文书这看似头头是道的歪理,陈大雷笑着摇了摇脑袋说道:“文书,我告诉你,我不是行事轻率。你想啊,那个兵朝我打的那一枪,是在战场打的,而且是在不辩敌我的情况下开的枪。那种情况下,射手肯定万分紧张。你现在让他打树杈上一只火柴盒子,这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打的是个死目标,心平气和,从容自如。这虽然也能检验出枪法,但这种枪法搁到战场上灵不灵就难说了!战场上瞬息万变,逼得人手忙脚乱,没有坚强意志根本不行。跟你说白喽,我想找一个真正的神枪手,不是假货!所以,我才要拿着洋火,让他射击!”

见文书都不能说服陈大雷改变主意,身边的三营长急得几乎下泪:“司令员啊,万一出了差错,毙了我都不能赎罪呵!”

陈大雷笑着摆手道:“大惊小怪干什么?老子出生入死二十年,身边飞过的子弹比雨点都多。何况这洋火离我脑瓜子还有大半米哪。我不怕,你俩怕什么?退开!”

见司令的心意已决,三营长无奈,只好提心吊胆地站到一旁,看到众人闪开,陈大雷高举起火柴盒,再次朝远处的顺溜大声命令道:“小子,瞄准日本女人——射击!”

远处的顺溜此刻如同铜雕铁铸般持枪而卧,听到命令后,立刻将准星对准远处陈大雷手中的火柴盒,可是,压扳机的食指却扣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扣紧,始终没有胆量扣下去。

压力,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此刻让他感到扣动扳机是那么艰难的事情,额头上,豆大的汗水不断从皮肤中渗出,顺着眼窝滴滴滚下,刺得双眼热辣辣地发疼,身上的肌肤也在太阳的烤灼下变得刺痒难耐。

平静的心情瞬间被打乱,这对于顺溜来说是简直是破天荒的事,看着准星中傲然站立着的陈大雷,以及他手中那只渺小的火柴盒,顺溜原本稳稳的枪口竟然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

眼见着远处的顺溜迟迟不开枪,榆树下,陈大雷不耐烦了,朝顺溜大喝道:“怎么了,开枪射击啊。我手都举酸了!”

陈大雷的催促,并没有让顺溜稳定下来,相反,听到喊声,他的枪管却越抖越厉害,准星中,目标不断地随着心跳而上下晃动着,虽然顺溜竭力瞄准陈大雷手中的洋火,可无论怎么努力就是稳定不下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着,同时也渐渐消磨着陈大雷的耐心,当手中的洋火因为胳膊又酸又涨的缘故逐渐颤抖起来的时候,他终于愤怒了。

“妈的窝囊废!”口中气愤地咒骂了一句,陈大雷放下胳膊,直朝顺溜奔去。

“起立!”迎着枪口走到顺溜面前,陈大雷怒喝道,听到命令,顺溜擦了擦满头大汗,迟疑地站起身来。

“为什么不开枪?”凝视着顺溜低垂的双眼,陈大雷厉声质问。

“我不敢……我怕。”顺溜用细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道。

闻听此言,陈大雷脸色一变,大骂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吹牛,你枪法准是假的,那一枪也是蒙的!你整个就是个窝囊废、软骨头、狗尾巴草、臭葫芦瓜、猪鼻子插葱装大象!”

原本就因为怯懦而对自己感到气愤的顺溜被这一大串怒骂彻底骂急了,气得大叫道:“我不是窝囊废!我枪法就是准,天生就准!”

“那你为什么不朝我开枪?”

“你是司令员啊!”

“司令员怎么了?两小时前你不是开了我一枪吗?”

“那是打伏击,我把你当成吴大疤拉了。那时我不紧张,枪从我心窝里长出来的。我就是枪,枪就是我,我俩人枪一体。现在不,你是司令员啊,我不敢打你……”顺溜激动地辩驳道。

“哟,瞧不出,这小子突然深刻起来了!要真是这样,那好办。听着,我命令你——还把我当成吴大疤拉来打!三枪之内,命中我手里这只自来火!打中了,你是英雄,我给你请功,打不中,你是狗熊,脱了军装回家种地去。”陈大雷冷冷地看了气得涨红了面孔的顺溜一眼,再次命令道。

陈大雷的话彻底激怒了顺溜,在用充满怒气的眼神瞥了对方一眼后,顺溜重重地摇了摇头。

“怎么,不敢啦?承认你是懦夫,是狗熊,是窝囊废啦?”见顺溜摇头,陈大雷开口讽刺道。

“我用不着三枪,一枪就够!”顺溜斜瞪着眼睛看着陈大雷,倔强地说道。

“好,是爷们儿说的话,打得中,我跟你姓。”陈大雷连连点头,随后转身再次向大榆树下跑去。

“唉,倔驴倔驴!一个小倔驴,一个老倔驴!”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幕的文书,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气道。

没有理会身边传来的嘈杂的议论声,陈大雷再次走到树下,平静地举起那只小小的火柴盒子,等待枪声,等待那颗危险的子弹。

远处,顺溜再次匍匐倒地,稳定地瞄准着,将已经有点模糊的目标牢牢地套进步枪的瞄准具中,扣扳机的食指慢慢压下……

“这枪啊,是从你心窝窝里长出来的!你的耳朵你的眼睛,你的呼吸你的性命,统统长在这枪身上呢。你就是枪,枪就是你。你俩是一个身子一条命呵!”爹的话忽然在顺溜耳边响起,原本因争吵而躁动的心情立刻平静下来,四周嗡嗡的议论声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前方百多米外那常人看起来已经模糊不清的目标,则在顺溜的眼前变得清晰起来,恍惚中,顺溜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火柴盒上那搔首弄姿的日本女人。

