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五章:押所里变态的换鞋风波

王大三 收藏 0 19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还没容于洁把脚收好,谢长林俯身一把捞住了于洁的双脚,他拉起于洁的腿,把她的小腿连同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捞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这是谢长林和于洁曾经同事两年多以来,第一次触摸到了这双秀气的脚。


于洁扭着头,微微闭着眼,不看谢长林。

要审时度势,不能过度的表现出刚烈,否则对自己毫无帮助。于洁知道自己的弱点,因此不做激烈的反抗。


谢长林说:“于洁小姐,你现在完全是被我控制的,不许你闭眼睛,你必须睁着眼睛看我奸了你的脚和你的高跟鞋,你要是闭眼我可就捏你的奶子了啊。”


于洁只好睁开眼睛,羞愤无比的看着谢长林这个岁数可以当叔叔了的人,当着自己的面一手抓着一只自己的秀脚,一手无耻的解开他自己裤裆口。

谢长林掏出了他自己的“家伙”,直接贴在了于洁的脚面上。


于洁的双脚实在是太秀美了,细长无暴筋,非常的白净细腻,呈整齐的斜三角排列的脚趾把那只白色的高跟皮鞋场的正好满满当当的。脚面也不高不低,正好和鞋帮形成同一个平面,除了顾燕和张莉莉,想和于洁比脚好看的没有第三者了。

这也就是谢长林为何盯着于洁几年不能忘怀的理由之一。


当然此刻谢长林已经摸捏了于洁的双脚半天了,他甚至把于洁的皮鞋脱下,用嘴咬了于洁的脚趾几下,惊的于洁几乎要叫起来了。

不过,谢长林毕竟上了年纪没有了年轻时的性欲耐力了。很快,他就想发泄出来了。


当他硬拉于洁的高跟鞋,想扩大鞋和她脚之间的缝隙,好把自己的“玩意”插进于洁鞋帮内侧时,在于洁脚上体温的感觉下,和她脚上细丝袜的摩擦下,终于耐受不住这双超级美脚的魅力,“呼哧”一声,一大泡滚烫的精液从他的龟头上喷射而出,足足的浇灌了于洁满满的一脚。

精液如此之多连谢长林自己都惊奇,以至于马上流进了于洁鞋底,几乎把于洁的脚底板上粘鞋底的部分全泡在了他精液里。


于洁被提烫,本能的一收脚,她非常难受而恶心,知道另一只脚一会也会同样被他淫辱的。所以收回脚后,还算是镇静的坐在椅子上没动,她很清楚的知道谢长林此刻是绝不会放她走的。

她必须是靠自己的双脚排掉谢长林对自己强烈的占有欲,否则谢长林一定要进攻她身体的其他敏感部位的。

于洁不仅具备有很好的气质和美丽的容貌,也不失和顾燕,梁晴等人学到了使用智慧。


于洁知道没有男人不想玩自己这双脚的,更何况她穿的还是极为性感的高跟皮鞋。

她索性把自己才被谢长林刚奸完的这只脚翘在另一条腿上,谢长林射上的液体还在顺着她的鞋帮外侧往下滴淌着。


谢长林刚刚失去的性欲看到如此刺激的镜头,马上又逐步回升,可惜他已经是年近五十的人了,精力的积蓄远不及年轻力壮的胡胖子他们。

一刻钟后,他勉强的在于洁的另一只脚上射下了已经为数不多的残余后,走到于洁监舍的卫生间里,擦洗了一番,然后出来搂起于洁强吻了她一下,就筋疲力尽的走出了于洁的监舍。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舒服和疲倦,他终于如愿的玩到了他时刻想玩的于洁的美脚了,并且是那样的尽兴。

他让黄艳给他开了一间没人住的豪华监舍,要来毯子要睡上一觉了。


黄艳办完这些后,来到于洁的监舍,给于洁开了手铐。

“于洁,你还好吧?”

