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六章:梁晴孤身入虎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杨乐乐告诉黄艳,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上海选手训练场将设立在这个对外挂着“甜美食品公司”,而实际代号“罪恶花基地”的地方。具体地点就在被腾出来的一处空旷的厂房里。

“厂房赵海龙正在指挥人打扫布置那,黄艳姐,一会你去看看。”

杨乐乐说。


“哦,照这么说,梁晴,顾燕和我都要去这个训练场进行培训了?”

“是的,我想上海市政府也会下文通知你和顾燕姐的。谢长林将通知于洁参谋和张莉莉指导员参加。培训老师都是各大学选派来的舞蹈和形体教练。”

“哦,那太好了,终于可以和大家在一起了。对了,我的问题上级研究了吗?”


“哦,研究过了,郭书记和汪副书记都觉得你的确有暴露了的嫌疑,但是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杨乐乐很有把握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上级要利用亚洲选美大赛进行‘美人鱼行动’了?”

黄艳判断出了下面要发生的事。

“是啊,营救和爆破同时进行。基地里做内应的将是顾燕和你,梁晴和于洁为内部暴动的正副指挥。外面有江南大队和欧阳佳慧带的独立旅小分队配合肃清和掩护,具体实施将由岳家进同志和许军同志进行。”

杨乐乐把郭书记的嘱托全部告诉了黄艳。


黄艳问:“具体实施时间上级确定了没有?”

“确定了,在十月十五号。”

“这不正是选美大赛全部结束颁奖的那天吗?”

“对,下午在上海大剧院颁奖,晚上有剧团演出。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行动。获奖的同志直接有车接走,基地这里我带盛联山那个中队攻击临时看押所,救出我们的同志。”


听完杨乐乐所说,黄艳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日历,今天是九月六号,离行动开始还有整四十天。

虽说时间上还需要等待一些时,但毕竟看到了盼望已久的曙光了。


于洁听到黄艳的转达后,也很兴奋,觉得自己再辛苦再危险也是值得的了。

“不过,四十天的时间里一定还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大家一定要小心和警惕。”

于洁向黄艳提醒道:“谢长林的花招很多,非常的阴险。你想他同意把这个训练场所放到这么一个牵动他和国民党上层的神经的基地里来为的是什么?这里面需要我们好好思考一番的。”


黄艳说:“于参谋,你提醒的对,罪恶花基地是他们重点中的重点,怎么会欣然让放进一个不相干的训练场所那,必须得让外面的同志好好的调查一下谢长林的动机。”

于洁接嘴道:“着也许是谢长林 试探什么,至少他目前很自信,认为以他现在具备的防卫实力根本不怕谁来攻击基地。”

黄艳说:“那他就会输在他过分的自信上了。”

于洁说:“也好,至少我们可以有机会和顾燕,梁晴一起研究出对策了,和外界的联系等于畅通了起来,不需要单靠杨乐乐这一条线了。”


两个勇敢的姑娘估计的没错,谢长林的确在自信的顶峰上了。

正是他推荐将“甜美食品公司”(罪恶花基地)的部分场所腾出来,作为亚洲小姐选美大赛上海选手的训练场。

他这么做有三个目的。

一是外界对生化武器议论纷纷,很多媒体都涌到罪恶花基地来要求参观,这次打开大门让外界看到里面的确没有武器的研制场所,好封上报界的嘴。

为此,他特意安排了一家食品厂先把设备运了进来,装模做样的生产起食品来。


二来,他认为只要打开基地的大门,我党的人员就会趁机而入进行接触和侦察以及和黄艳,于洁,张莉莉她们联系脱逃之事,也正是他一网打尽收网的好机会。三是借助亚洲小姐大赛给自己上海市政府扬扬名,搞好和吴铁城的关系。

还有一个谢长林在此之外的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趁梁晴来参加培训之机,秘密逮捕她。然后和张莉莉于洁等关押在一起,用做人质的人体盾牌,阻挡我方对基地爆破。


在制定这个计划时他和金大牙已经赵海龙开会详细的讨论了这件事。

金大牙是非常赞成。

他说:“梁晴是共军非常器重的女干部,抓着她做人质的话,共军绝对不敢轻易的爆破基地。”

“是这样的,但是对于梁晴的逮捕必须秘密进行,最好是等亚洲选美大赛颁奖后,让弟兄们化装成黑社会的匪帮暗地里绑架了她,再秘密押送到看押所来。”

赵海龙对上次没能在市政厅抓到梁晴的事还在耿耿于怀。


谢长林对梁晴也是抱着很好奇的心理。对于这个1米74的高个子美人他只见过一面,从气质上论断比于洁还要好,相貌上更是难得的见到的美丽。

假如不采取秘密逮捕的形式,梁晴这样的一定会获得大奖,她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在自己面前从容的返回她的部队去了,这是谢长林绝不能容忍的事。


“进了基地训练场的所有选手,都不得在大赛前离开基地,当然顾燕得除外,这个疯子女人不让她自由,她会带头造反的。”

谢长林沉思了半晌说道。

“哎呀,这能行吗?”