手指处,从扳机上传来的压力逐渐变得沉重,轻微的摩擦声仿佛在向顺溜传递着一个信息,枪里的子弹已经被赋予了生命,变得躁动起来。

“啪”,扳机被扣下,撞针撞击底火时发出的轻微响动清脆悦耳,可是很快的,撞击声就被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所取代。匍匐在地的顺溜全身随着枪声一颤,一颗子弹同时带着一缕青烟从枪口飞出,射向前方树下的陈大雷。

原本嘈杂的人群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顿时寂静下来,所有人在枪响后,迫不及待地向陈大雷的方向看去。

“砰”!听到枪声的同时,陈大雷的身体顿时一颤,手指处立刻传来一阵灼痛,本能地松开手,一团烟火如同炉中的火炭一样骤然在手心处炸裂,火星四溅,煞是好看。

脚下,整个火柴盒子像火把般熊熊燃烧起来,与此同时,四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抬头看了看远处站起身来的顺溜,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上被子弹灼出的一道红印,陈大雷嘴角不禁微微翘起:“这小子行啊。我总算找到了一个真正的神枪手!”

如雷鸣般的掌声轰然在四周响起,在众人的簇拥下,陈大雷再次走到顺溜身边,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伙计,叫什么名啊?”

“顺溜,我叫顺溜。”听到陈大雷询问,顺溜梗着脖子答道。

“怎么没个姓?是怕我陈大雷跟了你的姓,辱没了你吗?”陈大雷稀罕地摩挲了顺溜两把,再次询问道。

“我,我爹姓陈。”顺溜被摸得有点不自然,结巴着说道。

“那你不也姓陈吗,也好,咱俩是本家啊,都姓陈,也省得我陈大雷改成李大雷,张大雷了。不过顺溜同志,你这名不大好听,听着就是个小名嘛。你有大名没有?”

还没等顺溜回答,身边的三营长便抢着答道:“他没哪!哎呀,顺溜就缺个大名哪。司令员干脆给他起一个!”

“真的吗?”陈大雷转头询问道,见顺溜点头,他接着说:“这样吧。我姓陈你也姓陈,我叫陈大雷,你干脆就叫个陈小雷吧?”

“陈陈……陈什么小雷,听着像是你儿嘛。”得了名字的顺溜,却不甚高兴。

“儿又怎么了,亏了你不?我陈大雷因为打仗,结婚晚了好几年,要不,我儿都比你高些了。你还别不乐意,好些人想给老子当儿子他还当不上哪!”陈大雷耳尖,听到顺溜的叨咕,立刻扯着嗓门说道。

虽然身边三营长等人不断使着眼色,无奈顺溜再次犯起倔脾气,仰着头说道:“我是我爹的儿,不是司令员的。”

听到顺溜的回答,陈大雷嘿笑一声道:“嘿,这小子够倔的啊!不为五斗米折腰,好,这个性儿我喜欢,既然这样,我提拔你一下,你叫陈二雷如何?你爹就当我爹,咱俩就是兄弟了。革命战友嘛,个个是兄弟。怎么样?”

“陈二雷……二雷好,我就叫陈二雷。”默默地念叨了一遍自己新得的名字,顺溜顿时变得笑逐颜开,连连点头道。

“好好好,咱们六分区有两颗雷啊。天上一颗大雷,地上一个二雷。晴空一声霹雳响,轰轰烈烈干一场!咱六分区的好日子到了!”身边,三营长连忙插嘴夸奖道。

“三营长你又狡猾了你!行了,收兵。对了,叫维持会长来,把这块怀表给他,告诉他,今天于私,我陈大雷认了个弟弟,于公,为咱们六分区找到了一名神枪手,这于公于私都要庆祝一下,把这怀表卖了,晚上加菜,肚包鸡,我请客。”陈大雷对三营长摆了摆手,吩咐道。

听到陈大雷的话,旷场上原本紧张的气氛立刻被欢笑所冲淡,对于这新来的司令,众人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一丝好感。大家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司令员,又簇拥着顺溜走回到司令部。

晚餐中,陈大雷有意将顺溜拉到自己身边,对于这个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神枪手,他有种莫名的亲昵和喜爱。

“……第一次开枪,大概是五六岁吧,我记得,那枪比我高一截子,端在手里都拿不稳。从那时爹就教育我说:‘娃儿啊,这枪是从你心窝里长出来的。握枪瞄准的时候,天塌下来你也感觉不到,地陷下去也不关你事。你的呼吸、你的眼睛、你的心肝、你的性命,统统长在这枪身上呢!这时你就是枪,枪就是你。你俩是一个身子一条命!’”坐在陈大雷身边,嘎嘣嘎嘣大嚼着鸡骨头,顺溜含糊地说道。

“你爹是猎户?难怪你的枪法这么准?那你爹现在在哪儿呢?”身边,看着顺溜狼吞虎咽的样子,陈大雷叹息着将自己碗中仅有的一个鸡翅膀夹到他碗里,再次询问道。

“自从给我姐说了婆家之后,我爹就走了,他说,他一辈子当猎户,临了要把自己还给大山。”顺溜说这话时平静得一如谈论一件普通事一般,可是带给陈大雷的却是无比的震撼。

“我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自从我娘去世后,她代替我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我跟我姐最亲了。”顺溜憨笑着抓起鸡翅膀,一边幸福地大嚼着,一边含糊地说道。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