“还好的,我没事,就是太恶心了。这是平生第一次被男人当面在自己脚上瞎弄,感觉很变态哦。”

于洁指着自己的脚说,两只脚面上的丝袜都被谢长林射上的东西弄的一块湿一块干的,就象鼻涕喷在了上面似的。


黄艳虽说自己还没经历过如此恶心的事,但光看着心里也是一阵阵的不舒服,有想吐的感觉。

黄艳说:“那你快去洗洗,换双袜子吧,是够恶心的。不过你也够聪明的,仅仅靠着自己的脚就把这个混蛋糊弄过去了。”

“这都是顾燕姐和梁晴姐平时教的好,这次用上了。我这就去洗一下,帮我拿双袜子好吗。”


“不用拿了,一会看守就给各个监舍里送丝袜和高跟鞋了,全是谢长林让带来的,每人一黑一白两双高跟皮鞋,都是事先按你们个人的脚的尺寸买下的。还有,每人发四双长丝袜,都是肉色的。”

黄艳说道,她看于洁走路有点打滑,知道是谢长林流进她鞋底里的精液在作怪,就上前扶着于洁进了卫生间。


“这个谢长林也真够无聊和变态的了,就因为现在社会风气恋脚虐鞋,他自己也陷进去了。”

于洁脱掉脏袜子,开始洗着脚,问着黄艳。

“黄艳啊,我想知道胡胖子把田莉老师怎么样了?”


“哦,他已经成功的强奸了田老师,好象现在在第二次强奸她那。田莉老师已经昏迷过去了。”

“真无耻,简直就是畜生。对了,总部为何不把田莉老师报进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参赛选手里那?这样不是可以把田老师也保护起来吗?”


“哦,这个事情我问了杨乐乐,总部说田莉老师还没有参加我们的组织,不便为她出名额。再说,国府这边给延安的名额只有六名,你、梁晴和张莉莉就占去了一半,还有其他那么多地区的同志那?因此顾不过来的。”

黄艳把自己知道的向于洁做了解释。


“那真可惜,你一会要多安慰田莉老师去,她毕竟也是我们外围的进步青年啊。”

于洁还是觉得心里很难过。

“这个你放心,我一会就去。明天放风的时候你和张指导员再做做她的安慰工作。这次好在赵海龙归定每个妇女每天只能被强奸两次,也算是真的保护了我们不少同志了。”

“是吗,那组织上考虑能不能争取赵海龙啊?”


“哦,那是不可能的,赵海龙虽说没谢长林他们那么流氓,但也是对国民党忠贞不渝的。顾燕同志做过不少次试探,都被他回绝了,组织上决定放弃,不再冒这个风险了。”

“那也很可惜,我设想要是能争取到赵海龙。实行‘美人鱼行动’那保障就大了,这个人我看本质上还不错。”

于洁设想的的确很好,但事实并不会都尽人愿的,更何况世界观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说服就能办到的。


今天遭殃的是田莉老师和女战士张晓敏,田莉被胡胖子凌辱了两次,而齐耳短发的文工团小提琴演员张晓敏则被王黑子和陈五轮奸了。

其他没参与上的人员都站在张莉莉的监舍外,看着这个无以伦比的人间尤物进行了自我发泄。

敌人临走时告诉这些女兵,下周将由金大牙带队过来对其它女战士实施凌辱。


气象观测站的女指导员张莉莉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一切,气的对着监舍的铁门又踢又踹的,看守都远远的躲在了一边,知道这个极品性感美女不好惹。

最后还是王黑子进了张莉莉的监舍,把张莉莉推坐在了床上。

“张莉莉,别以为自己长的漂亮性感就可以忘乎所以了,这里是军统上海站的看押所,你搞搞清楚了。以后你也会和你的战友一样的。”


王黑子说着,把手上的两双崭新的高跟皮鞋和几双丝袜扔在了张莉莉的床上。

“一会换上,晚上我来收你们脚上的旧皮鞋,也不瞧瞧你们共军穷德行,这么好看的脚,配发的竟然是平跟鞋。”

王黑子盯着张莉莉。

要不是他下午才在张晓敏身上施过虐,这会他能的下身早硬上天去了。


张莉莉丰满健美,但一点却不显得胖,那双脚即便是穿着平跟鞋也呈现着无比的娇媚,脚面一点也不高出鞋面,非常的得体。

她说:“我们都穿着军装那,配这样的高跟鞋不伦不类的,我不穿。”

王黑子道:“这是监规规定的,不由你说了算。我们谢长官说了你要是一定要违反的话,就取消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资格,那后果你自己是知道的。”

“你在威胁我?”