已经被授命为大赛警卫处长的赵海龙说:“这违反组委会的规定啊,恐怕会引起选手的骚动。再说,共军那边也要提抗议的,传出去恐怕外界的舆论会对党国的形象不利吧。”


“呵呵,海龙兄多虑了。这个问题好解决,只要对参赛选手一律对待,好吃好喝的款待着,只是说为了不影响训练所以才不得离开训练场,我想该不会引起不良反应的吧。”

金大牙象谢长林肚里的蛔虫似的,不等谢长林说,他就抢了一句。

谢长林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要说的。


“那好,既然长林兄如此有把握,又可一举多得的话,我个人肯定按您的意思执行。”

赵海龙在原则问题上都是听谢长林的话。

谢长林补了一句:“不过那要把握好原则,对外国选手可以组织去上海的景点游览和去商场购物,严禁外出主要针对我国的选手,懂了吗。”

“那当然,谁还没事找老外的麻烦那,国际影响我还是知道利害的。”

赵海龙现在完全明白了谢长林意思。


“我听说海龙老弟要搞个美人高跟鞋展览,有这回事吗?”

谢长林见安排已妥,转了话题。

“哦,长林兄是听黑子讲的吧,对,有这么回事。我收集了不少大美女穿过的高跟皮鞋,还配了照片,想在基地里搞个小展览,效果好就推向社会。”

赵海龙如实的回答。


“那好啊,都收集到了那些美女的,你说说看。”

金大牙是个恋脚虐鞋狂,听谢长林这么问赵海龙,他感兴趣的把耳朵竖了起来。

“有顾燕的,有于洁和张莉莉的,还有才收的黄艳的一双女式军靴,有田莉的和看押所那五个共军女兵的,还有我们基地总工程师助理杨琴小姐的,遗憾的是没有位列上海美女行业的梁晴和欧阳佳慧的。”

赵海龙津津有味的数落了起来。


“不错嘛,收了不少了啊,娘们也都是高档货。连顾燕的都收到了这不容易,她和于洁及张莉莉的三双超级美脚可谓的天下绝无仅有的了。不过黄艳和梁晴的,还有欧阳佳慧的都不差,你想收梁晴的美人鞋那还不好办,她就要来自投罗网了。”

金大牙对此早有研究,说出来也是头头是道的。

“可惜收不到欧阳佳慧和孙雁穿过的鞋了,这是一大遗憾啊。”

赵海龙咂了咂嘴。


“呵呵,欧阳佳慧的鞋你去找汤凯嘛,他霸占了欧阳那么长时间,一定留有欧阳穿过的皮鞋,找他要不就完了。”

一边听着的谢长林提醒赵海龙。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这么一说我也就只差孙雁的了。”


“孙雁的没有以后再说了,先把你的小展览办起来嘛,正好本届选美大赛上有最佳美脚奖,让选手和参观的老百姓也都见识见识啊。”

谢长林支持赵海龙的举动。

他对金大牙道:“红强兄。你下个命令,今后凡是被抓的年轻娘们必须让海龙老弟弟给拍照,然后脱鞋保留。”

“是!站座,本周去基地看押所乐和你还去吗?”


“我就不去了,说好是你带队的吗。”

“那好,我就进去挑田莉了啊。”

“可以啊,田莉或者其他五个共军女兵你都可以任意去挑。”

“我知道,我是再想要想刺激那就去奸于洁的美脚,想要舒坦,那就去干了田莉老师。”

金大牙似乎还在矛盾中,他知道张莉莉是不能碰的,黄艳是暂时不能碰的,于洁只能是奸脚而不是身体,所以他只能在奸于洁的脚和直接糟蹋田莉之间做选择了。


谢长林自以为聪明,实际上却为地下党上海市委实行“美人鱼行动”无形的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

他的这些计划也都被一条一条的放到了郭长涛的办公桌上。

他召集了汪正生,许军和徐兵,以及吴八,九月和梁晴、欧阳佳慧开了党委特别会议,会议就很快将开始的“美人鱼行动”进行着详细的讨论。


“我已经和徐兵同志利用我们安插在食品厂里的同志跟着机器设备和原材料把将近一吨的TNT炸药运进了基地。”

汪正生汇报着:“这些炸药只要安放在关键部位,一下就能把罪恶花基地掀上天去。就等着许军同志进入核心实验室和成品库了。”


“好,那九月同志你和欧阳同志的外围牵制吸引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郭书记已经点到了实质性问题上了。

九月说:“我们定在九月十九号开始,因为那天是国外来宾开始进入上海的日子,我们在城西打响,多弄些动静,吴铁城要顾他的面子,必定叫谢长林抽兵去平息,谢长林手上只有宪兵三团一个营和正规军的两个营,他非出动不可,我们就此拖住他们,死缠烂打让他们没法再回基地去。”

“那他要调汤凯宪兵三团的其他兵力那?”