张莉莉从不畏惧谁。


“也算是吧,还是为你好,反正晚上我来收旧鞋,换不换你自己掂量着办好了。”

王黑子转身出去了。

王黑子走了后,黄艳来到了张莉莉的房间,她把目前的处境和上级的指示悄悄告诉了张莉莉。

张莉莉虽说性格泼辣,但一点也不傻,她换上了王黑子送来的那双黑色的高跟皮鞋。


文工团的手风琴演员苏青和舞蹈演员林珊和张晓敏关在同一间监舍里。

下午那一幕不堪的惨景就发生在她们眼前,让她们到现在仍旧惊恐不已。


当时王黑子和陈五进了监舍拖起张晓敏就到了隔壁的监舍里,监舍之间只是铁栏杆隔开的,看的十分清楚。

当时苏青和林珊吓的抱在了一起,发着抖不敢出声。

隔壁的张晓敏在拼死的保护着自己的贞操,尖叫和怒骂不绝于耳,让人寒战不停。

不过他那里是王黑子和陈五这样身强力壮的男人的对手那,很快她的军裤和内裤都被他们扒掉了。


“我就喜欢梳二道毛子的女人,我先上了。”

王黑子首先扑到了张晓敏的身上…….。几声惨叫之后,她就昏死了过去。

再之后是渴望已久的陈五,他也顺利的在张晓敏的身上得逞了兽欲。

由于赵海龙定的人次规矩所限制,否则张晓敏必死在敌人的兽行之下。


张晓敏被拖回自己监舍的时候,已经不会说话了,她脸朝着天花,眼角挂着干涸的泪痕,下身非常的脏。

苏青和林珊赶忙给自己的战友打来了温水,细心给她擦洗了半天,然后又给她喂了水。张晓敏这才从噩梦中醒来,把头埋在林珊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两人正安慰着张晓敏那,看押所的副所长韩有平手上抱了一堆衣物走了进来。

“美人儿,给你们送新皮鞋和袜子来了。”

“我们不需要,请你出去。”

苏青站起来指着门说。


“苏美人,你没搞错吧,这里由我发号施令,而不是你。这会儿你只是我的阶下囚。”

韩有平知道苏青恨自己,在白马逃跑的时候,要不是当时身为宪兵团特务连长韩有平及时的赶到,苏青已经和赵红梅,徐菊妹一起跑了。正是他赶到后抓住了当时苏青已经跨出窗台的一只脚才阻止了苏青的逃脱。


不过也正是这一抓,让韩有平对苏青念念不忘了。因为苏青在女战士中,也是个有名的美脚姑娘,那天她精巧的脚被韩有平抓住,马上让韩有平产生了感觉。

所以韩有平已经向谢长林申请了强奸苏青,谢长林答应在下周金大牙过来时允许他对苏青下手,但是条件是和另一个特务头目轮苏青,而是单独给他一人。


这让韩有平很不愉快,因为今天他看到了田莉老师被胡胖子单独占有了两次。

他认为这是谢长林在轻视他这个才由宪兵团转过来的人。


苏青这时候说:“我们都穿着鞋子和袜子那,反动派的东西我们不要。”

“哎呦呵,苏美人的脾气还挺倔啊,实话说你们穿着你们部队里发的这种平跟皮鞋也蛮性感的,但是就是那白布袜子太土气了,这次给每人发两双名牌的高跟皮鞋和丝袜,就是要你们改改形象,懂吗。”

韩有平见不讨好,就简单解释了一下。


“我们的形象挺好,希望你们别再让流氓糟蹋我们就行。

“哦,你是说别让你们跟张晓敏一样啊,那我可办不到。眼下你们还是把鞋子、袜子换上吧,不换的话我们就采取强制措施了。”

韩有平盯着苏青的美脚看个不停,想着这双脚再过几天就属于自己了,身上有了那种奇特的感觉。


“你们这些国民党的走狗真是变态,我们从来没穿过高跟鞋,走路要摔交的。”

苏青不由的有些愤怒,她长这么大也没穿高跟鞋。

其实张莉莉,和这些女战士都没穿过,她们和搞城市地下斗争的人,比如于洁,黄艳不一样,所以也没机会去穿它。


“就是摔交也要穿啊,习惯了就好了,你瞧瞧你们这些娘们穿的军装显不出体型,配上高跟鞋身体就挺起来了,懂吗。”

韩有平把鞋子袜子全摔在了苏青的铺位上,他盯着苏青的脚看了一眼,过一会儿这双被换下来的平跟皮鞋就会被换下来,自己这一晚上可以好好的先玩苏青的鞋了。


晚上张莉莉换的下的鞋被王黑子得意的拎在手上拿走了。

张莉莉真是哭笑不得,她因为是干部,部队发给的是咔叽布的军装,配上这双黑色的高跟皮鞋,反倒格外的性感。她不知道穿粗布军装的苏青她们穿上能感觉搭配吗。


张莉莉整理了一下衣角,把腰带束好,试着在监舍里走了几步,开始真不习惯,差点跌了跟头,走了几圈后似乎有点适应了,不过还是一歪一扭的。

幸好此刻没有男人来这里窥视,否则她这样的体态形式最为诱惑,没那个男人能抵抗得了荷尔蒙的急速分泌的。


其它的监舍里,女犯人们也都换上了新的高跟皮鞋。

为了能正常的起居,苏青,林珊,赵佳倩和刘苏琴都学着穿高跟鞋走路。

只有饱经凌辱的田莉老师和张晓敏没办法下地,不过她们脚上原来的皮鞋也被看守一一拿走。


不过被收走的这些旧鞋,只能在小特务们的手里玩弄一夜,第二天就得交给基地警卫处长赵海龙了。

原来赵海龙一直想开个美女旧皮鞋珍藏展览馆,此前他已经问顾燕要到了一双白色高跟鞋,这次于洁才被谢长林射过的那双高跟鞋也到了手中,他还向杨乐乐要了一双,杨乐乐本来不打算给,但怕由此生出事端,还是把穿过的一双鞋给了他。


赵海龙知道办这样的展览馆一定有市场,他将把皮鞋和照片结合起来,每双鞋上方将贴出其穿过者的大头照和全身照的相片。

顾燕的照片他要的很容易,杨乐乐的也不费事,甚至张莉莉和于洁的他也逼迫她们拍好了。

他就等着王黑子和韩有平他们早上把玩弄过的张莉莉和苏青她们的鞋再送过来那。


赵海龙盘算着,就差梁晴、黄艳和欧阳佳慧的鞋了。

赵海龙知道弄到梁晴的鞋应该也好办,因为亚洲小姐寻美大赛,他也是主要警卫工作的负责人,梁晴代表“那边”参赛,自己很容易接触上,凭自己和顾燕的关系问梁晴要双鞋应该不成问题。


外界不少人认为赵海龙还算是正派的,仅仅是喜欢顾燕而已。其实赵海龙对顾燕也不过是看在老上司马步芳的面上,对她格外殷勤和照顾罢了,他并没奢想过得到顾燕的身体。

起先他打的一直都是于洁的主意,自从黄艳从南京调到上海来之后,他马上把所以的欲望都投入到了黄艳的身上。

赵海龙知道,想于洁心思的人太多,并且都是谢长林,金大牙这样的高层人物,自己再去参与争夺就太累了。而黄艳比较娇弱,她的后台也不是很亲近,搞黄艳也许希望更大些。凭自己这样的特殊的身份,即便搞了黄艳后被追究,估计处分也不大。