欧阳佳慧问道。


“那不可能,这次汤凯去苏北抓欧阳和张莉莉的那个‘掏心行动’,被谢长林借机狠整了一下,他什么也没捞着,倒让谢长林拣了个现成,他这会儿恨不得把谢长林大卸八块才解恨那,打死也不可能再帮他的。”

汪正生帮着九月说了。

郭书记说:“佳慧同志,到时候你再深入虎穴在汤凯面前捣上谢长林一棍子,让谢长林彻底指望不上汤凯了。”

“行,这个任务好完成。”

欧阳佳慧有把握的说。


许军说:“行动时的武器怎么带进基地去?”

徐兵发言说:“一部分随着食品厂的原材料车送进去,一部分由黄艳从内部解决,到时候有盛联山中队配合她。”


梁晴说:“那我什么时候进入基地的训练场所?”

“就这两天,选手正在集中报道,你可以去了。但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进去可能就会失去自由了,将来你们和外界的联系只有顾燕和杨乐乐这两条还没暴露的线了。”

汪正生是“美人鱼行动”的现场总指挥,他眼下处事格外的慎重。


“我没关系的,我知道敌人一直想抓我,这次进去我也没想自己出来,只想着能和黄艳、于洁还有张莉莉她们一道打敌人个措手不及。”

梁晴握着拳头,一咬嘴唇坚定的说道。

郭长涛说:“你是好样的,梁晴。顾燕已经从兰州返回上海了,今天晚上就到,明天我和老汪会把今天会议的精神传达给她。顾燕是你的铁姐们儿,在基地里肯定会关照你的。”


“那更好了,这可真是饶政委定的好名字,美人鱼行动,果真是美女全到齐了。”

许军说着大笑了起来,受他感染,其他的同志们也都笑了起来。


梁晴返回了里平根据地,她必须从那里出现才为合法,否则将会以间谍罪被捕。

即使这样,梁晴刚到高庙镇就被守卫在那里的特务给拦住了。

“这是哪儿来的这么漂亮的一匹大洋马啊,你不会是共军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吧,听说只有她才个子又高又漂亮的。”

梁晴穿的是米黄色的丝绸旗袍,披着一件白毛线织的坎肩,旗袍是高开叉的,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无比修长的两条腿上穿了肉色的透明薄丝袜,脚上是一双的女式双斜细带的敞口黑色高跟皮鞋。


见到特务问话,梁晴大方的拿出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参赛通知书,和国府发给的通行证。

特务头翻了一下,惊讶的说:“上帝啊,你还真是那个梁晴啊,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国共两党打的正热闹,怎么共军还能参加国军的活动啊。”

梁晴收回自己的证件说:“这不是国军举办的活动,是联合国举办的,所以只要符合参赛条件的都可以参加。”


“哦,是这样啊,那梁大美女您可以走了,怎么,没车接吗?”

“没有,我搭乘汽车进上海去。”

“那好,那好,弟兄们,护送梁小姐上车去。”

特务恭敬的把梁晴送上了高庙开往上海的班车。

特务头马上给76号挂去了电话。


谢长林吩咐胡胖子:“家民,你去汽车站接一下你上次煮熟了又给飞了的鸭子吧。”

“哦,飞了的鸭子?那是谁啊。”

胡胖子一脸的茫然。


“哈哈哈哈,上次差点让你这辈子再生不了孩子的那一脚是谁踹的啊?”

谢长林不得不带有嘲讽的提醒着胡胖子。


“啊?你叫我去接梁晴啊,她到上海来了?”

胡胖子这才回过味儿来。

“对啊,她是代表共军参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来的,你把他先接到76号来,我和她谈谈。”

“妈的,是这大骚娘们来了,我非整治了她不可,我这就找条结实的绳子,非把她的奶子勒爆了不行。”

胡胖子一股强烈的报复心理涌了上来。


“胡说,梁晴这次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的,不是以敌对双方身份出现的,怎么能捆绑她那。你要好生招待着,把她友好的接到这里来,然后送她进罪恶花基地里的选手训练场地去。

“老大,你这都是怎么安排的啊,梁晴这大半年把我们拖的是七死八活的,你还要我好生招待,这叫什么事儿啊?”

胡胖子脸板着说。


“糊涂!人家是挺身而来的,还怕你抓吗?你有本事去里平抓人家啊,你抓得了吗。赶紧准备好车去接她,一路上她要是不满全的你负责。”

谢长林制胡胖子还是有一套的。


“好,我执行。就是心里不服气,难道就让梁晴大摇大摆的来,再大摇大摆的走啊?”