当谢长林告诉他黄艳实际上是女共军,让他直接监视后,赵海龙全身的精神都上来了。

他要先去诱惑黄艳,争取用和平的方式就获得她。


自从黄艳来到罪恶花基地后,赵海龙每每用君子之风度善待之。

跟着黄艳忙前忙后的献着殷勤,因而甚至连顾燕的吃饭邀请他都拒绝过。

当然他不是不愿意和顾燕吃饭,只是他不喜欢那种饭后散伙无言的结局罢了。


黄艳对赵海龙的这一套完全看在了眼里,只是她根本看不上国民党的看家狗罢了。

她也曾经暗示赵海龙给自己留条后路,应该投奔光明。但是赵海龙始终对国民党政权抱着幻想而执迷不悟,反倒劝黄艳不要和进步势力来往。


黄艳今年25岁了,有着骄傲的1米69的身材,稍微偏瘦了一点,她面庞清秀迷人,腰身婀娜,是典型的江南美女。

在南京市小姐选美会上,她毫无争议的获得过冠军,因此号称南京第一美人。

即便是后来到了上海,她也马上并列进入了上海四大美女之一。


黄艳是个敏感的人,她知道目前上级可能还没清醒的分析出自己已经暴露了。本来在上海站很受宠的她居然和王黑子、韩有平一样不被允许出罪恶花基地的大门,黄艳感觉十分不正常。

她再次的把自己的意见和看押所内自己同志受害的情况让杨乐乐带出了基地。


还没等到杨乐乐的回音那,王黑子就来找上了她,并且手上竟然抱着两双高跟皮鞋。

“黄艳上尉,请你也把鞋换了。”

“要我也换鞋?王黑子,你瞎了眼了,我又不是犯人。”

黄艳看了一下自己脚上穿的半高腰尖头军靴回答道。


“呵呵,谢站座要看押所里所有的女人都还穿统一式样的高跟鞋,并没说是管理者或者是犯人,不好意思了,赵处长说你也必须换上。”

王黑子不软不硬的说,他知道谢长林让自己到基地看押所来,就是为了配合赵海龙监视黄艳,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已不怕了黄艳的那些“后台力量”。


“拿我当犯人,简直是太过分了,我不换,我马上给谢站座打电话。”

黄艳不禁愤怒了起来。

“那悉听尊便,黄小姐您请。”

王黑子指着电话机说。

黄艳拿起了话筒,很快接通了谢长林。


“哦,是黄艳秘书啊,对啊,是我下的令,看押所的女性必须都穿统一配发的高跟皮鞋,怎么你有意见啊?”

“站座,你那是针对犯人啊,我又不是,这么做不是拿我当她们了吗?”

“呵呵,黄艳啊,别误会,不是那意思。今后去看押所参观的人会很多的,你想啊,参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人光你那看押所里就有三名了,将来记者肯定要进去采访的,统一鞋袜那也是让舆论界知道我们做好了准备啊。这和是犯人还是管理者没有关系的。”

谢长林很狡猾的回避掉了黄艳的问题。


“那我就不急着换了,让王黑子把东西放我这里,需要的时候我自己再换吧。”

“哦,那恐怕不行,这事关系的国家的脸面,请你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还是马上换掉吧,黑子也是在执行我的命令啊。”

谢长林实际上是对黄艳发出了一个警告信号,意思是我们对你已经存在某些不信任了。


黄艳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个信号,她感觉自己得先装傻,然后在想办法把临近了的危险传递出去,看看上级的意思。

她对王黑子说:“那好,我就换上吧,王黑子我请你以后对我客气点,否则我也不是好惹的。”

“是,是。我对黄上尉您从来都是尊重的,这也是上峰指令,我也是没办法而已。”


看着黄艳的一双美脚从短靴里拔出来,再穿进高跟单皮鞋,王黑子不禁感叹道:“黄艳上尉,你的脚真漂亮啊。”

“变态,你们这些男人看人不看脸,盯着我们的脚看干吗。”

黄艳换起了另一只脚。

“不,不。脸当然漂亮,脚也漂亮。男人嘛只要看见女人的脸蛋漂亮,马上接着就看脚,不信你观察一百个男人,一百个男人全是这样的。”

“呵呵,下流,还从上到下一套一套的的那。”


“这没办法,黄艳上尉,您忙,我走了。”

王黑子拎起了黄艳才换下,还带着体温的那双高跟鞋黑短靴出去了。

黄艳知道按他们的习惯,他肯定要去先玩弄自己那双靴子的,她突然的羞红了脸,毕竟这是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强行拿走了自己的靴子去淫辱。

但从谢长林没有协商余地的口气里,黄艳感觉到了自己再被盯住了,谢长林以前绝不会如此对待自己。


杨乐乐带回的消息无疑还是让黄艳感到了宽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