“呵呵,恐怕这匹漂亮的大洋马只能大摇大摆的来,走是走不了了的。”

谢长林阴狠的说了一声。


“哦?真的啊。我说吗老大,你怎么可能看着梁晴这么自由那,原来你早计划好了的啊。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你说。”

“等真抓梁晴的时候,你的派我去,我看她有多大本事还能跑出我的手心。”

“行,当时候让你去抓就是了,不仅如此你还可以参与轮奸梁晴。”

谢长林诡异的对胡胖子笑了笑。


胡胖子一听还会有此等好事,当时晕的就差点没倒下来。

“家民啊,以后遇事多动动脑子,别一动就抓啊绑啊的,这样吧,你也甭去车站接了,我怕你忍不住弄了梁晴,那就得坏了我的计划,我还是换老满,满财宝去接一趟吧。”

谢长林看到胡胖子对一提到梁晴就冲动,他不放心了,喊了满财宝去接站。


满财宝不敢再在谢长林面前犯错了,谨慎的接到了梁晴,把她带到了76号谢长林的会客厅里来。


“呵呵,梁政委啊,稀客,稀客。请坐。”

谢长林让梁晴在沙发上坐下,让人端上了最好的茶水和水果招待着。

“我是去组委会上海选手训练场报道的,不知道谢站长把我半道截到你特务机关来有何见教啊?”

梁晴不冷不热的问道。


“瞧你梁小姐说的,那里是截你啊,是邀请你。咱们在政治上是敌我双方,很难有交流的平台,这次比赛机会难得,所以有幸请梁小姐过来喝喝茶而已,别无他意。”

谢长林笑着说,他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了梁晴的全貌。

梁晴虽说个子挺高,腿也长,但却错落有致,搭配完美。她的长腿不粗不细,透着极端的性感,修长的小腿下一双39码的长脚穿着双斜细带的黑色高跟鞋,说明梁晴很会装饰自己,长长的脚面上被两道斜着的细带一勒,便不显得脚面暴露外界过多了,并且还能衬托出她双脚的俊秀。


谢长林不仅感慨道:共军里真是美女如云了。

梁晴说:“记得上次见到谢站长还是去年我和于参谋来接记者观摩团的时候吧?”

“对,对,就是那次。可惜当时梁小姐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谢某不得宴请小姐之机会,实在遗憾。”

“呵呵,谢站长想请我的客那还不简单,这次训练时间是二十天,总是有机会的。”

梁晴大方的说道。


“哦,是啊,是啊。谢某一定恭请梁小姐做客,届时务必赏光啊。”

“好,我一定赴宴,不过今天我要赶到训练场报道了,不能在谢站长这里久留了。”

“好,我派车送你过去。不过我得提醒梁小姐一句,比赛就安生的比赛,不要想别的主意,假如想趁机搞美人鱼行动,后果可得自负哦,呵呵。”

谢长林点了一句。


“什么美人鱼,丑人鱼的,我不明白,我就知道训练好,然后拿名次。”

梁晴已经站起了身。

“那最好,我谢长林也希望奖项全部落入我国选手的囊中,至少这一点我们是一致的,我送送梁小姐吧。”

谢长林对着客厅门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满财宝带着一个特务驱车把梁晴送进了罪恶花基地。

谢长林刚转回客厅,隐藏在屏风后的胡胖子就走了出来。

“站座,就这么把梁晴这大骚美人儿放走了啊,至少你也得把她脚上那双性感的骚鞋留下来,送给赵海龙做展览去啊。”

“胡说,我怎么要,还能硬脱了她的鞋不成?她既然敢来,就说明他做好了和我们斗的准备,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来了还走得了吗。你也不想想。”

谢长林一屁股靠在了沙发上。


胡胖子讨好的给谢长林点上了一支雪茄。

“站座,梁晴和于洁都是有心机的女人,让她们凑在一起,加上顾燕那个疯娘们是敌是友还很难说,我怕基地那里赵海龙和王黑子对付起来很吃力。”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我已经让老金明天就过去,主持基地的所有安保侦缉工作。你的任务是明天秘密把吴八逮捕了,他是那边的人已经无疑。”

“好,吴八这小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恩,给我好好审讯,让他开口。只要他开口了,顾燕是不是敌人那就马上清楚了。”


“哦,站座原来对顾燕不放心啊,行,我一定要吴八招供。

“是啊,马上基地大赛封闭训练场所里唯一能自由进出的就只有顾燕了,假如她是那边的人就太可怕了,所有的消息我们都封锁不住,了解清楚她很有必要。”

“对,平常吴八和顾燕交往频繁,她是敌是友吴八非常清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